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13 字数:3121 阅读进度:223/640

六郎带领这支人马,往东面杀过去,中途又遭遇辽军疯狂的围攻,这一次竟是辽国大军师九天玄佛亲自带兵杀到,六郎知道这个兄僧厉害,实在不好对付,但是也要硬着头皮一战。六郎和九天玄佛一交手,九天玄佛也大吃一惊,想不到对方一个小将,居然有这么强烈元神,对方尚未使用大招,还看不到是几道高手,于是加了七分小心,专心应战,六郎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加上九天玄佛小心迎战,简直是无懈可击,六郎也无心迎战,仓促中出一记风火雷霆决,分身就退。

九天玄佛用强劲的护身馗罗封开六郎的杀招,心中暗道:“这小子虽然功力不弱,但是好像还未能修炼成修神界的至高法系攻杀,哼哼!看我收取了你的元神,正好用来促进我的神功。”

他高喝一声:“休走,看我鬼舞宝轮的厉害!”

六郎猛回头,但见九天玄佛头顶蒸腾而起十道瑰丽的馗罗,飞旋转着形成强大的轮盘,朝着自己罩过来,六郎见事不好,急忙唤出风火雷霆阵御敌,那鬼舞宝轮缠绕在六郎头顶,如同一条狰狞的恶龙,要将六郎一口消化掉。

四小姐见状,自然之道六郎遇上了极为强劲的对手,于是偷偷摘下天寒白玉弓,扣上三支黑羽狼牙箭,对准九天玄佛射过去,那三支箭乃是一快两慢,如此独特的手法,让九天玄佛忙不暇接,尽管他极力闪躲,也终被第三支箭射中屁股,好在他神功盖世,肉身已非普通利器可以损伤,入肉虽然不深,但对于九天玄佛来说,这可害死奇耻大辱,这些年在江湖中还从未有人伤及过他的肌肤。四小姐若是换了普通弓箭,也未必能射穿他的护身馗罗。

九天玄佛盛怒之际,四小姐已经飞身赶到,对准他的秃头就是一刀,三尖两刃刀砍在九天玄佛的护身馗罗上面,溅起无数的火星,九天玄佛怒吼一声:“可恼!看我修罗冥界波。”

他被迫收回吸取六郎的鬼舞宝轮,使出攻击力最强的修罗冥界波,朝着四小姐和六郎打了过去。

一道道黑色的闪电,一个个狰狞的鬼魂,夹杂着盘旋翱翔的黑色巨龙,将六郎和四小姐团团围住,苗雪雁见二人受困,连忙上前助战,她的佛光剑影之卸刃专门可以破解修罗界的大招,这也是御剑专门用来对付修罗界的招术。

虽然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十分厉害,但是他招的时候,攻击目标是四小姐和六郎,没有在苗雪雁身上,所以苗雪雁再一次用天山御剑的防御剑法化解了他的虽然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十分厉害,但是他招的时候,攻击目标是四小姐和六郎,没有在苗雪雁身上,所以苗雪雁再一次用天山御剑的防御剑法化解了他的大招,助六郎和四小姐脱离险境。九天玄佛盛怒,扫视了苗雪雁一眼,心道:“还有个天山御剑高手,看本座先擒了你在说。”

他大招再起,风云变幻,调转龙头,朝着苗雪雁急攻过来。

苗雪雁心中大急,再也顾不得留力,忙使出千回落英剑。只见寒光乍起,剑圈闪烁,明灭不定,不及一瞬的时间里,电漩星飞,银光洒落,剑圈四下伸展扩延,原本一个不及三尺的雪银剑圈,顿时暴涨成一个圆形光屏,烟花般的散落倒挂,整个将九天玄佛罩住,尽管光华骤盛,剑气千重,苗雪雁也深知,自己功力尚欠火候,天山御剑招术再精妙,也伤不到九天玄佛的法身,仅能靠天山御剑的威力,暂时的拖住九天玄佛,让六郎和四小姐快些逃生,于是大声喊道:“六爷,四姐!你们快逃啊!”

六郎和四小姐也是拼劲浑身解数,杀光围困自己的地狱鬼魂,刚要全身而退,却见苗雪雁只身一人,被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困住,已是脱身不得。九天玄佛要想一下子杀死苗雪雁也很困难,他恼羞成怒之际,又加了一成功力上去。

阿纳乌龙和萧尔丹见状,立即上前帮忙,阿纳乌龙生性狡猾,善于暗中偷袭,见苗雪雁全心应付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阴阴一笑,飞身跃到苗雪雁身后,一扬手,打出一片独门暗器,名唤透骨银针,铺天盖地朝苗雪雁射过去。

四小姐喊声:“燕子小心!”

自己相救已是不及,急忙摘下天寒白玉弓,扣上两支黑羽狼牙箭,对准阿纳乌龙骂声:“贼子,受死!”

