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16 字数:7177 阅读进度:345/640

六郎看了她俩一眼,说:“你们起来吧。”

乐梅和海棠穿好衣服,六郎对她说:“这件事情,我要你永远烂到肚子里,你能做到吗?”

乐梅明白六郎的意思,道:“我会照你说的做的。”

六郎又道:“还有一件事,你需要做,那就是现在就废除了楚天朋的武功。”

楚天朋惊骇道:“这怎么能行?”

六郎哼了一声,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的责怪,“你就这么点出息,什么事也要我教你是为什么吗?”

乐梅愣了一下,慌张地说:“六爷,你不是答应我,事情办妥后,让我带楚天鹏走吗?我保证远走之后,绝不踏入中原一步。”

六郎厉声道:“楚天朋这个人,不值得你们信任,若是不飞了他的武功,保不起有朝一日,他连你们也会背叛,就像背叛他与萧铭儿的誓言一样,我这样也是为了你们俩好。”

乐梅哭诉道:“我本来就是喜欢楚大哥的,何况我现在已经有了他的骨肉……可是废除他的武功,他会很痛苦的。”

六郎叹口气说:“本来我是不想留活口的,既然是这样,六爷也不是不讲情面的人,你废了他的武功,带他走吧,记住千万不要再回来。”

乐梅含着眼泪说:“谢谢六爷!”

乐梅叹口气,一转身,伸出手指朝着楚天朋的脊椎骨戳下去……

萧铭儿知道楚天朋背叛了自己后,气的跑回自己房间里,将一屋子的东西全都摔个稀烂,大家都知道她正在伤心处,这种事又不好相劝,只好任着她的性子。萧铭儿将满屋的东西摔栏之后,仍觉得不解气,抽出宝剑又回来找楚天朋,结果楚天朋早已经不知道去向了。

萧铭儿扔了宝剑,一跺脚,愤恨地道:“楚天朋,我找到你,就杀了你!”

回到自己房间,萧铭儿就对着墙壁发呆,六郎走进来,坐到她身边:“姐姐,看你剩这样大的气,都怪我,不应该让你带我去见楚天朋啊,咱们不去找他的话,就不会遇到这种尴尬事情了。”

萧铭儿道:“六郎,怎们能怪你呢?要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楚天朋是这等人呢,真是气死我了,我还得去找他,非杀了他不可。”

六郎急忙拦住,道:“姐姐,为这等人,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啊,天都这样晚了,他做错了事,自然不敢再见你,一定是找地方眯起来了,明天再说吧。”

萧铭儿依旧哭哭啼啼,六郎向前凑了一步,握住她的冰凉玉手,道:“姐姐,萧绰和南阳不在,我就有权利照顾你,你的手这样凉,当心生病啊!脱了衣服钻到被子里面暖和吧,待会儿我让人吧饭菜端过来。”

萧铭儿气呼呼道:“我不吃,我现在就想找那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将它一下子砍成一千段,才能解我心头之很。”

六郎笑道:“姐姐,你好狠心啊,一下子斩那么多段,都砍成泥了。”

萧铭儿道:“那最好!”

六郎笑呵呵将她的双脚抱**,帮她将鞋子脱了,又拉过来被子盖上,道:“姐姐稍微休息一会儿,消消气,我给你弄点热汤来暖和暖和。”

六郎出去,不大工夫端着热气腾的美味羹汤走进来。萧铭儿余怒未消,道:“我不吃!”

六郎却不着急,将羹汤放置于桌子上,用小碗盛了一碗,端过来坐在萧铭儿身边,耐心地道:“姐姐,你要是饿坏了身子,萧绰回来肯定不饶我,我担心你的身体,趁热喝了吧。来,我来喂你。”

萧铭儿见六郎态度诚恳,心生感激之情,女人这时候最需要男人的贴心呵护,六郎认真地为了萧铭儿几口,道:“姐姐,说实话!现在这种结果其实更好,你真要是跟了楚天朋那家伙,还真是鲜花插道牛粪上了。”

萧铭儿扑哧一乐,微笑不语,满心也是浸在欢乐之中。她以前痴恋楚天朋,始终得不到回报,直到此刻,方觉得意思真正的温暖,可惜!六郎是自己的妹夫。萧铭儿不由得叹了口气。六郎问:“姐姐因何叹息?”

