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25 字数:5627 阅读进度:250/640

六郎诡秘一笑,道:“现在不是就我们三个吗,以后那种令你尴尬的场景,我尽量避免。”

说着,已是猴急的将慕容雪航放倒在床上。慕容雪航道:“六郎,这件事时不时也要分一下长幼啊,为什么不能先让白姐姐来?”

六郎笑道:“白姐姐这两天一直在和我恩恩爱爱,这么许多天见不到你,我这心里慌得很,所以就先照顾你了。”

慕容雪航嫣然一笑问:“白姐姐的美貌天下无双,有如此佳人相伴,你还会想着我?”

六郎回身看了美若天仙的白凤凰一眼,见她正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道:“我喜欢的不知是白姐姐美貌,而是她那颗美丽善良而又饱经伤害的心。每当我想到,一个艳冠天下的绝世美女,一个人孤单独守凤凰楼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冲动,当我看到碧玉凤瑶琴从七星楼上掉下来摔得粉碎,我的心都碎了,所以我誓,我要还她一个公道,将她应该得到的一切,还给她,而且这个大胆的行为,也只有我这个无赖可以做到。”

慕容雪航听得连连点头,白凤凰更是一阵感动,不顾一切的向前一步,双手捧住六郎的头,双目中满是感激和真诚,“六郎!”

她热情的吻了上来,面对白凤凰的热情和主动,六郎也是**高涨,一把撤掉白凤凰胸前的白色丝绸肚兜,双手握住那一双欺霜赛雪的玉峰,ji情澎湃的吻着她的香唇。

白凤凰只觉得浑身一震酥软,被六郎放到在床榻之上,看着两个半裸的绝代美人,她们是那样的令人着迷,令人赞叹,如今一起为自己所拥有,六郎今生夫复何求?看看宝相尊严的白凤凰,比起慕容雪航,白凤凰多了一分美丽和矜持,略带羞涩的她,两片如珍珠雨露般润泽的嘴唇也略微张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便如同鲜嫩的娇花,不管放在哪里,也不管将她折成何等形状,都无法掩盖她原本的光艳。

再看看慕容雪航,温柔淑贤的她,比起白凤凰虽然少了一分美艳,却多一分成熟,少一分矜持,多一分妩媚,尽管比不上白凤凰的多才多艺,但是航姐姐的温柔和贤惠,还有那善解人意的可人情怀却是任何一个女人比不了的。六郎实在难以区分眼前的两个女人,自己究竟爱那个更多一些,他拿开慕容雪航胸前的月白色兜肚,欣赏着那一双自己极为熟悉的最爱玉峰,将一只手放上去,轻轻的揉摸。

“你们俩真好像是孪生姐妹啊!不但相貌,身材极像!就连我最爱的酥胸,也是如此之像,不但大小相仿,就连手感都差不多哩。”

六郎赞赏着,另一只手揉着白凤凰的一只雪白饱满的玉峰。

白凤凰微嗔道:“你这小坏蛋,又在胡说了!”

慕容雪航轻笑道:“我真是好兴奋啊!六郎居然那我和白姐姐相比较,这可是普天下每一个女人寐以求的事哦。”

白凤凰却道:“航妹妹说笑了,都说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我长的再美,也是年过三十,最好的豆蔻年华,被我白白浪费了,倒是航妹妹的迅成长,让我感觉到,江山辈有美女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啊!”

慕容雪航则道:“白姐姐的美貌天下闻名,我可是不敢高攀啊。”

白凤凰却道:“你不要自圆其说,让六郎评价一下吧。”

六郎呵呵笑着,说:“妙极,那我就给你们评一下结果。”

白凤凰道:“好啊!我们俩谁若是第一,就让六郎先和谁好。”

慕容雪航拍手赞同,六郎却不为难,不慌不忙的伸出手抚摸着白凤凰那雪白柔滑而又不失坚韧的柳腰,摸住她裘裤的边缘,徐徐向下退。白凤凰惊慌道:“六郎,你要干什么?”

