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09 字数:9107 阅读进度:331/640

元罗越听越羞,叫道:“谁要跟你名正言顺!你如此作恶,还要沾沾自喜,真是不要脸之至!”

六郎嘿地一笑,道:“不错,我是要作恶,可是完全是因为受到你的启而已,现在我就是要作恶了,看你能奈我何?”

六郎手掌一握,元罗一声娇呼,六郎笑道:“这可真是细皮嫩肉,这样娇嫩的小乳猪不烧烤一下,简直浪费了。”

六郎再拿过烛台,用蜡油浇灌这元罗的两只小乳猪,元罗紧咬牙关,被滚烫的蜡油浇的她眼泪汪汪,刚才就挨过一次,现在又来一次,滚烫之后的滚烫又是一番刺激。

元罗脸泛红潮,**俏立,双腿间流泉涌至,娇躯香汗淋漓,更是惹人遐思,明显一个春情勃的少女。

六郎左看又看,啧啧赞道:“好漂亮的身子,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脸蛋也够美,这才像个妹妹乖,让人……嘿嘿,一看就想对你非礼哪。喂,你改改先前那回答,让我来几回罢,包你回味无穷的。”

元罗听他不时突来一句粗鲁言语,欺凌已极,只恨自己手刃恶人无数,对他却无力相抗,不禁气苦,只有骂道:“你别妄想!”

六郎冷笑道:“我妄想?我若想要上一个女人,本也用不着她同意。只不过你这样的小妖精难得一见,若不是你心甘情愿,强做起来,趣味要打点折扣。嘿嘿,个性太硬,不过要让你来求六爷上你,也不是做不到。”

元罗满脸羞红,骂道:“你好无耻!谁会……什么心甘情愿,我死也不会要跟你……你……”

六郎再一次将蜡油浇满院落的双峰,笑道:“很凉快吧?嘿……难得我今个儿精神愉快,你不想趁这好机会享受一番,实在可惜。”

元罗喘息稍缓,骂道:“下流,肮脏!”

六郎面露阴险,伸出魔手,随意拨弄着双峰上面的蜡油,将裹在上面的蜡油剥开,看着粉红色的肉肉,口中生津,啧啧赞道:“好香的烤乳猪啊。”

六郎并不着急享用,拿起烛台,对着元罗的下面凑上去,元罗惊慌道:“不行啊,那里不可以烧烤的。”

六郎邪笑:“我说能就能,你不是喜欢吗?今天六爷就陪你玩到底。”

说着,滚烫的蜡油,对着元罗的嫩肉滴落下去,元罗的身子不住的颤抖。

“啊呀!呃嗯呃啊,嗯啊!不要……呜……停手!”

她惊叫不久,转为无助的哀唤。六郎见她神态大乱,笑道:“怎么样?现在舒服多了吧?嗯,这小妹妹还真是可爱……啾啾啾,看来真的没给男人摸过,敏感成这样子。”

元罗难止啜泣,语带哭音叫道:“你坏死了,还从未有人这样欺负我,干脆让我死了吧,不要这样欺凌我。”

六郎眉头一皱,说道:“看你又哭又闹的样子,不要糊弄六爷,别以为我不知道,像你这样的小妖精,越是折磨你,你就会越舒服,对不对?”

元罗心中一凛,想不到六郎将自己看的这样透彻,自己虽然表面上又哭又闹,可是六郎这一番折腾下来,竟让她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满足,以前,和朋薇玩滴蜡的游戏,全是自己虐待她,即使偶尔反过来时,朋薇对她下手也是轻重适当,哪里敢向六郎这样肆意非为?“那你,你……你到底是谁……啊……嗯嗯……唔……”

她还没说完,六郎手上的挑逗动作已全然消除了先前的难受感觉,带来至为**的绮念,竟不觉呻吟起来。

六郎见她开始服软,在她右耳根轻轻添舐,呼气般轻声道:“我告诉你,你让我上不?”

元罗轻轻咬着下唇,被他玩弄得筋骨尽酥,心中又慌又羞,无力地低叫道:“不要……绝对不要……”

六郎双手齐出,大姆指、食指指甲拈住她两个玉峰底部,稍稍陷入,轻巧地摘动着,又用那低沉虚无的语调道:“我都告诉你了,我是你六爷,你想想我是谁?”

元罗正自如在迷之中,哪里猜得出来?

