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10 字数:6774 阅读进度:215/640

四小姐马上去准备了,李贵妃拉着六郎看自己的表现,六郎见她的圈圈中果然湿了,摇摇头道:“你已经犯规了,找别人帮忙,是不允许的,这方面,美人还要向你姐姐多多学习啊。”

李贵妃娇羞地说:“知道了,那六爷今天还能不能赏赐我啊?”

六郎说:“那要看表现!”

六郎与符皇后舒舒服服的玩了一次,就领着她和羡慕不已的李贵妃,来到专门为自己准备的浴室,这儿已经是热气腾腾,人声鼎沸。四小姐、慕容雪航、宝日明梅、龙兰、白云妃、白雪妃、紫若儿、苗雪雁、潘凤、司马紫烟十个妙龄女子,十具白花花的**,泡在冒着丝丝热气的香池中,正在相互波水嬉戏。

六郎牵着两位娘娘的小手,来到近前,列为娇妻看到六郎出现,纷纷阿谀献媚,六郎上前,将列为娇妻的酥胸美腿挨个爱抚了一遍,两位娘娘倒也懂事,全都脱落衣衫,加入进来。本来十分宽敞的浴池,一下子变得拥挤起来。

除了四小姐深知两位娘娘的秉性,其他人哪里晓得,两位娘娘已经被六郎收的服服帖帖。就连慕容雪航,也从有过和娘娘千岁一同沐浴的殊荣,符皇后挤在她身边,雪白粉嫩的身子仅仅挨着慕容雪航柔滑娇嫩的香躯,她连忙向另一边躲了一下,生怕挤到了人家尊贵的身子。

四小姐却毫不客气的挤过来,与慕容雪航将符皇后夹在了中间,双手从符皇后穿过去,握住了她酥胸,然后笑呵呵的将符皇后介绍给慕容雪航,慕容雪航这才解除了对皇后娘娘的敬畏,也将双手伸到符皇后胸前,笑盈盈的抚摸着,道:“娘娘,你应该快三十岁了吧,身体还保养的这样好,好羡慕你啊。”

符皇后也回敬着,将手伸到慕容雪航和四小姐胸前游走,面露微笑,道:“两位夫人的身材和胸部,才让人嫉妒呢,尤其是六爷哪么恩宠你们,向我虽然拥有娘娘的头衔,可整天守着宋太宗那个没用的老头,那里比得了你们伴在六爷身边逍遥快活啊,该是我羡慕你们才对啊。”

六郎脱了衣服,也挤到温暖的水池中,将身边的列为娇妻左拥右抱,忙的不亦乐乎,宝日明梅和龙兰正围着王贵妃嬉闹,宝日明梅抚弄着李贵妃丰隆柔滑的美臀,道:“李娘娘,平日我们姐妹可真是羡慕你啊,先不说你高贵的千岁身份,好威风啊。”

李贵妃叹口气,道:“哎!姐姐们就不要取笑我了,你们却不知道,我的苦衷啊,一朝选在君王侧,就如同走进了暗无天日的无底洞,我想起古人那两句诗;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你们以为当娘娘就是好吗?”

李贵妃叹了口气,无限的哀愁一起涌上心头。

白雪妃道:“看来这位贵妃娘娘是饱受了当今皇上的冷落了。”

李贵妃抬起头,看了看白雪妃隆起的肚皮,羡慕的伸过手去,仔细的抚摸起来,又是一阵空寂涌上心头:“何止是冷落,”

她苦笑了一下,接着说:“要不是咱们六爷,恐怕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尝到男女欢爱的感受了,更不要说十月怀胎为人母的喜悦了。”

白雪妃哦了一声,怪不得她这样羡慕自己的隆起的肚子,不由得心生几分怜悯,道:“贵妃妹妹不要伤心,只要你乖乖的服侍六爷,让他好好疼你几次,不就怀上了吗。”

六郎立即摸了上来,抱住李贵妃的纤腰,道:“美人,是不是急切需要啊?”

李贵妃娇呼一声:“六爷!”