苗雪雁已经听到身后风声,幸好她的佛光宝影之卸刃练得炉火纯青,身形一个微转,一片剑雨泼出去,嗤嗤数响,圆如穹庐的光屏罗罩,数点星爆火花激飞,叮叮噹噹一阵急响,阿纳乌龙出的透骨银针,有些被苗雪雁剑峰一绞,化成星雨银粉,随风飘散,有些则被磕飞荡开,回射四周辽兵,哎呀连声惨叫,十数人倒下去。

与此同时,偷袭苗雪雁的阿纳乌龙也是一声惨叫,被四小姐的神弓绝箭射中,摔倒在地,碍于辽兵人多,六郎来不及过去要他性命,就被辽兵抢救走。

苗雪雁急中求变,长剑才刚将那满天花雨的透骨银针绞碎磕飞,背后掌风凛然,萧尔丹的雷霆大手印已堪堪击到,苗雪雁闻声知威,只觉身后压力奇大,如玄龟负山,萧尔丹的雷霆大手印激荡空气,划水分波似的撞向苗雪雁背心,这一掌若打上,苗雪雁不死也重伤,可能还会落个半身不遂,终生残废。

可是苗雪雁不能躲闪,她要是一收手,回防的话,不但自己,六郎和四小姐都会有生命危险。因为这时候,九天玄佛已经降功力升华至最高,即使萧尔丹不起波澜,苗雪雁也绝难脱离九天玄佛的杀招。

她心念电转,已有定见。美目惊现杀机,目射寒芒,脸色冷的骇人,萧尔丹在苗雪雁身后出掌,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但那股浓洌的杀气却如江河满溢的流散开来,苗雪雁将千回落英剑运到极点,劲聚后背,就以血肉之躯硬接了萧尔丹的雷霆大手印,同时手腕一转,由腋下剑尖倒反回刺,险之极矣的贴肉而过,由腋下穿出,刃吐银光,寒气如剑,指向萧尔丹心窝。

萧尔丹一掌正拍中苗雪雁后心,还未来得及高兴,只觉心口骤冷,彷彿要结层冰似的奇寒澈骨,就好像千万根细长尖针同时在左胸攒刺,中气为之一窒。萧尔丹脑中血光闪现,知道自己纵使掌力暴,能置苗雪雁死命,自己也是绝难活命,犹豫之际,掌上力量就收了三分,打算全力后退,但是苗雪雁抱定决心,要他的性命,只求帮助六郎干掉一个强劲的对手,根本无暇自己的安危。

这一剑透穿了萧尔丹的前胸,他纵身急掠而逃,却是一个踉跄摔倒在平地上,手捂胸口,神色甚为凄凉,估计已经很难活命,虽然一剑绝杀了萧尔丹,但是苗雪雁也被萧尔丹一掌击中在先,她受伤也颇为严重,强忍着腹腔中涌上来的鲜血,却又被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击中,身如断线纸鸢,飘飞出去,吭的摔在地上,六郎惊恐中飞身扑过去,护住苗雪雁,再看她胸前已经沾满了鲜血。

苗雪雁脸若烫金,躺在六郎怀中,没有了说话的力气,只是欣慰的一笑,两行眼泪流淌下来,六郎一阵心痛,呼道:“燕子,你坚持住啊!”

九天玄佛继续施展绝技,四小姐恼羞成怒,舞三尖两刃刀上前阻挡,四小姐红着眼睛,眼睛里都要喷出火焰,她拼劲了全身的力气,将力量转化到刀锋,势必要斩落九天玄佛的人头,尽管四小姐勇不可挡,但是真要想打败九天玄佛,只靠蛮力和神勇还远远不够,要杀九天玄佛就必须先破他的法身,可四小姐现在不具备这种本领,她冲上来,也只能气道拖延时间的效果。

功夫一长,四小姐立马顶不住,九天玄佛的修罗冥界波困的她只剩下了招架之功,六郎看看身边,自己的部队所剩无几,苗雪雁已经昏迷不醒,生死尚不能断定。眼看四姐又要伤于九天玄佛手下,六郎正打算冲上去拼命。

关键时候,斜下里杀出一支人马,将围拢上来的辽军杀散,四娘带领二郎、三郎、宝日明梅一起冲过来,见六郎后大家都是喜出望外,宝日明梅叹道:“六郎,都是我不好,那座大桥被我丢了。见四娘杀过来,我才知道里面你们被包围了。”

六郎道:“二嫂不要自责了,辽兵早有准备,况且人数众多,我们才会措手不及,这边的桥如何?”

宝日明梅道:“紫若儿带兵正在死守,情况也不是太好,辽兵太多了,我和紫若儿的部队伤亡惨重,六千兵马,现在估计还剩下一半,见你们这么长时间还不能归来,我们三个就带一部分人,来接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