见到元罗神情恍惚,私处已经被蜡油盖住,六郎将那些蜡油扒开,露出粉嫩的贝肉,在经过一番浇烫之后,更是鲜嫩异常,六郎将手指凑上去,轻轻探入,见她股间**肆流,又轻声诱惑:“想不出么?别想了,你低头看看……你有没有流过这么多**?小乳猪有没有这样挺过?是不是又热又昏,想要我来把你插一插啊?”

元罗听他语音温柔如能醉人,用字遣词却粗俗不堪,只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低声喘道:“你……你好无耻……”

六郎添了添她纤细的香颈,道:“我会很多无耻的手段,你想不想试试?”

元罗被他添着肌肤,浑身一颤,几乎心也酥了,呼吸急促,哀声道:“不要……嗯啊……呼……”

六郎拉开小弟库,对着她脸蛋展示怒冲冲的英雄,吐了口气,说道:“想不想要?”

元罗心中大羞,忙合上眼睛,喊道:“拿开啊。”

蓦地六郎坐上她身子,冷笑道:“好,先让你好好见识一下!”

腰部一送,英雄冲上了**之间。

六郎看到这等不堪的姿势,心中慌乱,急叫道:“你……你想怎样?”

六郎双手抓住了两个小乳猪,使力捏了一捏,笑道:“不错,不错,又软又有劲……嘿嘿!”

两手往中间一拢,用两团**将那英雄夹住。

“啊啊!”

元罗大羞,不禁叫出声来,不料六郎腰身挺进,双手顺势将她**推向前去,巨棒一同冲出,直顶到她两片樱唇中。元罗正张着嘴,这一下舌头正碰到英雄尖端,羞急得无地自容,下身一紧,滚滚蜜汁竟流出来。

六郎大叫一声,抓着两个丰润白嫩的**,压向中间的**,前推后拉,急擦拭巨棒,摩得几乎要出火。元罗身不由主,**被摩擦得火热,既在六郎掌握之中,又受阳物的刺激,满怀羞意,神智渐渐丧失。

六郎越动越起劲,额头稍稍出汗,连声喝叫:“喝,哈!怎么样,爽透了吧!他妈的,这**真是过瘾……叫吧,叫啊!”

双手用力紧捏,两个漂亮的乳峰像是湿面团一样,变成各种形状,对肉柱施予着无上的舒爽感受。元罗连声呼叫,喘个不停,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

元罗体内汹涌的快感猛地宣泄出来,竟然不能自己地大声呻吟:“啊啊,唔啊!哦……呃……”

双腿交叉摩擦,想要抵挡六郎打的诱惑,但是却越厉害,渐渐转为一种她不敢相信的感觉。

六郎奋力**着两团美乳,**火烫,叫道:“呼……好啊,怎么不反抗啊?太舒服了是不是?想不到你还蛮放荡的嘛……”

元罗羞不可抑,心中叫道:“得想办法睁开绳索,趁他舒服着,这是攻击他的好时机……可是……可是……完全使不上力……”

这一丝清醒马上被六郎的攻势击溃,元罗**急振动,夹着一条凶猛火龙,不断在她眼前张牙舞爪。

元罗玉螓急甩,丝散乱,香汗飞洒,已经不能再加抵抗,六郎抓住她的头,往胸前直按,笑道:“看清楚没?这可不是我在强迫你,是你自己想要我这兄弟了,嘿嘿,你这故作姿态的浪荡丫头……真是迷人的要命……”

元罗越听越羞,喘道:“不是…我不是啊!”

屋子中回荡着元罗高亢放浪的呻吟,以及六郎嘲弄挑情的言语,气氛满是荡意。六郎大声喝叫:“要不要我来干你?快说!”

元罗身子一颤,樱唇开合,不敢答声。六郎又叫:“进到你下面的洞里,可要比现在舒畅十倍,你要不要?”

元罗心神大乱,下体一蹋糊涂,双腿不由自主地交相厮摩,颤声道:“我……我要……”

六郎往身后一揩,在潮湿的花瓣上狠抓一下,伸到她眼前,手掌上沾满了浪水,几滴水珠滴在她唇上口中,笑道:“看看你,湿成这个样子……”

手掌猛地按在她双唇,喝道:“添干净,快!这可是你自己的**……嘿嘿!”

