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22 字数:3382 阅读进度:242/640

慕容雪航点点头,道:“云妃,雪妃就全靠你俩了。我们大家出去吧,我给大家分派一下任务!”

两天之后。

呜!呜!低沉的号角声在飞虎城外响起。大队的辽军走出大营,两百架升龙炮居前,排着整齐的方阵开始向飞虎城推进。

“命令炮兵,作好射击准备。”

这一次指挥战斗的将领已经换成了耶律撒葛,他大声向部队命令道。

“大王,您看,那个土丘已经在咱们火炮的射程之内,我想等前面的突击部队向前再推进一段距离后,火炮群再集中射击,这样就可以一鼓作气占领宋军的高低。”

耶律撒葛撇着嘴巴,道:“准!”

黑压压的辽军和新编的南附军投降的宋军构成强大的阵型,朝着两座土城徐徐逼近。

辽兵已经领教了地堡的厉害,进攻的时候,尽量避开地堡的打击范围,同时早有准备的辽军,已经准备了大量燃烧的有毒物品,每靠近一个地堡,就将毒气弹投掷进去。尽管也为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但是那些颇具威力的地堡顿时哑火了。

慕容雪航身上披了件大红披风,腰挎宝剑,脚踏牛皮小靴。白夹袄,金束冠,亮银色的连环甲和头上素白的孝带被身后阳光一映,浑身上下散出一种令人目眩神摇的美。

司马紫烟传令,命令地堡的宋军沿着地道秘密后撤。

慕容雪航道:“紫烟,看来这两座土城守不住了,辽军摆开的阵势好像足有两百门火炮啊!”

司马紫烟道:“没关系,等地堡中毒烟一消失,我们的军队马上回去镇守,到时候又能偷袭辽军。”

慕容雪航点头道:“幸亏这些地堡有暗道相通,辽兵做也想不到,我们的守军可以平安撤回城内吧。”

司马紫狠道:“待会儿就有他们好受的,命令土城方向守军,坚守阵地!”

“紫烟,我们都要看看城外辽军是如何被咱们打得尸横遍野,鬼哭狼嚎的。”

宝日明梅道。

司马紫烟点点头,问:“城东面的燕矶湖可有动静?”

紫若儿道:“还没有现辽兵的水师,可是从昨天开始,水面上好像有怪怪的啊。”

司马紫烟问:“你现什么?”

紫若儿摇头道:“正是因为什么也没有现,所以我才觉得怪怪的。”

司马紫烟道:“辽军这两天在正面的攻击受阻,他们肯定要另想办法,现在南面战场上摆开了强攻的架势,我担心他们会从水路偷袭啊!”

慕容雪航道:“紫烟说的有道理,咱们现在将飞虎城的炮火全部集中在南门了,一旦辽军在东门出现,我们确实很难受。”

宝日明梅道:“东面的燕矶湖连绵数十里,辽军只善骑射,不习惯水战,怕他干吗?”

司马紫烟道:“辽军曾经在紫荆关储备了大量的火炮和炮弹,本来是预备攻打瓦桥关的,结果宋太宗不战自退,瓦桥关也不战而降,如今辽军攻不下飞虎城,肯定会恼羞成怒,他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飞虎城。现在程世杰也带领十万大军围困咱们解塘关,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彻底占领黄河以北。既然决议攻打飞虎城,若是从南面进攻,只怕他们打到明年这时候,也未必会有结果。可是辽军若是两面夹攻,派一支水师道燕矶湖,用火炮轰炸我们东面的城墙,我们就会非常被动。”

龙兰道:“我水性好,愿讨令去镇守东门,辽军若是干犯燕矶湖,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司马紫烟皱眉道:“兰姐姐即使水性通天,但是你能阻止一支水师吗?若是辽军来二十只带有重型火炮的战船,你又如何歼灭他们?他们的炮火会让你靠近不得战船。即使你水性再好,毁得一两艘战船,也挡不住辽军炮轰东城啊。”

龙兰焦急道:“那怎么办?”

慕容雪航叹道:“可信我们飞虎城没有水军,否则可以考虑在燕矶湖上面摆好阵势,不让辽军靠近咱们的城墙。可是现在组织水军,已经来不及了。”

司马紫烟道:“航姐姐,现在只有你我分兵,我和兰姐姐带领五千兵马去东城防守,只有到时候随机应变了。”

慕容雪航道:“五千兵马太少了,你再带五千!”

