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09 字数:3218 阅读进度:330/640

元罗喘着粗气,恼羞成怒道:“小坏蛋,你居然敢打我?还敢嘲笑我?看我不收拾你。”

元罗轻轻吹了一下口哨,六郎并未在意,等意识过来时,只听背后生风,那只凶猛的恶犬朝自己偷袭过来,六郎大怒,顺手一掌打过去,不了那恶犬十分机灵,身形在空中一个翻卷,轻灵地避开六郎的一掌,张开血盆大口,就朝六郎身下的要害咬过来,六郎骂道:“这个畜生,真是不知道死活。”

双手伸出,吭的一声,将狗头擒住,大力卡住恶犬的脖子,用力掐死,那恶犬顿时四爪乱抓,六郎骂道:“混账玩意,敢咬我的小弟,死去吧。”

他双手力,直接掐断了狗项,然后将这具死狗尸体扔了出去。

元罗见到爱犬被六郎击毙,先是一惊,然后伤心地呜呜哭起来,口中骂着六郎,手刨脚蹬的又哭又喊。六郎笑道:“小妖精,看看你还敢不敢瞧不起六爷。”

六郎说着,将那烛台拿过来,对准元罗的酥胸,将滚烫的蜡油滴过去,一边浇一边用另一只手揉着她的玉峰,道:“小妖精,人长的不大,家伙倒是不小,呵呵!让你尝尝我的红烧小乳猪。”

六郎邪笑着,将蜡油浇满元罗的玉峰,元罗在不停的哼叫中,娇躯不住地颤抖着。

六郎玩了一会,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抓过桌上的水果就咬,六郎与元罗折腾了这一阵子,竟忘记了寒冷,吃完一个香梨之后,看到那黄灿灿的香蕉,心中一乐,拿一个在手中,对元罗道:“小妖精,看来你还是欠管教啊,看看这是什么?”

元罗定睛一望,见六郎拿着香蕉,眉宇间颇有冷傲之意,正朝着自己的密洞上下打量,面浮微笑,元罗顿时明白了六郎的意思,被他看得既羞且怒,叫道:“你想干什么?”

六郎嘿嘿一笑,说道:“看你这湿答答的,和我手中这东西正好配套。”

元罗没料到他出言如此,气得脸颊通红,但身在人手,只有强忍怒气,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不要开玩笑了好不好?”

六郎道:“我是谁?这可不怎么要紧,要紧的是我想做什么。”

说着手持香蕉,蹲了下去,正对着元罗两腿之间。元罗见他举动,已猜到了是什么事,不禁羞愤交加,叫道:“恶贼,你要逞凶,日后必受报应!”

六郎抬起头来,冷笑道:“看你的行为,就知道你平日做尽了虐待他人的坏事,怎么也信这善恶之报么?”

此言一出,云罗心里一惊,心道:“他怎么知道?”

六郎又道:“说也奇怪,堂堂西凉侯家里的千金,居然喜欢被人打屁股,打得凶了那里还湿透了,若传了出去,真不知天下人要怎么看待西凉了?嘿嘿!”

元罗心中凉了半截,强自定神,说道:“看阁下身手,也是一位武林高人,何必用此手段?阁下若有它图,只管明说。小女子愿意与你化敌为友。”

六郎邪笑点头,又摇摇头,随手拿了那整个香蕉塞入元罗的密道之中,乐道:“小妖精,味道如何?”

元罗恼羞成怒,骂道:“混账!快放开我。”

六郎恶狠狠地道:“不许叫,否则得话,我将这个也赏给你。”

六郎说着,将那浑身是刺的菠萝举起来,就要朝着元罗的胸脯落下去,元罗忙叫道:“不要啊。”

六郎哼了一声,停住手,道:“好!我问你三个问题,你只要答得好,我就饶了你。”

元罗别无选择,只得道:“问罢。”

六郎嘴角一扬,道:“第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想跟男人交欢过?”

元罗闻言,脸上一阵飞红,咬牙道:“没有。”

六郎嘿嘿冷笑,说道:“你这回答言不由衷。不要欺负六爷我没有见识。”

六郎将那只香蕉旋转了一下,道:“要是没有与男子交换过,怎么么能够这样容易进去?”

元罗那里被搔得麻痒不堪,难受之极,偏又动弹不得,忍不住轻轻呻吟,支支吾吾地道:“我……我……”

六郎道:“我代你说,你平日养尊处优惯了,心里浪起来,就找男人随意泄一番,是不是?”

元罗体中一丝真气四处钻窜,痒得说不出话来,泪水直在眼眶打转。

六郎道:“好,你不否认,就是默认啦,嘿嘿!”

