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58 字数:4268 阅读进度:312/640

又是一个月明星稀的夜晚。

岳灵灵沐浴之后,披着浴袍回到卧室,看到司清苑正端坐与床上,闭目修炼内功,司清苑虽然已经年过三旬,但是一身的雪肌玉肤,竟比少女还要稚嫩,还要光滑。加上她天性圣洁,不愿让别人碰到自己的**物,因此所穿的肚兜亵裤都是亲手裁缝,而且偏好纯洁的白色。灯光之下,她如瓷器般光滑的裸背、细致白皙似绵雪的玉手、纤细小巧不堪一握的柳腰,月白色肚兜包着的浑圆挺硕的双峰,两点嫣红可以淡淡透出,偶尔从肚兜边缘露出无限春光,半边丰挺雪嫩的玉峰若隐若现,白色丝质亵裤上绣了高雅美丽的兰花,方寸之地因亵裤剪裁合度,最诱人的禁区处的曲线完全呈现,半透明丝质布下可以略微透出下面的神秘葱郁黑色。

岳灵灵俯身过来,亲热的搂住司清苑的肩膀,道:“娘,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是不是还是不想那样啊?”

司清苑依旧闭着眼睛,道:“灵灵,娘向来好胜,无论是身份、武功,还是人品、相貌,哪一样不比林雪贞强?她能做到的事,我为什么就不能做?”

岳灵灵柔声道:“娘,你这样做了之后,会不会对不起爹爹啊?”

司清苑一听这话,冷哼一声道:“别提他,一提他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我的宝贝女儿焉能受这样大的委屈?况且我与他自从生下你后,感情早就单薄了,灵灵,娘的心中就只有你一个人,我这样做也不完全是为了和林雪贞争强,主要也是为了你的后半生幸福生活着想。我真害怕你遇到一个向你爹爹那样废材的男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生理上的满足,那是女人这一辈子最大的悲哀啊。”

岳灵灵点着头,感激地说道:“娘对灵儿真是用心良苦啊。”

司清苑睁开美目,看着女儿,突然说道:“灵灵,作为女人,我现在好生羡慕你啊,想我当年在武林中也是颇具美名,十六年前与白凤凰、石玉棠、宫雪衣并称四大名女,结果怎样?人道是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句话真是一点也不假,现在看看,白凤凰和石玉棠为了那个武痴都是贻误终身,一个在七星凤凰楼,一个在天山飘渺湖,都是孤身一人郁郁寡欢,那个蓬莱仙子宫雪衣,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我虽然嫁给了你爹,可是,这些年来,他已经让我心灰意冷了。”

岳灵灵还是有些不太了解父母之间因何有的隔阂,小声问道:“娘,你就是因为爹不能满足你,才让你不爱他吗?”

司清苑摇头苦笑,“傻女儿,娘好歹说也是名门正派的一代宗师,岂能就因为哪种原因就看不起你爹?实在是这其中另有隐情,可是……我真的不想告诉你啊。”

岳灵灵道:“娘,你就告诉我吧,看我能不能帮你们重归于好。”

司清苑沉思一下,道:“灵灵,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吧。”

岳灵灵见母亲执意不说,也就不再多问,而是换了一副调皮的模样,道:“娘,让灵儿帮你推拿一下吧,我都好久没有侍奉过你了。”

司清苑微笑道:“好啊!我的乖女儿,娘真是没有白疼你。”

司清苑将身体背朝上平躺下来,岳灵灵很熟练的凑上来,用纤纤玉手按在司清苑的雪玉肩头,缓缓地推拿起来,司清苑舒服地享受着女儿的按摩,道:“灵灵啊!虽然你离开青城时日不多,可是娘心中无时无刻不再想念你啊,娘身边没有任何人都可以,唯独不能没有你啊,要是永远都能看见你我这心里也就放心了。”

岳灵灵心中一阵温暖泛上来,柔声道:“娘,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了,这样你每想我的时候,我都会在你身边,另外我也不会再被人欺负了,灵儿也是不愿意离开你的。”

