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35 字数:3326 阅读进度:273/640

慕容雪航嗯了一声,开始讲道:夫妻夜卧,妇握夫阳曰:“是人皆有表号,独此物无一美称,可赠他一号。”

夫曰:“假者名为角先生,则真者当去一角字,竟呼为先生可也。”

妇曰:“既是先生,有馆在此,请他来坐。”

**既毕,次早,妻以鸡子酒啖夫。夫笑曰:“我知你谢先生也,且问你先生何如?”

妻曰:“先生尽好,只是嫌他略罢软,没坐性些。”

慕容雪航讲完,见诸位姐妹大多绷着脸十分严肃,虽然有几位姐妹听罢有些想乐的样子,却是极力忍住了,只好叹口气道:“六郎奴家不才,失败了!甘愿受罚。”

说罢,端起酒杯先自罚酒一杯,然后微笑着解开外衣,因为近日天气稍凉,她的里面多穿了一层中衣,洁白无瑕,衬托出美好妖娆的腰身。

六郎点点头道:“认罚就好,下面继续。”

宝日明梅道:“好,该我了,姐妹们捧场啊!”

有个人到一家客厅上和主人会见,见一个仆人棒茶出来,浑身竟无衣服,只有瓦二片,用绳子束在腰胯下,把下身前后遮盖祝主人生气地说:“有客在堂,这奴才为什么把粗厚衣服穿出来,成何体统?快去换上轻软衣服来,好见客。”

仆人答应着去了。

一会儿,仆人将瓦解去,又将荷叶两块束在下身出来。客人看见后对主人说:“尊府的消费太奢华了,恐怕与居家不太适合。”

主人说:“我家并不奢华。”

客人说:“不要说别的事,只是你家的仆人,又有粗厚的衣服,又有轻软的衣服,要是别的事不就更奢华了?”

主人说:“这个仆人当初到我家来的时候,我们有约在先:他到自己家吃饭,我只管他的衣服。若再不肯给与他穿一套换一套,怎么能留得住他呢?”

讲完之后,宝日明梅难过的道:“姐妹们,都不支持姐姐吗?哎,真是没有人脉啊。”

宝日明梅只好自饮一杯,然后也宽衣解带。

下一个是龙兰,在两位姐姐失利的情况下,龙兰抓紧时间冥思苦想,总算找到了一个自己比较满意的段子:有浸苎麻于河埠者,被人窃去。适一妇人蹲倒涤衣,其下面毛甚长,浸入河内,灌毕,带水而归。失苎者跟视水迹,疑是此妇偷去,骂詈不止。妇分辨不脱,怒将毛剪下,以火焚之。值邻家方在寻鸡声唤,忽闻隔壁毛臭,亦冤是他盗吃了。两边喊骂,受屈愈深。妇思多因此物遗祸,将刀连下身挖出,抛在街心。值两公差拘提人犯回来,踹着此物,仔细端详,骇曰:“又是一桩人命了。怎么和尚的下爬,被人割落在这里。”

龙兰讲完,马上有人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龙兰眼尖道:“六爷,玉蝉姐姐笑了。”

六郎笑道:“骚,没办法,你就认赌服输吧。”

朱玉婵继续笑着说道:“脱就脱嘛,兰妹妹讲的本来就好笑,我是公平对人,不像她们都把笑声憋在肚子里面。”

说着,也将外衣除下来,因为天气较凉的原因,都没有春光泄露出来。

苗雪雁站起来,冲大家一抱腕道:“列为姐妹,还请多多关照。”

一翁欲偷媳,媳与婆婆说明,婆婆云:“今夜你躲过,我自有处。”

自己就乃往卧媳床,而灭火以待之。夜深翁果至,认为媳妇,**极欢。既毕,婆婆骂曰:“老杀才,今夜换得一张床,如何就这等高兴!”

苗雪雁讲完,又是只有朱玉婵一个人咯咯笑个不停,苗雪雁忍不住道:“玉蝉姐,真的好感激你啊。”

按照规矩,朱玉婵身上再少一件衣服。

紫若儿讲道:花木兰从军……一天打仗的时候月事来了,正要换卫生巾,突然一个炮弹打过来。她就昏了过去,当她醒来时已经在手术台上了,大夫说“你没事吧?”

花木兰说:“怎么了?我没事呀”“这还叫没事?命根子都让炸去了还没事?”

大夫说:“不过现在没事了!”

花木兰说“怎么了?”

“我都给你缝上了!”

六郎汗道:“小若儿,那巾帼英雄都被你戏说的没谱了。”

紫若儿见诸位姐妹都没有笑,就连朱玉婵都没有帮助捧场,只好乖乖的罚酒,脱衣!

白云妃讲的笑话:妻子让丈夫买丝瓜,丈夫便在门口等着。一会儿,来了个卖韭菜的,劝他买,他说:“我要买丝瓜。”

卖韭菜的说:“丝瓜痿阳,韭菜壮阳,为何壮阳的不买,却要买痿阳的?”

