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26 字数:5670 阅读进度:252/640

慕容雪航却道:“我巴不得他这样叫我呢,可是一次也没有过啊。”

六郎见白凤凰笑靥如花,心情开朗,道:“白姐姐,自从我见你到现在,还从未见你这样开心的笑过,更没有见过你和谁这样玩笑过。”

白凤凰不好意思的道:“我现在好开心,以前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我不应该放不下从前,好的心情,好的环境,需要自己去创作。六郎,我真的要谢谢你啊!”

六郎心中也是一阵甜美,握住白凤凰和慕容雪航的手道:“白姐姐,航姐姐!我保证以后都会一如既往的对你们好,让你们永远快乐。”

慕容雪航又道:“六郎,你不但要对我们好,还要抓紧一件事情。”

六郎道:“我知道,不就是练功吗!”

慕容雪航扑哧笑道:“不是练功。”

“那是什么?”

慕容雪航看看白凤凰,道:“难道你就不想让白姐姐也给你生一个儿子?”

六郎高兴地简直要跳起来,立即道:“当然想了。”

白凤凰脸上一阵羞红。

慕容雪航握着白凤凰的手道:“白姐姐,身为人母乃是一件高尚的事情,有什么好害羞的。六郎,你没有来的时候,白姐姐看过了我的肚子,她好羡慕啊,你可要神勇一些,早一点满足白姐姐的愿望啊。”

六郎又抱住白凤凰问:“白姐姐,要不要我们再做一次?”

白凤凰笑道:“做了也是白做,人家这几天好像已经快要错过受孕期了。”

六郎惊讶道:“白姐姐对此时也十分精通吗?”

白凤凰脸红道:“我哪里知道,而是刚才你不在时候,我问航妹妹,她告诉我的。”

慕容雪航笑道:“六郎,我都为你问清楚了,白姐姐的最佳受孕期就在前几天,刚刚过去,谁知道你们俩那几天做没有做,做了多少次,要是不行的话,下个月记住补上就是了。”

六郎恍然大悟,心中暗自盘算着,前两天自己可是每日都和白姐姐在一起,几乎是从未间断过,六爷下种的本事那样高,只要白姐姐身体正常的话,这个种子算是跑不了了。想至此,心中一阵窃喜,那得意的神色,通过脸上也表露出来。

慕容雪航看看六郎,又看看白凤凰,心中顿时也明白了一二,笑道:“原来你们早有预谋啊!前几天肯定是通宵达旦,郎情妾意,舒服个够。”

白凤凰急道:“航妹妹不要说的那样肉麻啊,前几天六郎身上的那颗神丹作的厉害,我只是为他疗伤化功而已,可从来没有过预谋啊。”

慕容雪航道:“白姐姐,我知道了,你不用解释了。其实,只要六郎有体力,你多要求几次也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等这一场仗打完了,我们两个身为大姐,更要督促六郎,让所有的姐妹都能享受这一幸福。”

白凤凰点头,说:“航妹妹说的太对了,我早就说过,六郎对待这些姐妹不能够有偏有像,姐妹们对六郎的爱都是一样的,所以六郎对待大家都要公平。如果,每个姐妹都能为六郎生下一儿半女,那咱们家就真的热闹了。”

慕容雪航却吃吃笑起来,六郎问:“航姐姐因何笑啊?”

慕容雪航止住笑声,一本正经的说道:“白姐姐真要是为你生下儿子,倒是有件好笑的事情,我在想,即使白姐姐的儿子出生了,也不如雪妃生下来的早,嘻嘻!你们俩的儿子,还要管雪妃的儿子叫哥哥呢。”

白凤凰一听,秀靥顿时又娇红起来,“航妹妹,你真是坏死了,怎么老是说这种让人尴尬的话题?”

