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53 字数:3871 阅读进度:301/640

慕容雨秋愣道:“你求我作甚?”

六郎正义凛然道:“我为慕容家求你,不做卖国贼,不做有辱慕容世家的事情,说白了就是求你不要跟随程世杰空留下千古骂名啊。”

慕容雨秋道:“可是我只是一介弱女子,想当初是慕容家非要将我嫁到这里来的,如今,慕容家门厅衰落,还谈什么辱不辱的啊。”

六郎道:“小姑你这是大错特错啊,你虽然是女人,但是你身上流的是慕容家的血,慕容家对北汉朝廷是忠心耿耿,程世杰拭主求荣,现在又背叛大宋,投靠大辽,跟随这样不仁不义,天下人唾骂的恶贼,会有什么样的下场?小姑心里应该明白。”

慕容雨秋为难的道:“可是我真是身不由己,也无能为力啊。”

六郎道:“现在我再帮你创造机会,你要好生把握啊!”

慕容雨秋痴痴看向六郎。

六郎微微一笑,从后面将她的娇躯搂住,感受到她的娇躯温暖中略带着几分羞涩,到底之间相隔着辈分,六郎轻声道:“我要你帮我倒反临州城,将这里变成我的直辖区。”

慕容雨秋道:“我唯恐难以胜任。”

六郎眼神一凛,凝视着她道:“不需要你胜任,我只要你回答肯还是不肯?”

“这……”

六郎又道:“难道你真想跟着沈天豪过一辈子?过一辈子这种暗无天日,无人问暖知寒的日子?”

“我……”

六郎将她横抱起来,慕容雨秋娇羞的奋力挣扎,奈何六郎的力气大过她许多倍,六郎抱着她烫的香躯径自来到睡榻前,坐下道:“小姑,只有这样,才能挽回你慕容家的尊严,你不要考虑以后无法面对你原先的丈夫,你只需记住,你只要对得起你今后的丈夫就够了。”

一听这话,慕容雨秋更是放心错乱,脸上一片通红,面对六郎这样直接,这样凌厉的渗透,慕容雨秋还能说什么?两人此时靠的极近,她香软的身子紧紧贴在六郎怀里,无意中缓缓摩擦,丰乳贴近六郎胸膛压住,滑嫩如凝脂,口中更是吐出一片火热芬芳的气息。

六郎眼神稍一下移,刚刚好透过中衣的开襟,把里边看个一览无遗。

她里边罩着一件黑巾的肚兜,和寻常先裁菱形、顶端截去小块成狭长五角的样式不同,先把黑绸兜子拦腰裁成了一半,呈一个底宽顶窄的长条梯形。前者裁好的上半部形成四角,各自缀上系带,分系于颈后背心,而这一种没有了下半截的布面压平胸脯,恰好兜住一对沉甸甸的丰乳,上头以金、青两色绣着对称的花纹,两边玉峰之上上各撑开一只巴掌大的精致绣蝶,随波逐浪,活灵活现。

肚兜的功用本是裹胸束乳、不让弹动,而她这件反倒将两颗硕大饱满的玉峰兜了起来,更显双丸迭宕,玲珑浮凸。慕容雨秋喘息之间,绵软弹手地酥胸亦随之起伏,玉峰上的那两只绣蝶频频上下。挤溢撑圆,分外诱人。

六郎看得有点眼晕。

看上去极度尊严的女人。暗中却透着惹人疯狂地娇媚不说。举手投足更是诱惑自己要死。是不是故意穿上这种衣服**我啊。六郎抱着她的手指无意间从她小腹滑过。顿觉薄绸之细。隔着它更能品出肌肤地腻滑。邪欲纵横之下之余忍不住抱得更紧了。

慕容雨秋出一阵噬骨茵茵地喘息:“哎。轻点抱我,你轻好不好?坏蛋、死坏蛋……奴家要被您撕裂了——”六郎嗅着她身上的温热香息。鼻尖几乎碰上滑腻晶莹地玉靥。再被她温暖丰满地小腹和紧绷玉滑地大腿贴着身体一厮磨。裆里直硬得疼。慕容雨秋水汪汪地杏眼含羞带挈、暗中却又是风情万种。也不知是故意地还是凑巧。胸前的衣裳地开襟越拉越大。一身细白雪肉被黑巾一衬,愈地妖艳动人。

