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01 字数:3622 阅读进度:318/640

司清苑立时警觉,已料出黄光必是那三味妖蛇所,妖蛇定在下面藏伏。那泉眼上半洞口极大,看去黑洞洞,冷气森森,阴森之气逼人,甚是可怕。由不得生出戒心,想起头一次纵上时被瀑布寒气大力冲回,情知不是善地,无如这次来势更猛,身已将到,收退不住。她仗着艺高人胆大,心思又来得极快,一见情势不佳,随着下落之势,早打好了主意。心想:此时身入虎口,已与对面,每遇妖邪便能自生威力,剑尖上出来的芒毫甚长,她一剑剑已砍向地上,黄光正似脱了线的绒球,顺坡外滚,没有砍中。剑光落处,龙口以内山石立被砍裂了一大片。

碎石纷飞中,司清苑见自己一剑砍空,黄光外滚,心疑妖蛇就要追出,慌不迭刚把剑扬起,待要二次朝那黄光砍去,猛觉泉眼内有一股极大力量吸来,不禁大惊。一眼瞥见上侧悬有几块怪石,本心是想纵起用脚抵住,以免被那吸力吸向前去,不料纵时力猛,龙口崖洞宽而不高,她手中又握着一口芒尾极长的宝剑,怪物吸力又大,纵时身于失了平衡,人虽勉力跃起,贴在一块怪石之上,剑光扫处,却将孤悬当顶、类似石钟乳的一根倒生石笋斩断了二尺来长一段,往下坠去。那危崖龙口,前半形势往外倾斜,怪质体甚轻,真气联系一断,再被司清苑剑风一逼,顺坡溜去,到了坡下,中部口内地势高突,怪物身在泉眼之下,适被突石阻住,不能随势弯下。

就这样,黄光仍被吸动。无巧不巧,崖口边上偏又有一处突起,形成下凹之势。黄光猛被真气吸了上升,恰被嵌在石凹以内,于是怪物吸力越大,嵌得愈紧,再也不能动转。怪物未将内丹吸回,怒如狂,吸力愈猛。黑司清苑无心中斩断的这根石笋,正好也是尺许粗细,落时怪物正张大口朝上猛吸,石笋还未着地,刚落到中间,倏地往里一歪,立似箭一般往泉眼黑洞中投她附身在顶侧所悬怪石之上,看得逼真,见怪物吸力如此猛烈,知道厉害,如非见机纵身得快,自己也难保不被其吸入肚内,好生骇异。

骊山圣母招呼慕容雪航师徒二人均使出霹雳雷霆决,对准那三味妖蛇打过去,那三味妖蛇五只怪眼倏地齐射凶光,怪物身子猛的暴涨。这次摇晃也换了方法,并不似先前那么浑身摇撼,只把长身挺得又直又硬,先往右一摇,再往左一摇,那崖石龟裂之处,立时凸起了好些处,碎石灰沙又复碎落如雨。口内外石面全都散裂,连泉眼四围也似起了波动。

妖蛇又是左右两三摇摆,身子向前一俯,紧跟着一声怪啸,往起一挺,一片克叹轰隆声中,怪物竟将身外崖石震裂,拔地而起,带着崩山也似大堆碎石沙砾,由龙口内蹿将出来。一时石水相搏,风涛啸飞,杂着广崖崩坠之声,震动天地,势更惊人。二人均是初次遇到这等怪物,清缘以前虽听师长说过,也只知此怪名为芋蜒,力大凶猛,形态奇诡,口中吸力尤强,能以击物,又能隔老远将物吸进口去。无论飞得多快的山禽,要经过它的头上,吃它张口一喷一吸,绝少幸免。相隔十丈以内的人和乌鲁,一喷即倒,不死必伤,详情却未听说。知道此怪猛恶非常,又有那长身子,行动也必矫捷,再见出时石破崖崩,声势极大,恐其警觉逃遁,暗中虽在戒备,表面却不露出,欲待怪物离巢稍远再行下手。

那妖蛇后身重大,由高崖上蹿出,势子既猛且沉,加上那大一片崩崖坠石一齐下压,本已击得涧水齐飞,浪头高起。崖上原来那道瀑布水势甚大,因怪物上升,身子恰将出口堵得紧紧。上面涓滴不流,下面的水却被压住,无从宣泄。后来前崖崩塌了一片,虽得由上下石隙中激射了些出来,泉眼正路仍被怪身堵死,不能畅流,又以泉脉极旺,怪物性懒喜静,往时不轻出洞,就出,也只探头泉眼之上,吸取一些飞鸟,便自退回。及至年久,身越粗大,泉眼中段窄小,将后半身阻住,只有前半勉强可以穿洞而上,头离泉眼上面地皮还有尺许,休说钻向崖口,连外面的景物都看不见,于是越来越懒,上来之时更少,如非偶然闻到腥香气味,动了贪馋之欲,往往终月不上一次。

本来瀑布洪流长年往外喷注,哪经得起怪身长久堵塞?水量愈来愈洪,势愈猛急。

这时堵塞之物一去,崖石一崩,泉眼再吃怪物神力挣破,出口平空加大了数十倍,下面郁积的水一齐往上怒涌,直似海闸初开、雪山倒塌一般。那大一片崩崖立被撑满,只剩口外四边一些碎裂痕迹。洪流直激喷出老远,方始银河倒挂,飞舞而下,往涧底泻去。