六郎却呵呵笑道:“这个问题我早就问过了,却是是有趣得很,但是,有一样你们要记住!这儿不是白家,而是我的杨家,白姐姐和雪妃都是杨门女将,生下来的儿子都是六爷的虎子,哪一个先出生,哪一个就是哥哥,不过白姐姐的儿子想做哥哥,却是有些不太现实了。”

慕容雪航道:“保不起,白姐姐会给你生一对双胞胎呢。”

六郎喜道:“那可是太好了。”

慕容雪航又问:“白姐姐真要是有了双胞胎,你希望是怎样的双胞胎呢?”

六郎道:“那还用问!孪生兄弟呗。”

慕容雪航笑道:“那可不太好。”

白凤凰好半天插不上话,这一次,终于抓住机会,红着脸问:“有什么不好?”

慕容雪航认真的道:“白姐姐想啊,你长的这样美丽,生出来的儿子一定是貌似潘安,风流倜傥,再继承咱们六爷的抒情圣手,试问天下哪一个美丽的女子能够抵抗得了他们的诱惑。我觉得要是一个儿子的话,最好不过了,他就可以泡尽天下美女,和现在的六爷一样携美游戏江湖,何乐而不为?可是一旦有个同样出色的弟弟和自己争美,就有些兄弟相残的味道了,你们想想,自古以来,兄弟之间为了女人大打出手的可是大有人在啊。”

六郎连连点头,道:“航姐姐说的有道理,那就让白姐姐生个龙凤胎吧,生个美若天仙的女儿,六爷我也要尝一下岳父老泰山是什么滋味。”

白凤凰道:“看你们说的,就跟我真怀上双胞胎一样,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六郎却是无限憧憬的说:“将来有一天,仗打完了!天下平定了,我所有的老婆每人生一个儿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家子真要是在一起团聚的话,一张桌子恐怕还盛不下这么多人呢。”

慕容雪航道:“那我们就多准备几张桌子啊,反正我们有的是钱,光是秦东阳和沙宝飞就给我们攒下来十几万两银子,将来再将程世杰灭了,我们就大了。”

六郎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程狗有的是钱,我早晚要将这家伙的资产充公,对了!老家伙的两个亲生儿子都被我弄死了,他怎么不着急找我报仇?只是派了个副将带兵攻打解塘关,怎么看上去像是在应付辽人?”

慕容雪航道:“这个程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真是不清楚。”

白凤凰叹道:“程世杰虽然是恶贯满盈,但是想杀他实在是不容易,你们可知道他的姐夫,司徒明枫可是我们奇门中最厉害的一个,像我这样的伸手,在司徒明枫面前几乎都没有出手的机会,也不知他会不会助纣为虐?”

慕容雪航道:“司徒明枫绝非大逆不道之人,听我师父说,他只是太爱程世杰的姐姐了,所以才会照顾程世杰,但是他应该不会与天下正义之人背道而驰,我觉得他要是知道了程世杰的所作所为,应该对天下有一个交代才是。”

白凤凰又道:“司徒明枫虽然厉害,可并不是天下无敌,想当初的明神尚有马失前蹄的情况,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将自己强大起来,只有靠自己,才不会被人欺辱。”

六郎道:“白姐姐说的对,我们不管是谁,只要能够修炼出第十二道元神,那就不用怕司徒明枫庇护程狗了。”

慕容雪航道“六郎,我们休息的差不多了,继续修炼吧!”

六郎汗下,道:“航姐姐,不用吃午饭了吗?”

慕容雪航道:“现在都什么时辰了,待会儿和晚饭一起吃吧。”

说着已经朝着六郎身下摸了过去,慕容雪航抓住六郎的英雄,将温暖的檀口迎了上去,一阵细致入微的包裹和吸允,让六郎快感连连,他伸手抚摸着慕容雪航的柔顺秀,道:“航姐姐,我真是爱死你了,你越来越让我感到舒服了。”

看着二人亲密无间的恩爱动作,白凤凰从一开始羞愧,到后来的开朗,甚至有了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刚刚看到慕容雪航亲吻六郎的时候,白凤凰甚至产生过强烈的厌恶感,可是随着慕容雪航进一步的爱抚动作,看着她细致入微的爱抚动作,又看到六郎那极为享受的舒服样子,再回想六郎如此对待自己的时候,看来自己又要好好的学习一下这门功课了。

