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24 字数:3622 阅读进度:249/640

朱玉婵等人感动的热泪盈眶,苏姬更是激动地说:“六爷,我们从来就没有责怪过你,我们不能跟你回来见过公婆,虽是一件憾事,但是我们又都明白你的苦衷,你不计较我以前是程世杰的女人,能够将我守在身边,苏姬已经知足了。”

朱玉婵道:“是啊!六爷,姐妹们都不会怪你,还有我们还要感谢一下,这位美若天仙的白姐姐,天下第一美女的盛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白凤凰含笑道:“诸位姐妹不必客气,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应当相互理解,相互关系才是,共同辅佐六郎打败敌兵。”

众女见白凤凰谈吐文雅,举止庄重,尤其性情又是如此平易近人,都为之佩服。朱玉婵更是感动,道:“白姐姐,你就做我们这些姐妹的领袖吧,我们都信服你。”

白凤凰却道:“玉蝉妹妹,六郎刚才不是说过吗?咱们都是他心爱的女人,不应该有尊卑之分,我年龄比你们大一些,你们要是尊重我,只管叫我一声白姐姐就好了,用不着领袖不领袖的。”

朱玉婵连声称赞道:“白姐姐的话,真是让我们这些做妹妹的信服,比起四姐,你可是强多了。”

朱玉婵一句话,勾起六郎伤心事,六郎道:“骚,四姐虽然对你不好,可是她终究不是你们想象中那样的刻薄,她只不过是自私了一点儿,还有就是容易吃醋,现在,她不在了,你们就原谅她吧,毕竟……在金沙滩,是四姐用生命换回了六爷的生命啊!”

说至此,六郎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下来。

朱玉婵后悔不已,狠狠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哭道:“六爷,我也不是故意的,其实!我从来没有记恨过四姐,我时时刻刻记的,在解塘关之战中,是四姐救了我的性命。尤其四姐长得那样美丽,武功又是那样的让人羡慕,我只是稍微惧怕她一些,真的从来没有记恨过她啊。”

六郎点点头,道:“我明白!骚,你不用自责了,我们大家团结起来,为四姐报仇。”

为了不让六郎过多的伤心,慕容雪航安排诸位姐妹分散了用早饭,然后各司其职。司马紫烟白日卫主将,镇守飞虎城,苏姬朱玉婵等人因为路途劳累,今日安排休息,晚上苏姬为主将,与司马紫烟进行轮换。随后,慕容雪航对白凤凰道:“白姐姐,这几日我们俩不安排任何任务,但是我们更不能偷懒,需要咱们密切配合,夜以继日的修炼元神,好对付九天玄佛,为杨家将报仇!”

白凤凰点头,六郎先跟着司马紫烟来到飞虎城南门,见辽军在十里外扎下联营,暂时没有动静,司马紫烟已经派兵重新占领两座土城和土城前面的箭楼,被辽军破坏掉的防御工事也已经得到及时的修复。能够顺利的夺回这些放于工事,还真多亏了那数十个地堡。

六郎再一次夸奖了司马紫烟的指挥能力,道:“紫烟,你看敌军这两天会有什么举措?”

司马紫烟道:“耶律撒葛动用这么多军队攻打飞虎城,看来他是势在必得,不会因为损失一两万人马和两百门火炮就放弃的,这两天,我现辽军在大规模的砍伐树木,想必是他们有了进攻的新法子。”

六郎拢目光看看了远处的辽军大营,果然是忙忙碌碌,不知道搞什么东西,心中暗自惋惜,自己的数码相机早就没有电了,否则还可以窥他们一下。白雪妃道:“辽军好端端的伐木,是不是要做攻城的云梯?”

司马紫烟道:“可能不是吧,她们攻打飞虎城,应该是有备而来,这两天攻城,虽然说损失了不少云梯,但是还不至于去制造云梯,六爷,辽军会不会搭建高台之类的东西,用来对付我们的箭楼和土城?”

六郎也猜不出辽军的真正意图,道:“暂时不用管他,咱们以静制动,你们随时密切注意辽军的动向,我去练功了。”

六郎从南城回来,见到苏姬和朱玉婵等人还在帅堂,就上前问:“列为娇妻,你们都是连夜赶来,一路上鞍马劳累,怎么都不去休息?”

苏姬道:“六爷,我们几个正在商议,来到你身边,寸功未立,正合计帮你守城的方法呢。”

六郎呵呵笑道:“那你们都想到什么方法了?不妨说出来我听听。”

朱玉婵道:“办法是想了不少,可是都没有完善,只是暂时的想法,等我们想好了,再说给六爷听。”

六郎点头道:“也好!你们几个现在最好还是好好睡一觉去,养精蓄锐之后,守城的时候才会有精神。”

众女纷纷点头,六郎带她们来到早已安排好的房间休息,朱玉婵道:“六爷,我们好想你啊!”

六郎点点头道:“六爷知道,但是大敌当前,咱们破敌在前,享受在后,你们就好好休息,晚上起来值夜班。”

六郎安排好她们几个,来到自己房间,按照安排自己这几天白天陪白凤凰合慕容雪航练功,刚进屋,就见面前赤青色的瑰丽轮盘光华流织,两个绝色的女人,半裸着明艳动人的玉体,背靠背盘膝坐在床上,见到六郎进来,白凤凰有些不好意思的收功,道:“六郎,你进来时候,按照礼貌应该先敲门啊!”

