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14 字数:4193 阅读进度:224/640

四娘看了看胸前满是鲜血的苗雪雁,问:“燕子怎样了?”

六郎眼含热泪道:“这一仗,我们伤亡太大了……”

二郎问:“父亲,还有大哥他们呢?”

六郎摇摇头,道:“全打散了!”

“会不会还在重围中?”

四娘说:“你父亲为了掩护我,和潘大人又被敌军困住,我们快些去救吧。”

六郎点头道:“或许是吧,四娘,燕子伤势很重,若不赶紧医治,绝难活命,你和二嫂马上带她走,回四平山,找御医诊治,顺道搬请救兵!”

宝日明梅叹道:“六郎,四平山……四平山已经丢了,九万大军全军覆没!”

六郎惊问:“会是这样?这怎么可能?”

宝日明梅道:“上一道大桥一丢,我就意识到事情不妙,急忙派人回四平山禀报皇上,可是派去的人一直没有消息,后来四平山方向杀过来一支人马,那是父亲跟前的副将王石,他告诉我,四平山遭受到辽军的围攻,皇上根本不敢抵抗,直接丢下四平山跑回瓦桥关去了。”

六郎骂道:“这混蛋,他们手握后援部队,关键时刻临阵脱逃,这不是将我们釜底抽薪,至于绝地吗?”

宝日明梅叹道:“皇上在路上遭受辽军伏击,尽管在众将士死保之下,得以逃脱,但是身边人马全军覆没,留守四平山的一部分人马,在经过浴血奋战之后,王石将军知道父亲这儿的危险,便带了剩下的两千兵马来支援我们了,若不是这两千兵马,我们连现在这座大桥也保不住呢。”

六郎重重叹口气,骂道:“这个昏君,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现在父亲还在敌阵之中,生死不明。四娘,二嫂,你带燕子突围,和紫若儿会合,不要坚守这里了。”

四娘点头道:“你们怎么办?”

此时天色已经全黑,但是月光明亮,九天玄佛的十道巨龙还在张牙舞爪的围困这四小姐,四小姐再要是得不到援助,恐怕就要败阵了。六郎指挥一百名骑兵弓弩手,对准九天玄佛狠射,保护四小姐退下来,眼下情景,来不及细说,六郎带领大家退守拒马河南岸,与紫若儿合兵一处,调集了所有的弓弩手坚守这座大桥。

六郎看看苗雪雁的伤势,将紫若儿和宝日明梅叫过来,道:“你们俩带领一队骑兵,带着燕子突围,往飞虎城去吧。”

宝日明梅和紫若儿看看苗雪雁的伤势,实在是刻不容缓,但是都不放心这儿的战事,六郎道:“现在我手中,还有这三千兵马,我争取将父亲和潘大人他们救出来,你们回到飞虎城后,不要救兵,记住这是军令,任何人不许违反!”

四娘急道:“可是……六郎你这里太危险了,我怀疑辽国出动了紫荆关所有的兵力。”

六郎点头道:“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更不能恋战,回到飞虎城,马上做好坚守的一切准备,加固城南的防御,我救出父亲和潘大人之后,也会化整为零,想办法回飞虎城的。你们真要是不听话,倾城出动的话,就咱们飞虎城那几万兵,根本挡不住辽军铁骑的一个冲锋,明白吗?”

四娘和宝日明梅含泪点头,当即率领一百轻骑,趁着天黑,往飞虎城而去了。

看到桥对面的辽军并不像先前那样越积越多,六郎猜想他们不急于歼灭自己,是考虑到拒马河南岸还有大队的辽军,即使自己要逃,也没有多大的机会,所以围攻自己的辽军部分回撤,应该是全力围歼父亲和潘仁美的部队去了。

四小姐更是心急如焚,看了看六郎道:“六郎,你和二哥、三个在这里守住大桥,给我一支兵马,我要杀回去救父亲。”

