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35 字数:3700 阅读进度:272/640

这一日,六郎刚刚审问完刚刚受降的冯习和杨泽,对这两个人,六郎有不同的看法,杨泽这个人还算不错,虽然先前也投降了辽军,可他是迫不得已,为了手下的士兵做无谓的牺牲,再有就是自己的上司已经投降,自己就算劈死抵抗也没有意义。而冯习却身为瓦桥关的主将,在完全有能力坚守上十天半月的情况下,居然向辽军投降,六郎有些不痛快。碍于他有立功表现,六郎决定先不动他,只是询问了一些关于辽军攻占瓦桥关后的情况。

宝日明梅道:“六郎,你怎么那样相信她?她们萧家可是大辽的名门望族,她父亲是北院枢密副使,她的丈夫又是大辽的亲王,六郎你可不要一时糊涂啊!”

慕容雪航道:“妹妹,萧绰是我的表妹,如果单以背景论人的话,我也有不让你们信任的理由,还有长亭,她的父亲就是耶律撒葛,她不也是对六爷死心塌地的吗?”

六郎道:“航姐姐说的没错,萧绰的为人,六爷还是信得过的,另外萧绰在跟六爷之前,从未跟过别的男人,她虽然是景亲王王妃,但是景亲王因为坠马摔坏了那人的资本,所以从来没有动过萧绰,虽然她现在还是大辽的王妃,但是她所作所为,都是在替六爷我做事。”

司马紫烟道:“那萧绰现在何处?”

六郎道:“她现在应该在玉提关!”

司马紫烟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辽国非常看重这两个牧马场,鄂尔多旗本来就是大辽的心腹重地,现在蒙古小王子兴兵侵占,大辽决不能容忍这块宝地旁落他人之手,定会派最厉害的角色去收复鄂尔多旗。还有就是程世杰和耶律洪多出兵攻打兰西里,足以说明辽军的真正意图就是这两个宝地。”

白凤凰道:“六郎现在辽军已经很难再短时间内对我们飞虎城做出大的行动了,你应该考虑一下下一步的计划了。”

六郎问:“白姐姐有什么高见?”

白凤凰道:“最近我不能留下帮你了,我必须先回一趟悬空,处理一下上的情况。”

白云妃,白雪妃也要去。

白凤凰道:“你们还是都不要去了,不要替我们担心。”

六郎还是不放心,道:“白姐姐,要不我一个人陪你去,雪妃身上有了身孕,行动也多有不便,云妃跟着也帮不了什么大忙,我陪你一起,相互之间还有个照应。”

白凤凰笑道:“六郎,谢谢你的好意了,可是!眼前还有好多事等着你去办,对待萧绰这个人,我不太了解她的秉性,但是我了解她的实力,明歌公子说,天下若是终须一争,萧绰将是她最大的对手,六郎你若是真能够收服萧绰,这今后和明歌公子可就都是一家人了……”

白凤凰说的很含蓄,六郎并没有听得出来其中的含义。

“白姐姐,当初你劝我帮助明歌公子光复大周,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现在我不会食言的,另外,我还给大家透露一下,明歌郡主其实早就与我私定了终身,只是最近没有她的消息。”

白凤凰心道:“哎!六郎还不知道明歌早已经**于他,有心将明歌去天山的事情告诉六郎,但是又怕六郎替明歌担心,六郎一定会像爱自己这般爱明歌。”

既然白凤凰心意已决,加上白云妃和白雪妃又知道姑姑的脾气,也就不再执意跟随,六郎也觉得白凤凰武功高强,加上明歌公子相助,也不会出什么问题。就这样暂定之后,接着讨论接下来的事情,经过商议,决定趁着程世杰不在山西,抓紧时间抢占他的地盘,同时,六郎打算马上赶奔玉提关,一来是看看能不能说服萧绰,彻底与大辽决裂,趁机抢占鄂尔多旗,将那个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宝地弄到自己手中。还有就是六郎怀疑四姐被搭救之后,会不会因为身上伤势严重,看到飞虎城正在激战,没有办法回来,就被那位搭救他的女侠带走了,如果真是萧绰的姐妹所为,那么此去玉提关,就很有可能见到让自己魂牵绕的四姐。

做了如下决定之后,六郎就告诉大家自己的想法,白凤凰和慕容雪航一致同意,其余的姐妹也都纷纷赞成,尽管有些姐妹还替六郎担心,但是见到六郎去玉提关的决心如此之大,也就不再阻拦,并纷纷表示愿意同行助战。

六郎道:“如果萧绰知道了金沙滩的事件之后,她应该对我有个明确的表态,要么跟随六爷与大辽势不两立,要么跟六爷一刀两断,我们去一大帮人反倒无意,我点几个老婆跟我前行,其余的留下来帮助紫烟守住飞虎城的同时,最好打下整个山西。”

列为娇妻道:“我们明白,六爷,你都是带谁去草原啊?”

六郎道:“萧绰是航姐姐的表妹,所以航姐姐是必须要去的,另外我再带宝日明梅、苗雪雁和耶律长亭三个人足以!”

有好几个姐妹略带埋怨道:“六爷,不带我们啊?”