元罗羞愧难当,双手依旧奋力挤压,舌头却自行伸了出来,笨拙地添着他的手指,也吞进了自己的体液。六郎笑道:“味道很鲜美吧?瞧瞧你是怎么添的……要好好地添指甲缝啊!他妈的,还真的没添过男人似的……”

元罗简直羞死了,想要停下,舌头却不听使唤,动得都快麻了,心中一片混乱:“我……我不能这样……但是……啊……”

猛地六郎加快摆腰,又夺走了她的理智。

“啊啊……”

元罗**急振,呻吟大作,正自神魂不属,猛听六郎喝道:“要不要我干?”

元罗喘道:“我……那是……唔……啊!”

“快说!”

元罗心神剧颤,放声哀叫:“别,不……我……我……我不要啊……”

六郎双眼一瞪,叫道:“嘿嘿,小妖精!”

忽地抓住她头,腰部猛地一挺,怒不可遏的火龙爆吐焰,灼热的英雄一下插入元罗口中。

“啊……唔……”

元罗闭上眼睛,似在无奈地呜咽。

六郎在她口中出入着,低声道:“还是不要?真的不要?”

元罗虚弱地张开双眼,将脸朝一边甩开,睫毛上的沾污让她看出去一片迷蒙,但仍然勉力摇头,喘着气,哀声道:“不要……不可以……”

忽见六郎霍地起身,大叫道:“他妈的!六爷我可不管你了,你不要也得要!”

元罗一声娇呼,六郎将她搬转过来,将雪白的粉臀抱住,英雄已经全部送入进去……

六郎一边进入,一边用力的掴打元罗的雪臀。

元罗“嗯”了一声,柔弱的蜜唇早已变成**的,蜜壶内不住涌出温暖的**,她的上身无力的俯了下去,螓趴在手臂上,**随着六郎手上的动作微微摆动,更显的丰满动人。六郎抱住**,缓缓抽送抽送起来,逐渐加大手上的气力,**也越来越快,清脆的撞击声响起,元罗头一次被男性侵犯,又是痛楚又是畅快,蜜壶内火热一片,柔软的花蕊不断开合,宝蛤口突然夹的死紧,六郎连忙旋转屁股大力研磨,元罗如遭雷击,一下绷紧,喉间唔唔不断,上身几乎要趴到地上,六郎趁势快挺动,她快活到极点,忍不住啜泣起来。

六郎向她裂嘴一笑,把她的上半身推到床上,用力分开**继续挺动。

元罗欲仙欲死,又哭又叫,六郎早顾不及其他,只顾自己尽情地插入,元罗**之下雪白的肌肤变成粉红的颜色。大腿和**上晶莹一片,六郎的下腹也湿漉漉的,英雄仿佛象烧红的铁棍,坚硬的难受,却又敏感异常,每一次出入都能产生强烈的快感。

元罗越来越是瘫软,好似要虚脱过去,丰满的屁股上布满了小汗珠,空气中洋溢着体香。六郎不停的重重撞击,心境却如湖面一样平静,元罗呻吟一阵,又欢快一阵,再默然片刻,不断反复,蜜壶吐出的蜜汁越来越浓稠,越来越芬芳,六郎探手捞了一把,抹在了她的**上,又在上面来了两巴掌。元罗颤抖了一下,却无力抗拒,六郎一面快挺动,元罗又再轻轻哼了起来。

六郎快感降至,按住元罗的头狂猛挺动几次,终于将精华狂射入她的小密壶里面。

良久六郎拔了出来,粘满精液的下体仍然不住跳动,元罗那出席开花的嫩贝,露出其中鲜红的嫩肉,白滑的精液不断缓缓流出,本来就饱满的蜜唇肿成个小馒头,微微的翕开,股间早已是一片狼籍,蜜唇与会阴部的芳草**地贴在两侧,晶莹闪亮的蜜液顺着大腿内侧流到了膝盖,曼妙无匹,六郎不由嘿嘿笑了两声。

对别人虐待惯了的元罗,今天彻底的被六郎征服了,想不到被人虐待是这样的舒服,元罗喘着粗气,恳求道:“你都将人家这样了,还不快些放了我?”

六郎道:“不着急,我还有第三个问题没问你呢。”

元罗道:“问什么?”

六郎打了一个哈且,道:“你父亲现在手握重兵,到底是何居心?是想依仗玉门关天线,与大辽回鹘周旋到底,还是另有想法?总之他现在和朝廷已经有了二心了,你也不要瞒我,老老实实将来,否则还有你好受的。”

元罗气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商人,你肯定是朝廷的鹰犬,是皇上派你来调查我们西凉的吗?”