六郎点点头,道:“四姐,你点一千骑兵,我和你一起去。“这时候,拒马河南岸的辽军又一次围拢上来,向六郎所部动起猛攻,二郎和三郎率兵拼死抵抗,六郎又对四小姐说:“我们俩要是一走,二哥和三哥肯定受不住此桥,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将所有的部队集合起来,一同杀回去,然后毁掉这座大桥,切断拒马河南岸辽军对我们的合围之势。”

四小姐眼睛一亮,道:“六郎你说得对,我们现在确实没有必要再坚守这儿了,况且一旦分兵,就会减弱我们自己的实力,不如将兵力集中起来,杀回去,杀辽军一个措手不及,救得父亲之后,也不一定非得从这儿退回去,何况这儿已经没有了退路。”

六郎眼睛里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四姐,如果营救成功,我们就沿着此河一路向东,转战淤口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四小姐面上呈现一丝喜悦,道:“六郎,就依你,快些传令吧!”

于是,六郎传令,将后防的兵马改为冲锋队,四小姐亲自率领,冲过拒马河大桥,占领北岸,然后南防的队伍也陆陆续续相互掩护退回桥北,退守过程中,用松油和火把点着大桥的桥基,被来就已经遭受过多次焚毁的大桥顿时在烈火中倾塌。

四个人带领着三千生力军,沿着拒马河北岸往回杀,历经千辛万苦和浴血奋战,终于在前面现一小队即将被辽军全歼的宋军,六郎冲过去杀散辽军,救下这支人马,一名士兵都统道:“六将军,令公和潘大人都在前方毁坏的大桥西方五里之处,被辽军围困脱离不得,我等奉命突围,搬请救兵,可是……”

六郎道:“我知道了,为何父亲和潘大人不往东走?”

都统回道:“这儿的大桥被毁,我们本来是往东面杀的,可是东面辽军太多,结果一场厮杀下来,我们就被他们大的退后了好几里,令公见那附近有一座高岗,就率兵占据了依托有利地形,与辽兵周旋,否则的话,早被全歼了。

六郎和四小姐得知了父亲的下落,心中也踏实了许多,但是对阵漫山遍野,不下十万的辽军,想将令公等人安全的营救出来,实在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二郎和三郎得知大哥和七郎阵亡的消息后,早就红了眼睛,不顾一切的指挥所部兵马朝着围困令公的辽军后防部队猛冲过去。

虽然知道这样猛冲的效果不好,但是六郎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和四小姐对视一下,也只能拼了,击中所有的兵力,突破一口。辽军的后防也十分严密,不等二郎和三郎的骑兵冲到跟前,就已经乱箭齐。

尽管箭若飞蝗,尽管不断有人倒下,二郎和三郎的所部骑兵仍旧不顾惨重的伤亡拼命冲锋。肩膀中箭的二郎长枪挥舞,率领百余骑先锋兵冲过辽兵弓箭手阵地,以锐不可挡之势猛冲辽军战阵。

三郎的大枪劈开了一面盾牌,将手里的长矛狠狠扎进只剩半截盾牌的辽军胸膛,战马直接踏上辽军的尸体,带领前锋部队,直接扑入辽军阵地的心脏。

周围的辽军迅向缺口合拢,其余空闲方向的辽军开始相互掩护着退回阵内。并组织阵型猛地反扑,企图填合缺口,犀利的弩箭也急射而至,冲在前面的宋兵连人带马躺倒一大片,尸体几乎垒得跟人一样高。

四小姐一声呼喝,手里的三尖两刃刀将一个辽军头目的长枪砍断,锋利的刀刃在对方脸上到胸部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旁边一个年轻的辽军将领似乎被吓呆了,拿着盾牌愣,被四小姐反手一刀砍掉了脑袋,无头的尸体还呆站在那里,颈项里喷出冲天的鲜血。六郎战马冲上来,抽出宝剑直直地刺进辽将战马的身体,濒死的战马扬蹄将敌人踏翻在地。

就是这样一味的死冲硬撞,辽军大阵的缺口就被一点一点撕开,尽管己部兵马的伤亡也十分严重,六郎这时候也无暇去想,马蹄隆隆,血光飞溅,兄弟四人亲率数百骑勇士从辽军头上飞跃而过,踏着敌军和自己战友的死尸,像一把尖刀一下子将辽军大阵刺穿。

可是谁料,浴血奋战,不惜一切代价换来的结果,竟是一个意想不到结局。

那片土岗之上,所有的宋军刚刚尽数牺牲,望着遍地的宋军尸,令公长叹一声,仰天笑道:“天亡我杨家将,今日之金沙滩,臣有愧与天下,有愧与圣上,金沙滩之败我无颜苟活人士,老潘,我陪你去了!”