萧铭儿柔声道:“六郎,怪不得萧绰看上你,原来你这样体贴人啊。”

六郎得意道:“那是,不但萧绰,就连南阳对我都是……”

话一出口,突然觉得不妥。

萧铭儿追问道:“南阳怎么了?”

六郎邪恶一笑,道:“实不相瞒,南阳她对我身心相许了。”

萧铭儿惊讶道:“你胡说,怎么可能?”

六郎认真地道:“我不骗你啊!说正经的,就你家南阳那个性,除了我别人她未必看得上啊。现在她好容易回心转意了,踏踏实实跟我过日子,你可不许打击她啊。”

萧铭儿点点头,默不作声,心道:“这个妹夫,下手好快啊!这么快就占有了我们家的两个女人。”

六郎不失时机地伸手搂住萧铭儿的纤腰,道:“姐姐,不如你也跟随了我吧,我会好好对你的。”

萧铭儿吓了一大跳,先是以为六郎在开玩笑,后来才发现原来六郎是认真地,惊慌失措地道:“六郎,这可不行啊,我是萧绰的姐姐啊。”

六郎却是抱着她死不松手,“姐姐,你们萧家三朵金花,她们俩都跟随了我,就剩下你一个人,你不觉得寂寞吗?刚才你不是还说我对女人很好嘛,我以后还会这样对你的。”

萧铭儿摇摇头,“可是……”

六郎道:“不要可是了,难道你想惦记着楚天朋能够回心转意?”

萧铭儿气道:“不要提他了,我宁肯一辈子不嫁,也不再嫁给他,就是见了面,也势必阁下他那坏事的东西来,才解恨。”

六郎大嘴直接吻过来,“姐姐,那你就跟了我吧,咱们一家人多亲多近,那样的话,你就不用在与萧绰和南阳分开了,更不用再为楚天朋的事情烦恼了,我会给你快乐的。”

萧铭儿急道道:“这件事,慢慢说,你不要着急嘛,我要和萧绰商量一下。”

六郎不容分说,现在香腮上亲了一口,道:“可是我现在就像亲亲你,一下子亲个够。”

萧铭儿低声道:“日子长著呢,又何必急在一时。”

“日子长著呢,又何必急在一时?”

这句话钻进六郎的耳中,当真如聆仙乐,只怕西方极乐世界中伽陵鸟一齐鸣叫,也没这麽好听,她意思显然是说,她此后将和自己长此相守。六郎乍闻好音,兀自不信,问道:“你说,以后咱们能时时在一起?”

萧铭儿叹口低声说道:“但是我要和萧绰商议一下,她若是同意,我就……”

六郎一颗心几乎要从口中跳将出来,问道:“那你怎样?”

萧铭儿道:“我……”

六郎凝视着萧铭儿如花的美貌,她的雪肌玉肤真如冰雪般的雪白晶莹、粉雕玉琢,羊脂温玉般柔滑娇嫩,鲜花一样的甜美芳香。那双黑葡萄似的美眸,象一潭晶莹的泉水,清彻透明,楚楚动人。鹅蛋形的线条柔美的俏脸,配上鲜红柔嫩的樱红芳唇,芳美娇俏的瑶鼻,秀美娇翘的下巴,显得温婉妩媚。象从天而降的瑶池仙子,倾国倾城的绝色芳容,真的有羞花闭月、沉落雁似的美艳绝色。“铭儿,你好美啊!”