司清苑轻叹一声,道:“傻丫头,也就是这样说说吧,你好不容易找到称意的郎君,难道你愿意与他分离?就是你愿意,娘也不允许你这样做的,我不能为了我自己,而牺牲你的幸福啊!其实,只要你这一生能够开心和幸福,我就心满意足了。娘要是想你了,可以去看你嘛。”

岳灵灵有些遗憾地说:“娘,看到沈慈她们和六郎处的那样好,我好生羡慕啊。”

这时候,外边脚步声,六郎兴冲冲走进来,司清苑虽然在林雪贞面前,大大方方的表露自己如何如何,但是真要是轮到自己,却一下没有了勇气,看到六郎进来,尤其想到自己身上穿的少之又少,不由得俊目含羞,双颊微红,悄悄低下头来。

岳灵灵看到六郎高兴的样子,问道:“六爷,什么事情让你这样高兴啊?”

六郎看了一眼眼前的香艳情景,仅穿了月白色肚兜和月白色裘裤的司清苑,让六郎险些喷出鼻血,简直就是月宫的仙子,虽说已经是年过三旬之人,但是她的肌肤还是犹如少女一样稚嫩,她的身材甚至比少女还要苗条,尤其是那一对十分完美的玉峰,更让六郎口水欲滴,那是六郎有史以来见过的最大的一对玉峰,比萧绰那一对宝贝更加细腻,更加丰挺,怪不得岳明明这么小年纪就拥有那样傲人的丰胸,原来是她美艳的母亲遗传的原因啊!那对浑圆挺硕的双峰,从月白色肚兜的边缘露出来大半个,就连那粉红的乳晕都不甘寂寞,悄悄地露出来一些。

岳灵灵催促道:“六爷,人家问你呢,你为何这样高兴?你怎么不回答啊?”

六郎回过神,先对司清苑躬身一礼,道:“岳母大人!”

司清苑脸上有些烧,回应道:“是六郎啊,看你高兴的样子,是不是真有什么喜事啊?”

六郎道:“是啊,刚刚收到怠马关的消息,胡成将军已经接受了紫若儿的劝服,归顺于我军了,现在正在准备兵马,准备攻打太原,解塘关、怠马关还有咱们临州城,三路大军汇合,再加上手中还有朱家父子这张王牌,太原已经是朝不保夕,程世杰已经无路可归了。”

司清苑赞扬道:“看我的女婿真有出息,年纪轻轻就这样有所作为,飞虎城大败辽军,马上又要平定了山西,假以时日在收复河北,宋天子面前还不得封王拜相?我女儿可是跟对人了。”

六郎赶紧说:“日后驱逐辽兵,收复中原,还望岳母大人多多帮忙啊!”

司清苑微笑道:“你是我女儿的丈夫,况且我就灵灵一个女儿,不帮你帮谁?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到时候功成名就,可不许冷落了我家灵灵啊。”

六郎往前凑合一下,坐到床头道:“岳母大人,看你说的,我岂是那种狼心狗肺之人,再说灵灵如此娇美可人,我疼爱都尚且来不及呢,又怎会冷落于她?”

司清苑却道:“你虽无此意,就怕你到时候力不从心啊。”

说罢,妩媚的目光,朝六郎身下望了一眼,六郎顿时明白她话语中的含义,却装作糊涂道:“岳母大人,小婿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还请岳母大人明示。”

司清苑微微欠起身,侧身对着六郎道:“我可是听说你的后宫之中,名门淑媛、天之娇女一大帮,这些女人聚在一起,还不把你榨干了?到时候我们灵灵可就有的罪受了。唉!”

六郎邪邪一笑,道:“岳母大人,你这可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小婿虽说风流了一些,但是小婿向来都是专心对待每一位妻子,有句话叫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嘿嘿!谁让咱胯下天生神器,命中注定今世风流呢,不是六郎说句大话,咱家虽然妻妾成群,但是人人都能得到满足,甚至还有些抵挡不了六爷的神勇呢,所以还要经常施行轮换制,真要是六郎专宠其中几人的话,这几个姐妹可就倒霉了。非要被六爷弄得那里红肿,走路都成困难,所以,最好还是姐妹多一些,到时候多多分摊一些,既能保证自己不受到六爷神器的伤害,还能得到满足,何乐而不为呢?”