六郎对紫若儿说:“你的功夫不错,六爷本来是想带你去的,但是考虑到还要抓紧时间抢占程世杰老贼一些地盘,你毕竟是前北汉的公主,留这儿可以多一些说服工作。”

紫若儿道:“六爷,我明白。我一定不服你的重望,尽量说服那些对前朝尚有一些忠心的老臣,让他们站出来反抗程世杰。”

六郎道:“这样最好,我们争取最少的时间将程世杰的老窝拿掉,当然全端更好,再不济也要占领他几座城市。老婆们,六爷走后就看你们的了。我要是能够说服萧绰,占领了鄂尔多旗,然后我会带兵从北面攻打程狗的雁门关,咱们夫妻两面夹击,争取今年就将程狗的老巢占领,好不好?”

列为娇妻纷纷拍手叫好。

六郎又道:“我走之后,就由紫烟担任最高统帅,你们大家都要听她的话,万不可因为紫烟年龄小,就欺负她,要是被六爷知道了,哪一位老婆违反军纪,回来之后,决不轻饶。”

列为娇妻又都说道:“六爷,你就放心吧,我们记住了。”

六郎清清嗓子,又道:“其实我和你们也都是难分难舍,大家这些日子跟着我提心吊胆,东挡西杀,都不容易啊!这两天咱们开个联欢会,咱们夫妻和睦毕竟打了胜仗,好好的热闹一下,另外,我走了之后,凤凰姐姐就是这里的三军主帅,你们姐妹都要听她的命令。白姐姐,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回悬空?”

白凤凰道:“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打算明天就赶回悬空。”

六郎道:“那好吧!今天晚上,咱们家就大摆宴席,为白姐姐饯行。”

列为娇妻下去准备,六郎将慕容雪航叫过来,偷偷问道:“你问过白姐姐没有?”

慕容雪航道:“我问过了。”

六郎问:“她怎么说?”

慕容雪航道:“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和大家一起欢乐。”

六郎叹口气道:“这可怎么办?”

慕容雪航道:“其实白姐姐不乐意的意思并不是害怕人多,而是因为云妃和雪妃的关系,你想想她们两个自幼母亲早故,和姑姑的感情又非常之深,在她们的眼中姑姑就是母亲了,白姐姐何等的尊严之人,其能与你玩那种母女同床的乱游戏?”

六郎嘿嘿笑道:“那样才刺激啊!”

慕容雪航哼了一声道:“你是不是已经有了鬼主意了?白姐姐可是十分要颜面之人,我倒要看看你怎样让她屈从?”

六郎笑道:“六爷我别的本事不咋样,这门功夫却是精通得很,不过还是需要航姐姐帮个小忙。”

慕容雪航绷起脸道:“怎么又是我?六郎,你总是让我帮你做这种事,让我今后如何对众位姐妹交代啊?”

六郎道:“仅此一次了,下不为例!”

这天晚上,六郎家中虽然没有张灯结彩,也没有锣鼓喧天,但是他的内室之中却是春意潸然,丰盛的酒席摆满了整整两张桌子,六郎将两张桌子并在了一起,自己在上垂坐了,列为娇妻分左右相伴,六郎亲手为列为娇妻斟满跟前的酒杯,然后回到自己座位上,道:“列为爱妻,飞虎城大败辽兵,我的各位好老婆都是功不可没,六爷敬各位老婆们一杯水酒,愿我们夫妻再接再厉,争取早日占领山西,在平定大辽,来干了这一杯!”

白凤凰和慕容雪航带头,端起酒杯,白凤凰道:“六郎,列为姐妹,这杯酒恭祝我们姐妹和夫君白头偕老,同时恭祝已经身怀有孕的姐妹早生贵子,没有怀孕的姐妹多多努力!”

慕容雪航道:“也预祝白姐姐此番东海之行,一帆风顺!”

列为姐妹一起站起来,道:“恭祝白姐姐一帆风顺,恭祝六爷旗开得胜!”

六郎与列为娇妻共饮而尽。

接下来进入游戏期间,六郎道:“老婆们,现在桌子上都是咱们自己人,咱们玩个游戏,如何阿?”

列为娇妻拍手说好。

六郎道:“老规矩,要分胜负的,每人讲一个笑话,再讲笑话的时候,在座的所有人都是听众,要是谁被笑话都乐了,对不起就要脱下一件衣服。要是谁都没有乐,讲笑话的人,就要脱掉一件衣服,还要罚酒一杯。”

列为娇妻纷纷拍手说好,唯有白凤凰皱起眉头,有些不太习惯这样混乱场面,毕竟自己是云妃和雪妃的姑姑,真要是输了,众目睽睽之下宽衣解带……要是云妃和雪妃不在场的话,自己还可以勉强接受,可是,守着自己的两个侄女,真有些不好意思啊!

六郎道:“好了,现在游戏开始,航姐姐!老规矩,从你这里开始吧。”

六郎将一个绑着红绸子的筷子交给慕容雪航,当作接力棒。

慕容雪航是第一个,依次是宝日明梅、龙兰、苗雪雁、紫若儿、白云妃、白雪妃、司马紫烟、潘凤、朱玉婵、朱玉鸾、铁心兰、兰柳、张绿华、苏姬,最后回到白凤凰。

慕容雪航微笑道:“众位妹妹,我不善于讲笑话,不过为了大家的雅兴,你们可要多多捧场啊,不要让我难堪啊。”

诸位姐妹却是纷纷绷起脸道:“希望航姐姐的笑话一些,否则我们是不会用假笑来捧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