慕容雪航果然是善解人意,看到白凤凰出神,猜想到了她的内心变化,道:“白姐姐,该你试试了。”

白凤凰心中虽然愿意,但是口上却是绝难以一下子说出来,于是一味的推辞,却经不住慕容雪航的开导,终于鼓起勇气,将六郎的英雄握住,看看六郎略带羞涩的道:“六郎,我可是头一次,你不要笑我啊。”

六郎道:“白姐姐,我哪里会取笑你,让你为我这种服务,真是委屈你了。”

白凤凰道:“为人妻子,取欢夫君,不是应该的吗?这一点今后我要好好像航妹妹学习,别的姐妹能做的,我也能做,今天要是做得不好,六郎也不要取笑我,我会慢慢和航妹妹学习的。”

说罢,就张开檀口,将六郎的英雄含住,学着慕容雪航的样子,轻轻吸允起来,尽管她的技术生硬,尤其领悟不了爱抚的诀窍,但是一想到让这样高贵的女神,为自己这样的服务,六郎还是无比的兴奋,在白凤凰的檀口中膨胀的更加厉害。

六郎的越渐膨胀,让白凤凰已经有些含不过来,她吐出来微微透了一口气,脸上已经是红扑扑的,说不清是羞涩还是兴奋。慕容雪航道:“白姐姐,你第一次就做的这样认真,你看六爷舒爽的样子,我可是从未见过他这样呢。”

白凤凰抬起臻,看看六郎,问:“六郎,其他的姐妹,是不是都比我强啊?”

六郎笑道:“不是啊,比如说,铁心兰和张绿华还有朱玉鸾,她们几个至今还不会。”

白凤凰又问:“那么,都是谁的功夫好呢?”

六郎嘿嘿笑道:“这个不好说,各有千秋吧,其实白姐姐现在作的就很好了,只是还有一些小的要领你不知道,只要稍加讲解,你就会明白的,航姐姐就有劳你给白姐姐讲一下吧。”

慕容雪航含笑答应,就将自己总结的经验说给白凤凰听,双唇上面的力道,舌头的方式,包括牙齿的妙用,都一一细说给白凤凰听,最后,有言传身教,给白凤凰讲了六郎上面的快感区,以及如何去刺激和挑弄这些区域。六郎心道:“前阵子,跟着萧绰真是没有白学,航姐姐不但仔细的揣摩,还加入了一些必要的因素。”

白凤凰认真的听过之后,就按照慕容雪航所授,对着六郎练习起来,尽管六郎身经百战,但是面对绝代美女的悉心服务,还是有些蠢蠢欲放,白凤凰十分聪明,看到六郎有些山洪暴的样子,连忙停下来,道:“六郎,你可不要坏啊!”

慕容雪航却道:“其实,即使六爷这精华里面不含有能量,也具备美容的效果呢,唐朝女皇武则天之所以青春永驻和延年益寿,就是因为她长久的服用这种精华。白姐姐若是觉得不想吃,那倒是有些可惜了。不过没有关系,你若是不喜欢吃的话,就让给我好了。平时,姐妹们想抢还抢不到呢。”

被慕容雪航施了激将法,白凤凰哪里还有其他的想法?专心致志的就爱你个六郎英雄含在口中,给予着最为舒适的爱抚,慕容雪航帮着用手爱抚着六郎英雄背的两个口袋。两个绝代美女的级服侍,让六郎忍禁不住,他一只手抓着慕容雪航丰满饱实的玉峰,一只手抚慰着白凤凰丝光油亮的秀,在经历了一个暂短的忍耐之后,六郎抱住白凤凰的臻,喊道:“凤凰,六爷要给你了。”

一想到男人那种东西,白凤凰还有些难以接受,但是又看到慕容雪航鼓励的眼神,以及六郎涉临快感的表情,白凤凰还是压抑住自己拒绝的念头,紧紧地含住。六郎开始爆,大量的精华滚滚而出,六郎一直奇怪,自己哪来的这么多精华,即使这已经今天的第n次爆了,可那东西总是源源不断的生长出来。