她口上吃惊,手上却是没有阻拦,任由六郎将自己的裘裤徐徐退下,看着白凤凰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暖玉般的荣润光泽,那杨柳蛮腰盈盈一握,小腹平坦坚实,**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处处都带着一股难以言语的诱惑。那一丛乌黑油亮的萋萋芳草,引得六郎将手掌覆盖过去,久久的停留。

慕容雪航也被六郎退净衣裳,尽管对她的身体已经极为熟悉,但是六郎还从未像今天这样认真的欣赏过,那一双玉峰如山般屹立,洁白平滑的小腹,修长光滑的**,还有那芳草萋萋的私处,六郎看的连吞口水,一双大手不住的两个绝美的女人**上流连忘返。

白凤凰催促道:“小**,看够了没有,我们还等着你评价呢?”

六郎笑道:“两位姐姐都是貌美如仙,实在不好区分一二啊。”

慕容雪航不依道:“六郎,我们要听你说实话,今天你要是给不出答案,就不许来那个了。”

六郎坏笑着道:“不急,我这不是正在欣赏吗,看够了,就自然有定论了。”

说话间,六郎右手轻轻打开白凤凰外侧的**,又用左手轻轻打开慕容雪航外侧的**,对着两位绝色玉人的桃源圣地仔细的观赏起来,白凤凰被他看的脸上一片羞红,道:“六郎,让你评论我们的美貌,你可倒好……这是什么意思啊?”

六郎认真的道:“别人审美,只注重外表,六爷我可不是,我要全方面验收,尤其是这里。”

说着,朝着白凤凰的**中间摸了过去,白凤凰娥眉一皱,羞怯而又着急的伸手去拦,毕竟当着一位同性的面,让情郎看自己的羞处,是一件多么难为情的事啊!六郎却强硬的拨开她的手,欣赏着那蝶依花湿的娇嫩花唇,修的白凤凰双手遮住眼睛。

六郎笑道:“我说你和航姐姐就如同孪生姐妹,你还不相信,以前我只是注意你们俩相貌和言行举止了,想不到这最美丽的地方,也是如出一辙,上缘都是这样茂盛和乌黑,中间都是这样娇嫩和红艳,里面也一样的温暖和湿滑,尺寸更是如同照着六爷的神器刻出来的一样,增一分则太长,少一分则太短,宽一分则太宽,窄一分则太窄。”

慕容雪航也好奇的坐起来,过来观看白凤凰的神器,因为六郎说她们俩的一模一样,想对自己多加一些了解,所以就好奇的看过来,六郎接着说:“六爷看过黄帝心经,上面有女人的十大名器,详细的描述了其外表和里面的结构,白姐姐这儿和你一样,外形艳若桃花,嫩如少女,不管历经多少次风雨都不会失去她本有的鲜艳。尤其是这里,只要一接触,就会十分敏感。”

六郎用手指轻轻念动了一下那粉嫩的花蕾,白凤凰顿时婴呼一声,张开朱唇道:“不要!”

慕容雪航惊喜道:“是真的哎,我也摸一下。”

说着,不容白凤凰同意,就伸出玉手放于那羞人的粉嫩之处,引得白凤凰一阵娇颤,慕容雪航轻笑道:“白姐姐好敏感啊!”

六郎接着讲:“虽然都属同类名器,但是里面却稍有不同。”

慕容雪航惊奇的问:“这里面还有什么不一样吗?真是不敢想象。”

六郎道:“白姐姐的里面,肉壁之上布满了锋利的肉刺和皱褶,六爷的武器一进来,就会被她绞住。”

慕容雪航笑道:“那你岂不是很舒服?”

六郎道:“当然了,简直是美不胜收。”

慕容雪航羡慕中,问:“那我呢?我的里面是什么样子?”

六郎道:“航姐姐里面虽然没有那么多肉刺刺激,可是却有三道可以松紧适宜的关口,一旦你**来临,那三道关口就会自动收缩,紧紧勒住六爷的武器,简直是妙不可言,这就是阳关三叠。”

慕容雪航娇声问:“那你是不是也会很舒服?”

六郎乐道:“那当然了,要不然我会在你身上流连忘返,永不知疲倦?”