司马紫烟道:“真要是生意外,再带五千兵也没有用,我会将城中的预备役组织起来,多备沙袋和树脚丫叉,一旦辽军轰炸我们的城墙得手,我们就拼死堵住,不放辽军进来,坚守的时日一长,辽军自然就会减少信心,降低士气,到时候我们在商量破敌的办法。”

司马紫烟与龙兰走后,慕容雪航、宝日明梅、紫若儿和潘凤继续指挥战斗,做为土城总指挥的艾虎,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和辽兵短兵相交了,成千上万的辽兵已经涌到土城下面,正在沿着缓坡不惜一切代价的向上冲,每个土城上面都配有五门虎威火炮和一千弓箭手,现在辽兵已经攻击到土城下面,虎威炮已经失去威力,好在军师早有预见,在土城上面准备了大量的滚木。

滚木都是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干,掐头去尾之后,又将树皮剥去,光溜溜的树干从上面滚下来,具有千钧之势。辽兵刚冲到半截,上面滚木一放,顿时将冲锋到半截的辽兵咋的滚落下来,滚木砸前面的辽兵,前面的辽兵砸后面的辽兵,攻击的辽兵顿时死伤无数,混乱一片。

在后面督战的耶律撒葛勃然大怒,飞虎城还没有正式攻打,攻击部队就接连受阻,他对耶律斜珍道:“那杨六郎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飞虎城还这样难打?想这个样子,我军几时才能攻下飞虎城?我已经在穆宗跟前立誓,今天大雪降临之前,势必踏平黄河以北。待来年草长莺飞,我大辽就可以挥师南下,一举占领中原。想不到今天,这么一个小小的飞虎城就这样难打?”

耶律斜珍道:“叔叔,这样打不是办法,我军伤亡太大,不能挥骑兵的优势,我们不是有炮吗?为何不将这两个土城炸平?”

耶律撒葛想了想道:“我实在是心疼那些炮弹啊!现在悬空已经指望不上了,我军的弹药有限,黄河沿线还有好多攻坚战要打,就这样两个小土包子,难道还要浪费我一部分炮弹?刚才一轮炮火轰击过去,这上面的宋兵真他娘禁揍,来啊,传令停止攻击,再给我用炮轰,将上面的宋军全部变成炮灰!”

传令兵挥舞令旗。

进攻的辽兵向后退下一部分,辽军的两百门火炮,分成两组,朝着左右两个土城开炮,顿时跑弹如雨,爆炸声震天。艾虎带领宋军马上隐蔽到战壕里,司马紫烟早已经料到辽兵会用炮轰土城,所以在前沿阵地上挖好了一丈来深的狭长战壕,遇辽军炮轰时候,宋军就隐蔽起来,辽军的炮手技术粗糙,根本不可能打中战壕中的宋军,只不过是吧众多的炮弹白白的打到土城中央的土疙瘩上,只炸得尘土飞扬,烈焰飞天。

辽军一轮炮火过后,艾虎从战壕里爬出来,看到辽军又在组织大军进攻了,抖了抖身上的尘土,喊道:“弟兄们,看我们的了。弓箭手、火炮手、滚木礌石都给我准备好,将辽军放近前一些,再给我狠狠地打!”

眼看着土城上面半天没有动静,耶律撒葛哼了一声,道:“传令大军进攻,一举攻占土城!”

传令兵再次挥舞令旗,辽兵顿时喊杀声四起,朝着土城再一次动了猛攻。

慕容雪航站在城楼上也传令宋军顺地道回地堡,准备再次袭击辽军。

艾虎在土城上面已经做好了准备,见到辽军冲上来,不慌不忙指挥手下弓弩手做好弓弩和礌石的准备,等辽军攻到了土城之下,沿着缓坡向上冲锋时候,艾虎喊道:“打狗日的!”

顿时滚木齐落,箭如飞蝗,辽军本以为守在土城上面的宋军,早就应该被己方的炮火镇压的抬不起头来,这一个冲锋上去,即可占领高地,想不到再次遭受到致命的打击。顿时又是乱成一团,气的耶律撒葛在后面暴跳如雷,完全不顾章法,抽出腰刀叫道:“给我开炮!”

耶律斜珍慌忙道:“叔叔,这样会伤到自己人的。”

耶律撒葛急道:“是战争,就有牺牲!牺牲一部人,夺下这两处高地,也算值得。再说只是这样的一味的蛮攻,死的人将会更多。”

耶律斜珍觉得有道理,传令:“开炮!”

两百门火炮立时开火,炮弹像雨点一样朝着土城飞过去,有些技术粗糙的辽军炮手,直接将炮弹射进了土城之下辽军的阵营里,炸得辽兵血肉横飞,但是后面有辽军的督战队手持弓弩在督战,辽军不敢就此后退,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顶。

耶律撒葛不要命的攻击,还真给艾虎的守军带来麻烦,被敌军炮火压得抬不起头,就没有办法去吧滚木抬过来,眼看着辽军就要冲上来了,艾虎抓抓头皮喊道:“弟兄们,快点将滚木抬过来,不怕死的跟我上!”

说着率先跃出战壕,十几个力气大的士兵跟上来,冒着敌军的炮火,将一根滚木抬过来,港台到半路上,一颗炮弹就在身边炸开了花,十几名士兵被炸飞一半,剩下的也全部挂彩。艾虎的大腿上中了炮弹的碎片,咬着牙配合接应的弟兄们,将这根滚木扔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