六郎拍拍她的小屁股,道:“这个嘛!我先不说,你能不能先告诉我?”

元罗道:“我父亲怎么想的,我哪里知道?”

六郎嘿嘿冷笑,道:“看来你还是不想回答啊!”

“你想干什么?”

六郎看到桌子上水果盘中的树枝,心中一动,有了主意,过去将上面的香梨摘下来,剩下一截光秃秃的梨树枝,六郎点点头,将其折断,选中其中一节,用手试试弹性十足,乐道:“再不说实话,六爷可要对你上刑了。”

元罗向来喜欢刑具,可是从来还没有联想过这么一截小树枝能够上什么刑?索性硬着口气道:“你这小无赖,在我身上占了便宜,还想强行逼供吗?”

六郎嘿嘿笑着凑上来,道:“看你这屋子里面,满墙上挂的全是行刑的家伙,不过六爷给你来一个新鲜的,保你没有试验过。”

六郎说完,就分开元罗的双腿,将那截梨树枝弯曲起来,送入元罗的蜜壶之中,待进入深处,六郎手指一送,那满具弹性的梨树枝一下子挣开,将元罗刺的哎呀一声叫出来。

六郎拍拍她的屁股,元罗扭动着身子,跟感觉到那梨树枝在自己身体之内两头尖尖地,正好戳着自己最粉嫩的地方,脸上不由得既是娇羞,优势震怒,“你,好可恶,痒死我了,快给我取出来。”

六郎不慌不忙穿上衣服,道:“你先回答我。”

元罗怒孔道:“不知道!”

六郎冷笑道:“那你就自己留在这儿慢慢想吧。”

六郎丢下元罗逃离西凉侯府,飞快地来到客栈找到慕容雪航,慕容雪航见六郎神色慌张,问道:“六郎,你这是怎么了?”

六郎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了一位小姐。”

慕容雪航一瞪眼,埋怨道:“你啊,真是的,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们来玉门关可是要办正事的,你倒好,处处惹下风流债。到底是将谁家的小姐法办了?”

六郎道:“是李德明家的二小姐,不是法办,是非法办理啊,我们快些逃走吧,西凉根本没有和朝廷共事的可能,再说我已经做了这等事,兴不定这会儿,那个小蛮女已经缓过来,正带兵抓那我们呢。”

慕容雪航道:“哎!那就依你吧,我们这就走,好在这里离与踢馆不是很远,到了萧绰那里就安全了。”

二人马上离开客栈,刚离开玉门关,就听后面人喊马嘶,元罗的亲兵已经追了上来,六郎和慕容雪航也不与他们交战,只管策马狂奔,离玉门关越来越远,追兵也慢慢地被甩在身后,六郎见天色已黑,停住马对慕容雪航道:“看来今天是到不了玉提关了,我们对这里道路不熟悉,连个路人也遇不到,不如找地方暂住一夜,白天再赶路,免得走了冤枉路也不知道。”

尽管被六郎羞辱的时候,元罗有时候是**高涨的,但是事情结束之后,她已经是火冒三丈,恨不得将六郎抓住生吃了才解恨,好容易挣脱开绑绳,穿起衣服唤来亲兵,吩咐全力缉拿六郎,可是亲兵追了一下午也没有追上,回来禀报元罗,元罗气的不得了,就传令叫来易千山,一腔怒气全撒在易千山身上,要不是云罗正好回来,易千山非别元罗活剐了不可。

云罗生气的命令将易千山从绑架上放下来,询问了元罗事情的经过,元罗当然不敢对姐姐讲自己被六郎性虐冰**的真相,只是说六郎是大辽的探子,是易千山将六郎引来玉门关的,云罗又问了易千山,易千山将龙腾客栈的事情讲了一遍,云罗静心分析了一下,对元罗说:“这件事,你先不用管了!我敢断定这个生意人不是辽人得探子,现在大辽于我们西凉势不两立,他虽然往玉提关的方向去了,但不一定就是辽军的探子,若是辽军的探子,他就不会在龙腾客栈施予援手了。如果真是生意人,我想他做的应该是军情之类的交易,我们暂且不必理他。”

元罗一肚子的委屈,当着众人又不能和姐姐倾诉,气得一跺脚,回了自己房间。

看到姐姐手下的爱将白雪在静候自己,劈头盖脸就问:“没有追上贼人,你还有脸回来?”