慕容雪航娇羞中,心中一片美好,嫣然道:“让你评论我们俩谁长得更美,你看你都说些什么啊?”

白凤凰更是羞涩的合上**,可又被六郎推开,六郎望着那娇艳欲滴的桃源圣地,眼睛中流露出不可推辞的欲火,先是用手掌一阵轻轻的爱抚,然后就将嘴巴凑了上去。白凤凰忍不住娇呼一声浑身颤抖起来,万分羞愧的眼神看着慕容雪航,若是以前,别说现在的样子,即使在同性面前宽衣解带,都是从来没有过,今天却是三个人一同**,尤其让慕容雪航亲眼看着自己六郎用这样火热的动作爱抚自己,白凤凰羞愧的双颊烫,言语更是不清:“六郎,你们……不要这样,羞死人了。”

六郎却如若无视,专心致志的用口唇和长舌爱抚和挑逗着白凤凰的粉嫩,引得她娇躯乱颤,青丝散乱,娇美的双颊红艳如火。慕容雪航将一只柔滑的玉手摊到她的酥胸之上,给予双重的快感,继而柔声说道:“白姐姐,好羡慕你啊,六爷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疼爱过我们任何一个啊!是不是很舒服啊?”

白凤凰被他们俩上下夹击,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六郎悉心的爱抚着那两片娇嫩,时而将它大大的挣开,将自己长长的舌头探进去,去寻找,去爱抚里面更加细致嫩滑的肉壁,白凤凰也跟着出甘美的呻吟,经受不住长久如此细致的爱抚,白凤凰终于哎的一声,娇躯一探,身子险些要弓起来。慕容雪航知道她**到来,伸出一只玉手,让白凤凰紧紧握住,道:“白姐姐,你真是太美了!”

白凤凰沉默无言,娇躯还是处于痉挛之中,望着忙碌在自己身下的六郎,她柔情万种的握着慕容雪航的手道:“航妹妹,姐姐我真是受不了你们啊。”

六郎将那琼脂玉酿吸允干净,抬起头来,道:“航姐姐,该你了!”

慕容雪航心中一慌,道:“该我什么啊?”

六郎拖到她的娇躯,道:“我要品一下你的琼脂玉酿,看看你和白姐姐谁做的更好吃。”

慕容雪航娇羞道:“也要我那样吗?好羞人啊!”

他口中虽然这样说,眼睛中却是流露出极为渴望的神色,六郎与之早就是心灵相通,更是心领神会,六郎一凑上来,慕容雪航的一双**已经是两下里打开,将自己最羞人的桃源圣地,藩篱尽撤,全部展现在爱郎面前,六郎捧着这一片美好,仔细端详了一刻,虽然已是极为熟悉,可是至今却还未尝过她的滋味。

“航姐姐!你这儿好甜啊。”

六郎轻轻添试了一下,回味无穷道。

慕容雪航微微颤抖中,双手捧住六郎的头,道:“六郎,姐姐爱你!”

六郎又加重了力道,来了一次,抬起头,问:“航姐姐,是不是很舒服?”

慕容雪航檀口半张,眼神中满是羞涩和享受后欢悦,她微微点头。

六郎道:“我以前不好意思对你这样的,既然航姐姐喜欢,我就经常这样对待你。”

说完,六郎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忙碌起来,慕容雪航口中不住的出美妙的音律,声音远比白凤凰要连贯和高昂,让白凤凰这位高贵的神女看的都有些目瞪口呆。毕竟还是头一次观看别人**,白凤凰竟还有一丝丝好奇的羞愧感。

正是这份好奇,促使白凤凰有些蠢蠢欲动,她也忍不住学着刚才慕容雪航游戏自己的方式,用柔滑的玉手,紧握住慕容雪航胸前的玉峰,爱惜她人,正如爱惜自己。白凤凰温柔的动作,更是大大促进了她和慕容雪航的融洽,两位绝世美女,之前还是形同陌路,顷刻间,就因为共同爱着一个情郎,为此对对方,惺惺相惜。正如六郎说的那样,二人形同姐妹,此时更是心若姐妹,白凤凰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尽管貌冠天下,艺压群芳。尽管六郎口口声声对自己敬若女神,但是在六郎心中,他的这个航姐姐还是有着更为重要的位置,慕容雪航之所以博得六郎青睐,不仅仅是她的美貌,更是她的顺从,她的表里如一,她的善解人意,还有许许多多更加美好的地方,都是自己需要学习的。