妻子在家听到了,高声对丈夫喊道:“丝瓜等不来,就买了韭菜吧。”

白雪妃的笑话:旧时有一位教书先生,可以说是一个假道学究。教书先生三十多岁结婚那天晚上,客人散去后,对新娘进行了一大通的说教。讲的尽是些什么女人的三从四德呀,什么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呀,特别是男女之间的那档子事,那是最为下流的事,等等。

新娘听了教书先生的话,默不做声,只顾自己脱衣**睡觉。新娘睡下不久,教书先生主动凑近新娘身边说道:“我现在很想和你做那档子最为下流的事!”

姐妹俩同样没有赢得众位姐妹的青睐,也纷纷认赌服输。

司马紫烟作为一代才女,也是冥思苦想:从前有弟兄三人,常闹别扭。

一天,老大说:“我们是同胞兄弟,整天吵吵闹闹也对不起死去的父母,还要伤神惹气,太划不来了。”

两个弟弟都说:“对,对,兄弟问最亲,从今以后我们要和睦相处,只能补台,不能拆台,谁要是再故意扭着劲儿,就罚他请客!”

转天早晨,老大说,“你们知道吗?昨晚,街东头那口水井,让西头人给偷去了。”

“没——”

老二刚要说:“没那事!”

忽然想起昨天的商定,赶紧改口说:“没错儿!怨不得半夜我听街上‘唏哩哗啦’一个劲地响,开始我还当是大水,后来才听出是偷井的。”

老三把脖子一梗说:“纯粹胡诌列!井会让人偷去?”

老大说:“你看,又闹别扭了!请客!”

老三只好回屋取钱。

妻子听说后,让老三赶紧上炕蒙被,由她去送钱。见了老大说:“大哥啊,你三弟回屋就闹肚子疼,竟生下个小孩来,他正坐月子,我替他把钱送来了。”

老大说:“弟媳怎么也胡说起来,男人哪有生孩子的?”

三弟媳说:“大哥,你也闹别扭了,干脆谁也别请谁了,两顶了吧!”

潘凤讲的故事:有个妇人夜与邻人私姘,丈夫撞回,邻人跳窗逃走,丈夫拾起邻人鞋子,怒骂妻子一顿,说:“待到天明,认出此鞋再与你算帐!”

就抱鞋而睡。

妻子乘丈夫熟睡时,用丈夫鞋子调包,大夫也不知晓。早晨醒来,又骂妻。妻子说:“你认认鞋子看。”

丈夫一看,正是自己的鞋子,很是后悔:“我错怪你了,原来昨夜跳窗的倒是我。”

两个人都没有成功赢得笑声,只好饮了罚酒,脱了衣服。

朱玉婵的笑话:在古代有位大王叫纣王,一个大臣非常仰慕纣王王后美丽迷人的胸脯,但他知道猥亵王后的代价是死亡。

他把自己的秘密告诉了纣王的御医。御医答应帮他实现他的愿望,作为代价,大臣答应付给御医一千金。

于是,御医配制了一种痒痒水。

一天,趁王后洗澡时,把痒痒水抹在了王后的束胸上。

王后穿上衣服后,感到胸脯奇痒难忍。纣王急忙传御医给王后看病。

御医说这是一种怪病,要解痒,只有用一个人的唾液,要让这个人在王后的胸脯上添一个时辰。这个人便是大臣。

纣王急传大臣进宫为王后治病。御医已经把解痒的药放在了大臣的嘴里。

于是,大臣终于实现了他长久以来的愿望,在王后美丽的胸脯上足足添了一个时辰。

大臣过足了瘾,王后的病也治好了。大臣回到家里,御医赶来向他索要报酬。

大臣已经过了瘾,而且知道御医肯定不敢把事情的真相禀报纣王,于是便想赖帐。

御医忿忿地离去,誓要大臣付出代价。

于是,他又配制了一些痒痒水。这天,他趁纣王洗澡的时候,把痒痒水涂在了纣王的**上。

第二天,纣王又传那个大臣进宫了……

朱玉婵的笑话讲完,没想到竟是空前绝后的绝佳效果,除了紫若儿有些精神恍惚之外,其余的姐妹包括六郎都笑了出来。六郎道:“骚的故事果然妙极,大家都脱一件衣服吧。”

朱玉婵道:“六爷,若儿妹妹为何没有笑啊?”

六郎问:“小若儿,你怎么没有笑啊?”

人家刚才走神了,我父皇跟前有个妃子,为了讨我父皇欢心,就用了这个招术,只不过是她在自己的胸脯上涂上了痒痒药,骗我父皇给她止痒,那时候我还小,记得我母后为此和父皇还吵闹过呢,不说了,如今他们都不在了,不让大家跟着我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