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21 字数:3289 阅读进度:240/640

两人四唇分离,但四目交投,**熊熊。尤其是白凤凰在六郎的爱抚下更是觉得浑身热燥,彷彿体内有一把火正在熊熊燃烧。双峰又挺又鼓,涨的非常难受,好像只要一捏,就会渗出水来,沉甸甸的,急需抚慰,而六郎趁机一握,正是时候,刚好能稍解白凤凰鼓涨之苦。当下忍不住娇吟一声,樱唇吐气,如麝如兰的香气拂在六郎脸上,令六郎更加兴奋,索性大胆些,手指急动,紧紧扶着那一对玉峰,随即就将自己火热的身子往白凤凰身上压过来。

白凤凰娇喘嘘嘘,双臂一用力,立刻引得六郎身子一翻,整个人压在白凤凰身上。女神双目媚眼如丝,出一阵阵电波往六郎的身上,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温润的大磁铁,紧紧地将六郎吸住,不令离开。

六郎美女在抱,下身也涨得难过非常,尤其是姑姑那不用言语,只靠双目勾魂所产生的诱惑,更是令人心醉神迷。一双神目威严尽撤,水汪汪、**、情浓浓地往自己身上套,更是令人难耐。虽然昨天已经与心爱的姑姑三度缠绵,但是这种爱恐怕永远都要不够,六郎挺起腰身,徐徐送入……

又是急风暴雨,最后引的山洪暴!

黎明,就这样过去。

七星楼外,旭日初升。

白凤凰刚刚与六郎酣畅淋漓的一次ji情,身无蔽体之物,她一坐起,被子滑落,登时露出一身白玉无暇,温润粉嫩的肌肤,胸前高耸的玉峰微微上下跳动,峰尖上鲜红绛朱,淡柔清雅,衬着红晕,看了令人赞叹不已。

突然看到六郎正笑嘻嘻看着自己的酥胸,白凤凰轻呼一声,急忙伸手掩住双峰,双手交叉胸前,有意无意间露出深狭的雪白乳沟。秀垂下额头,脸上淡红微晕,容光娇艳,彷彿是大雨过后盛绽的玫瑰,迎着微风一幌,芬芳吐蕊,清香扑鼻,花瓣分层相拥,如天星伴月,有条不紊,散着尊贵之气,成熟艳丽。

六郎看得一怔,只见白凤凰的身体部份映着日光,淡金轻纱似的朝阳流辉横斜掩映在绝代佳人身上,雪白的肌肤登时变得金黄光亮,彷彿白凤凰的身子莹莹生霞,逆着光看上去,另有一股迷濛的美感,打从人心底一股暖意昇了上来,不禁让六郎看得痴了,定定地瞧着眼前的女神。

白凤凰被他看的不好意思起来,脸色羞红,心中却如搅了蜂蜜糖砂般,甜蜜蜜,油浸浸的。佯嗔道:“你看什么?快转过头去,我要穿衣服了。”

六郎哦了一声忙道:“是,是。”

用被子蒙住眼睛,心道:“女人就是女人,到了如此地步,还有什么不可以看的?”

只听得的悉悉索索的声音,不一会儿,白凤凰已经穿戴整齐,笑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起床了。”

六郎缓缓探出头来,只见白凤凰一身月白锦袖,浑身银亮如雪,紧身的白衣服将白凤凰的身段紧紧包住,曲线曼妙玲珑,凹凸有致,随身的紫玉银瞳剑化做一条雪银玉带,环在腰间,银光闪动,芒彩隐隐,真是英姿焕,气态舒闲。方才,床第之间那股娇媚已是荡然无存。

两人穿戴梳洗整齐后,天光也已几近大明。白凤凰伸手拢了拢那如云秀,略加整理,带着六郎来到七星楼下,先用罢早饭,随后将昨夜回来的探马传来。

探马回禀道:“白主,耶律撒葛占领瓦桥关后,因为知道飞虎城攻击受阻,亲自调兵遣将,前往飞虎城去了。”

六郎问:“瓦桥关沦陷,六爷的家中如何?”

探马道:“六爷,瓦桥关守将冯吉已经投靠了辽人,耶律撒噶从他口中得知,紫荆关赴会的并不是宋太宗,而是宋太宗的替身,你家大哥。而他又被射瞎一只眼睛,所以一怒之下,就将你家一把火烧光了。”

六郎心中一凉,问:“那些家人和我那傻哥哥呢?”

探马摇头道:“据说,全都被烧死在大火中了。”

六郎愤恨道:“如此大仇,怎能不报!”

白凤凰继续问:“飞虎城方面可有最新消息?”

探马道:“南院大王耶律撒葛已经传令,增兵飞虎城,并且在今日将会有一支水军从紫荆关出。”

白凤凰冷笑道:“果然被我猜中,辽军以为你在飞虎城的防御重点放在了城南郊,所以就想改从东面水路偷袭,我们正好给他来个迎头痛击!”

