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4:00 字数:3642 阅读进度:316/640

司清苑道:“原来我父亲也会神形百变?那为何祖母还要骗我说,我的父母都不会呢?”

骊山圣母道:“你父亲是你祖母的独子,你祖母岂能不传自己的亲生儿子?至于为什么要骗你,那你就应该去问你的祖母,可惜她已经不在人世了。”

司清苑又问:“姑母,那我父亲究竟是怎么死的?”

骊山圣母道:“你父亲现了欧阳**的奸情之后,与她大打出手,她那修罗界的师兄被你父亲当场击毙,欧阳**也因为不是你父亲的对手,被你父亲抓住之后,你父亲本想将她就地杀死。可她却对你父亲哭诉说是她一时糊涂,请你父亲看在她身上已经你们司家骨血的情分上饶她一命。你父亲本不能容忍她的所作所为,但是考虑到她身上的孩子是无辜的,就当场废掉了她的双脚,保留了她的性命。可是,就在几天之后,修罗界的一干高手血洗了青城山,你的父亲就死于那场浩劫。”

司清苑听罢,禁不住泪流满面,道:“原来是这样啊,那个妖女呢?”

骊山圣母道:“后来的事,没有人知道。当时,你祖母带着你带着年幼的你前往无量山,帮你开天阙眼,好修炼神形百变,等她回来时候,你父亲尚有一口气在,就将这件事告诉了你祖母,并嘱咐你祖母好生将你养育成人,将来为他报仇雪恨。”

司清苑怒火中烧,道:“我势必杀光修罗界的那帮畜生。”

骊山圣母道:“清苑,你不要冲动啊,修罗界的实力远非你想象中那样不堪一击,你祖母之所以不把真相告诉你,就是不让你急着报仇,而是慢慢地积攒自身的能力,直到你有把握能够的时候,再报仇也不迟啊。”

司清苑点头道:“我明白祖母的良苦用心,可是我不明白,我的生母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吗?”

骊山圣母迟疑了一下,道:“这个我不太清楚。”

说罢,脸上泛起一股神秘的凄楚之色。

司清苑叹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苦命的母亲,让女儿去哪里去找你啊。”

第二日,骊山圣母带领大家来到红浪谷外边,看山谷里面妖气密布,十分凶险。六郎、慕容雪航、司清苑、岳鼎秋跟着骊山圣母小心翼翼继续向前走,岳灵灵和众多骊山的女弟子因为功力尚浅,进谷后又是十分凶险,所以就让他们留在外面。

一行五人正往前走,往前一看,隔坡那一面尘雾飞扬,滚滚高起,上空天色依然晴弄未变,下面被那山坡挡住,除尘头高涨而外,均看不见。互打一个手势,飞也似往坡上驰去。晃眼相继赶到坡顶之上,见面前地势甚广,像似一大片盆地,中间肢陀甚多。坡下横着一条去始信峰的山径,坡对面斜横着一片绵亘不断的危峰峭壁,势险高陡,雄险异常。循径右去,到了前面,便与那崖成了平行,山势也渐收束,只对坡一面离崖最远,约有半里之遥,崖势到此,渐失高整,有如几处裂缝和缺口。那尘头起处,便在对崖里面。

众人看时,一阵阵的旋风卷起十多丈的尘雾,正和走马灯一般,由右而左,在缺口里面驰过,怒涛也似,一浪赶一浪,已然过去了好几阵,后面尘头兀自追逐不已,势甚迅疾。因这两处崖口裂缝最低,崖内地势比外面还要平衍,立处坡顶颇高,正可看到对崖里面景物。当头两阵风头过去,众人只当山中怪风,未怎往下注视,先没看真。及见风头一阵接一阵逐队直驰,与寻常旋风有异,定睛一看,原来尘沙滚滚中,竟有不少生物在内,以先过的不曾看到,后看这几阵,似是鹿和山羊之类,百十为群,箭也似急,朝前蹿去。那旋风尘雾。便是这些野兽飞驰激起,尘头却比前几阵低些。下余俱是大小蛇蟒,风沙之势最猛,行驰也最迅急,一条条似匹练一般往前抛起,有的五色斑斓,有的银光闪闪,由三二尺起到十余丈长短,为数之多,不可数计,越往后越长大,五光十色,奇形怪状,不一其类。所过之处,激得地上尘雾浮空,蜿蜒宛如一道灰色长虹横亘山半,比起前头一阵逐一阵的又自不同。

众人本都是嫉恶的天性,尤其司清苑猜测山谷里面驱使这一干毒虫的妖邪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欧阳**,所以屡欲大展身手。想到这里,她胆气一壮,刚要开口起步,六郎已先喊道:“你们快看,哪来这些大蛇。”

六郎说着话,脚底一点劲,早往坡下纵落,往前面崖缺赶去。

司清苑随喝道:“这多毒蛇如不除去,要留多少祸害!万万容它不得!大家还不下手!”