身体顿时酥软下去,六郎见她实在是迫切需要,也怜香惜玉起来,让列为娇妻腾出一点空间,将李贵妃抱到自己怀里,就在水中欢娱起来,只弄得水波荡漾,欢声四起。六郎今天扬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就在一池春水之中,将在场的列为娇妻挨个抚慰了一遍,中途也很自然的虚脱了一次,苗雪雁很荣幸得到了六郎的精华。

事毕,六郎倚在水池中静养,列为娇妻却是兴致不减,自愿结合,相互爱抚,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大声调笑,两位娘娘因为新加入家庭,所以格外受人照顾,慕容雪航和宝日明梅喜爱周贵妃的丰腴,尤其羡慕符皇后的养生秘诀。

慕容雪航抚摸着符皇后丰腴的**,问道:“符姐姐,你久居皇宫大内,身边又全是皇家御医,肯定比我们更通晓青春永驻的秘诀,传授我们一些啊。”

宝日明梅也揉着符皇后柔软不失弹性的双峰,道:“是啊,姐姐全身都保养得这么好,真看不出你是三十岁的女人啊,我们到了那个年龄,要是不注意保养的话,还不知道会丑到什么地步呢。”

符皇后则是羡慕的抚摸着慕容雪航骄傲的姿容,说道:“皇宫的御医确实是知道一些养生之道,我身边的那几个御用女医师,更是知识丰富,说来也是全亏了她们,在汴京城的时候,我每天的作息和饮食,都是按照医师们制定好的表单进行的。”

慕容雪航道:“这样烦琐啊?那岂不是很没有自由?”

符皇后叹道:“是啊,一朝伴在君王侧,才知道这身子,原来不是自己的,除了每天耗费大量的时间保养身体,还要学习及出席各种皇族的祭祀,好烦人啊,不过最近,自从皇帝老子迷恋上长生不老术之后,就渐渐的不管我了,这段时间过的虽说轻松,可是这身体却有一些福了。”

慕容雪航却贪恋的继续抚摸着符皇后已经逐渐隆起的小腹道:“娘娘,到你这个年龄,能保持这种体态,已经十分不容易了,你要害怕啊,咱们六爷就喜欢你这样的丰满。你生下的儿子一定和六爷一样威猛。”

说着,慕容雪航又将耳朵凑到符皇后耳边低声道:“你看,小若儿和燕子她们两个长得瘦,够苗条吧,可是六爷不喜欢她们那种瘦弱啊,你看看我和白妹妹,都属于丰满型的,这不全都有了吗,还不是因为六爷宠爱的次数多的缘故吗?”

符皇后羡慕的道:“你和白妹妹好厉害啊。”

慕容雪航又暧昧将手伸到符皇后身下,抚弄着那柔滑的嫩肉,道:“姐姐你要加油啊,看看我们俩谁先生下来。”

符皇后无限羡慕道:“我真的好想第一个生下来啊。”

慕容雪航不失时机的问:“那么,都有什么可以青春永驻的好办法呢?姐姐快说给我听。”

符皇后讲道:“我每天早上坚持用食盐洗脸,御医说不但可以美白,去角质,最重要的是,脸上不再油油的哦,脸上一出油,就会显得脸很脏,相信你要是坚持一段时间,一定能看到效果的。还有就是早晨醒来应及早空腹喝一些白水,水是美容的圣物,长日如此,能保住你红颜永驻。另外睡觉前,接受按摩技师的按摩,可以消除当天的疲劳,身体在沐浴之后,在身上涂上特殊的精油,可以保护身上肌肤的弹性,再有就是御医们特有配方的圣药,那些东西我就不知道他们如何研制的得了,不过我身边很多,可以送给你们用。”

宝日明梅道:“我知道一个秘方,是用白芷、甘草、核仁、当归、绿豆粉、檀香等分研末,加上蛋清搅匀,睡觉时候糊在脸上,是不是美容啊?”