望着两具浑身泛着玉青色神光的绝代佳人,六郎有些看痴,两个眼珠都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走至床前,“哇,两位姐姐好漂亮!”

六郎一声惊赞,却没有像以前那样立马摸上来,而是静静地坐在床头,痴痴的看着。慕容雪航较为惊奇,诧异的看着六郎,终于说道:“六郎,你有无看够啊?”

六郎赞叹不已,眼前的一对绝代佳人,很美,很美,美得让人窒息。她们清丽明媚、艳光照人的容颜,晶莹剔透、纯洁无暇的肌肤,宛如明珠美玉,光彩内涵,容润含蓄,那张优美雅致的脸宜喜宜嗔,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秋水黛眉之间那双黑白分明而又蒙上一层水雾的动人秀目,让人为之心颤。粉颈玉颌如雪玉般洁白无暇,那纤细的腰肢,曼妙的身段,让人兴起一种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的感叹。

更重要的是,两位姐姐上身仅穿了素雅的肚兜,下身那件月白罗裳绢裙丝毫掩盖不了那与生俱来的贵气,比那些名门淑媛世家小姐不道端庄和骄傲的多少倍,举手投足间高贵的绝世风华像是天生的一般。

由于刚刚练功的缘故,头顶还见隐约的雾气,朦胧中,高贵典雅的气质无与伦比,惊心动魄的艳丽空绝尘寰,雾气蒙蒙的美眸似有还无。美艳绝伦的玉靥,精雕细琢的秀美轮廓,秀美雪白的玉颈,刀削似的香肩,微微隆起的酥胸,盈盈一握的柳腰,素装裘裤中修长的大腿,构成了一幅完美的曲线。这便是所有人中的女神!望着她俩有七分相似的娇颜,六郎又说一句:“你们俩真像孪生姐妹啊!”

慕容雪航扑哧一乐,道:“白姐姐的美貌天下闻名,那是公认的第一,我怎敢比她?”

白凤凰谦虚道:“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当时航妹妹不是没有参加吗,要是有的话,我这天下第一的头号,只怕就要被你抢去了。”

六郎终于忍不住,上前抱住了慕容雪航纤腰,道:“航姐姐,你和白姐姐一样美,在捏人眼中或许有分别,可是在我眼中却真的没有办法区分高下,你们都是我心中的女神。”

说话间寻觅着她那柔软而芬芳的樱唇,轻轻的吻了上去,慕容雪航那对柔唇轻柔得那似一朵禁受不起任何风吹雨打的花骨朵,似稍一用力便会凋零。

她轻轻一颤,俏目微红,那张绝美的容颜一滞,道:“六郎,我和白姐姐说好了,这两天禁止和你谈情说爱,而是要专心练功,你总是这样心不在焉,又不是没有见过、没有尝过人家身体,怎么还是这样色啊?”

六郎搂着她的纤腰,道:“我想求证一件事!”

慕容雪航问:“什么事?”

六郎道:“灵堂,我曾经现了我的灵牌。”

慕容雪航道:“那是梅梅回来的时候,告诉大家,说你有可能遇难了,等了好几天,都不见你回来,大家只能这么想。”

六郎又问:“那为什么,没有把我牌牌摆上啊?”

慕容雪航道:“是我要求拿下来的,我一直坚信你活着,我更不希望我的儿子一生下来就看不到父亲。”

说话时,她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的真诚让六郎好生感动,“航姐姐!你对我的好,六郎会永远记着的!”

慕容雪航心中一阵温暖,深情叫一声:“六郎!”

六郎有些控制不住四溢的情感,急匆匆吻过来。

慕容雪航忙道:“白姐姐在看呢!”

六郎嘿嘿笑道:“航姐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在金沙滩之后,消失了那么久,让你等我等的我心中过意不去,就让我先慰劳你一下吧,白姐姐看着不是正好吗?你就传授她一些经验。”

白凤凰微笑道:“航妹妹,你看六郎想你想的这个样子,我们就破例一次吧,先让你们恩爱够了,我们再练功。你要是不希望我在这儿的话,我就回避!”

六郎却道:“白姐姐不要走,悬空七星楼上我们**练功两不误,今天我们就如法炮制一番。”

白凤凰含羞道:“六郎,你是我们三个一起来,不行啊!那样多难为情啊。”

慕容雪航却道:“白姐姐,咱们六郎这么多老婆,要是每人都提出和你一样的要求,你想我们是不是每个月才能轮到一次?”

说罢扑哧一笑,接着道:“所以呢,你要入乡随俗,现在只多我一个人,白姐姐就不要矜持了。”

六郎道:“航姐姐说的对,你要是总是这样的话,咱们家以后每次开联欢会,你是不是都要冷场啊?”

白凤凰还是有些为难道:“和航妹妹一起,我还勉强能接受,要是让我和云妃、雪妃也这样的话,那可……她俩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