说罢跟踪纵落,飞也似往前赶去。骊山圣母见二人相继纵落,招呼慕容雪航和岳鼎秋千万小心,三人也随后赶去。那崖缺口一排三个,对坡和左前面一个最是浅豁,当中一口较高。

六郎见蛇势猛盛,未敢轻惹,只想往对面崖上觅地隐伏,暗中窥看,下坡便照直往对面缺口跑去。司清苑志在除害,见蛇群已过不少,恐赶去蛇将过完,不能多杀,特意往最前面缺口抄去。六郎喊道:“大家主意互相保护。”

因见蛇群大多,觉着司清苑会神形百变自然无妨,于是司清苑打头,众人紧跟其后。

这一来,五人成了两起。崖势原颇弯斜,中间又多突出之处。司清苑去时,原是满身勇气,及至赶近缺口一看,见那妖蛇多半又大又长,微昂着头,身子微微一躬,便似弩箭脱弦一般,由右往左横射过去,为数又多。远看还不觉十分可怕,这一临近,见那蛇群过处,地上尘沙滚滚,搅起一条粗大无匹的灰虹。尘雾之中,一二十丈的蛇影,三五参差,似电一般掣过。鳞光隐隐闪动,蛇眼凶光,青红蓝绿,各色都有。又似流星飞射,一瞥即逝。后面还来之不已,往往数十为群,最小的也有丈余长短、碗口粗细,奇形怪状,势子又劲又疾。别的不说,单是随着蛇行带起来的风声,便尖厉刺耳,令人心悸。

大家稍停一会儿,司清苑道:“姑母,解蛇毒的圣药可带了?”

圣母道:“早已经准备好了,我这就分与大家,一旦遇到危险,尽量以防守为本,万一不慎被妖蛇击中,就赶快吃下这解药。”

随后将解药没人分给一份,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收好。

左近一带草木固是乱飞乱舞,摇摆不停,连那崖壁也轰轰震撼,起了极大回应。怪风声中,还夹着许多树木折断、石土崩落之声,料是前途树木当了蛇路,被它撞折而起,声势之猛恶,端的从来未见,人如何敢轻樱其锋!司清苑这才知道,除它不是容易。自己虽有神功,拦腰下手,杀它几条,并非不能,但是来势既多且猛,前蛇一死,余蛇一齐冲来。

司清苑就把宝剑舞个风雨不透,挨中就死,为数这多,也难应付。休说被它乘隙撞上,难于活命,所喷毒气便难防御,一被喷中,非受其害不可。心渐内怯,略一停顿,那蛇便似流水一般过了好些。及至看出那蛇都是一味照直前蹿,头也不回,意似争向前面,有个一定去处,不是追杀山中生物。

六郎手中紫玉金瞳剑与慕容雪航相互配合,一番剑雨之下,这些妖蛇也难以接近。

骊山圣母和岳鼎秋也各施神功抵御蛇群,大约一刻钟后。

蛇群已然过完,蛇群离去,腥风尘雾依然绵亘未散,略微闻嗅到一些,便觉头脑昏眩,六郎不禁惊异。暗忖:“这东西真个厉害!过后余腥尚且如此凶毒,如若冒失邀截,定为所伤无疑。”

大家不敢再进。偏头往蛇群去路一看,原来那崖也是一条长蛇形势,沿着里面崖脚,乃是一片宽长野地。最前面林木蓊翳,另有一片山崖横亘右侧,与这长崖不相连属。遥望尘雾,蜿蜒如龙,正往林中蹿进。蛇群影子犹在雾中隐现,晃眼之间,全数投入,只剩尘雾未息。

六郎骂道:“难道真是那妖女作怪?她真好大的本事,居然能使唤这么多异类?”

司清苑道:“她不仅偷学了我们青城的神形百变,又懂得修罗界的霸控神功,指挥这些毒物也不是什么难事。”

骊山圣母道:“蛇蟒凶毒,但前面还有比它凶毒十倍的东西在那里呢!你们没往高处过,不曾望见。蛇蟒虽多,十九是往前途送死,越是长大猛毒的,越难得逃活命。因这蛇群后面,另随有一条奇毒无比的怪蛇,已然气候将成,与前面谷中怪物一样,也以吞食蛇蟒为粮,专残同类,凶毒无比。上一次我曾经遇到,断去它一条长尾,因它行走如风,比箭还快,终于被它逃脱。性又狡猾通灵,想必是受人训教许久。”

众人立处,原在道旁近崖壁一片山石之上。再往前走不多远,杂草本甚繁茂,因吃蛇兽践踏,压成两三丈宽一条驰路,好些地方草已枯黑。众人目光多注意前面,不曾留意右方来路。这时,忽听下面草地里寨饵爬沙之声甚急,跟着群响骚然,飒飒之声四起。

慕容雪航叫一声:“小心后面!”

六郎和司清苑循声回头一看,先是许多蜈蚣,十九为群,其长均在尺半以上,最大者几达三尺,一条条昂张钳,目射金碧凶光,身上闪着红蓝紫三色光华,两列铁一般的短足划行如飞,由草皮上疾驶而过。大的过完,后面还有七八寸长一群小蜈蚣,为数何止千百!远望过去,宛如一片锦云贴地疾飞,呼啸而来。

蜈蚣后面跟着来了不少大蝎子,多半都是灰色,其中最短的也有六七寸,长的竟达三尺以上。各摇舞着两只铁叉也似的长钳,尾后毒钩上翘,口里喷着毒水,疾如奔马,成群结队往前驶去。蝎子后面,又见守宫壁虎之类,行径大略相似。本来尘雾未消,再被这些蜈蚣、蝎子等奇毒恶虫一驶过,雾影中又添上一缕缕一片片的绿烟彩气。众人立处虽然较高,相隔蛇虫所经雾阵约在五六丈远近,已不时闻到奇腥之气,刺鼻难闻,头脑也觉有点闷。知道雾气奇毒,远处已是如此,身在雾中必无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