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西凉公主9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45 字数:3432 阅读进度:289/640

元罗眉毛一拧,对华彬说:“你这老色鬼,难道存心看着这位姑娘出丑吗?”

“休要侮辱我师父,我跟你拼了!”

徐大海怒吼一声,手舞宝刀疯似的朝元罗扑过去。不等他靠近元罗身下的帐篷,黑白双煞同时出击,将徐大海拦住,徐大海也不是双煞的对手,只交手一招,就被对方掌力震得吐血后退。

元罗高声喝道:“你们当我说的全是儿戏吗?”

水柔娇羞愧难当,碍于身上穴道被封,竟不能反抗,恨得眼泪哗哗流淌,满嘴银牙更是咬得咯咯直响。下面的凌天强眼前爱妻受此大辱,尤其自己竟是爱莫能助,一时气的手脚颤,手指元罗骂道:“妖女……我要杀了……你。”

话刚至此,就觉得喉咙甜,一口热血急喷而出,随即瘫倒在地上。

元罗哈哈笑道:“这都怪刚才那个傻大个子不老实,还有那个白胡子老头,你投降还是不投降?快点拿个主意,我可没有耐性等你。”

华彬叹口气,将手中长刀扔到地上,闭上眼睛仰天长叹:“徒儿们,为师对不住你们啊!”

见到师父弃了兵器,鲁山、徐大海,赵鲲鹏,金立也在叹息中丢掉手中兵器,虽然都是血性男儿,但是都不忍心同门师妹再受辱。

元罗吩咐黑白双煞过去抓人,自己则用宝剑架在水柔娇的项上,以防不测。

华彬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若是再因为自己而让弟子受辱,显然不是华彬之所为。

++++++++++++++++++++++++++++++++++++++++++++++++++++++++++++++++++++++++++++++++++++++++++元罗对阿斯兰说:“将军,这些奸细你打算怎样处理?”

阿斯兰因为自己的赤虎损失了百余头,心里对华彬等人恼恨至极,恶狠狠的说:“杀杀杀!全部砍头,然后再喂给我的赤虎做夜宵。”

元罗说:“杀他们倒着急,咱们好容易捉到敌军的奸细,看他们身份也不是普通人等,大汗何不先审讯一下,看看能不能收获一些辽军的军情。”

阿斯兰拍手称赞,道:“好极,今日多亏了小姐……”

元罗吩咐黑白双煞,将华彬一行人押进阿斯兰大汗的大帐,华彬身上被黑白双煞封点了好几处要穴,虽然行动自由,一身的武功却不能施展。元罗还是不放心,又让喀喇的手下兵丁找来精钢锁链,将华彬的上衣除去,再用精钢锁链穿透华彬的琵琶骨,锁到大帐中央的立桩上。这样一来,华彬纵使再有天大的本领,也再难施展。其余弟子,全都被制住要穴,也用锁链捆住,只是不像华彬这样重缚。

元罗掏出皮鞭,开始审讯,元罗向来就把刑讯当作一种乐趣,再审问和刑罚别人的同时,元罗会感到身心的满足。她先用皮鞭抽打华彬,盘问辽军的军情,一直打得元罗手臂酸麻,华彬始终一声不吭,元罗骂道:“程世杰狗贼,身为汉人,居然狼子野心,与大辽狼狈为奸,你这老骨头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对华彬又是一番毒打,见华彬实在是嘴硬,元罗又开始刑罚他的弟子,那些弟子也是口硬的很,任由元罗折磨,就是不如她所愿。凌天强更是连跳带骂,还差点吐了元罗一脸浓痰。

元罗气急败坏的将鞭子扔给黑煞,让她继续拷问。自己则款步走到阿斯兰身边,说:“这些汉人真是嘴硬,我就不信翘不开他们的嘴巴,将军,这些汉人看来是铁了心和咱们做对,遗憾的是我身边没带那么多刑具,不知道将军你这里都有什么惩罚犯人的办法?”

阿斯兰气呼呼的说:“我的军营中,最厉害的刑罚就是拿他们的肉喂赤虎。”

元罗眼中一亮,连忙说:“那么大汗快些下令,牵几只老虎来玩。”

阿斯兰立即传令下去,元罗见他虽然稳坐金椅,但是眼珠不住的望被俘的女侠身上飘,那水柔娇年轻貌美,身段迷人,刚才又是半裸,现在虽然身上给批了一件斗篷,但是那窈窕身姿,连同迷人肌肤影影绰绰,撩人眼目。

元罗轻笑着靠近水柔娇,托起她秀气的下颚,问道:“小娘子,今年多大了?愿不愿意归顺我们西凉?”

水柔娇呸了一声,说:“妖女,我恨不得生吃你肉,活饮你血,要我归顺你,简直是痴心妄想,你杀了我吧,我现在只求一死。”

元罗冷笑着说:“死?没那么容易,游戏还没有开始。”

她说着拿回黑煞手中的皮鞭,吩咐人将水柔娇捆到另一根立桩上,水柔娇只当自己的师父还有丈夫以及师兄弟们都挨了妖女的鞭子,现在轮到了自己,他们都没有屈服于西夏人的淫威,自己更不能汉人丢脸,于是打定主意,就是被元罗活活打死,也不能吭一声疼。

元罗并没有鞭打她,而是扬起鞭把,按动弹簧,由鞭把中弹出一支三寸小刀,元罗用小刀在水柔娇身上轻轻一划,罩在女侠身上的斗篷立即滑落,水柔娇一阵惊慌,身子不住的躲闪,口里喊道:“你要干什么?”

