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17 字数:3309 阅读进度:232/640

六郎见这路剑法困她不住,心中一动,索性将自己独创的那些胡七乱八的剑法一块挪进来使用,六郎曾经仔细观察过,萧绰、慕容雪航、苗雪雁三个用剑高手的手法和剑路,又柔和进自己的想法,这路独创剑法虽然不怎地高明,但是出招阴损,往往让人一想不到,难以招架。

白凤凰应对起来,一开始还真是颇为吃力。

两人出剑均如电闪,快疾如风,一个强攻,一个紧守。攻者剑法精奇迅捷,如天神行法,似应龙佈雨,千千万万的亮银剑刃化成白光闪动的汪洋剑浪,卷起千堆雪。守者,剑式密云不雨,如坚城金墙,似五岳巨山,层出不穷的重重戒备守护,飞鸟难渡。

六郎将玄天九式一口气连出九九八十一剑,剑剑真力充沛,劲气凌厉,外加自己的独创剑法上百剑,一口气使完,却没想到白凤凰居然顶的住,强守关卡,不让六郎轻易过关。等到六郎所有的招式用过,白凤凰见他黔驴技穷,微微一笑,蓦地一声大喝,万剑归元,一剑怒劈而下。这一剑下劈,不论精神、气力、内劲、意境都到了顶峰,轰然雷震声中,剑光乍亮倏灭,一道光射斗牛的剑光如电劈下,就在那眨眼的瞬间,六郎只觉如处空旷原野中,万物俱空,只有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密云满佈的天上闪电下殛,雷公击鎚,电母照镜,一道银虹似的电柱照亮大地,遍地皆银,就在那一刻间,电柱连接天地,接通乾坤,天即地,地即天,再无天地之别,乾坤之分。又似劈开虚空,将长天斩为两半,神威至此,无以复加。

六郎定定心神,对自己道:“这是幻觉,一定是姑姑升华了元神,假诱自己。”

六郎举剑相招架。

白凤凰这一剑劈在六郎的剑上,不但剑劲刚猛无匹,且所出的大力更将六郎整个如断线风筝般磕飞,手中紫玉金瞳剑脱手,虎口流血,整个人暴退一丈有余,手臂也垂了下去。

剑招到此,胜负已分,亦以完结。虽是如此,六郎仍清清楚楚地看到,一道闪亮不灭的剑光紫电,兀自虚空凝形,豪芒不散,冷森森,明滟滟地於空气中荡漾,剑招虽尽,其意不绝,惊惧萦心,余威兀自迫人。

“姑姑,你耍赖,这不是你教我的玄天九式啊。”

六郎见白凤凰如此出剑,神威凛凛,大有气吞天下,睥睨宇内的威风气势。气派庄严,雄伟肃穆,霸气无边中带着一股出傲立出尘的清冷气度,彷彿宇宙尽在我手,任我掌控,显然不是那套玄天九式了。

白凤凰一声轻笑,停住身子,笑盈盈看着六郎,微微点头,道:“不错,今天算是及格了!”

六郎上前,拽住她的手臂,道:“师父,姑姑!刚才你用的这一招,好厉害!比起刚刚传授我那玄天九式要厉害得多,这是什么剑法啊?”

白凤凰道:“这是天山剑法,名叫紫日西来!”

六郎点点头,道:“姑姑你也学过天山御剑?”

白凤凰道:“那倒没有,只是十六年,蓝堂在悬空的时候,偷学了他几招。”

六郎听她有提及蓝堂,心中有些吃醋,却不明说,道:“蓝堂的剑法如此厉害?干脆咱们都不用修神了,直接练御剑算了。”

白凤凰微微一笑,道:“怎么,一听我提起蓝堂,你连天山御剑都恼了?”

六郎见她失传了自己的想法,赶忙装作无所谓的样子,道:“没有啊,我是讲真心话啊,这一剑确实厉害,真要是用在战场上,我还真是很难躲开呢,可惜!蓝堂已经不在了,天山御剑就此少了以为绝代高手。”

白凤凰收起紫玉银瞳剑,道:“蓝堂虽然不在了,但是还有他的师妹石玉棠,现任天山御剑掌门,这个冰花天女的剑法比起她的师兄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啊。”

六郎一听白凤凰也提及石玉棠,想起苗雪雁与自己跟前不止一次的夸奖她的师父,不仅貌冠雪川,天山御剑更是炉火纯青,天下无敌,心中顿时痒痒起来,也不知道这样一位天山圣女,会不会有一天,也栽倒六爷的手中呢。

白凤凰前面带路,领着六郎上楼,在前面走,她自然看不到六郎的脸上变化,更猜不到六郎的花花肠子,来到第七层之后,白凤凰向手下下达了送晚膳的命令,六郎这才现,白凤凰传令时候,只是通过拉墙壁上的绳子,看那墙壁上颜色不一的绳子,想必是代表着不同的命令。

不大工夫,两名身着劲衣的小婢女端着食盒上楼来,白凤凰问:“紫菊,今天可有什么新的消息?”

