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10 字数:3622 阅读进度:216/640

一番大战下来,四小姐尽管拥有神功,也未能摆脱厄运,再次被六郎彻底征服。

依次,接下的列为娇妻,也全部遭到了六郎摧残,在历经一日一夜的大战之后,十二位娇妻,除了慕容雪航和白云妃两个,其他的无一幸免,全被六郎一次性喂饱。这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了,六郎满意的穿衣起来,领着列为娇妻去吃饭。

来到密室之外,看到列为娇妻一瘸一拐的样子,六郎忍住笑道:“列为娇妻,你们这是为何啊?为什么都不好好走路?”

四小姐气道:“小坏蛋,你还说,都是你使得坏,将我们弄成这样。”

司马紫烟更是忍着眼泪道:“六爷,人家今天还要去检阅军队的战略战术呢。”

六郎上前搂住娇躯,道:“今天就休息一天吧,不要去了。”

司马紫烟道:“不行啊,昨天人家就没有去了?”

六郎汗下,“昨天?莫非我们已经玩过头了?中间接了一天我都不知道。”

列为娇妻军事又气又乐,美美的大餐一顿,司马紫烟忍着疼,要紫若儿陪自己趣检阅新军战术了,看着她俩一瘸一拐的离去,六郎道:“早知如此,就不用那样难为她俩了。”

其余的列为娇妻都纷纷请假回各自房间休整,两位贵妃娘娘也手挽着手,相互搀扶着会皇上行宫休整去了,就剩下六郎和慕容雪航、白雪妃三个,六郎打了一个哈且,道:“六爷有些困了。”

“那我扶你去休息吧!”

慕容雪航伴着六郎来到卧室,六郎连打了两个哈且,就伏在慕容雪航的怀中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十分舒服,醒来时现已经到了傍晚,恢复了精神的六郎睁开眼看看,连喊了两声,见屋中没有人,感到口渴,爬起来就想下床想找水喝。

却听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抬头,慕容雪航已经端着茶水进来,六郎抱住她的纤腰,问:“你怎么知道我口渴?”

慕容雪航嫣然一笑,道:“你昨天一口气战斗了哪么久,一醒来当然口渴了。”

六郎心中一暖,在她娇嫩的香腮之上亲了一口,道:“好老婆,你真会心疼人,她们呢?”

六郎喝了一口茶水,听慕容雪航道:“姐妹们都让你弄坏了,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些力气?”

六郎笑道:“我偷偷用元神转化的,要不然能够坚持那么长时间。”

慕容雪航无奈的笑笑,道:“她们都是心爱的女人,你也深深爱着她们,为何下手没有轻重?”

六郎却道:“这你就不懂了,女人嘛,如果不是男人,很难了解她们真正的内心,你放心好了,她们非但不会因为我弄坏了她们的身体而责怪我,反而会因为这件事,更加喜欢我,也会更加对我忠心,航,你说不是吗?”

慕容雪航想了想,突然问:“六郎,要是我身上没有身孕的话,你会不会也这样对待我?”

六郎温柔的搂着她,吻上她的樱唇,痴痴的吻了许久,方才松开反问:“你希望怎样呢?”

慕容雪航双颊微红,眼神略带羞涩,道:“我也很想……尝试一下,会是什么滋味啊。”

六郎乐道:“今天晚上正好啊,我这儿有没有人来陪,就算你不想,也没有办法了。”

六郎扯落她的群衫,二人**相对。

六郎又将嘴巴朝着慕容雪航粉嫩的脖项吻过去,慕容雪慕容雪航心中一凛,他隐隐约约感受到六郎内心的火热,看来今天晚上,自己是必要遭受一场暴风雨的洗礼,那有何又不是一种即幸福?

六郎望着她那双透射着无限深情的双眸,温柔,又如天空一样深邃迷人。六郎再次与她激吻,慕容雪航心甜如蜜,她抬起如花的俏脸,和六郎缠绵热吻着。六郎用自已火热双唇紧紧地吻住她柔软细嫩,芬芳袭人的双唇,其中又包含着无比的柔情和爱恋,令六郎深深地沉醉。

慕容雪航羞红的脸形极美,眸子像寒星似的,出一闪一闪的亮光,吹弹得破润滑的皮肤白得似玉,嫩得仿佛只要轻轻一捏就可以挤出水来,最使人迷醉是她显露出来的英姿飒爽的丰姿艳绝人寰。六郎徐徐的进入……

二人完美的结合后,慕容雪航倒是先升华了元神,轻声说道:“六郎,施展风火雷霆阵!”

六郎嗯了一声,升华元神,喝一声:“风火雷霆阵,出!”

二人元神紧密的结合,六郎操控元神,射出瑰丽的气墙,沿着慕容雪航那瑰丽雄厚的防御体系,六郎的烽火雷霆阵慢慢的向外扩散,二人身心彻底结合,慕容雪航运用元神异体之法,穿越到六郎体内,温柔的修补着六郎有着许多伤残的阵法。

“以前不是告诉你了吗,没事的时候,要专心修不好自己阵法,今后万一遇到修罗界高手,就你这样的风火雷霆阵阵法,非让人家攻破不可,你啊!那方面进步倒是贼快,这武功却是老让我督促,六郎你就不能用心一点儿吗?”

