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01 字数:3636 阅读进度:320/640

欧阳**心中一动,看了六郎好半天,道:“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这个冤家,你可还认识我?”

六郎嘲笑道:“你这妖婆至少也有七八十岁年纪了,我干嘛会认识你?”

欧阳**见六郎笑话自己长得老,不由得怒道:“冤家,老娘长的老也罢,年轻也罢,总之今天我们真是冤家路窄,前世今生的恩怨就一起了结。”

六郎心中也在想,“这个欧阳**口口声声认识自己,自己也觉得她有些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管他呢,此等妖邪祸害,今日不除,日后必然是后患无穷。”

司清苑厉声道:“欧阳**,今日道看看你都学了我青城什么本领,要是没有什么真才实学的话,就准备受死吧。”

司清苑说罢,施展出神形百变中攻击最为凌厉的‘雷震八荒’。但听雷声殷殷,四下里云雾密集,剑光宝光挟着无数雷火,纵横交织,朝着欧阳**攻过来。

欧阳**身形摇变,又转化为那巨型乌贼,八只触角就如同八把神兵利器,先把口一张,一股真气朝覆盖自己云中吹去,那密压压的云层立被吹穿了一个大洞。接着又使驱云之法,待将满空云雾散尽时,云层厚密而又坚凝,上层虽被吹穿一洞,并未直透到底。眼见司清苑与欧阳**混交在一起,战的不可开交,六郎和慕容雪航这是也明白了,原来骊山圣母居然是司清苑的亲生母亲。六郎心中不由得心生感叹,骊山圣母更是着急,生怕女儿不是欧阳**的对手,这时候余下那一帮子毒虫有围攻过来,骊山圣母就与六郎和慕容雪航联手对付这些毒虫。

神形百变虽然千变万化,但是司清苑也只能学会其中有限的十余种,她现在化身雷电乌云,缠绕着与欧阳**化身的乌贼斗法,二人实在是旗鼓相当,斗个难分难解。不多时,六郎这边已经将余下的大小毒虫清除干净,三人开始合计该如何帮助司清苑消灭欧阳**这个魔头。

司清苑大声喊道:“六郎!你们快些攻击这妖女的腹地,哪儿是她的命门,只要击中她的命门,她就会破了自身的法术,那时候我就会用这雷电大阵将她困死。”

六郎道一声:“好极,妖女吃我一掌。”

话毕,风火雷霆决朝着欧阳**腹地打了过去,六郎这一记重击功力不小,但是欧阳**的防御极好,尽管全心应付司清苑的围攻,但是百忙之中也时刻注意着外界的围攻。六郎这一击虽然命中,但是并没有伤到欧阳**,被她用长长的触角抵挡住,欧阳**那绵软长长的触角一下子甩过来,差点就将六郎缠住。多亏骊山圣母抢在她前面,用自己最拿手的五行神雀阵,帮助六郎化险为夷。

就这时候,欧阳**忽见脚底密云似开了锅的沸水一般,往四外滚滚飞散。说时迟,那是快!就在这双方对面瞬息之间,猛由对面遁光中出一片红霞,骊山圣母厉声喝道:“妖女,受死吧!”

她身如急电,冲着欧阳**的变身心腹只穿了过去,欧阳**忙摆动了两只触角抵挡,但是圣母身形朝下一滑,同时运足全身功力,将手中长剑对准欧阳**腹地狠力一刺。

轰的一声,欧阳**一声惨叫中,长长的触角用力一甩,骊山圣母被她的触角击中后,身形后退,忍不出鲜血狂吐。司清苑怒道:“妖孽,胆敢伤我母亲!”

当即拼尽全力,雷电交加中,对欧阳**施展开围剿。欧阳**法身被迫,眼看已经不敌,突然心生毒计,一个虚晃逃开司清苑的围攻,将岳鼎秋挡在身前,一声狂笑道:“再要是上前,我就与他同归于尽。”

司清苑眼见欧阳**将岳鼎秋当作了挡箭牌,虽说夫妻之间这些年来感情日渐淡薄,但毕竟他也是灵灵的父亲,自己不爱他也就罢了,但真要是亲手送他上黄泉路,还真是下不了手。欧阳**见司清苑果真停了手,就打算借机会开溜。

她将岳鼎秋挡在身前,悄悄地往山崖边上的洞穴移动着。

骊山圣母虽然身上受了伤,但是神智尚清,见欧阳**想要逃走,连忙喊道:“清苑,千万不要让她走了,若是被她逃脱了,她再请来援兵,我们的危险就更大了。”

六郎见司清苑下不了杀手,不声不响绕到欧阳**身后,偷偷使出来玄天九式的第九式四海龙腾,紫玉金瞳剑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从欧阳**身后掠过,欧阳**哎的一声惨叫,后项已是鲜血长冒。她恼羞成怒之际,知道自己已经很难脱险,也只好拼死一战,那八只触角一起混无章法的飞出,在攻击中竟将岳鼎秋绞的稀烂。

六郎心中暗喜,想不到自己偷袭她得手,竟引得这妖女破釜沉舟,将岳鼎秋这个窝囊废拉去做了垫背,正好了却了自己的一桩心病。司清苑见到丈夫惨死在妖女手中,再怎么没有感情,岳鼎秋也是自己的丈夫,不由得心中一痛,集中全部功力,化作更加极恶的雷电包过去,直将欧阳**的化身彻底铲除,原形也是遍体鳞伤,骨断筋折,余下奄奄一息。

