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37 字数:3219 阅读进度:277/640

一股迷人的檀木清香,传入南阳的鼻孔,让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不由自主的跟在怪面人身后,一直来到楼上,那种莫名其妙的好奇感,促使南阳将脚不停在这位神秘客官的房间外,透破窗棂纸,南阳看到店小二离开后,那个怪面人伸了一个懒腰,嗷嗷叫了两声,喊了两个累字。就把身上背的那个黑盒子摘下来,放到了桌子上,幽幽的烛光照的盒身闪烁出一股神秘的光彩……

接着,怪面人竟然又把自己的头颅也摘下来,也放到了黑盒子上面……四小姐从未见过这种骇人的场面,经忍不住失声叫出来:“啊!……”

怪面人听到门外异声,出来看时,南阳早已经跑回房间去了,来到房间后,一颗心还兀自怦怦跳个不停,见她面色惊慌,四小姐就问生了什么事情?南阳说遇见一个怪人,休息时竟然摘下自己的脑袋,随身还带着一个古怪的黑盒子。

四小姐无力的笑道:“哪有那种事啊?真要有的话,说不定是一个很厉害的奇门术士,倒是可以请他来给我瞧病。”

南阳摇头说:“吓都把我吓死了,还敢给他瞧病?”

突听一阵哈哈大笑,笑声异常阴森,刺空而入,还未来得及细想,就见右边墙壁上闪过一溜火星——,一个身穿灰色布衣的丑陋僧人,竟破墙而入,站立在南阳和四小姐面前。不等二女说话,僧人自报家门:“小道乃是南海天魔山,万胜逍遥洞的逍遥仙君,方才听到两位姑娘说话,说想找大夫看病,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小僧就不请自来了。”

南阳满脸的不高兴,说:“哪有你这样心急的?吓我们一跳,你这僧人当真会看病吗?”

看到来人正是方才自己遇到的神秘人,又见他施展穿墙术进来,显然不是凡人,逍遥仙君过来看看躺在床上的四小姐,说:“不急不急,只是一般风寒,汤药足以治愈,倒是你们两个女娃娃中了邪毒,并且毒入骨髓,性命危在旦夕啊。”

南阳怒道:“休得胡说,我们好端端的,有什么邪毒?你这僧人到底会不会看病?”

逍遥仙君更正说:“在下是逍遥洞的逍遥仙君,不是什么和尚,至于有没有中毒,只需一试便知,小姑娘不要冲动,我也是为你好啊。”

南阳正色道:“怎么个试法?”

逍遥仙君说:“小道人有一镇世之宝,名叫六宝玄花台。”

说话间已经将自己身后的黑色檀香木盒放到桌子上,“这件宝物与日月同寿,纯罡至阳,专门吸收妖气与邪毒……”

逍遥仙君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黑盒子,放在里头的是一面金属圆盘,圆盘正面光滑细致,几乎可以当镜子使用,但是却又没有像一般镜子都有手把可以支持,盘面长约一尺,周围雕饰有蟠龙围绕,盘面出冷烈的金属光芒,一点也没有锈蚀的痕迹,东西彷彿是昨天才铸造的新品一般新潁,这面镜子整体轻盈,让人猜不透是何材质,圆盘的座基周围倒是清楚的刻上密密麻麻的象形文字,又像是道家的符咒。

逍遥仙君说:“只需你滴一滴血到这面镜子上,后果你自己看。”

四小姐有点不相信逍遥仙君的话,南阳倒是爽快,她早就对逍遥仙君充满了好奇其,不就一滴血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南阳掠起袖子,露出新藕一般的手臂,抽出短刀割破一点皮肤,一滴鲜红的鲜血立即朝那面光滑的镜子滴落下去。

那看上去光亮如银的镜面立起波涛,一阵凶悍的漩涡之后,一个血红色的精灵在波涛中跳跃了一下,尖叫着钻入下面去了。逍遥仙君高声说:“看见没有,这个血精灵已经有了差不多六七年道行,如果不除,再有一年半载,就足可以控制你的心志,那时候就算你们再遇上老夫,老夫也没有办法帮你们解毒了。”

南阳不动声色的看着那面镜子,四小姐也开始专注起来,虽然身体无力,但是也从未看到过如此神奇景色,又见逍遥仙君口中念念有词,那面镜子中的景象突然暴涨十倍,活灵活现的出现在面前,逍遥仙君说一声:“妖邪,哪里逃?拿命来。”

身形一晃,竟自钻入那奇异的风景中,工夫不大,就听镜子里面一阵哭天喊地的讨饶声,又一会儿,逍遥仙君现回原形,手中抓着一个拇指大小的怪物,丢在南阳面前的桌上,见那东西浑身血红,四肢虽不健全,五官倒是清楚,似乎没了气息,躺在那里不动。

