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53 字数:3648 阅读进度:302/640

六郎搂着慕容雨秋,请教收服林雪贞的办法,慕容雨秋告诉他一个关于林雪贞的秘密,原来,林雪贞与沈天豪之间,还有这一段家族的恩怨,尤其是在林雪贞之前,沈天豪还有一个原配妻子,名叫月娘,乃是前北汉孝国公之女,也就是沈俊虎的亲生母亲,不过在生下俊虎之后,就过世了。

六郎惊讶道:“原来沈俊虎那个变态种不是林夫人亲生啊,这我就放心了。”

慕容雨秋问:“六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因何说沈俊虎是什么变态种?”

六郎就将沈俊虎与岳明明的事情讲了一遍,慕容雨秋惊愕道:“居然有这种事?怎么从未听明明讲过?”

六郎道:“明明乃是一个要面子的女子,如何会将这等丢人的事情讲出来?更何况你只是她的二娘。不过她已经下定决心,与沈俊虎一刀两断,这件事,沈慈也知道了。沈慈气的不得了,恨不得马上将那个喜儿一刀宰了,却未说将沈俊虎一块杀了,依我看,这两个祸害崽子一并除了最好,反正这个沈俊虎和林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慕容雨秋道:“虽不是林夫人亲生,可到底这么多年都一直母亲母亲的叫着了,林夫人要是知道,肯定不会同意,不过你要是想说服林夫人弃暗投明,却不是没有可能。”

六郎赶紧道:“小姑,你教我啊。”

慕容雨秋道:“林姐姐的家族在北汉也是很有背景的,她的生母与前北汉的英武皇帝乃是亲姑表姐弟,她身上应该还留着北汉皇族的血液,被汉王朝是因为程世杰的背叛而覆灭,所以林姐姐暗中对程世杰是憎恨的。但是,她的父亲这边,却与沈家渊源甚深,所以她也是左右矛盾的。林姐姐与沈天豪的感情也就那么一回事,沈天豪这个人,眼中只有前程,其他的不管是什么,在他眼中都是一钱不值。这几年,他从牙将到偏将、副将、再到手握重兵,雄踞一方的大将军,他只知道玩弄权术。前不久为了巴结程世杰,还有意将沈慈需配给程世杰手下得力助手的儿子,要知道那个朱公子除了口齿不清之外,还有严重的癫痫病,刺耳真要是嫁给这种人,可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六郎呵呵笑道:“小姑放心吧,我已经将沈慈从苦海中搭救出来了。”

慕容雨秋愣道:“你是如何搭救的?”

六郎道:“和搭救你的办法是一样的。”

慕容雨秋惊讶之余,更是脸红,气呼呼道:“你真是好不知羞耻,下手这么狠,将我们全都吞并了吗?”

六郎邪恶一笑,道:“不,还没有,还有一个林姐姐,等我收了她,就算功德圆满了。”

慕容雨秋轻叹一声,扑哧一笑,道:“你呀,真是个小冤家,我就不明白,这么多精明能干的女人,为何就偏偏都上了你的贼船?”

六郎厚颜无耻道:“那是因为我的船上有一件举世无双的至宝,你们都喜欢。”

慕容雨秋诧异道:“什么宝贝?”

六郎马上抱住慕容雨秋柔软的腰肢,将那个宝贝,直接送入禁区,又一轮ji情立即上演。

第二天,六郎从慕容雨秋房间偷偷溜回来,回到自己房间,正准备给慕容雪航说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却听到屋里面有人说笑,声音竟是十分耳熟,推门进来一看,不由得心中大喜,原来宝日明梅、苗雪雁、耶律长亭三个人都在屋中,正与慕容雪航说些什么,另外,岳灵灵和沈慈也在这儿,看来她们已经相互认识过了,见到六郎回来,宝日明梅上前说:“六郎,你好啊,把我们几个搁在城外为你担心害怕,想不到你却在城里面享受洞房花烛夜。”

岳灵灵和沈慈脸微红,均是含羞低头,六郎却道:“六爷我可是忙得不可开交,你们几个千万不要误会了,我这儿新收了几位杨门女将,忙前忙后的还不是为了强占程狗的地盘吗,等我取了这临州城,就等以割掉了程狗的半边膀子。话说回来,灵灵和沈慈,你们两个新加入杨门女将,可是寸功为立,现在到了你们好好表现一番的时候了。”

岳灵灵问道:“姐夫要我们做什么,只管吩咐就是了,但求不要伤害临州城的士兵和百姓。”

六郎道:“那是自然,六爷一向爱民如子,岂能做出像程狗那样的勾当?现在我们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慈儿啊,最为关键的就剩下你母亲了。现在临州城的兵权在她手中,我们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说服你母亲,不要再替程世杰狗贼卖命,归顺朝廷,才是正路啊。”

沈慈为难地说:“我母亲倒是好说,可是父亲面前如何交代啊?他可是对太原侯忠心耿耿的啊。”

六郎道:“你父亲那是当局者迷,咱们想办法说服你母亲,等献出临州城之后,我的大军将会势如破竹,荡平整个山西,那时候程狗就没有去处,你父亲难道还会再为他卖命?再说,就凭咱俩的关系,他是个明白人,到时候肯定会顺应天意的。”

沈慈皱眉,“可是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母亲,将临州城奉送给你。”

六郎微微一笑,道:“沈慈,灵灵,有件事情,你们俩可能不知道,沈俊虎其实并不是慈儿母亲的亲生,而是你父亲最前面的那个亡妻的儿子。”

岳灵灵惊讶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觉的他和沈慈两个人的性格差距这样大。”

沈慈疑惑道:“我怎么不知道?”

