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22 字数:3340 阅读进度:244/640

六郎按照白凤凰的吩咐,调整着凤凰号深水狂鲨的排风管,这时候,白凤凰按动了某处机关,栓在凤凰号深水狂鲨尾部的自动攻击小鲨鱼,脱离了凤凰号,向前行驶了一段距离然后停下来。白凤凰道:“我们已经开启了鲨鱼身上的自动攻击机关,这时候,只要从鲨鱼的正面和上面通过,它就会向目标动疯狂的攻击,即使我们自己也不例外。”

六郎点头道:“姑姑高明!我们躲在鲨鱼的后面,它自然不会攻击我们自己了。”

白凤凰嗯了一声,道:“先不要着急,等辽军的水师开进一些我们再打!”

六郎认真的道:“姑姑,能不能让我打一炮?”

白凤凰笑道:“好!第一炮就让你来打响!”

六郎兴奋地来到炮台,左右摸摸道:“姑姑,看不见对手,怎样打?”

白凤凰道:“不要着急,我们先等辽兵动静等他们排查完之后,我们在浮上水面打他。”

果然,辽军战船一字摆开之后,阵阵波动的水波传过来,引起凤凰号的轻微晃动。

飞虎城东城上,司马紫烟和龙兰已经看到了突然出现的辽军水师,龙兰惶恐道:“紫烟,他们真的来了,好像每条船上都装有十来门火炮,不好!我们已经在辽军火炮的射程之内了,快船令攻击吧!”

司马紫烟虽然也很紧张,毕竟看到辽军的战船足有三十只,火炮也过了两百门,这要是来一晚上狂轰乱炸的话,飞虎城的东城墙非给辽军炸的全部瘫痪不可。但现在着急害怕都没用。

龙兰请令出战,司马紫烟说:“再等等吧,是在坚守不住,我们在出兵。”

龙兰看看临时准备的十几条小船实在寒酸,就算自己水性再好,想消灭这样庞大的一支水师,也实在是困难,于是只有听从司马紫烟的安排,看看局势变化再说。

辽军水师也害怕在燕矶湖遇到宋军‘水鬼’的袭击,弓箭手先是对着附近的水面一阵乱射,确定没有异常之后,水师都督命令水师再向前靠近一些,毕竟自己的水师也是刚刚成建,炮手的经验不足,为了更加有效的打击飞虎城的城墙,将战船开得再近一些,好有把握有效的击中目标。

白凤凰见辽军水师终于来到了湖心,便将凤凰号悄悄浮到水面上,亲手调好炮距,对六郎道:“六郎,看你的了。”

六郎兴奋地喊道:“辽狗们,看六爷核潜艇的厉害吧!”

他伸手按动了射机关,两枚炮弹从水中飞出来,划着优美的弧线,准确的落到辽军的一只战船上,轰!轰!两声巨响,辽军被炸得血肉横飞,有两门火炮被炸的掉进湖里。

辽兵吃了亏还不知道敌军的攻击方向,那名水师都督更是喊道:“大家镇定!给我瞄准飞虎城,开炮!”

到底有两百门火炮,虽然一条船出了问题,其他船上辽兵听到命令后,立即朝着飞虎城进行了第一波轰炸。司马紫烟连忙拉着龙兰躲起来,吩咐守城的士兵都注意隐蔽,龙兰问:“紫烟,要不要调火炮来支援?”

司马紫烟道:“没用的!龙兰,刚才你看到没有,辽军的战船有一艘出了事情。”

龙兰道:“看到了,该不是他们**的时候,没有掌控好方向,打到自己身上了?”

司马紫烟道:“辽军不会那样笨吧?”

辽军的第一轮炮击之后,飞虎城的城墙已经有好些地方出现大面积残损,士兵也有近百人受伤,司马紫烟趁着辽兵装炮弹的机会,赶紧指挥士兵抢救伤员,自己和龙兰也再次登上城楼,突然看到辽军的战船突然出现了意外现象,五条战船同时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辽军水师都督从未见过这样的怪事,分明没有看到宋军的火炮射,自己的军队就遭受攻击,那被击中的战船,几乎报废,船身被炸的破烂不堪,船上的士兵更是死伤过半,水师都督怒吼道:“装弹度快点儿!”

辽军开始快装弹。

凤凰号里面,六郎高兴地手舞足蹈,道:“姑姑,这群笨蛋居然不知道为什么挨打,我们的炮弹打的好准啊,几乎全部命中!”

白凤凰从弹药箱取出炮弹,装进炮弹射仓,道:“我的水兵全是一等一的,这样近的距离,要是打不到目标,他们就没有颜面会悬空到了。六郎已经准备了,要赶在敌人前开炮,狠狠地打!”