六郎擦拳磨掌道:“太好了,姑姑!这打水仗,六爷可是一窍不通,就全听你指挥了。”

白凤凰道:“好,我将带领凤凰号、火神号、雷神号、金环号、银环号前往助战。传令兵,将鲨鱼第一大队的水兵召集过来。”

传令兵领命,不大工夫,十二名水兵迅到位。白凤凰将战斗任务详细的部署下去,十二名水兵都是久经水战的老兵,对白凤凰的作战计划立即心领神会,随即,白凤凰又征求了一下大家的意见。这些水兵均表示没有异议。

白凤凰朗声道:“好!我宣布,现在我们就准备好三天的口粮,前往燕矶湖,准备伏击辽兵的水师。你们十二个人分成四组,到了燕矶湖就隐蔽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许浮上水面,更不许擅离职守!一旦遇到危险,要互相掩护和搭救,如有违背命令者,定斩不饶。”

“属下明白!”

白凤凰一挥手!“出!”

一行人带足应用之物,来到易水湖边,白凤凰的凤凰号就在岸边,她招呼六郎进得深水狂鲨里面,另外十二名水兵则是潜入水中,不大工夫就将另外四艘‘深水狂鲨’开过来,六郎见那四只大鲨鱼,与自己坐下这只凤凰号,体积大致相同,只是颜色稍有不同,其中两只是灰色,另两只则是暗红色。除了这四只深水狂鲨,还跟过来五只小鲨鱼。

其中一名水兵游过来,将一只小鲨鱼挂到了凤凰号深水狂鲨的尾巴上,白凤凰冲他做了一个‘好了’的手势,然后对六郎说:“那只小鲨鱼是自动化攻击武器,用来对付潜下水来的敌兵,一只小鲨鱼干掉十来个水兵是不在话下的,六郎,我们出!”

六郎兴高采烈的来到掌控度的轮盘前面,道:“我太期待这场战争了,出吧!”

负责攻打飞虎城的辽军主将是耶律斜珍,早在金沙滩之战之前,他就与耶律修哥分兵,耶律修哥负责歼灭四平山的宋军,和围剿从紫荆关退出来的宋军。耶律斜珍则率领二十万大军绕到四平山北域,直接袭击飞虎城,他想,自己手下二十万大军,飞虎城只有不足四万宋军,人数是敌军的五倍,就算守军奋力顽抗,不出三日,也能顺利拿下飞虎城。

但是,他想错了,城池攻坚战,并非野地作战,辽军的骑兵精锐,所向披靡,但是宋军非常理智,抱定了坚守的决心,耶律斜珍就传令攻城。为了顺利攻占飞虎城,耶律斜珍带来了一千架云梯,他坚信自己的士兵,作战足够勇敢,三万步兵,一万弓弩手,还有一万骑兵策应,五万大军的第一次进攻动之后,耶律斜珍才知道飞虎城的厉害。

因为城南面那一大块开阔地,被宋军埋满了高约三四尺的尖头木桩,导致他的部队不能顺利推进,距离飞虎城一里的地方,还有两座十丈来高的土城,上面站满了宋军的弓弩手,步兵想抬着云梯冲过去靠近城墙,还没有走到,就被那些弓弩手射杀。

耶律斜珍大怒,他手下虽然有善于飞射的骑兵联队,但是碍于那些讨厌的木桩,导致骑兵联队不能够快的冲锋起来,没有度,就挥不了骑兵的优势,尽管契丹骑兵善射,但是宋军居高临下,一点也不落下风,派上去两个骑兵分队,与宋军展开对射,结果经过一个时辰的对射,辽兵落败,那些两个骑兵分队总共六百弓弩手,只有一半活着回来。

而土城上面的宋军依旧火力很猛,将攻城的辽军步兵牢牢的控制在距离飞虎城二里地之外。

耶律斜珍大怒,为了让自己的部队少受损失,传令暂时停止攻击,随即召开紧急会议,临时改变了作战方案,耶律斜珍道:“要想攻下飞虎城,必须先干掉这两座土城,我军才能够顺利推到飞虎城下。”

耶律斜珍让手下两员大将各领一万人马,分头进攻那两座土城,撤退下来的辽兵副将提醒道:“大帅,那两座土城易守难攻,而且上面除了弓弩手,还配有重型火炮,另外,土城下面还有不少暗堡,相似里面埋伏有宋兵,我军就这样攻过去,恐怕还会落败,不如从紫荆关掉火炮营前来支援。”

耶律斜珍骂道:“混账!我二十万大军攻打这么一座小小飞虎城,居然还要再等火炮营前来助阵?等火炮营来到这里,将会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三天内打不下飞虎城,还不被耶律修哥那小子笑话死?你们都是大辽的勇士,就这么个区区的小土疙瘩还打不下来?那就不要当兵了,传令三军,今日要是拿不下那两个土疙瘩,我们就不要收兵,有临阵退缩者,杀无赦!”

两员辽军大将,各带一万兵马,向两座土城动猛烈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