元罗并不理睬,手中的小刀又是一划,将女侠腰间的丝带挑断,水柔娇惊吓之余,脸上更多的是惶恐和无奈。

+++++++++++++++++++++++++++++++++++++++++++++++++++++++++++++++++++++++++++++++++++++++++++凌天强眼前爱妻受此大辱,气的挣脱了身后喀喇兵的绑缚,朝着元罗扑过来,他虽然双手被绑缚,穴道也被封,腿脚却还能动,现在的凌天强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挣脱了控制后,对这元罗恶狠狠的撞来。元罗没加防范,竟被他一头撞在腰上,险险被过气去。黑白双煞立即上前制住凌天强,凌天强口中骂声不断。

被撞了的元罗恼羞成怒,恰好喀喇兵牵来两只身材壮硕的赤虎,元罗咆哮道:“将这个臭男人喂虎。”

华彬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他们知道西夏妖女情急之下,什么都做得出来。但是那些喀喇兵到底还是要听阿斯兰的命令,虽然元罗下了令,他们并没有马上动作。

阿斯兰笑着离开宝座,冲下面摆摆手,径自来到水柔娇面前,干咽了两口唾液,对元罗说:“不急不急,本将军还没有审问,先不急着喂虎。小美人,我来问你,你们如今大势已去,只有投降,才是唯一的生路。”

水柔娇银牙咬得格格直响,口中骂着:“西凉狗,畜生……”

“畜生!我跟你们拼了。”

凌天强奋力挣扎着,妄想冲开绑缚,过来援救妻子。但是这一次非但没有得逞,反而招来一阵暴打,他口里泯着鲜血依旧试图挣脱,华彬长叹中,眼睛一湿,老泪滑过面庞。

元罗丢开挣扎的水柔娇,踱步来到华彬身边,调笑道:“老侠客,怎么样?想好了没有,投降还是不投降?若是归顺我们西凉,不但可以保全性命,还可以荣华富贵以致美女在怀,你若是看不上我们党项女子,我还可以将面前这个标志的姑娘赐给你,哈哈……如何?”

华彬气的胡子直翘,怒目而视着元罗,“妖女,混蛋!要杀要剐,你们只管动手好了。”

元罗拍拍华彬因生气而鼓起的胸脯,娇声道:“老英雄,不要生气啊,本将军也是为你好,先不要说自己是如何让如何的高尚,什么百毒不侵,什么坐怀不乱,你还不也是一个男人?”

华彬纵横江湖半生,虽然未曾娶妻,年强时候却也有过钟情之女子,可是人间情爱如同过眼云烟,未曾给他留下太深的印象,倒是最近几十年一直洁身自好,污泥不然。每日清晨练功大作,虽然也常常一柱擎天,却因为对那种事已经淡薄,倒也轻松而过。今日虽然被迫看到女徒裸身,却从未萌生过邪念,但是人非圣贤。

元罗倒过鞭把,用小刀割断华彬的腰中大带,指着华彬身下对水柔娇说:”

你师父说不在意你的身体,你信吗?哈哈……现在本将军就成全你们师徒,但是有条件的啊,事后必须归顺我们大夏。”

下面的喀喇兵看到华彬的丑态,纷纷大笑起来。华彬气的暴跳如雷,试图挣断锁链,抓过元罗将其活活掐死,但是锁链穿在他的琵琶骨上,让他白弄了一身大汗,也不计于事。元罗见水柔娇没有动作,晃了晃手中的鞭子,喝令说:“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就让你见识一下虎刑。”

阿斯兰眯着眼睛,看的津津有味,他不由得暗中佩服元罗的恶搞本领,示意手下听从元罗调遣。两名喀喇兵便将那两只凶猛的赤虎牵过来。

元罗指指徐大海,说:“那个胖子肉多,先把他吃掉再说!”

两名喀喇兵立即对赤虎下达了命令,这两只凶猛的野兽一旦得到主人进攻的命令,立即释放出原本的野性,朝徐大海猛扑过去……

一连串的惨叫声中,徐大海被两只赤虎咬住大腿,拖到大帐中央,这两只赤虎似乎已经习惯了眼前的气氛,也不管徐大海的惊叫,张开血盆大口,对这徐大海啃咬起来。徐大海的叫声逐渐削弱,悲凉而愤怒的眼睛慢慢的闭上……

两只赤虎啃咬中还相互争食,在用力的撕咬中,竟将徐大海的身体撕扯成两半,黏糊糊的血拌合着肠子流了一地,徐大海的师兄弟们看的眼睛红,更心惊肉跳。眨眼之间,两只赤虎就将徐大海的全身蚕食,仅剩下沾满红艳艳血丝的骨架,一只赤虎好像还没有吃饱,又用尖利的锯齿啃咬徐大海脑袋上的肉,那张原本宽胖的脸被啃得血肉模糊,连头骨都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