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07 字数:6278 阅读进度:210/640

“啊”她忍不住呻吟出来,身子像紧紧贴过来,长时间未能得到鱼水之欢,她的身体已是十分敏感,只要六郎一接触到她,她的身子就会生微颤,对六郎全无一丝抵抗之力。身子不停的在六郎怀中扭动,慕容雪航还作为六郎最忠诚的帮凶,一双玉手也不断的骚扰着萧绰最为敏感的地带,让她以获得更强烈的快感,萧绰那柔软的身子越不能平静起来。

“六郎!姐姐,你们别弄了,哎吆!”

六郎两三下拔弄,就让她娇喘不已,额上也浮现起一层薄薄的汗珠,双手使劲按着六郎那双作恶的大手,眼中显现出一丝祈求的神色。见她焦急的神色,六郎停了下来,静静的搂着她,不再撩拔她的火焰,突然俯下身去,抱住她肥美的臀部,耳朵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让我听听咱们孩子有没有不乖!”

看着像孩子一般的六郎,萧绰脸上呈现出一种母性的光辉,“你看你,孩子才多大?现在怎么听得到!”

“航,萧绰的宝宝和你肚子里的宝宝,是不是一样大?”

六郎大手在她小腹上轻轻的揉动,竖起耳朵凝神倾听。

“当然了,都是同一天,被你使坏有的嘛。”

想到那一次的疯狂,慕容雪航满脸含羞。

六郎在萧绰的小腹上迷恋了好一阵子,终于抬起头来,看着萧绰……

艳光四射的美靥,与萧绰**真诚的目光相撞,那一眼将六郎的**彻底燃烧起来。看到六郎眼中的熊熊欲火,萧绰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在灼烧,美目似要溢水来,浑身变得滚烫,那一层淡淡的红色让她愈显娇艳。

“萧绰!我好想念你啊,让我来好好的补偿和奖赏我的亲老婆一回吧!”

看萧绰那春情荡漾的诱人模样,六郎的心一热,大手探进她的双腿间,揉捏抚弄着她滑腻的香臀和**内侧的沟山壑谷。

“六郎!”

萧绰紧紧搂着六郎的虎躯,脸上如桃花一般砣红,使劲的扭动着娇躯,用柔软的酥胸摩擦着六郎的胸膛。“快给了我吧,我都等了好长时间了。”

六郎大手在她下体活动了良久,方继续向上,握住那那丰满坚挺的双峰,含住那诱人无比的樱桃,轻轻的吮吸。萧绰浑身一颤,檀口中出一声声娇吟,尽情的呐喊,“六郎,快些啊,等不及了。”

玉手在六郎胯间探索,搜寻着那件事物,那无尽的空虚让她只想情人尽快的满足自己的**。

“六郎!”

萧绰终于擒住了六郎雄壮,滚烫的英雄,她高高挺起自己的酥胸,任六郎玩弄自己的骄傲,“快给我!”

说话间,双腿间那潺潺流水显示出她此刻是多么的空旷!“宝贝儿!”

六郎向她下体一探,果然已是湿漉漉的一片。再也不能容忍,六郎分开她的修长结实的**,轻轻一顶,便进入了那久违的神魂颠倒的湿热之中。

“萧绰”六郎抱紧她那浑圆香肩,两人就这样完全结合。

萧绰那玲珑凸浮的娇躯在六郎那冲击的力道下上下抖动,酥胸丰臀形成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

六郎每一下都抵达她身体的最深处,那**蚀骨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呻吟出来。

萧绰那粉红的俏脸,连连不断的娇吟更让六郎热血澎湃,在经历了一阵**蚀骨的缠绵之后,萧绰被六郎送入巫山之巅,浑身酥软的她连声告绕:“六郎,你好厉害啊,萧绰不行了,你饶了我吧。”

六郎继续着,道:“那可不行,我还没有让你令叫道我的真正本领呢。”

六郎的每一下,都让萧绰浑身颤抖,她既是痛苦,有满怀甜蜜的道:“人家已经领教了,亲老公,你最棒了,萧绰都被你彻底征服了,你就放我休息一会儿吧,航姐姐,快救命啊!”

慕容雪航急忙过来帮忙,六郎见萧绰却是已经招架不住,这才恋恋不舍的从萧绰的温柔乡拔出来,将慕容雪航抱到萧绰身上,捧着那雪白浑圆的美臀后入进去,六郎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这种姿势,尤其是感觉自己骑在两个女人的身上,纵横驰骋的那种快感,尤其身下的女人又是那样出色。

萧绰趁机侵占了慕容雪航的一对玉峰,握在手中细细把玩,看她熟练的手法,揉的自己十分快意,慕容雪航道:“妹妹,姐姐诚心帮助你,你却趁机和六郎合伙欺负我,好没有良心啊。”

萧绰却道:“谁让你一开始欺负我了呢?我这个人恩怨分明,有仇必报的,再说你不是也很舒服吗?”