慕容雪航扶着受伤的师父走过来,欧阳**凄然一笑,道:“陆英虹,你不要以为你赢了,你中了我的卸甲之毒,只不过是我先你一步而已,陆英虹今世的恩恩怨怨我们两个永远没有休止,我到黄泉地府等着你去了。”

说罢又是一阵狂笑。

司清苑咬牙切齿地道:“妖女,那我就送你一程吧。”

说罢,一阵乱打过去,口中喊着:“父亲,女儿为你报仇了。”

从红浪谷一出来,岳灵灵等人就急忙围上来,看到父亲没有出来,骊山圣母好像也受了重伤,岳灵灵立即猜到事情不妙,眼中含着泪水,问:“娘,我爹呢?”

司清苑叹口气,道:“灵儿,你爹他,与妖人同归于尽了。”

岳灵灵顿时昏倒,六郎连忙将她救醒,司清苑又道:“灵灵,你爹爹虽然一生懦弱,尤其还不学无术,不求上进,但是他最后时刻还是显露出一些英雄本色,要不是他,我们还消灭不了妖邪呢。”

司清苑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给岳鼎秋的亡灵一些安慰,让他落得个好名声。

那些骊山派的女弟子,也纷纷陪着岳灵灵落泪,又见骊山圣母受了严重内伤,这些女弟子更是惊慌失措,慕容雪航让众位师妹不要慌乱,一起护佑着师父回到骊山派总堂,将圣母安置于睡榻之上,虽然丈夫亡故,但是司清苑更加难过的确是骊山圣母的伤势,终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她紧拉着骊山圣母的手道:“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你就是我的亲娘,只告诉我你是我父亲的结拜妹妹?”

骊山圣母叹口气,手掌抚摸着司清苑的头道:“清苑,我们陆家和你们司家原先有着很深的仇恨,就连我也不能说得具体,究竟是谁欠了谁,总之,我的母亲也就是骊山派的创始掌门人,他让我偷偷接近你们司家,目的就是为了偷学到神形百变的秘籍。我与你的父亲的相见之后,却是互生爱慕之心,那时候,我就感觉到自己要办的事情十分棘手,我既不想背叛我的母亲,又不想欺骗你的父亲。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正好欧阳**出现了,我就借着她的出现,与你父亲反目成仇,无非是想通过这个感情的破裂,离开青城,尽管我母亲授予我死任务,让我偷学青城的神形百变,可是我宁愿落得现在这个结果,也不愿意背叛你父亲的感情,可是你父亲却背叛了我。回到骊山,我母亲一怒之下,竟导致练功走火入魔,不久就长别人世了,她临终前还嘱托我,一定要颠覆青城山,报仇雪恨。”

司清苑流泪道:“陆家和司家久经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骊山圣母叹道:“不管有什么深仇大恨,都已经结束了,冤家易解不宜结,清苑,数一数,我们陆家和司家还有谁?不就剩下你们娘俩了吗?还有什么大不了的仇恨不能化解呢?”

司清苑点头道:“娘,女儿都记住了,况且我对那一段仇恨根本就不知道,现在司家也只剩下我一个,而陆家也只剩下娘一个人,我们母女好不容易相认,难道还要过去那些仇恨而反目成仇吗?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侍奉你,再也不肯离开你了。”

岳灵灵这才知道原来骊山圣母就是自己母亲的娘亲,怪不得自己上一次去骊山,圣母是那般与自己难舍难分,原来与自己是有着血缘至亲的。她上前轻声唤道:“外祖母!”

骊山圣母含笑道:“灵灵!当初,你要留在骊山修神,我心中是欢喜得不得了啊,可是那时候,你的祖母还在世,提及我们两家的恩怨,她自然不希望你留下来,我也是在没有办法啊!”

岳灵灵道:“外祖母,我明白,现在好了,我们一家人可以永远在一起,在不用分开了,让以前那些我们都不清楚的仇怨都统统见鬼去吧。”

慕容雪航道:“师父,你们一家三代总的团聚,可喜可贺,灵灵说的对,让过去的仇恨都统统见鬼去吧,现在红浪谷妖邪已经清楚,我骊山派也得以平安,我们真应该庆祝一下啊。”

骊山圣母嗯了一声,突然身子无力的滑到,倾倒下来的她,脸色一下子又青又绿,原来圣母被欧阳**垂死之际用卸甲之毒击中,她一直用深厚的内功压抑着体内的剧毒不作出来,但是撑了这么久之后,终于筋疲力尽,司清苑与岳灵灵惊慌失措,连忙拉着骊山圣母的手腕呼喊着。

骊山圣母有气无力地道:“清苑,能够等到我们母女相认,又杀了欧阳**为你父亲报了仇,我已经心满意足了,说实话,我这么多年不认你,就是为了让你练成这神形百变,我知道欧阳**一日不死,就一日不会放过我们母女,我若是认了你,你的婆母自然就不会再将神形百变倾囊相授与你,即使你能够带着灵灵来骊山与我团聚,我们三个始终不是欧阳**的对手。所以……娘并不是怕死,我已经这般年纪,还有什么好眷恋的?唯独不放你你们娘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