六郎道:“这些事情,都是你二娘刚刚告诉我的,这种事,你们小孩子自然不会知道了。不过,既然是这样的话,灵灵就不用因为要和沈俊虎决裂而感到对不起林夫人了,他与林夫人并非亲生母子。”

岳灵灵高兴之下,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么,我就更不能让我父母去前敌帮助这些狗贼了。”

六郎说道:“事不宜迟,我们争取以最短的时间,结束临州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然后……我跟你去青城山。”

慕容雪航想了想,问六郎:“我小姑还说什么没有?”

六郎嘿嘿一笑,凑近慕容雪航耳朵,道:“小姑还说我很厉害!”

慕容雪航生气的给了六郎一拳,道:“你有点正经的好不好?”

六郎换了一副认真的态度,说:“不过听小姑说,林夫人的母亲好像和北汉的英武皇帝是什么亲姑表姐弟,那么林夫人和紫若儿就应该有莫大的血缘至亲吧,要是让若儿以英武皇帝女儿的身份,来说服林夫人,应该是不在话下的吧。”

慕容雪航惊讶道:“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那真得好好利用一下了。”

众人正在这儿研究对策,外面有人说道:“少夫人,少夫人在这儿吗?”

岳灵灵连忙回答:“在这儿!是秀儿,你进来吧。”

一个小丫鬟进来后,对大家到了一个万福,说道:“少夫人,你的父母来临州了,夫人让我来叫你呢。”

岳灵灵心中又惊又喜,脱口道:“他们怎么会来临州?真是太好了。”

说完秀目朝六郎望过去,六郎也是喜出望外,岳灵灵吩咐丫鬟秀儿回去禀报林夫人,自己马上就到,然后对六郎说道:“太好了,爹爹和母亲都来临州了,省的我们回青城去了。”

六郎也是心中高兴得不得了,岳灵灵忽然又说:“遭了!”

六郎疑问:“怎么回事?”

岳灵灵道:“我昨天晚上和航姐姐将这三位姐姐接进临州城的时候,告诉他人说,这三位姐姐都是我青城的同门,况且婆母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要是和我爹娘说起来,可如何是好啊?”

慕容雪航也十分焦急,道:“怎么会这么巧,正巧碰到灵灵的父母来临州,他们要是听说还有青城的弟子在这里,肯定会来看看是谁的。”

沈慈灵机一动,道:“灵灵,你不如说这几位姐姐是骊山派的同门吧,你不是说前年还见过骊山圣母,也曾经想过在骊山修神的吗,你就说这几位是骊山的同门师姐。”

岳灵灵点头道:“也只能这样说了。”

于是沈慈留下来陪宝日明梅、苗雪雁、耶律长亭三个,岳灵灵,六郎,慕容雪航三人一道来到正厅,厅堂正中央,林雪贞居中而坐,正陪着两位贵客用茶。那男子四十左右年纪,相貌儒雅,一身锦绣蓝衫,正是青城派的掌门岳鼎秋。他身边端坐一位绝色shao妇便是掌门夫人,岳明明的生母司清苑,是的,她很美,很美,美得让人窒息。

清丽明媚、艳光照人的容颜,晶莹剔透、纯洁无暇的肌肤,宛如明珠美玉,光彩内涵,容润含蓄,那张优美雅致的脸宜喜宜嗔,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秋水黛眉之间那双黑白分明而又蒙上一层水雾的动人秀目,让人为之心颤。粉颈玉颌如雪玉般洁白无暇,那纤细的腰肢,曼妙的身段,让人兴起一种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的感叹。

更重要的是,虽身着道装,但那件仙衣毫掩盖不了那与生俱来的贵气,比那些名门淑媛世家贵妇不道端庄和骄傲的多少倍,举手投足间高贵的绝世风华像是天生的一般。高贵典雅的气质无与伦比,惊心动魄的艳丽空绝尘寰,雾气蒙蒙的美眸似有还无。美艳绝伦的玉靥,精雕细琢的秀美轮廓,秀美雪白的玉颈,刀削似的香肩,微微隆起的酥胸,盈盈一握的柳腰上悬挂一柄,构成了一幅完美的曲线。

六郎不由暗中惊叹,简直就是又一个白凤凰再世,怪不得在十数年前,与白凤凰号称四大美女,果然是名不虚传。六郎跟着岳灵灵进来,岳灵灵看见父母,不由得一下子情感堆积,叫声母亲,就朝着司清苑扑过去,一下子扎进司女侠的怀中,失声哭了起来。

见到女儿,司清苑与岳鼎秋夫妇自然高兴,司清苑好生安慰了岳灵灵之后,岳灵灵止住哭声,道:“爹,娘,你们怎么到临州城来了?”

司清苑道:“灵灵看你说的,我们想你了,就不许来看看你啊?看来你在这儿真的是乐不思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