说完,就将佩剑横与脖项之上。四小姐刚刚杀进重围,便见到父亲欲要引剑自刎,急忙喊道:“父亲,不要啊!”

但是这时候,天色漆黑,四处喊杀震天,令公根本看不到她,更听不到她的呼喊,四小姐弃了战马,越过前面最后一排辽兵,四小姐哭叫着朝令公扑过去,但还是晚了一步,随着项血飞溅,令公如山的身躯,轰然倒下,四小姐扑上来,扔掉长刀,抱住父亲的身躯,放声痛哭。

令公身边,四小姐看到潘大人浑身已被鲜血染透,他身上有三支飞箭,还有一处枪伤,大哥也安详的躺在那里,四小姐搂着父亲的身体,一下子背过气去。六郎也杀至近前,看到眼前的情景,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栽倒,他急跑几步,将四小姐扶起来,唤道:“四姐,你醒醒。”

四小姐悠悠醒转,看看六郎,看看父亲,看看漫山遍野的辽军和数之不清的松明火把,仿佛还不能一下子接受眼前的厄运,“六郎,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六郎叹口气,热泪流下脸庞,他轻声问道:“谁之过?谁之过?是我吗?”

二郎和三郎还在率兵奋力厮杀,他们看不到这儿的情景,只知道前面已经杀通了血路,六郎和咏琪已经冲了进去,他们还要继续战斗,保住这条生路。

九天玄佛大怒,喝令:“将宋军全数射杀!”

辽军弓弩手开始大规模的射杀这成一条直线的宋军,宋军的这条直线慢慢的被辽军的强大所蚕食,从一开始的一条直线,逐渐被切割为十数段,最终全部消失,三郎身重数十箭,浑身上下,连人带马都成了刺猬,可他最终还手握钢枪,屹立不倒。

二郎身受重伤,被辽军俘虏,九天玄佛将他押至阵前,对土岗上喊道:“杨将军,本国师知道你在太原大破程世杰,念你是个将才,现在的局势你也看到了,只有放下武器,投降大辽才会有一线生机,我不但可以确保你生命无忧,还能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

六郎冷笑一声,站起身来,道:“士可杀,不可辱,九天玄佛,亏你也是得道的高僧,居然助纣为虐,帮助大辽,霍乱天下,今日之战,碍于我主昏庸,六爷才会落败,但是六爷浑身还有的是力气,要想杀我,也没有那样容易。”

九天玄佛点头道:“我知道你是修神界高手,就算我千军万马就将你重重包围,只要你施展出风火雷霆阵,还可以拖延到天明,本国师虽然法力无边,但也奈何不了你。不过即使你能拖到天亮,又有什么用?实话告诉你,今日之战,我大辽早已经成竹在胸,现在四平山的宋军已经被歼灭,同时,还有两路大军,一共四十万人马,一路直奔你的飞虎城,另一路则是围困瓦桥关。大宋皇帝已死,败局已定,你还固执有什么意思?若是不听劝告,那你就只有陪伴这些死人,做一个孤魂野鬼了。”

六郎骂道:“秃驴,修要废话,快放了我二哥!”

九天玄佛哼了一声,道:“你快快放下武器,否则我就先杀了他!”

说罢,将二郎拎在手中,二郎此时已经知道了父母双亲阵亡之势,刚才也看到三郎被乱箭射死,自己又是重伤在身,唯恐活着只会拖累六郎,于是趁九天玄佛不注意,从腰间摸出匕,朝着九天玄佛腹间猛刺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