学会爱其所爱,学会爱屋及乌,从慕容雪航那深邃且有明亮的眼睛中,看不到她的一丝丝贪恋,她将自己完完全全的给了这个男人,而自己呢?至今还有许许多多的身不由己,需要自己一步步向六郎坦明心扉。知道自己也和慕容雪航一样,将自己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他的时候,自己才有可能获得与慕容雪航一样重要的位置。

有的东西是可以学习的,有些女人天生就衣中招男人喜爱的妩媚,慕容雪航就是那种女人,她玉脸上面的表情,夸张而不张扬,羞怯而不矜持,妩媚却不**,推却还要迎合,这好多好多都不是她刻意要装出来的,而是她原有的本能,白凤凰认真的看的,揣摩中暗自学习。

比起白凤凰,慕容雪航的**要来的晚一些,但是这迟来的爱更为让人ji情澎湃,六郎**难挡,将下身往前一凑,就深深进入慕容雪航那温暖的包裹之中,慕容雪航焦急道:“六郎,刚才不是说好了,我们还等着你评论呢。”

白凤凰笑道:“航妹妹,六郎这不是已经给出答案了吗?”

六郎呵呵笑道:“不全是,说实话,你们俩的美,实在是没有办法区分一二,可是你们又非得逼着六爷区分出一二,六爷也只有采取非常措施,献给了白姐姐一个肯定的答复,又给了航姐姐一个明显的答复,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白凤凰道:“六郎的意思是说,尽管我们俩有着同样的美丽,可是我毕竟有着那个天下第一的头衔,也就是说,我的美貌是天下人给的,而航妹妹的美貌却是六爷给的,另外我自己也觉得我有很多地方,需要向航妹妹学习呢。”

慕容雪航却道:“白姐姐的话,真让我惭愧啊!六爷真正的意思是让你我相互学习,而我觉得,我更应该向白姐姐学习,有一些比华丽的美貌更加美的东西,才是让六爷真正喜欢的原因,在白姐姐身上,我看到了你的智慧,你的才华,还有你胸怀甲兵,决胜千里之外的豪迈,这都是我身上不具备的,我还要好好向你学习才是。”

六郎见她俩相敬如宾,更是亲如姐妹,心中更是爽极,也就越加用起力来。接下来的郎情妾意,更让白凤凰羡慕不已。看着慕容雪航那甜美的表情以及那欲抗还迎的动作,白凤凰更是从中学到不少的东西。

六郎一口气将慕容雪航送上巫山之巅,然后又对白凤凰道:“白姐姐,现在轮到你了。”

白凤凰嗯一声,道:“六郎,我不能只记得享受啊!这一次,我帮你用至尊双修神功,提升元神,你抱元守一之后,先帮航妹妹把元神修炼好。”

六郎笑着点头同意,遵照白凤凰的教导,六郎就端坐在床沿上,眼观鼻,鼻观心,心视内察,按照奇门至尊双修的练功心法运行真气,神功运起,体内至尊真气由丹田昇起,全身渐热,血液快流动,心跳加,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音,胯下亦已翘起,一柱擎天。

转瞬间,体内真气加运行,六郎真气运行了三**周天之时,隐隐已觉得丹田真气蠢动,似未,知道已是至尊真气威的前兆,就对白凤凰道:“白姐姐,已经准备好了!”

白凤凰脸带娇羞,看看慕容雪航,还是有些害羞,迟疑了好半天,终究一闭眼,坐到了六郎身上,气沉丹田,将六郎的请入自己玉门关中。

与其同时,六郎也已运气三**周天,至尊双修挥威力,英雄热气如浪,抵住白凤凰深处,与白凤凰阴柔凉气一触,阴阳相抵,立即形成一股强劲的气流,在二人周身沿着七经八脉慢慢运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