萧铭儿羞的抬不起头来,六郎迫不及待地把她娇软盈盈、柔若无骨的娇躯搂在怀里。萧铭儿又急又怕,可她始终还是没有挣脱开六郎的怀抱,六郎一双搂紧萧铭儿娇软纤腰的手渐渐放肆起来,在她全身玉体上游走……貌若天仙、美丽清纯的萧铭儿还是圣洁的**之身,六郎的放肆让她不由得娇羞无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也一样不敢睁开,只有任其六郎在自己的玉体上淫戏轻薄。

六郎压在萧铭儿柔弱无骨的玉体上,只见萧铭儿娇靥晕红、丽色无伦,鼻中闻到一阵阵冰清玉洁的处子特有的体香,不由得欲焰高燃。他一双手在萧铭儿的玉体上游走,先轻抚着她的玉颊桃腮,只觉触手的玉肌雪肤柔嫩滑腻……双手渐渐下移,经过挺直白皙的优美玉颈、浑圆玉润的细削香肩,隔着一层薄薄的白衫握住了那饱满翘挺、娇软柔润,刚好盈盈一握的**玉峰。

“唔……”

萧铭儿一声火热的娇羞轻啼,清纯秀丽、温婉可人萧铭儿芳心娇羞无限,**暗生。

六郎的一双手握住她酥胸圣洁美丽的玉峰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吻住萧铭儿鲜红柔嫩的樱唇。

“唔……”

萧铭儿玉颊羞红如火,娇羞地轻启玉齿,”

六郎,不可以这样……”

六郎看着怀里这有着倾国绝色、千娇百媚的小佳人,那张秀美丽靥红通通的,一副楚楚娇羞、我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由得色心大动,再难收回。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娇羞少女饱满坚挺的玉峰,只觉触手柔软娇滑、盈盈一握,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无比柔软玉嫩还带点青涩的**蓓蕾。

“嗯……”

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萧铭儿芳心一颤,彷彿一瞬时一根柔软的羽毛从**稚嫩敏感的芳心拂过,有一点痒,还有一点麻。

萧铭儿又羞又急,长这么大还从末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何况他抚摸的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最敏感的圣洁椒乳,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白衫。

萧铭儿挣扎不脱,只好哀求,可六郎早已色心大动,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美貌绝色的清纯**?他就这样耐心而温柔地揉抚着萧铭儿那美丽圣洁的浑身冰肌玉骨。娇美清纯的绝色少女给他揉得芳心连连轻颤,如被电击,玉体娇酥无力,酸软欲坠,萧铭儿娇靥羞红,俏脸生晕,她又羞又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这样的酸、软。冰清玉洁的**芳心只觉他按在自己小巧坚挺的怒耸**上的揉摸是这样的令人愉悦、舒服娇羞清纯的绝色少女王语嫣芳心一片混乱,不知何时开始沉浸在这强烈而从末有过的**快感之中。

纯洁美丽的**一双晶莹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渐渐忘记了挣扎,那修长雪嫩如洋葱般的的玉指变推为抓,她紧紧抓住那在自己圣洁美丽的**上轻薄、挑逗的大手,一动不动。

六郎高兴地感到怀里这个美艳清纯、千娇百媚、冰清玉洁的温婉**渐渐放松了挣扎,**那美丽圣洁的玉体紧张而僵直,於是他用手轻轻解开萧铭儿的衣带,淫邪的大手从萧铭儿裙角的缝隙中插进去……触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样细滑柔软、温润娇嫩,他轻轻摩挲着萧铭儿娇软纤滑的如织细腰,渐渐往下移去……抚过一层柔软的**下那平滑、娇软的少女小腹,经过那娇软盈盈、诱人贲起的****,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紧紧地按住了萧铭儿娇软火热、神密诱人的**“玉沟”当他火热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萧铭儿那紧张而敏感的滑嫩雪肤上时,萧铭儿一颗冰清玉洁的**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样。六郎在萧铭儿纤腰上的“爱抚”已经令冰清玉洁的清纯**狂热迷醉,当六郎的大手一路下抚,插进萧铭儿的下身时,“唔……”

一声娇柔、火热的香喘,萧铭儿忍不住娇啼一声,柔软的玉体紧张得直打颤。当她意识到刚才自己樱唇小口的那一声娇啼是那样的春意荡漾时,少女又不由得娇靥羞红,俏脸生晕,芳心娇羞万般。

就在这时,那只插进萧铭儿下体的邪手开始轻轻的,但又很老练的活动起来,“唔……唔……嗯……唔……唔……”

萧铭儿连连娇喘轻哼,那强烈的刺激令少女又愉悦、又紧张,一双雪白如玉的小手紧张地抓住那只在她圣洁的下身中“羞花戏蕊”的淫手,一动也不敢动,美貌绝色的少女一颗清纯稚嫩的**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处。“六郎,不要啊。”