六郎被她撩拨的口干舌燥,心火阵阵地上升,贴在两人之间的火热越的滚烫起来,喘着道:“小姑,你可不要**我,起狠来我会犯错误的。”

慕容雨秋眸中陡地一厉,转瞬却又换成了烟波。“笑道,那你现在又在干什么?要是不想犯错误,就赶紧放开我。”

她面冲六郎,近在咫尺,莲舌生香,檀口轻吐,几乎主动吻上唇来。六郎口干舌燥、心跳如鼓,只觉一股浑厚的热力从下腹腾起,周身阳气如万马奔腾,腿间的怒龙翘如弯刀。不住昂扬。

慕容雨秋察觉到他的变化,眸中掠过一丝微微的笑。轻轻的扭动腰臀,像条美女蛇一样地缠上来,白皙的娇躯渐渐泛起一层薄汗,出诱人的娇腻轻哼。六郎“咕噜”地咽了口唾沫,等看到她绯红脸蛋上泫然欲泣的求欢模样,再也忍耐不住,低头朝她吻了过去,“想不到航姐姐的小姑居然干渴的如此厉害,看来我必须即使滋润她一下了。”

慕容雨秋“嘤”的一声仰起头,红艳艳的唇瓣旋即被六郎吮住,吻得湿滑温腻,舌尖交缠如添糖蜜,竟是片刻难分。她遮体的云裳被香汗湿透,浑身曲线毕露,玲珑浮突,摸起来仿佛外裹的细绸不存在一般,肌肤又滑又腻如敷细粉,又热得灼人,怀腋与玉峰之间的香泽被两个人地体温一蒸,幽甜濡沁,如麝如兰,刺激得六郎欲火焚心,六郎吻着她娇艳的朱唇,慕容雨秋热烈的反应者,嫩滑的玉舌热烈地与他缠绕、翻卷、添舐……两个人相互彼此都贪婪地吸允对方口中的津液,吻得如火如荼,**蚀骨,紧紧相贴的唇瓣好像磁石般再也分不开。

得寸进尺是六郎一向的风格,两舌疯狂纠缠的同时,他一手抚上了慕容雨秋性感浑圆的香肩,恣意地侵袭**着,好像要把这团软玉温香揉碎在怀里,另一只手却去解她地衣服,情急之下解不开腰间的罗绫束带,索性用力扯断。

“啪!”

地一声清响,束带裂成两段,裙裳下摆微微捋起,扯开的交襟之间两条结实修长的**紧紧并拢,白嫩喷香的腿根处那一抹乌卷细茸隐约可见……

六郎一看之下,差点鼻血狂喷,最后的理智一下子抛到九霄去了,往前一推直接把她按倒在车软榻之上,慕容雨秋“嘤”的娇呼一声,束带被扯得滑落在地,云裳大大的翻了开来,衣领被剥至肩下,露出里边的黑巾绣蝶肚兜来。她的一对双峰浑圆饱满,撑的黑色缎面几欲裂开,不住的起伏弹动无限魅惑。

六郎一手握住一只,用力揉搓,满以为这般浑圆的美乳该是饱实,如熟瓜一般,才能维持美好的形状,孰知稍一挤按,沃腴紧实的乳肉隔着软滑的绸缎满溢出箕张的五指。单掌竟难以全握,力气一到肉边满陷掌心,只能从两侧攀住外缘向上一托,虎口撑着既绵软又有弹性地乳肉,清楚感觉出圆滚滚、沉甸甸的乳形,以及越接近腋下肩窝。她那饱经锻炼、充满弹力的结实肌束,丝滑触感中又带一丝温黏,凝脂酥酪纵有其绵,也不及它软中带劲的紧致弹性,如此绝好的圣玉双峰,简直就和慕容雪航那一对绝世珍宝如出一辙,怪不得会是一家人,这莫非就是整个慕容世家女人的骄傲传承?