符皇后笑道:“或许是吧,宫中的御医讲过类似的办法,咱们女人,活着就是为了这张脸,要是脸没了,变丑了,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啊?”

另外一边,紫若儿、司马紫烟、龙兰几个年龄较小的,围着李贵妃相互夸奖,抚摸着对方娇美的身材,研究的却是关于男欢女爱的话题。

六郎休整了一会儿,正好水也凉了下来,就带领列为娇妻回奔睡房,大家都未穿衣,只在身上围了一条绒被,来到那件密室之内,考虑到天气稍凉,四小姐早早就在室内燃气来几个炭炉,熊熊的炉火,将密室烤的温暖如春。

看到那满墙的春宫图画,两位娘娘全都目瞪口呆,尽管二人都看过不少关于春宫的书籍和画册,但是这般栩栩如生的画面还是头一次看到,再就是那一屋子琳琅满目的春宫器具,让两位贵妃娘娘眼花缭乱,六郎笑问:“你们俩喜欢哪一种玩法?可以告诉六爷,看在你们大老远跑来的情面上,六爷都能满足你们。”

慕容雪航偷偷对符皇后道:“周姐姐,那个秋千可好玩了,那是四丫头的专利,平时都被她一个人霸占着,其他人不许玩的,今天六爷特许,你还犹豫什么?”

符皇后马上提出要玩秋千,六郎看看四小姐,四小姐大方的道:“以前是我不好,每次都霸占着这个秋千,让姐妹们怨声载道,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应该啊,现在我愿意将它奉献出来,谁愿意玩都行。”

六郎点头赞扬道:“四姐果然是大家风范,你们这帮姐妹,要向四姐学习啊。”

白云妃马上道:“六爷,我的欢乐马也愿意让出来让姐妹们骑,以前这匹马除了我,只让我小妹骑过,现在大家都可以骑了,还望各位姐妹都向我小妹学习,争取早日为六爷怀上胖娃娃。”

王贵妃马上道:“六爷,就让我骑马玩吧。”

六郎笑道:“好啊!”

六郎抱着李贵妃双双骑上骏马,在上面千姿百态,恣意寻欢,直到把李贵妃弄得浑身酥软,筋疲力尽,六郎才满意的拔出来,又抱着符皇后荡开了秋千,符皇后的笑声,顿时充满了屋子,六郎也高兴地仿佛回到了童年,不知不觉,又一轮过去,六郎最后搂着心爱的四姐,在列为娇妻齐声声的神诗中,将精华注射进去。

六郎舒服的伸了懒腰,搂着四小姐躺下来,慕容雪航领着诸位姐妹挨着六郎齐刷刷躺下来,大被同眠。

密室之中无日月,十数位娇妻左右相伴,六郎就这样反过来调过去,在列为娇妻身上纵横驰骋,也不知道弄了多少个轮回,又一觉睡醒之后,搂定身边的娇妻,继续起来,一边兴奋的进出,一边喊着:“四姐,我今天又要将你弄得红肿了啊。”

四小姐咯咯笑着道:“六郎,你搞错了,我在这呢,你弄的人是雪妃啊!”

六郎啊了一声,连忙放轻了动作,温柔的道:“雪妃,你怎么不吱声啊,我还以为是四姐呢,有没有弄坏你?”

白雪妃娇羞的道:“六爷,你好久没有这样激烈过来,雪妃要你这样爱我一次。”

六郎为难的道:“不好啊,我不是怕伤到你肚子里面的宝宝吗?”

白雪妃ji情四溢,紧紧抱住六郎道:“我就是要嘛,只一次,好不好?”

六郎拔牙一咬,抱着白雪妃尽力起来,虽说是尽力,但还是保留了力量只是加快了度,白雪妃终于在六郎的强烈中获得了满足。

六郎看看屋中,黑漆漆的仅有火炉中的一点余光,问:“为何不掌灯?”