慕容雪航说着,下身一阵收缩,将六郎那不安分的东西牢牢罩住,六郎连连试了好几次,都没有办法摆脱,好奇的问道:“航,你用的这是什么招术啊?”

慕容雪航道:“我的元神现在在你体内,并不是我用了什么招术,而是我冻结了你那坏东西的意识。”

六郎吃了一惊,道:“这样厉害?”

慕容雪航道:“本来就是嘛,我现在要是想取你的性命,是易如反掌啊!”

六郎笑道:“幸好你不是我的敌人。”

慕容雪航道:“用自己的元神杀敌,是最快捷、最厉害的方式,我往下修炼的单元是‘灭天神雷’,这是一种可以破空索命的杀招,专门用来搏杀实力高强的对手,元神越高,效果就越厉害,姥姥虽然在千里之外的星宿海,可她若是想杀你,现在就可以来用灭天神雷取了你的姓名。”

六郎将脖子一缩,道:“也太玄了吧?”

慕容雪航道:“一点儿也不夸张,但是,有了前提,她事先要算好你的准确方位,因为姥姥的十道元神需要破空而来,也就是说需要穿越无极,以她的功力,在无极种也不能拖得太久的时间,倘若是拖得时间久了,就会因为承受不了无极中的巨大压力,导致元神受损,严重时会伤及性命。”

六郎点点头,道:“也就是说,我只要躲在她找不到地方,她杀不了我,就会因为时间关系,而赶紧收功回去?”

慕容雪航道:“基本上就是这样的。”

六郎羡慕道:“这招好厉害啊,我要学!”

慕容雪航道:“要学的话,你就必须先学会天电织网,练不出第八道元神,你怎么学啊?”

六郎叹口气,道:“实在是太难了,我每天浴这些娇妻合欢,虽然说是有一半的原因是在享受,可我也想通过这个迅提升我的功力啊。”

慕容雪航点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道:“你还记得萧绰说的话吗,她说她第一次与你的时候,得到的是差不多三年的功力,后来却是越来越少了,原因就在这里,你每次释放出来的精华中,含有的能量是相等的,并不是你本身出了问题,而是其中一部分能量被你自己吸收了。”

六郎也明白了,“以前,我不修神,所以不会吸取精华里面的能量,现在不同了,我在修神,所以吸取了里面的能量,看来我还需继续努力啊。”

慕容雪航点点头,又费了一些时间,终将六郎的风火雷霆阵修补好,六郎又问:“航,你练得如何了?是不是快到第九道元神问世的时候了?”

慕容雪航摇摇头,道:“还不够,差得远呢。”

六郎叹口气,道:“你要是学会灭天神雷,该多好啊,咱们躺在被窝里,想杀谁,就杀谁,看程狗能够躲到哪里去。”

慕容雪航笑道:“你真天真啊,就会做美,我即使学会了灭天神雷,如果修炼不出第十道元神,是不能够穿越无极的,所以还达不到破空索命的效果。”

六郎汗下,道:“穿越无极,还要第十道元神?那给练到猴年马月啊,等我们练好,程狗早就老死了。”

慕容雪航又说:“虽然不能破空索命,但是也可以增加临阵对决的,灭天神雷的威力远非风火雷霆决能比,六郎你还是需要努力的,争取我们俩一同练成这门神功。”

六郎继续努力起来,二人都收了元神,剩下的就只是享受了。

微微的月光透过纱窗照过来,铺在慕容雪航白腻如玉,高耸光滑的酥胸上,泛起丝绒般的光晕,散着诱人的光圈。六郎拥着她成熟的躯体,便情不自禁的加动起来,慕容雪航感受着六郎那火热,娇躯慢慢地抖颤起来,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雪腻的玉体上像是持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妩媚动人至极点!

六郎一边动作,一边却是痴痴地瞧着自己挚爱的大嫂,那慑人双眸,无法将目光移开。慕容雪航脸泛桃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六郎就这样永无疲倦的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窗户上的月光都明显的斜落,差不多已经整整一夜,借着最后的一丝月光,六郎看到慕容雪航脸上的泪花。

“航,你怎么哭了?”

慕容雪航幸福的眨眨泪花,道:“没事,只是哪儿都被你弄疼了。”

六郎恍然大悟,道:“我都忘记了,航!我们来了多少次了?”

慕容雪航轻声道:“都一整夜了,你在人家出了四次了。”

六郎低头亲了一口,道:“这么多,我都不记得了,你呢?”

慕容雪航羞道:“已经数不清了。”

一言出后,六郎有吻了她挂着泪花的娇嫩笑颜,随着一股冲动,六郎第五次爆了。一个美丽而又善良的女人,一个宁静快乐的夜晚,这一切都令人**,六郎彻底的疲倦了,倾倒在她绝美的酥胸之上,浑然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