慕容雪航因为六郎的快进攻,再也来不及和萧绰拌嘴,连声娇吟中,**一阵颤抖,就瘫软在萧绰身上,萧绰嘲笑道:“姐姐你还没用啊,这么快就败下阵来了?”

慕容雪航痉挛中,丰挺的酥胸用力研磨着萧绰,断断续续的出一阵含糊不清的喃喃细语,檀口轻启,微微喘着气,那可爱的模样诱人至极。

“航!”

六郎心中一荡,双手紧紧搂住她的纤细蛮腰,让两人肌肤再无一丝间隔,紧紧的贴在一起。

“这样可舒服吗?”

六郎用力向前顶着,却不在来回动作。

慕容雪航娇喘着说:“这样好舒服,你要是一动,我就受不了了。”

六郎点点头,用力顶了一阵,道:“可是总这样,我也不行啊,我现在浑身冒火了。”

慕容雪航道:“萧绰妹妹不就在下面嘛,她武功比我好,你再找她吧。”

萧绰急道:“姐姐!这怎么能用武功来衡量定位呢?我不干啊。”

六郎邪笑着,将那火热转移阵地,道:“已经关不了了,我需要出火了。”

说完就全无章法的狂轰乱炸起来,萧绰尽管武功卓绝,在这上面实在是缺乏经验,开始勉强支撑了一会儿,后来就溃不成军,舒爽的昏厥过去,六郎趁机将滚烫的精华射入。

三人拥在一起,休息了一会儿,六郎一手搂着一个美女,道:“萧绰,今后不关是大宋还是大辽,迟早都会臣服于你的膝下,我相信你,我更会支持你。”

萧绰心满意足的躺倒六郎怀中,玉手抚摸着六郎的宝贝,道:“六郎,你终于想通了,肯帮我征战天下了吗?”

六郎点点头,道:“现在,我已经意识到权利的重要性了,天大地大不如我大,做就做最强的王者,但这句话不是说给我自己听的,而是说给你听的,六爷可以帮助你,做你想做的事情。”

萧绰甜蜜的一笑,在六郎脸上亲了一口。

“以前我也错了,我本想扶保景王称霸大辽,可是她的懦弱,让我好多心血付之东流,他若是听我的话,二年前,足以取代耶律撒葛今天的位置,可是他放不下手足之情,懦弱,始终成不了大事。我并不是教唆他杀兄弑父,而是教他学会自保,齐王一旦登基,不但景王不保,连我们萧家都会受到株连,我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

六郎道:“你想怎么办?”

萧绰说:“借着平乱之名,我要在玉提关营造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势力,即使有一天,齐王登基,我手握重兵,也不惧怕他。”

慕容雪航道:“这叫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六郎现在就是这样的,萧绰!你是不是刚刚跟咱们六爷学会的?”

萧绰笑道:“是啊!我来飞虎城后,现你的军队十分特殊,虽然战斗力不是很强,但是军纪十分严明,尤其突出了全军上下,只服从六将军一个人将令的宗旨。所以我才萌动了这个念头。”

六郎道:“好啊,原来你跑我这里取经来了,既然学会了,你可要好好谢谢我啊。”

萧绰脸红道:“怎样谢啊?人家那里还没有恢复嘛。”

慕容雪航却道:“妹妹,你不是还有绝招嘛,赶快拿出来侍奉六爷啊。”

萧绰道:“我有什么绝招啊,不许瞎说。”

慕容雪航却不依道:“上次在瓦桥关,你亲口和我讲的,说女人可以不用下身那个宝贝,也能让男子舒爽,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哦,不许耍赖。”

萧绰抵赖道:“人家当时是唬你的,我明着是大辽的王妃嘛,要是什么也不懂的话,多没有面子啊。”

慕容雪航却道:“六郎不要信她啊,她明明有绝招的,叫什么‘阳春三绝’你快让她用来侍奉你。”

六郎抱住萧绰的酥胸道:“亲老婆,这可是你的不是了,跟你老公我,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有的话,赶紧拿出来,让六爷看看什么样的阳春三绝。”

萧绰红着脸说:“人家出嫁前,跟母亲要好的一位姨娘教我的一些房中术,哎呀,还是不要说得好,好羞人啊。”

六郎惊喜道:“原来还有这事,房中术,我喜欢,更要试一试了,快讲!”