白雪低声道:“那两个人十分厉害,他们使出的奇异法术,让我们的战马靠近不得,奴婢奋力追了,可是没有追上。”

元罗这一折腾,体内的梨树枝又开始重重的刺着自己嫩壁,要不是这东西作梗,他就亲自去追了,当时一下子取不出来,这会儿实在是弄得自己难受,也顾不上白雪在这儿,隔着裤子,用手摸了下私处,果然又是一痛,身体里被梨树枝塞着。她紧咬牙关,把裤子脱了一半,伸手去拨那两片嫩肉,想取出里面的小树枝。但是一碰便觉疼痛,又不敢把手指伸进去,真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心想:“这淫贼如此可恶!我该怎么办?”

白雪不知道元罗要干什么,惊奇道:“小姐,你这是?”

元罗支支吾吾地道:“这……这里不太好说……”

梨树枝往她身体深处刺入,更是无可忍受,几次差点便要叫出声来,都强行压抑下,她竭力平复呼吸,低声道:“白雪,你这贱婢,还不快来帮忙。”

白雪连忙走近身去,扶住元罗,轻声道:“小姐,你是不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吧。”

元罗靠着床榻,缓缓坐下,一脸红晕,低声道:“不行啦,真的不能再忍了……你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白雪道:“帮什么啊?”

元罗拉了拉白雪的手,低声道:“你坐在我面前。”

白雪坐了下来,心中正觉疑惑,忽见元罗伸手解开腰带。

这举动弄得朋薇不知所措,脸上一红,连忙制住她双手,说道:“小姐,要做什么?”

元罗低头不语,胸口起伏,叹道:“死白雪,这件事羞于见人,本来也不该求你,可是……可是我实在受不了了……”

朋薇一头雾水,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元罗抬起头来,眼光却瞧向别处,羞红着脸,低声道:“我……我这里面,有……有个小树枝,我拿不出来,请你帮我拿拿看。”

说着指了指双腿之间。

白雪呆了一呆,随即满脸通红,站起身来,叫道:“怎么……怎么有这种事?小姐,你别捉弄我啦……”

元罗把眼一瞪急道:“我骗你做什么?我……我何必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你这贱婢还不快些。”

白雪但仍不敢相信会有此事,蹲下身来,道:“怎么会把那东西弄进去啊?”

元罗想到六郎对自己所作所为,登时又羞又气,低声道:“这事情有点不好出口,你先别问,日后再告诉你好吗?还有这件事不可给我泄漏出去。”

白雪道:“我……我不知道能不能弄出来,试试看好了。”

元罗点了点头,低声道:“没关系,总比……总比就这样让它折磨来得好。”

当下解开了腰带,下身衣裤半褪,露出了一片湿答答的细毛,透着红润的肌色。

虽然同是少女,但要让外人探勘自己的秘处,元罗倒是无所谓,白雪却是十分难为情。元罗背倚床头,分开双腿,诱人的泉窟对着白雪,显得艳丽之极。白雪看了,也不禁脸红心跳,低声道:“小姐,痛的话要赶快说喔,我怕会弄伤。”

元罗闭上眼睛,吐了口气,说道:“我知道。”

白雪跪在她面前,稍稍低头,正对着元罗的私处,双手轻轻去拨,触手所及,都是湿湿凉凉的。白雪稍一用力,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慢慢拨开两片桃色嫩肌。元罗轻轻咬着下唇,出轻微的鼻音。白雪的手指纤细,肌肤柔嫩,探索她私处之时,感觉柔顺之极,并不突兀,更带些特殊的刺激,引得她渐渐喘起气来。

忽听白雪低声道:“有啦,真的有个像树枝的东西呢。”

元罗脸上一热,轻声道:“拿得到吗?”

白雪看着元罗一片红艳的内壁,突然流出来的乳白精华,忽然大羞,“小姐,你这里是什么东西啊?”

元罗轻声叫道:“你先不要问,赶紧给我弄出来,好疼啊。”

白雪脸色羞红,道:“不是很深……我……我来试试。”

伸出右手食指,往那柔软的洞口探了进去。

元罗身子一颤,叫道:“啊呀……”

白雪手指灵巧地钻动着,想勾住小树枝。但蜜洞里有多少空间,指长有限,那能轻易便成?元罗只觉下体一阵酥麻,一**的异感随华瑄手指搔动而来,一身香汗逐渐濡湿了衣衫,更大声喘息起来:“呼啊……白雪,还没有……吗……哎……唔啊!”