紫菊回道:“主,真定和瓦桥关的辽兵开始禁湖了,他们出动了大量的人马,在岸上巡查,严禁任何人靠近我们悬空,不过派出去的暗哨还是平安回来了,据他说,辽军在飞虎城的进攻依然受挫,耶律撒葛已经亲率十万大军,前往飞虎城方向去了。”

六郎骂道:“这家伙,居然命大未死,明明看到大哥一袖箭射中他的,居然被他捡条性命。”

白凤凰又问:“南线如何?”

紫菊摇头道:“派去南线的暗探还没有回来。”

白凤凰点头,让她们下去,然后让六郎坐下用餐,六郎不客气的吃了两口,见白凤凰若有所思,就问:“姑姑,你在想什么?”

白凤凰道:“你还没有来悬空的时候,家兄就远赴东海蓬莱,到了现在还是音讯皆无,明歌公子前往打探,东海蓬莱并不否认家兄在上,却是就是不允许与悬空再有接触,莫非家兄是遭到软禁了?”

六郎气愤道:“东海蓬莱,都是帮什么东西?居然敢软禁姐夫?”

白凤凰将脸一沉,道:“不许胡说,他明明是你的岳父老泰山,你怎可叫他姐夫?”

说完之后,跟着一阵脸红,猜想六郎刚才是因为一时气愤,顺着自己的人脉关系叫出口的。六郎也是尴尬一笑,扰扰头道:“姑姑,我不是故意的,你不要介意啊,其实不管我怎样叫他,我都是真心为他着急。”

白凤凰点点头,道:“明歌公子最近也没有消息回来,正让我放心不下。”

六郎问:“东海蓬莱,为什么要软禁我老岳父?”

白凤凰道:“这件事,说起来话长,以后我在慢慢和你讲,看来,我需要亲自走一趟了。”

六郎急道:“姑姑,那帮人既然这样坏,保不起将你一起抓起来就坏了。”

白凤凰道:“我不会直接去找的,我需要先找到明歌公子,在与他商议最好的办法。”

六郎听她一连提起明歌公子,顿时,在福来居的那个翩翩美公子的身影,浮现在六郎眼前,顿时又有了几分醋意,问:“姑姑,这个明歌公子即是蓝堂的弟子,又是柴世宗的后人,你如此亲近与他,是不是要奉他为主,助他复兴大周啊?”

白凤凰点点头,道:“正是如此!这是想当年,我们兄妹在他母亲周皇后跟前立下的誓言,如今天下,宋皇昏庸,辽兵虎视中原,大有兵渡黄河之势,一旦形成那种局面,大宋王朝便是岌岌可危,不趁此复兴大周,等待何时?”

白凤凰看看六郎,突然问:“六郎,金沙滩的教训已经让你明白了真理,难道你还会帮助宋昏君扶保大宋朝?”

六郎却是冷哼一声,道:“若不是昏君无能,舍不得兵权旁落,怎能有我杨家将浴血金沙滩,精英尽损,我要是再学父亲的愚忠,那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姑姑,你不用说了,我全听你的,你要六郎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说着,六郎趁机将白凤凰搂在怀中,吻上她清秀的额头。

白凤凰嗯了一声,道:“六郎,你真的愿意?”

六郎坚定的点头。

吃罢晚饭,六郎趁着请教白凤凰今日所学剑术的机会,凑到她身边,就要伸手来抱,白凤凰不温不怒的将六郎挡开,道:“你练了一天的功,浑身全是汗臭,难闻死了。”

六郎忙道:“那我去洗澡。”

白凤凰犹豫了一下,道:“那些洗澡的东西都是我一个人专用的,就连云妃和雪妃,都不能和我混用,我不想借给你使用。”

六郎嘿嘿笑道:“那就是说没处洗了?”

说完就要往那洁白的被褥上躺,白凤凰急忙将他拉住,道:“你浑身脏兮兮的,要是脏了我的床,我就将你扔到易水湖里去洗个干净。”

六郎打了个冷战,忙道:“姑姑,那你就行行好,指给我一条活路啊!”

白凤凰叹了口气,道:“算了,大不了将你用过的全部扔掉,你跟我来吧!”

六郎跟着白凤凰来到浴室,白凤凰打开装热水的竹筒,不大工夫丝丝热气就冒了出来,看到水温热起来,六郎就当众脱光了衣服,道:“姑姑,你能不能帮我擦擦背?”

问完之后,现无人应声,回头看,白凤凰已经离去,六郎顿时兴趣全无,乖乖的洗完之后,围上一条大毛巾就跑出来。看白凤凰正站在窗前上月,六郎悄悄靠上来,从后面抱住纤腰,道:“姑姑,十五月亮十六圆,今天月色好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