六郎这个常偷香窃玉、採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温柔地、不紧不慢地挑逗着怀中这个含羞楚楚、千娇百媚、清纯可人的绝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进萧铭儿下身的手抚摸、揉搓,更把头一低,张嘴含住她饱满的怒耸**,隔着柔薄的白衫找到那一粒娇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头轻轻地添、擦……

萧铭儿酥胸上那一团坚挺柔软的“圣女峰”被他添得濡湿不堪,给他这样一轮轻薄挑逗,直把萧铭儿“弄”得犹如身在云端,娇躯轻飘飘的,秀美挺直的娇俏瑶鼻连连轻哼细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

那强烈的酸痒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处玉肌雪肤,直透进芳心,流过下身,透进下体深处。

在这强烈的**刺激下,那下身深处的子宫“花芯”一阵痉挛,修长玉美的双腿一阵紧张的僵直,一股温热粘稠的滑腻液体不由自主地从王语嫣那深遽的“花宫”内阵阵漫涌出来,直流出**的**,湿濡了萧铭儿那温软娇滑的神密下身。

萧铭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出了下体,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反正那一定是很羞人的、很髒的,美艳绝色、清纯可人的小佳人娇羞得一张如花丽靥更艳红了,芳心含羞脉脉,不知如何是好。

六郎只觉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玉洁冰清的绝色小美人儿的娇喘越来越急促,不知什么时候插在萧铭儿下身的手所触的少女**已火热湿濡了一大团,舌尖所触的**那粒最娇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点、硬了一点,而他自己看到怀中这丽色娇晕、楚楚含羞的绝色清纯的妻姐那娇羞晕红的桃腮,那美丽多情的如星丽眸含羞轻合,一具**柔若无骨、娇软雪滑的美丽玉体如小鸟依人般搂在怀里,鼻中吻到美丽清纯的可人少女那如兰似麝的口香以及**特有的体香,也不由得欲焰高炽。

六郎毫不犹豫地抱着这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美人儿将她压倒在床上,萧铭儿美眸羞合、丽色娇晕,花靥羞红,芳心娇羞万般,只有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中,六郎像抱一只雪白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千柔百顺地被他抱着。六郎色心已起,只见他的手轻轻解开萧铭儿的上衣扣子……

萧铭儿娇羞无奈地求道:“不,……别……别这样!”

可六郎哪管这些,只见他褪下萧铭儿的外衣,绝色美丽的少女露出了她那雪白娇美的粉肩,一条雪白的胸兜下,高耸的**酥胸起伏不定,玉嫩纤滑的柳腰……萧铭儿的央求声中,六郎的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的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六郎的手就这样轻轻抚摸着绝色少女娇美如花瓣一样的雪肌玉肤,淫想连连。美艳不可方物的萧铭儿又急又羞,芳心娇羞万般,她还是一个纯情**呢!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从末有过异性触及,六郎的手一触到她娇嫩的冰肌玉骨,立即全身不由自主地一阵颤粟,娇美如花的绝色丽靥胀得通红,芳心娇羞无限……

一阵不间断的长吻后,六郎的嘴离开了温柔的朱唇,在光洁的脸上和脖子上乱拱起来,双眼不失时机的欣赏着秀美的女体。萧铭儿那翘挺高耸的**椒乳在他的一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

六郎分开萧铭儿的雪白**,只见****上芳草如茵,粉红可爱的柔嫩玉沟边,一点点乳白晶莹的少女蜜液渗出了**伊甸园……他知道这个千娇百媚、秀丽清纯的绝色**妻姐春心已动。搂住萧铭儿雪白玉美的**,让她两条浑圆玉滑的修长雪腿分开骑在自己的腰上,把下体向**的玉沟顶去……

蓦地,一根又粗又长的梆硬的“大东西”直插进萧铭儿的下身,“啊!……”