南阳吓得倒退一步,颤声问:“我身体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吓死人了。”

逍遥仙君微笑不答。

南阳面色惨白,惊奇的问:“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逍遥仙君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两个娃娃都是从星宿海过来的吧。”

南阳看了四小姐一眼,见她点头冲自己示意,于是连忙点头,道:“大师说的不错!我和我师姐都是修神界的弟子。”

逍遥仙君又说:“自从明神死后,修罗界总想吞并修神界,门派的仇杀连绵不止,你们姥姥明知自己斗不过修罗界,可她做为修神界的大护法,又不想眼睁睁看着修神界沦落,于是就投靠了黑山血妖。黑山血妖出面保护修神界的弟子,但是他和姥姥之间有个契约,就是每年都要送一个年轻美貌的女弟子过去服侍黑山血妖。”

南阳皱着眉头点头,说:“确有此事。”

逍遥仙君又说:“那黑山血妖本是修罗之人,虽然法力无边,神通广大,可是他有一个弱点,就是在男女交媾的时候,害怕对手吸取自己的馗罗,所以他要确保他的女人对他忠诚,于是就用幻盅术控制那些修神界的女弟子,就是现在的血精灵,就在你们尚且年少的时候,你们姥姥就给你们喝下“金乌汤”在你们身上种下血精灵,以备日后嫁给黑山血妖时供血妖随意使唤。但血精灵一旦控制了你们的身子,也必将吸干了你们的血元,多不过一年,这具肉身便会枯谢而亡。”

南阳心道:“这和尚说的倒是不假,修神界这些年来一直在靠黑山血妖,原来姥姥这么狠毒,我们这些姐妹被她害惨了。”

于是说:“怪不得嫁给黑山血妖的师姐,再也不见踪影,原来是这样的。”

逍遥仙君说:“这也不能全怪你们姥姥,她也是为了保住银霄殿,没有办法只能依靠黑山血妖。”

南阳着急的问:“大师,是不是每个人身上都有血精灵?”

逍遥仙君笑笑说:“修神界凡是天资丽质的美貌弟子,都会被黑山血妖选中,有没有喝过金乌汤,难道你自己不知道?”

他看了看病榻之上九分柔美带一分憔悴的四小姐,道:“这位女施主,身体这样差,肯定是被血精灵控制了身体。”

南阳顿时汗下,说:“可是姥姥说金乌汤是本派入门时必备的良药,是用来开**玄气的啊!”

逍遥仙君叹道:“幼稚,姥姥那是在骗你们,她要是照实说,你还会喝吗?”

虽然逍遥仙君确实有一些神奇的本领,但是四小姐却觉得这个人绝非善辈,南阳有些当局者迷,自己眼睛里可不揉沙子,四小姐现逍遥仙君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自然而然的东西,那就是**,如果真是得道高僧的话,眼睛里不应该有这种东西的,可惜南阳被他的妖术迷惑,没有办法察觉。自己根本就不是修神圣女,身体中哪来的血精灵?

南阳因为深知白狼圣母的为人,所以对逍遥仙君的话有三四分相信,自己确实喝过金乌汤,按照姥姥的说法,这金屋汤只是用来开**玄气的,可是眼前这个道法高强的僧人却,却在自己身上捉到那样可怕的红虫子。对于姥姥,南阳是十分记恨的,南阳有一个与自己关系非常要好的同门师姐,名叫岳荷,就在去年被姥姥送给了黑山血妖做妻子。

听同门师姐说,一旦嫁了黑山血妖,就别想再回来,历年来,被黑山血妖挑中的修神女弟子,从来没有人再回来过。南阳与岳荷的关系,是属于那种越了一般朋友关系的特殊关系,一开始,姥姥并没有告诉岳荷真像,直到黑山血妖来接人的时候,岳荷才如方醒,她欲哭无泪。甚至连与南阳告别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带着无限的伤心和绝望,岳荷走了。

南阳依稀还记的岳荷那凄楚的眼神,和对自己朝夕相伴的修神密友也只能悄悄地用泪水告别。夏荷不敢反抗,南阳更不敢反抗,姥姥向来都是天大地大唯我独尊,她为了尽早的继承明神留下的神业,不分日夜的加紧练功,尽管这些年来,修罗界与修神界势不两立,经常生摩擦,但是姥姥均都是息事鸣人,她告诫修神界的众弟子:忍让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自己足够强大,在自己尚没有练成修神界至高无上的幻雷无极神功之前,忍让,再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