四小姐道:“黑乎乎甚么也看不见,更好玩啊。以前都是你欺负我们,今天,姐妹们商量好了,也要欺负你一回,现在没有白天,更没有黑夜,直到把你要够了,我们才放你出去。”

跟着就是一阵开心的哄笑。

六郎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中数了一下,一共是十二位娇妻,要是全把她们征服的老老实实,可真不容易,但是真要是服输的话,也未必太丢面子了,六郎决定采用逐一击破的办法,将他们各个征服。当然这是很有难度的。

六郎抱住自己身边的另一位娇妻,问道:“这个是谁?”

身下的娇妻捂着嘴不吱声,其他娇妻也跟着吃吃笑起来,四小姐道:“你自己的老婆都认不出来,还好意思问呢。”

六郎哼了一声,道:“待我摸摸看!”

六郎的大手就在身下的娇妻身上游走起来,先摸了双峰,虽然坚挺,但不是很大,六郎就排出了周贵妃,白云妃,潘凤,慕容雪航,加上白雪妃刚被自己玩过,四姐说话时声音显示显然不在身边,这几个人都要排除,剩下的……六郎又朝身下摸去。

幽谷之内溪水潺潺,加上芳草茂盛,六郎忍不住嘿嘿一声冷笑,道:“原来是我可爱的梅梅啊!二嫂,你这里好湿啊,灾情这样严重,看来我给好好给治理一番了。”

六郎说罢,就开始指挥大军,治理起洪水来,可是洪水却是越治理越差,几乎将六郎的大军全部淹没,幸好六郎身经百战,最终控制了局势。

宝日明梅娇声道:“六郎,你好厉害啊?怎么知道是我啊?”

六郎继续猛攻,却不告诉她自己的秘诀,六郎在猛攻的同时,暗中升华了元神,将元神演化为持久的精力,这是他最近刚刚现的秘诀,原来只要消耗一定的元神,就可以帮助自己把持精关,征服娇妻时候更是所向披靡。宝日明梅哪里知道,在一阵阵**后,始终不见六郎停下来,最后就连她求饶也不管用,六郎一直在宝日明梅身上战斗了一个多时辰,那硬如玄钢的宝物,将宝日明梅杀的一连十数次**,柔嫩的花瓣最后都有了疼痛感,六郎依旧不罢手。

直到她呜呜哭泣起来,六郎这才罢兵,摸了一把二嫂脸上的泪珠,问:“二嫂,你可服六爷了?”

宝日明梅呜咽道:“坏蛋,人家早就服了嘛,现在哪儿都被你搞坏了。”

六郎嘿嘿笑着,转向下一位,这位娇妻在一旁聆听了一个多时辰,一开始是春潮澎湃,暗流汹涌,可最后听到宝日明梅的哀求声,才意识到六郎的强大,见六郎压到自己身上,想拒绝已经不可能,只好咬着银呀全力应付,六郎开始后,四小姐又在一旁问:“上一次被你蒙对了,这个你可知道是谁?”

六郎未曾进入之前,就已经搞清楚了,先确定这位娇妻的酥胸也不是丰满型,身材纤瘦,个头也不是很高,再摸了一下下面,俯身在身下娇妻的香唇之上亲了一口,道:“是我的小若儿,难道还会有错?”

紫若儿娇滴滴的问:“六爷,你是如何知道啊?是不是你的眼睛有特殊功能啊?”

六郎心道:“六爷的秘密暂时不能告诉你们。”

六郎将对付宝日明梅的办法在紫若儿身上如法炮制一番,紫若儿还不如宝日明梅结实,不消一个时辰,就支持不住,最终也捂着脸,呜呜哭起来,六郎这才停下来,问她:“小若儿,服不服?”

紫若儿道:“六爷,你家被你弄坏了,再不服就要被你整死了,呜呜!”

六郎嘿嘿笑着拔出来,再找下一个,后面的娇妻早就吓得纷纷躲闪,都不敢迎战,六郎骂道:“六爷刚来了性趣,你们却不知道逢迎,再要是躲躲闪闪的话,以后休想再找我要。”

一句话,让列为娇妻安静下来,四小姐托住六郎的生化武器道:“六郎,求求你,姐姐现在就认输行不行?”