一声娇呼,萧铭儿娇羞万般,娇靥羞红如火,她本能地想夹紧**,不让那羞人的“大东西”闯进“玉门关”可是,她那双优美修长的纤滑**已被六郎抓住,并被大大的分开,并且由於那东西沾满了下身流出的**“花蜜”以及这个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湿润淫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的滚烫**很顺利地就顶开了萧铭儿的“玉门关”六郎把他那硕大无朋的**顶开了萧铭儿虽然紧闭但已淫滑湿濡的****,并套进了美貌清纯的绝色**萧铭儿那火热而紧窄异常的贞洁**口,粗壮狰狞的火热**紧胀着那滑软娇嫩、淫滑狭小的“玉壁肉孔”双手不停的推拒着。

一头插入了萧铭儿的体内,六郎马上感觉到了一种紧迫的压逼感。经验告诉他,这是从未有过性经验的****,必须刚柔并济,他没有强行地将**往里插去,而是停留在萧铭儿的**口慢慢地旋转研磨。**的前方有一道细薄而有弹性的膜,在**的持续压力下绷紧到了极限,六郎明白到今日“盛宴”的主菜上桌了,那就是进入萧铭儿体内最后的一道屏障——**膜。

六郎不断下压的躯体随着**的不住前进,萧铭儿秘洞内的薄膜不住的延伸,虽然**膜仍顽强地守卫着萧铭儿的桃源圣地,可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再也撑不了多久了。

绝色尤物初落红,美貌佳人才破瓜。

如花玉人开苞落红,纯情**娇啼呼痛,六郎已深深地进入绝色**郭襄那美丽圣洁的身体内,那根“大肉钻”已**而火热地塞满萧铭儿那娇嫩紧窄无比的****。

“铭儿姐姐,我终于得到你了。”

六郎兴奋地说道。

萧铭儿似兴奋,也似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六郎!快¥”六郎的心头涌起了说不出的快感,兴奋驱使下,开始缓慢而有力地抽送起深没入底的**来。

随着大**从萧铭儿内拔出,六郎看到了缠绕在棒上那鲜艳夺目的鲜红血丝一滴滴的溅落在地上──那是萧铭儿的处子之血!六郎又将它笔直地插到萧铭儿秘道的最深处,**将萧铭儿鲜嫩的秘道完全贯通了。

因为用力的缘故,**撞击在光滑的宫颈口上,六郎清晰地感觉到了蜜壶因此而产生的震颤。他又将**往外拔出了一点,更加用力地向内插入,萧铭儿鲜嫩白皙的身子几乎和蜜壶一样震颤起来。两片粉红色的玉门早已因为强行的挤压而变得通红和绷紧,细圆的花园口被巨大的**极大的撑开了,细嫩的粘膜因为**的**,时而苍白时而通红,几丝鲜红的处子血夹杂在大量透明的**中,顺着花园口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两旁。

六郎不由得紧紧抱住她雪白的臀部,起劲地抽送起来。**一下接一下的撞在鲜嫩的花芯上,曲张的**血管摩擦着萧铭儿细嫩的粘膜发出了淫糜的声音。一阵刺痛过后,一种愉悦而舒心的快感从那紧紧缠夹着**的“肉钻”周围的**膣壁传来,流遍全身,直透进芳心脑海,那种满满的、紧紧的、充实的感觉,那种“肉贴肉”的火热的紧迫感,令萧铭儿忘记了开苞之痛、落红之苦,代之而起的是强烈的肉欲情火,美丽纯洁、清纯绝色的萧铭儿娇靥羞得火红,芳心娇羞万般,玉体又酥又麻,秀美艳丽的小尤物痴迷地享受着这种紧胀、充实的快感。

一百余次深入之后,六郎忍不住将一腔滚的精华尽情喷入萧铭儿深处……

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来翠微居www.upu.upu.cc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索要不删合集。注意: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和谐期间,有些过火的内容,已经删掉,大家要是想看没有删节的全文,请全本订阅本书。然后加我QQ35888888索要不删合集。注意:当月获得的鲜花当月必须投完,次月将清空所有鲜花!大大们,鲜花不能积攒,请你投鲜花,支持本书!谢谢。

90007^^^^^^^^^^^^^^^^^^^^^^^^^^^^^^^^^^^^^^^^^^^^^^^^^^^^^^^^^^^^^^^^^^^^^^^^^^^^^^^^^^^^^^^^^^^^^^^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