说着收回手,那香蕉却依然还留在元罗那里。元罗如获大赦,急促喘气,几滴汗水自鼻尖滴落,直瞪着六郎,气呼呼道:“我才不喜欢你们这些臭男人里,你不要将我想的那样了。”

六郎不由说道:“难道没有?是我猜错了?那你这里怎么搞的?”

元罗气急败坏道:“不要管。”

六郎嘿嘿阴笑,突然现元罗的眼睛盯着自己身后的桌子,回头一看,现就在放水果的桌子上,还摆着一把乌鞘软鞭,一看就是用来鞭刑犯人的,但是这柄鞭子的鞭把与众不同,六郎将它拿过来仔细端量,这才现这鞭把简直就是放着男性的英雄仿制而成,不由得恍然大悟,怪不打着小妖精不乐意自己说她与男人乱搞,说不定还是一个未有被开过的雏呢。

六郎微笑着转过身,将鞭子给元罗看,笑道:“原来是被这家伙开的,小妖精你好会玩啊。”

元罗被六郎现了自己的秘密,又羞又愧,脸蛋涨的红彤彤,到散出几分狐媚,引得六郎真想马上就将她压在身下泄一下。见元罗不说话,六郎将香蕉取出来,用鞭把拨弄着元罗的私处,笑嘻嘻道:“果然是非常合适的尺寸。”

元罗羞愧道:“不要这样好不好,求你了,羞死人了。”

六郎骂道:“你这小妖精,平时自己经常这样玩,都习惯了,今日还没有陪六爷玩过瘾,就想收兵吗?”

“现在,我问第二个问题,你如实回答。”

元罗点点头。

六郎道:“你就不想尝尝真正地**之欢……”

伸出手去擦掉她眼角泪珠,笑道:“你想不想跟我来一回?”

元罗喘了几下大气,勉力出声道:“不……不要……”

语调虚弱无力。

六郎扳过她的下巴,冷笑道:“你说不要?真是太不聪明了,今天本六爷心情正好,没平常那么粗暴。好罢,今天就先不上你,不过可得给你点难得的回忆,嘿嘿,嘿嘿!”

元罗闻言,不禁花容失色,急忙运功想挣断身上的绑缚。但是六郎哪里会让她得逞,按住元罗的手脚笑道:“小泵娘,你今天不想跟六爷好,就让你尝尝其他的手段。”

六郎说毕,左手按在元罗右肩,啧啧几声,说道:“仔细瞧瞧,倒是个小美人儿,干什么非得喜欢这种游戏?这个……嘿嘿,可太可惜了。”

元罗想摇开肩膀,然而动弹不得,无可反抗,心中又急又气,骂道:“恶贼,你别碰我!”

六郎冷笑几声,道:“好啊,个性倒倔得很。我说呢,脾气越硬,越容易受苦的,要不要现在给你断一断?”

元罗怒道:“你……你这恶贼……”

一句话未能骂完,六郎蓦地将她攫入怀里,冷笑道:“好好享受!”

头一倾,强自夺取了她的双唇,以激烈的动作狂吻着。

“唔唔!唔嗯……呜……”

元罗惊慌地想要闪避,但无济于事,唇上一阵热气,紧跟着一条舌头闯进了她的樱桃小口中,毫不客气地纠缠她的香舌。元罗完全抵抗不得,心中既觉难过,又感羞辱,初次和男子相吻,竟是如此情境之下。

六郎双手不闲,肆无忌惮地伸道酥胸之上,单掌揉按她双峰,左右来去,指缝更不时夹弄**。元罗羞愤无地,声带呜咽,全身酥软,一时思绪俱乱。

被六郎吻了不知多久,元罗渐渐失了神,紧闭着的双眼流下两行泪水。

六郎乃是**老手,舌头不断**着元罗,玩弄双峰的力道和手法也是花招百出,或捏或揉,或压或拉。元罗哪里能够忍受,明知这人险恶无比,两粒可爱的**依然无奈地亭亭玉立起来,强烈的**袭上心头,悲哀之余,又觉迷惘,暗道:“为什么……他明明是意图不轨……还是……觉得……难道还会将我……不……我……我怎能这样不知羞耻……”

六郎按了按挺立的**,心中有了底儿,才结束这狂野的热吻,笑道:“小妖精,感觉如何?舒服死了吧?”

元罗喘着气,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低声道:“你别再碰我了……你杀了我罢!”

六郎一怔,随即笑道:“嘿嘿,你还没尝到真正的甜头。别掩饰了,其实你觉得再舒服也没有了,以前没有人让你这样快活吧?只不过你觉得我是个淫贼恶徒,受限于仁义道德,不得不心生反抗而已。假如咱们是名正言顺的干事,你的舌头非来跟我缠个不停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