萧绰被六郎逼迫,没有办法,只好讲道:“我们家是大辽的名门望族,未出嫁的时候,当然要学习一些房中术,以备应付未来的夫君,更何况我要嫁的还是大辽的王子。”

六郎催促道:“不要讲这些没用的,快讲讲这阳春三绝是怎么回事?”

萧绰接着说道:“这阳春三绝乃是房中术的一种,所谓阳春三绝,其实就是不用交合而可令男子达到快感,甚而射精的方法。说白了就是**,手交,乳交这三交法,因此称为阳春三绝。这方法一般而言乃是我们女子所习,用来取悦男子的闺房秘术,男子是不学的。”

说话时她的脸上已经满是红霞。

六郎高兴地握着萧绰丰隆的双峰,笑道:“太好了,我这些老婆中,哪一个也没有你这般丰满,用来乳交最舒服了,亲老婆,你赶快给我试试。”

萧绰羞涩道:“好难为情啊。”

她看了慕容雪航一眼,谁料慕容雪航也催促道:“好妹妹,你快些给咱们六爷试试啊,顺道也教教姐姐嘛。”

萧绰见难以推催,只好推了六郎一把,道:“小坏蛋,真拿你没办法,你喜欢先玩哪一种?”

六郎美滋滋的摆好姿势,道:“无所谓了,反正这三绝我要挨个试一边,你看着来吧。”

“好好好,满足你!”

萧绰娇媚的笑着,用自己的纤纤玉手,握住了六郎的坚硬,六郎只觉得下体一凉,萧绰十指纤纤,在自己的英雄根部,还有英雄背的口袋上轻抹徐捏,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英雄也被另一只柔嫩细致的玉手轻摸爱抚,来回套动,彷彿只要被那手来回套动一下,英雄的烫热烈灼之感便增加一分,六郎忍不住急喘声,啊啊数声,鼻音重浊,脸上红光连闪,不自主地的挺动起来,在那柔嫩的手掌中六郎开始飘飘然了。

被她温暖的小手握住搓弄,彷彿包在一块温热的泡棉之中,不断受到挤压按摩,十分舒畅。萧绰的玉指轻轻翻下,露出整个火热鲜红的冠头。手指在冠头的肉稜边轻擦抚弄,弄得六郎浑然忘我,鼻息咻咻,又痒又涨,差点抵受不住,当场喷射。

慕容雪航是不是也添一只手上来,萧绰笑道:“姐姐,要不要让给你玩一会儿?”

慕容雪航忙道:“不用,不用,我还没有学会呢,只是忍不住想摸一下,萧绰你可要好好教我啊。”

萧绰点点头,开始给慕容雪航将阳春三绝中手法的要领,慕容雪航认真听着,六郎调笑道:“亲老婆,你的手法果然厉害,害得你老公都有些坚守不住阵地了,对了,如此绝妙的手法,我的亲亲可给别人用过?”

萧绰生气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嫌弃我嫁过景亲王?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他是个废人,大婚之夜连洞房都不进来,一个人在书房喝的酩酊大醉。”

六郎急忙解释道:“亲亲,我可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啊,我只是好奇,想问问你只是由你的姨娘传授,又没有实践过,怎么会如此娴熟?”

萧绰道:“虽然没有实践,可是姨娘教我的时候,用了道具嘛!”

六郎恍然大悟,拍拍慕容雪航的美臀道:“航,你可要用心学哦,萧绰学习时候使用的是道具,你却用的是六爷的真家伙。”

萧绰却道:“虽说是道具,但是比真家伙一点也不次,尤其,姨娘将那些容易使男性产生快感的区域,用红笔涂上,爱抚的时候,手指的力度更要令我掌握,尤其是用舌头品的时候,更要突出重点,才会让男性感到强烈的快感。”

六郎有些忍不住,央求道:“亲亲,你赶紧帮我品一下如何?你老公已经忍不住了。”

萧绰微笑着,玉手加快了度,道:“我才不呢,我怕你喷到我口中,那东西好恶心人啊。”

慕容雪航见六郎马上就要射,急忙道:“不要浪费啊!”