司清苑也不知道六郎说的是真是假,惊愣地呆呆看着眼前这位,稍稍有些坏坏的风流倜傥的贤婿,六郎继续说:“岳母大人是不是还不相信小婿说的话?”

司清苑轻声道:“谁知道真的假的啊,不过听灵灵你到时真有神器,呵呵!不过神器要是运用不当,跟废材也没有什么区别的。”

六郎眼睛一亮,道:“还请岳母大人赐教,如何正确使用?”

司清苑道:“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书籍,其中黄帝内经不久大量记载了许多种养生之道吗,你自己可以去看的啊。”

六郎暧昧地说道:“那多麻烦,直接请教岳母大人多方便啊。”

司清苑慢悠悠说道:“我们青城独门秘籍,向来传女不传男,这是祖先留下来的规矩,贤婿真是对不起了。”

六郎道:“又不是你的神形百变,哪有那么多大道理?不就是一些简单的房中术吗,你看看我另一位岳母大人,林夫人就不似你这般小气。”

六郎故意使出激将法。

司清苑顿时有些脸红,她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岂能容林雪贞将自己比下去,不由得问道:“林夫人教你了?”

六郎嘿嘿一笑,道:“是啊,六爷虽说身边妻妾成群,到底年少无知,那方面只是善战,尚无太多经验,所以,昨天晚上林夫人就将六郎与慈儿唤去,言传身教……”

司清苑已经有些怦然心动,“当真?”

六郎邪笑道:“林夫人果然是技艺高,我和慈儿在她的悉心教导下,不但圆圆满满的完成了鱼水之欢,尤其是……”

六郎说着,将一双大手放在了司清苑裸露的玉背上,司清苑身子微微一颤,不等她说话,六郎提前封住她的口:“灵灵,让我来服侍岳母吧,我们杨家祖传的推拿之术,看看岳母大人喜不喜欢。”

六郎就对着司清苑雪白圆润的肩头按捏起来,司清苑张张口,又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任由六郎按摩着自己的肩头——

六郎轻轻按揉着司清苑滑腻的香肩,那双手掌一开始还像模像样的按揉,不一会儿,就慢慢朝下滑下去,温柔地抚摸着司清苑丝光水滑的玉背,六郎笑盈盈地道:“岳母大人,江湖上你可是响当当人物,就你那神形百变的绝技,我还真的没有见识过呢,能不能教我两招?”

司清苑道:“那可不行,那是我们司家的祖传秘籍,是不能够外传的。”

六郎手掌平铺,顺着她雪白的背肌,向下滑去,手指肚几度碰到她娇挺的玉峰,那灼热的触手感,绵软中还带着强劲的弹性,六郎心中一阵荡漾,又道:“我又不是外人,我可是灵灵的夫婿啊。”

司清苑认真地道:“那也不行,我们司家的神形百变向来只传姓司的,就算你是灵灵的夫婿也不行啊。”

六郎叹道:“这么死的规矩?那么说,岳掌门也不会这项绝技了?”

司清苑道:“不错,尽管他是青城派的掌门,可他至今还不能领悟修炼神形百变的要领。”

六郎汗下,“那么这个掌门岂不是徒有虚名?岳掌门心中一定不痛快。”

司清苑讥讽道:“学不会那是他的事,痛不痛快也是他的事,与我无关。”

六郎心中暗喜,手掌向下一滑,温柔地捉住司清苑的两只旷世异宝,果然是丰硕,六郎有些爱不释手,但是又不敢马上大力揉动,只是轻轻地摩擦着,静候司清苑的反应。司清苑先是微微一颤,却马上平静下来,并未有责怪六郎的半点意思,而是妩媚多端地望着六郎,道:“今后你要是对待灵灵好了,我或许考虑教给你一些,要是知道你对待灵灵不好,别说不教给你,我甚至都有可能用神形百变来找你的麻烦,不要以为你是修神界的高手,我就奈何不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