六郎隔着细滑的缎子恣意享受慕容雨秋傲人的双峰,无论十指如何抓放那对玉峰,总能满满抓得两手绵乳,已分不清是缎子滑还是乳肌酥滑,但双峰尽管难敌凶猛地禄山之爪,怎么捏都能感受到球一般的美妙乳廓。

那对圣洁双峰极是敏感。被他一阵风狂雨骤,黑巾缎子给抓得无比狼籍,慕容雨秋咬着牙苦忍着酥胸上感觉。唇缝间迸出细细的呜咽沉吟,忽然“呀”的一声惊叫,昂起线条姣好的修长玉颈,浑身簌簌抖,修长**一阵痉挛,却是六郎低头添舐,濡湿的黑巾肚兜渲染出一小块铜钱大小的水痕。

“啊!”

慕容雨秋被他添得全身酥痒,忍不住颤声娇吟:“别……别这样”酡红的玉靥便似醉酒一般。弯翘地浓睫剧烈颤抖,腿根抽搐似的轻轻厮磨,双手无助地挣扎着,丝被汗水泪水黏在桃腮边,衬着雪白耀眼、剧烈起伏的饱满乳瓜,更加叫人爱不忍释。

求饶似的娇弱呻吟愈激起了六郎的占有欲,他匀不出手来,索性用嘴摸索着她细腻如玉的光滑颈背,在慕容雨秋不住的哀唤声中。以牙齿咬住肚兜的黑绸系带,抬头咬了开来,再衔住肚兜的边缘,甩头一把揭开。

慕容雨秋“呀”地一声,娇唤似噎在喉头,雪白的乳肌骤没了遮覆。

“呜呜呜……不、不行!”

她娇躯一僵、纤腰拱起,六郎迎着她呻吟似地温热吐息,腿间地弯翘昂起愈硬如铁铸,低头只见得慕容雨秋娇喘细细,饱满的双峰剧烈起伏,如一双蹦跳欲出地浑圆肉兔,湿贴鬓、唇黏青丝,说不出的狼狈凄艳,哪还有刚才宝相尊严的半点模样?女人,一旦饥渴到了一定的程度,征服她就不是一件难事。

六郎心中升起一种征服猎物的强烈感觉,猛地一把将她翻了过来,从后方抓住她饱满的双峰,恣意感受那完美的浑圆,慕容雨秋屈膝跪坐在床榻上,全身重量都挂在他掌间,拱起蛇腰翘起圆臀,不住地喘息哀求。“求求你…六郎不要、不要这样子,放开我……好羞人啊!

六郎在后面紧紧抱住她的身子,肆意爱抚,怎都不肯松开,六郎嘿嘿诡笑着,将凶器放出来,曾经见过六郎的强大,慕容雨秋还是芳心一颤,真不知道这样强大的英雄要是给了自己,那种滋味会是怎样的?毕竟眼前的尺度和粗大,几乎是沈天豪的一倍。她娇羞的转过身,闭上了秀眸,静静等着那天崩地裂的时刻。

六郎知道对待慕容雨秋这种饥渴了许久的女人,不需要像对待岳明明和沈慈那样温柔,越是汹涌澎湃,越是高歌猛进,她就越会感到满足,所以六郎接下来的动作就是‘疯狂’。用强力将慕容雨秋带入了一个她从未经受过的虚幻世界,许久之后,慕容雨秋在数次晕厥中迎来六郎的山洪暴,二人一起瘫软在床榻之上。

六郎搂着慕容雨秋,请教收服林雪贞的办法,慕容雨秋告诉他一个关于林雪贞的秘密,原来,林雪贞与沈天豪之间,还有这一段家族的恩怨,尤其是在林雪贞之前,沈天豪还有一个原配妻子,名叫月娘,乃是前北汉孝国公之女,也就是沈俊虎的亲生母亲,不过在生下俊虎之后,就过世了。

六郎惊讶道:“原来沈俊虎那个变态种不是林夫人亲生啊,这我就放心了。”

慕容雨秋问:“六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因何说沈俊虎是什么变态种?”

六郎就将沈俊虎与岳明明的事情讲了一遍,慕容雨秋惊愕道:“居然有这种事?怎么从未听明明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