第38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20 字数:3380 阅读进度:353/640

第二天早晨,四个刀站的刀手头领都赶到这里,无敌对六郎说:“这附近一共有六家刀站,另外两位刀站的头领有些胆小,他们还需要观察一下情况在说,事情关系到各家庄子上千口人名,草率不得。”

六郎点点头,道:“有这几位头领帮忙,我们凑上两千人,应该不是问题,大家都是有武功在身,如果战术适当,打败五千土匪不是问题。”

无敌道:“我们都是粗人,不晓的该如何带兵打仗,只知道沙里淘金,但是我们刀手都是有血性的汉子,没有几个贪生怕死之辈,另外这几位头领都是和我志气相投的好朋友,现在我们都听大侠的吩咐,希望你能够带领我们打败马匪,保卫家园。”

六郎拍了拍无敌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会尽力而为的,咱们大家生死与共,与土匪们血战到底。”

随后,六郎让那四位刀手的头领将带来的刀手集合过来,与56号刀站的汇合起来,凑了大约2000人马,六郎将他们分成五个编队,每个编队四百人,由几位头领分别带领,埋伏在刀站里面,没有听到号角声,就不要动手,只要听到箭塔里面的号角声,大家就有四个方向往中央杀,将马匪集中在刀站里面歼灭。

因为知道马匪大都是骑兵,必须采用这种借助有利地形的围歼战,趁着马匪还没有赶到,六郎又对这些刀手进行了简单的训练和教导,让他们更明白配合作战的重要性,还有就是随机应变的灵活性,比如说,充分地利用刀站里面的房屋,柴草堆等作掩护,与马匪展开周旋。或在暗中用暗箭射杀马匪的战马等。

四小姐奉命,手持了天寒白玉弓,登上了箭塔,准备用弓箭阻杀敌人,无敌和四位头领分别带领刀手们下去埋伏,六郎自己留在小酒馆里面,等着马匪的大队人马来寻仇。妇女和儿童都已经躲了起来,小酒馆里面也只有六郎一位客人,老板怕事,早就跟着那些妇孺躲起来了。倒是碧眼狐狸惜惜卖弄着风骚,主动请缨给六郎担任厨师,跑去小酒馆的厨房做菜。

苏蒙云若就坐在六郎的身边,六郎深邃的目光看着她俊俏中略带了几分沧桑的脸,道:“小兄弟,你有没有害怕?”

苏蒙云若摇头,微笑道:“我没有害怕,昨日看到了侠士的夫人那样俊的伸手,猜想侠士的武功更是不一般,我相信你能带领我们战胜马匪。”

六郎点点头,突然问道:“我问你的事情,你想清楚了没有?”

苏蒙云若心中一凛,道:“什么啊?”

六郎轻笑,“就是往乌兰的路啊,你肯定知道,但是不愿告诉我,对不对?”

苏蒙云若诧异了一下,道:“我何时说过不愿意告诉你了?”

六郎道:“即是如此,那你现在告诉我啊!”

苏蒙云若迟疑了一下,望着六郎道:“乌兰!我不愿再回忆起它!”

六郎淡淡一笑,道:“乌兰,是不是有令你伤心的往事?说说看,或许我能够帮助你。”

苏蒙云若摇摇头,道:“没有人能够帮的了我,我也不想有人跟着我遭受痛苦……”

六郎抓住她的手,正色道:“我已经那你做了朋友,为什么还要有话窝在肚子里面,不肯讲出来啊?”

苏蒙云若转过身去,美丽的脸颊上划过两行泪珠,六郎搬转她的身子,道:“我愿意帮助你,你说给我听啊,难道你不相信我?”

苏蒙云若抬起头,看着六郎真诚流露的眼睛,欲言又止。

这时候,碧眼狐狸惜惜端菜过来,招呼六郎道:“英雄,酒菜来了。”

六郎咧咧嘴道:“英雄?英雄是我小弟唉!你这个骚婆娘,是不是在有意取笑我?或者挑逗我?”

六郎看了碧眼狐狸惜惜一眼,典型的东西方混血,具有东方人的细嫩肌肤和西亚人的健壮身体,胸前一双滚硕的肉球,从衣领间闪现一处雪白的粉项,倒真是肉感十足。

六郎点点头,道:“姑娘!辛苦你了,还没有请教芳名。”

碧眼狐狸惜惜呵呵一笑,道:“你是在问我的名字?我叫惜惜。外号碧眼狐狸惜惜。”

六郎想起她是异族人,跟她整之乎者也如同对牛弹琴,于是嘿嘿一笑,招呼碧眼狐狸惜惜也坐下来,问道:“你是西方人?”

碧眼狐狸惜惜摆摆首道:“不是!我就是沙河郡的女人,但我的父亲是冰雪寒国人,我父母早就死了,现在就剩我自己,好在懂得一些刀法,还没有被饿死。”

六郎暧昧地瞄着她丰满的胸部,道:“遇上六爷我,你就饿不死了。”

碧眼狐狸惜惜笑道:“六爷?刚死的那个三爷和你有关系吗?为什么都要说爷?”