六郎笑道:“怪不得还没有上,就吓得逃跑,原来是四姐啊,哼哼!今天由不得你了,要不是出这个坏主意,别的姐妹还不至于遭殃呢,所以我要那你开打问罪。”

说罢,就强占玉门关。

如火如荼的大战了一刻,六郎现四小姐经偷偷运用了刚刚学到的媚功,不由得心中好笑,暗道:“这媚功只能克制自身快感,同时增加对方快感,却不能保护自身的娇嫩,嘿嘿!你就等着六爷把你变红肿了吧。”

一番大战下来,四小姐尽管拥有神功,也未能摆脱厄运,再次被六郎彻底征服。

依次,接下的列为娇妻,也全部遭到了六郎摧残,在历经一日一夜的大战之后,十二位娇妻,除了慕容雪航和白云妃两个,其他的无一幸免,全被六郎一次性喂饱。这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上午了,六郎满意的穿衣起来,领着列为娇妻去吃饭。

来到密室之外,看到列为娇妻一瘸一拐的样子,六郎忍住笑道:“列为娇妻,你们这是为何啊?为什么都不好好走路?”

四小姐气道:“小坏蛋,你还说,都是你使得坏,将我们弄成这样。”

司马紫烟更是忍着眼泪道:“六爷,人家今天还要去检阅军队的战略战术呢。”

六郎上前搂住娇躯,道:“今天就休息一天吧,不要去了。”

司马紫烟道:“不行啊,昨天人家就没有去了?”

六郎汗下,“昨天?莫非我们已经玩过头了?中间接了一天我都不知道。”

列为娇妻军事又气又乐,美美的大餐一顿,司马紫烟忍着疼,要紫若儿陪自己趣检阅新军战术了,看着她俩一瘸一拐的离去,六郎道:“早知如此,就不用那样难为她俩了。”

其余的列为娇妻都纷纷请假回各自房间休整,两位贵妃娘娘也手挽着手,相互搀扶着会皇上行宫休整去了,就剩下六郎和慕容雪航、白雪妃三个,六郎打了一个哈且,道:“六爷有些困了。”

“那我扶你去休息吧!”

慕容雪航伴着六郎来到卧室,六郎连打了两个哈且,就伏在慕容雪航的怀中睡着了,这一觉睡得十分舒服,醒来时现已经到了傍晚,恢复了精神的六郎睁开眼看看,连喊了两声,见屋中没有人,感到口渴,爬起来就想下床想找水喝。

却听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抬头,慕容雪航已经端着茶水进来,六郎抱住她的纤腰,问:“你怎么知道我口渴?”

慕容雪航嫣然一笑,道:“你昨天一口气战斗了哪么久,一醒来当然口渴了。”

六郎心中一暖,在她娇嫩的香腮之上亲了一口,道:“好老婆,你真会心疼人,她们呢?”

六郎喝了一口茶水,听慕容雪航道:“姐妹们都让你弄坏了,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些力气?”

六郎笑道:“我偷偷用元神转化的,要不然能够坚持那么长时间。”

慕容雪航无奈的笑笑,道:“她们都是心爱的女人,你也深深爱着她们,为何下手没有轻重?”

六郎却道:“这你就不懂了,女人嘛,如果不是男人,很难了解她们真正的内心,你放心好了,她们非但不会因为我弄坏了她们的身体而责怪我,反而会因为这件事,更加喜欢我,也会更加对我忠心,航,你说不是吗?”

慕容雪航想了想,突然问:“六郎,要是我身上没有身孕的话,你会不会也这样对待我?”

六郎温柔的搂着她,吻上她的樱唇,痴痴的吻了许久,方才松开反问:“你希望怎样呢?”

慕容雪航双颊微红,眼神略带羞涩,道:“我也很想……尝试一下,会是什么滋味啊。”

六郎乐道:“今天晚上正好啊,我这儿有没有人来陪,就算你不想,也没有办法了。”

六郎扯落她的群衫,二人**相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