六郎哎了一声,再一次按动开炮机关,其余四艘深水狂鲨也已同样的度和火力再一次袭击了辽军的战船,辽军三分之一的战船遭受毁灭性攻击,沉重的代价之后,必是觉醒。终于有辽军眼尖,看到了问题,大声喊道:“都督,水下有情况,宋军的炮弹全是从前面水下射来的。”

水师都督也注意到这一问题,顿时恼怒道:“快快,调转炮口,轰击前面水域。”

“弓箭手,快些射水下的宋军!”

六郎看到辽军忙碌的样子,还有炮口对准了自己,忙问:“姑姑,我们是不是要躲开?”

白凤凰却微微一笑,继续装弹,道:“不要理他们,他们的技术,绝对打不倒我们。”

此时辽军的弓箭射过来,因为距离在两百步之外,即使射到的也是绵软无力,加上凤凰号深水狂鲨的外壳异常坚固,这些弓箭根本起不了作用。倒是有辽军的炮火打过来,但是炮弹纷纷落在附近的水中,根本爆炸不了。六郎则是毫不客气的按动了射机关,另外四艘深水狂鲨也不甘寂寞,纷纷开火,眼看着辽军的战船又损失了五艘,水师都督心中毛,又看到弓箭手和船上的火炮根本没有办法对付躲在水下的宋军,顿时抽出战刀,喝道:“下水!下水歼灭水下的宋军。”

见到都督红了眼睛,几十名辽军脱了铠甲,忍着寒冷潜入到湖水中,朝着前方出事地点游过来,刚游到一半,就遭到自动小鲨鱼的疯狂攻击,几十名士兵被小鲨鱼锋利的巨齿咬的四肢分家,更有一只小鲨鱼疯狂到极端,追着剩下的几个水兵,一直追到辽军的一艘战船前面,几个水兵鬼嚎着爬上船:“不好了,水下面有吃人鱼。”

那条疯狂的小鲨鱼脾气不好,追击中咬死一名士兵,见其他士兵上了船,自己没有办法再进行攻击,索性直接撞向那条战船,引爆了自己,这家伙的威力比十枚炮弹还要厉害,那条战船顿时被炸得粉碎,船上辽军无一幸免,就连六郎也感到那巨大的震荡之声。

“太好了!”

六郎趁胜追击,又将一轮炮弹出去,眼看着辽军战船一艘艘沉没,剩下仅三艘掉转船头,打算逃走,白凤凰道:“追上去!”

六郎哎了一声,大力开动主控度的轮盘,白凤凰驾驭凤凰号深水狂鲨,绕开中间自己的小鲨鱼,朝着那三艘辽军战船追上来,另外四艘深水狂鲨也紧跟其后,眨眼之间就追到射程之内,白凤凰调整好炮距,喊:“开火!”

顿时有一艘战船被击沉,另外两艘战船拼命逃串,中途还狡猾的改变了一下方向,导致另外四艘深水狂鲨的炮火终于落空一次。但是,白凤凰亲手调好炮距,六郎再一次命中目标,剩下一只战船吓得乖乖停下来,那名水师都督手中举起一面白旗,冲着水中喊着什么。

因为密封关系,六郎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是看动作,知道他想投降,就看看白凤凰,白凤凰道:“你是三军主帅,自己拿主意。”

六郎回想起金沙滩的悲惨,想起辽人的言而无信,想起父兄的壮烈牺牲,想起四姐的慷慨赴义6六郎激动万分,骂道:“辽狗,受死吧!”

两颗炮弹疾飞出去,在空中划出两道利闪。

接着就是轰轰的爆炸声,和辽军的哭喊声,那四艘深水狂鲨得到进攻信号,飞纷纷开炮,一时间炮火交映,最后一艘辽军战船在炮火中徐徐沉没湖底。月光依旧皎洁,湖面上有恢复了平静,三十只战船,三千辽军水兵,两百门火炮,就这样被全部消灭,看到如此奇怪的情景,飞虎城上面一片欢呼,受伤的士兵相互搀扶着走上城楼,眺目远望,平静的湖水,雪亮如银。

司马紫烟兴奋地道:“龙兰,你看见没有,辽军的战船全部沉默了,是被藏在水中的秘密水中武器击沉的,一定是六也回来了,肯定是他啊。”

随着司马紫烟的话语,龙兰瞪大了眼睛,湖面上龙兰虽然看不到六郎影子,但是龙兰和司马紫烟一样能感觉到,那种隐含的魔力,不由得痴痴说道:“一定是六爷回来了。”

全歼辽军水师,六郎头一次笑的这样开心,他将白凤凰搂到怀里,抱着她翩翩起舞,要不是因为仓中空间有限,六郎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白凤凰脸上也满是胜利的喜悦,和六郎拥抱着,分享着,忽然,六郎停下来,静静的看着白凤凰那美丽的眼睛,道:“姑姑,你真好看,尤其是现在的样子。”

白凤凰收起刚才灿烂的笑容,问:“难道其他的时候就不好看?”

六郎认真说道:“并不是不好看,而是刚才的你,那种美丽略有不同,看你开心的样子,就如同一个童心未泯的少女,那种纯真,可是你平常时候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