六郎道:“当然没有关系,要不然我怎么会杀了他?爷!是我们汉人的尊称,与你们说了也不懂。”

碧眼狐狸惜惜道:“爷不爷的我不喜欢,我只喜欢英雄!就像你这样的英雄。”

说完,就将身子朝着六郎贴过来,六郎却不拒绝,心理面美滋滋地,端起碧眼狐狸惜惜送过来的酒,喝一口,骂道:“这是什么酒?怎么这样难喝?”

碧眼狐狸惜惜道:“六爷,有这种酒喝,已经不错了,好多人都舍不得喝呢,我们这里的酒,都是从沙河郡府批发来的。”

六郎接着骂道:“肯定是沙河郡的官府给你们的酒中惨了水,一点酒味也没有。”

苏蒙云若道:“不错!真正的好酒,在到达沙河之前,已经经过了沙河郡府和沙河郡府酒贩子的两层剥削,每一层都会对上三成的水,来满足自己的利润。”

碧眼狐狸惜惜也跟着骂道:“原来是这样,沙河郡的官府真是太欺负人了,姑奶奶飞宰了这帮王八蛋不可……这些年,骗了我们多少银子啊。”

六郎看了她一眼,笑道:“你经常喝酒吗?”

惜惜无奈道:“没有男人陪我,只好以酒消愁了。”

说完,又无奈地看了苏蒙云若一眼,叹道:“可惜,我喜欢的英雄,都是无意与我。”

六郎暗中在她屁股上拧了一把,感受着那肉欲横流的感觉,道:“惜惜,不要这样伤感啊,会有人喜欢你的,而且还会为英雄。”

惜惜被六郎摸了之后,顿时来了兴趣,刚要投入六郎怀中,猛地有想起了什么,叹口气道:“可是你的夫人好厉害啊!”

她暗自为自己惋惜中,站起来道:“后面厨房还炖着羊排,我去看看。”

六郎目送这个豪放的混血美人离开,又对苏蒙云若道:“还不知道你就什么?”

苏蒙云若道:“你就叫我阿云吧!”

六郎微笑道:“好像是个女人的名字啊。”

苏蒙云若脸上微微一红,将六郎跟前的酒杯满上,然后送将过来,六郎却一把抓住了她的一双玉手,苏蒙云若顿时心中一阵惊慌,六郎直视着苏蒙云若慌张的眼睛,道:“或许,你笨就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不寻常的女子,阿云,心中有什么苦处?就不能说出来,让我帮你解决吗?”

“我……”

苏蒙云若还是有些犹豫不决,这时候,惜惜又端了羊排汤出来,道:“这家的老板真是抠门,我付了他五两银子,他却只给我们预备了这么一点东西吃,六爷要不你先用着,我去他的仓库找一找,看看还有什么好吃的。”

六郎摆摆手,道:“不必了!”

碧眼狐狸惜惜风情万种地哎了一声,然后坐到六郎身边,“六爷,我真是好佩服你啊,大敌当前,你居然还有心思……”

说着妩媚地看着六郎抚摸自己的屁股的大手,苏蒙云若隔着桌子看不到六郎的动作,六郎一遍摸着碧眼狐狸惜惜的丰臀,一边对苏蒙云若说:“希望这一仗之后,我们会是朋友。”

苏蒙云若对六郎点点头,含笑示意自己同意。

六郎将桌子上所有的酒杯都斟上酒,道:“来!为了胜利,干杯吧!”

激烈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伴着一声声响亮的呼哨。

马匪的大军已经慢慢地逼近了56号刀站。

双龙山的马匪逃回去后,想盖天龙报告了三爷被杀的情况,盖天龙勃然大怒,马上聚集全部人马,倾巢出动,五千马匪,五千匹烈马,一路滚滚沙尘,战马过后,趟起得沙尘几乎遮掩了西方的天空。太阳还没有转到头上,马匪的五千大军,已经兵临城下。

四小姐躲在箭塔中,她身边是五名弓弩好手,四小姐示意他们不要害怕,更不要出声。

透过箭塔上面的瞭望墙,四小姐仔细观察者马匪的阵势,尽管马匪的武器和战马都很精良,但是阵型十分散乱,显然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四小姐嘴角撇出一丝嘲笑,目光在马匪的大军中慢慢地搜索,最后将目光锁定在盖天龙身上。

两骑战马从马匪的大军中驶出来,飞马来到56号刀站的大门前,圈住马往里面张望了一下,回来向盖天龙禀报:“大王,就是这里!你看三当家的的尸体还在那石狮子下面压着,里面的刀手都躲起来了。”

盖天龙怒道:“躲起来?躲起来就能了事吗?传令!踏平这座庄子。”

二当家手舞斩马长刀,带领五百匪兵,迎着大门直冲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