六郎舒爽的闭上了眼睛,手掌轻抚着白凤凰的秀,白凤凰在尽力含的同时,已经做了最大的容纳,总就还是盛不下,无奈中咕嘟一声,吞下大半。最终还是沿着玲珑的嘴角溢出,不等她来擦拭,慕容雪航已经凑上香唇,将她口外面的精华添食个干净,终了还吻住白凤凰的樱唇不放,将口里面的精华有窃走许多。

慕容雪航与那般姐妹在一起,抢食六郎的精华已经养成了习惯,白凤凰不知道,头一次被女性这样强烈的亲吻,搞得她极不自然。慕容雪航做完之后,又将六郎的英雄一番爱抚,才抬起娇面,问:“白姐姐,你干么这样怪怪的看着我?是不是嫌我抢你的宝贝了?”

白凤凰解释道:“不是啊,我觉得,航妹妹真的是……”

慕容雪航笑道:“你是不是想说我太**了?没关系的,只要留也喜欢,我没有必要按照那些三从四德来约束自己,我只是对我自己心爱的男人好,又不是对待所有的人都这样?只要六爷喜欢,我就高兴。我不在乎世人如何议论自己的,再说我们自己的房事,外人又如何知道?我所谓的名门望族,早已随着北汉的灭亡而不存在了。双亲过世之后,家族中只剩下几个堂叔,还有谁会真心的体贴和爱戴我?我今后只能依靠六爷的疼爱了,我悉心服侍他,有什么过错?”

白凤凰赞叹道:“航妹妹,我哪里有说你有过错啊,我只是羡慕你外加敬佩你,假如我若是你的话,是绝对没有勇气这样做的,姐姐我今后一定会向你好好学习,咱们姐妹一心一意服侍六爷。”

慕容雪航高兴地点头,又道:“说实话,我跟六郎也是没有办法的,在七星楼若不是龙姬施法,给六郎误食了那颗神丹,我有怎么会和六郎走到一起?虽然我曾经是六郎的大嫂,可是我还是希望和她在一起,这并不是大郎过世的原因,而是,我一只衷心得到这样的一种爱情。现在,大郎不在了,我更要坚持这个想法,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弟授兄业,接受新寡的嫂嫂,这也不是什么奇闻,其实即使六郎不愿意明媒正娶的话,也无所谓,婚姻只不过一纸契约,并不能说明和代表什么。反而是,我知道他心中一定有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作为一个女人,我就已经知足了。”

白凤凰激动地道:“航妹妹,你这一说,更叫我对你心生佩服了。”

六郎道:“航姐姐,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给你明媒正娶了,我一定要……”

慕容雪航却掩住六郎的口,笑道:“不许说,我不要现在说。大敌当前,我们不要儿女情长,我刚才只不过是触景生情,多说了两句而已。刚才我们还说呢,这么多姐妹,不能有尊卑之分,你急着给我名分,那其他的姐妹怎么办?要是一个一个的给,需要给到什么时候?还有四丫头不知道是生是死,难道你就不想她回来?”

提及四姐,六郎眼圈一红,道:“四姐是为我而……”

那个死字,他没有说,六郎其实业不相信四姐会死,可是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于是改口道:“我一定要等她回来,然后我们大家团团圆圆,一起办喜事。”

正说到这儿,外面一阵脚步声,白雪妃从外面走进来,见到六郎和姑姑还有慕容雪航三个人赤身**的在一起有说有笑,脸一红,道:“六郎,姑姑!航姐姐,准备吃晚饭了。”

白凤凰看到白雪妃,又想到自己**裸的样子,脸顿时也红了,想拿衣服遮住身体,却被六郎拦住道:“怕什么吗?雪妃又不是外人。”

说着将白雪妃搂到怀中,道:“亲亲,这么多天没见六爷,想我了没有?”

碍于姑姑在跟前,白雪妃不敢放肆,拘束的说道:“六爷,不要开玩笑嘛,姐妹们都等着你们用晚膳呢。”

六郎却道:“天还没有黑,不要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