说着,就将檀口凑上来,紧紧含住六郎,六郎被慕容雪航柔滑温热的檀口包住后,心神一爽,马上就山洪暴了。看着慕容雪航一滴不漏的全部吞入口中,萧绰惊讶道:“姐姐,上次在瓦桥关和我讨论房中之事的时候,你是何等的矜持,想不到现在豪放的让人惊讶啊。”

慕容雪航抬起头,用手背拭了一下嘴角的溢出,笑道:“没有办法啊,全让这个小坏蛋逼的啊。”

说着,有低下头,用柔滑的香舌将剩余的添舐的一丝不剩,方笑盈盈的对萧绰说:“妹妹,咱们六爷的精华里面,含有级能量,正是因为这段时间我被他灌溉的原因,才修炼成了第八道元神,你啊!要是也让六爷天天灌溉,不出一年,你的第七把御剑就练出来了。”

这句话,萧绰倒是全信,想不到表姐也早就知道了六郎那个东西的妙用,想至此,不由得一阵醋意泛上心头,抓住六郎的,用温热的檀口包住,用力吸允起来,六郎轻轻抚着萧绰的头,道:“亲亲,不要着急,今天六爷豁出去了,一定让你吃个饱。”

被那两片柔唇紧紧束住,香舌翻转徘徊,弄的六郎酸麻无比,不住急跳动,同时被萧绰的玉手捏住棒身,被她的手指徐括,骤涨骤消,能精确地控制六郎的涨消大小,并加以安抚刺激。

六郎美不胜收,以前曾经尝试过好几位娇气的品香,却从未有过今日的快感,到底是接受过专门的训练啊,时间不长,六郎就被萧绰弄得唔的一声,语音闷响浓浊,鼻息咻咻。

六郎胸口起伏,心跳怦然,全身肌肉紧缩,后背弓起,真阳蠕动,精关显然已快把持不住。六郎连忙搬住萧绰的臻,向前一挺,顿感身后脊髓一凉,再也守不住元阳倾泻,雄关大开,白浓浓的黏稠精华猛然冲出,啊的一声大叫,全身力气骤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身子往后便倒,整个人无力地躺在床上。四肢放开,连动一动眼皮的力气也没有了,躺在床上不停的喘气,空听到自己心脏扑扑急跳,怦然有声。

萧绰倒是乖巧,紧紧地含着,学着慕容雪航的样子,将六郎射出的精华尽数纳入口中,或许是这一次较上一次舒爽,六郎放出的精华颇多,萧绰眼看着已经含不住,一道白线自嘴角溢出,慕容雪航急忙伸出香舌檀口帮忙,将萧绰口中溢出的精华吞如自己肚中。

萧绰笑着离开六郎,双手推搡着慕容雪航,却被慕容雪航抱住,吻住她的樱唇,窃抢着里面的精华,萧绰咕噜一声,全部吞下后,笑道:“姐姐,真的没有了。”

慕容雪航不依,又将香舌探入萧绰口中,一番激吻缠绵之后,方才罢休。

之后,见外边天色渐黑,不知不觉三人已经玩了一下午,慕容雪航怕六郎出来时间太长,府里面生事情,自己就穿起衣服,回府道个平安。六郎和萧绰却是郎情妾意,兴致逾浓,拼死缠绵,恨不得将对方一口吞下去,方解心头之性。

慕容雪航道将军府溜达了一遭,见府中没有什么意外生,就将四小姐叫到跟前,对她说:“四妹,六郎让我回来告诉诸位姐妹一声,今天他有些公干,就不回来吃晚饭了,由你支持好家务即可。”

四小姐问道:“他能有什么公干,是不是又看上那位姑娘,跟人家幽会去了?”

慕容雪航道:“这一次真的没有,是和一位故人谈一下国家大事,难道嫂子还骗你吗?”

四小姐点点头,道:“我当然相信大嫂,可是谈公事,为何不再府中?”

慕容雪航摇摇头,道:“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四小姐道:“那就这样吧,我知道了,大嫂你是不是也要陪六郎去上衣国家大事?”

慕容雪航脸色微微一红,正色道:“是啊,我现在是三关副帅,没有理由推辞啊。”

四小姐狐疑的看了慕容雪航一眼,心中打鼓,口上却是不说,而是道:“我知道了,大嫂尽管去忙吧。”

慕容雪航回到客栈,要了四样酒菜和一壶香茶,然后端上楼来,敲门进来,见六郎和萧绰还在床上摞在一起,拼死缠绵,她放下酒菜,走上前来,道:“你们俩真是难舍难分啊,有时间吃饭没有?纵不能饿着肚子这样永无休止的厮杀啊。”

六郎停下来,道:“航,六爷早就饿了,正好吃饱了,有了力气再与你们大战。”

说罢,抱着萧绰下床来,来到椅子上坐下,慕容雪航见二人下体依旧没有分开,上前拍了拍萧绰的**,道:“妹妹,要不要姐姐喂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