忽然一下高声哀啼,原来白雪一不小心,戳到了元罗的敏感深处,登时泛滥更,白雪整只右手都流满了六郎的精华和元罗的稠水。

白雪越弄越是害羞,又一个失手,指甲轻轻刮到元罗的嫩壁。元罗浑身一颤,失声呻吟:“啊啊……唔啊!”

白雪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小姐,你还好吧?”

元罗恍恍惚惚地喘着气,失魂落魄地道:“快点……快啊……”

白雪忙道:“我……我知道,应该快碰到了……”

才说话间,手指已触到了一根坚硬东西。

白雪大喜,轻轻按着小树枝,谨慎地往回拉。元罗紧闭双目,细细的汗珠自鼻端滴落,不敢乱动,只怕白雪又弄失了小树枝。白雪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将小树枝用指端向外拨,但如此一来,手指便不得不来回抽动。元罗只觉体内刺激不断,脑海空荡荡地,神魂不定,轻轻摆着头,出娇腻的鼻音。

白雪全神贯注地拨着小树枝,未曾察觉元罗神情大异,元罗却已被弄得心痒难熬,私处中同时受到手指和小树枝的触感,双双来袭之下,哪里能够抗拒,迷迷糊糊地看着白雪,心中忽然掠过刚才六郎痕击自己的情景,忍不住灾情泛滥。

白雪不敢分心,仍是低着头,应道:“快了……差一点点,已经到外面了……啊,出来啦!”

元罗微一垂,但见小树枝的一端从她私处伸出,露出一小截来,亮晶晶地,湿润之极,景象极其**,不禁满脸羞红。白雪两指捏住小树枝,抽了出来。

梨树枝离体,元罗登感轻松舒适,吐了一口长气,喘息不止。白雪拿起小树枝,尚有黏稠的水珠不断滴落,登时窘了,随手递到元罗身前,低声道:“小姐,是这个?”

元罗羞得无地自容,一把抓过,远远丢了开去,喘了几下,才道:“白雪,多谢你了……”

白雪忙道:“这没什么。可是……小姐,你那里还是红红的,有没有弄伤啊?”

元罗无力地望着白雪,眼中忽然有些慵懒之意,轻声道:“有一点痛……白雪,你帮我揉一下好不好?”

白雪俏脸通红,急道:“这……这个……不好吧!小姐,你可以自己来嘛。”

那知元罗双手一伸,齐握着白雪右手腕,双唇轻启,厉声道:“贱婢,你帮到底嘛,不要逼我对你用刑啊。你的手好软,好舒服呢……”

说着把白雪右手直往自己私处凑来,让那纤纤素手慢慢揉动。

白雪失声而叫,急道:“不要,小姐。”

元罗一脸陶醉神色,身体品尝着白雪手掌温软的绝妙感受,五根手指轮番扫过私处,秘缝中清泉狂涌,弄得白雪右手全然湿了。

元罗看了白雪一眼,见她又急又羞,又有些慌乱,娇腻腻地微笑道:“你怎么啦?”

白雪红着脸,低声道:“小姐,不要闹了啦,你……你自己来啦…要是被大小姐看到了,我就麻烦了。”

蓦地元罗拉过白雪,右颊贴着她白嫩的脸蛋,低声道:“你的身体好好喔……又软,又香……”

白雪被这亲匿的举动吓了一跳,忙轻轻推开元罗,急道:“不行啊!”

元罗被推了一下,心中有些恼火,双手一扣,正制住白雪两腕脉门。白雪全没提防,身子一软,摇摇晃晃地倚过来。惊道:“小姐!”

元罗娇喘未平,望着华瑄水晶般的眼睛,将她的投按在自己身下,用双腿夹住,道:“贱婢,有什么不行的?要是不从的话,小心我挖下你的眼睛来。”

白雪知道元罗生性有些残忍,这种事他是说得出做得出的,被逼无奈,只好伸出香舌,按照元罗的吩咐,抚慰起元罗来。

元罗的**,拌合着六郎的精华,被白雪慢慢的清理干净,元罗终于迎来一阵快感,赞道:“白雪,你做的不错,比我那个贱婢朋薇强多了。”

白雪委屈的含着眼泪离开元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