三味妖蛇带出的大片沙石,受了水力冲荡,满空乱飞,激射出一二十丈以外。晃眼之间,点尘不扬,只剩瀑声雷吼,四山回应,水雾汹漫,涧底骇浪弥涌翻腾,继长增高。怪物落处正在瀑布后面,只是初蹿出时二人看了一眼,其形仿佛一个极大的长锤,后面带起一条白龙也似的飞瀑,往下飞落。怪物随被飞瀑遮住前面,不见形影。飞瀑下半的水忽然往外激射,紧跟着,水云泱莽中,又是一股碗口粗细的横瀑,水龙也似朝二人立处斜射过来,来势猛急非常。二人幸是眼快身轻,一见不好,连忙飞身纵开。脚才离地,猛觉寒风凛凛,轰的一声,那股长约两丈的笔直水龙已擦身而过。随听嚓嚓连声。二人心惊回顾,见水花四溅中,正对立处的身后,一株半抱粗细的柏树已被撞折,倒断下来,旁边两三枝山茶小树也被波及,枝柯撞折了大片。

大家见妖蛇的嘴唇甚厚,里唇皮上下生有不少隆起的肉圈,并还大小伸缩,无不如意,灵活非常。上下颚骨也似可以伸缩。东西无论大小,先用独具的真气猛吸,到了口边,上下里唇皮立翻向外,由上面肉圈吸盘将其紧紧吸住,和粘住一样。上下利齿随即前伸,一齐啃咬。无论人兽,只被吸去,绝无幸免。

这三味妖蛇虽然凶恶,但是也架不住好极为高手的围攻,尽管它皮肉粗厚,还是被打的鲜血淋淋,眼看招架不住,这家伙转身就跑,圣母急道:“莫要让它跑了,杀了这妖蛇,它的主人立马就会赶来寻仇。”

司清苑道声好,身形往前一跃,拦着妖蛇前面,妖蛇一摇脑袋,朝着司清苑扑过来,司清苑却是口念咒语,摇身变化成一面蓝盈盈的电网,将妖蛇的去路彻底封死。喝道:“我本心还想容你多活一会,谁想孽畜如此凶恶!”

说时,那三味妖蛇也是怒无可泄,恨到急处,朝着司清苑直撞过来。

但是一撞之下,却是如同撞到了坚硬的岩石之上,坑的一声,摔落在地,六郎奋不顾身,上前一剑刺入三味妖蛇的七寸,那妖蛇疼得猛然回头朝六郎咬过来,六郎知它厉害,又见两下相隔大近,手中的剑恰也飞到,朝妖蛇拦腰一绕,用尽了全身力气,加上紫玉金瞳剑本就是奇快无比,妖蛇立作两段分家。但妖蛇力大绝伦,势于又猛,加以痛极恨深,一心认准前面仇人,身子一断,立随下压之势,连甩带蹿,奋力朝前,成一弧形,往六郎飞射过去。

六郎只道一剑斩断蛇身,就要了它的性命,岂料这家伙断身之后,还能绝地反击,没防到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那妖蛇临死余威尚有如此凶猛。眼见来势万分急骤,两下相隔大近,本来多快身法也难躲闪,这一下休说被怪物的头撞向胸前,一口吸住,咬紧不放,万无幸理,便被那重逾千斤、又坚又韧、满布密鳞的怪身当头压下,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纵不一定打成肉饼,也是凶多吉少,受伤决所难免。

总算五行有救,妖蛇被拦腰斩断以后,痛急神昏,只顾朝前拼命,用力急蹿,去势本就太猛,加以后半身过于沉重,这一中断,前半身立轻了十倍,用力再猛,越轻急,没有准头,竟由六郎头上越过。

那腥臭的口气呛得六郎险些作呕,见妖蛇一下扑空,骊山圣母和慕容雪航纷纷仗剑逼近,两柄剑散出漫天鉴于,将前面的那段蛇身斩的七零八落,六郎擦了把冷汗道:“奶奶的,这是什么蛇妖?居然这样凶狠?”

司清苑收回身形,道:“这是妖人对这条蛇使用了霸控神功的效果,现在前面道路已经通畅,我们杀了三味妖蛇,里面的妖人定然已是知晓,既然来了,不如冲进去会会他。”

慕容雪航道:“是啊,尽管蛇妖已死,但是主控它的妖异还在,此妖异一日不除,我骊山就一日不得安宁,师父!我们冲进去吧。”

骊山圣母也下定决心,最后叮嘱大家千万小心,必定妖人远比外面遇到的这些妖蛇,毒虫们厉害百倍-

说罢,带领大家便由谷口纵跃上崖,沿崖顶行近中部,六郎往前一看,那条峡谷竟有十几里深,当中一片盆地,尽头处是个死谷。近底十数丈处,两边崖势突然往里束紧,改成一条直弄。两边崖顶齐平相向,渐渐往前高起,直到谷底横壁,极似两条船舷。那谷底便是船头,怪物巢穴似在船头下面谷底崖洞之中,远望一大黑洞,四外山石狼藉星列,好似怪物新近才裂山穿穴而出情景。中部盆地大有二三百亩方圆,这时已被蛇虫猛兽布满其上。乍看烟尘浮动,腥血四溢,细一注视,都是各依其类。有的各自盘作一堆,有的各自踞伏地上,行列分明,一齐头向谷底一面。最前面是蛇蟒和蜈蚣、赡、蝎之类毒物,野兽行列最后,丝毫不见混淆杂乱,为数之多,直不以数汁。越近中心一带越密,中心和来去两条直路却是空的。最奇怪的是那么成千累万、平日彼此单独相遇便立起恶斗残杀的虫蛇猛兽,同聚集在一个广场之上,竟会互不相扰,全都静悄悄的,有如泥塑木雕般,呆列如死。见兽群里,因为数多,还微闻到一种咻咻鼻息之音,余下竟听不到一点别的声息,中间地上虽无蛇兽盘踞,却红红绿绿散流着好几滩鲜血,也见不到妖邪藏伏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