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07 字数:4069 阅读进度:209/640

六郎将手摸上去,爱抚着那微微鼓起的肚皮,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你的家人也不支持你?”

萧绰正色道:“我父亲乃是大辽重臣,北院监察掌院,萧家在大辽优势最大的名门望族,我的身份可以说是牵一而动全身,要是被人知道和别人tou情,怀上了野种,整个族人都会跟着遭殃的,呜呜!”

萧绰伤心地哭出声来,六郎不高兴的道:“什么话?我的孩子就是野种吗?”

他怒哼了一声,又安慰萧绰道:“你啊,想得太多了,现在木已成舟,孩子已经是有了,难道你不想将他生下来吗?为了一个虚名的王妃,就甘心这一辈子丧失做母亲的权利,那样的话,你会更加后悔的。”

六郎停顿了一下,看了慕容雪航一眼,慕容雪航脸微微一红,六郎又道:“你看看我大嫂,你的表姐,为了要这个孩子,还不是冲破禁锢,自立自强自新,女人也是人,也要人权啊,亲老婆,你要想开点,不就是怕此事败露,威胁你们萧家在大辽的地位吗?假如有一天,六爷的大军,踏平了契丹的草原,你还这么想吗?”

“我,……我其实很喜欢这个孩子的。”

萧绰终于倾吐了真言。

六郎点点头,将她搂在怀中,道:“我知道,你现在在大辽的处境十分尴尬,萧绰,是我不好,我占有了你的身体,让你为我怀上了我的骨血,我却没有及时给你相应的环境,以至让你这样被动,你可以带着你的父母,道飞虎城来啊。我可以保护你,另外我们两个珠联璧合,手下又有这么多的兵马,难道还怕辽穆宗来寻仇?”

萧绰摇摇头,道:“六郎,事情不像你想想那样简单啊,萧家一门上千口人,好些人都在朝中担任要职,就算我有三寸不烂之舌,也不能将他们一一说服啊,可是真要是我为这件事出了意外,这些人肯定是要受到株连的。”

六郎点点头,道:“理倒是这个理,可是我们总不能平白无故的让我们的儿子白白牺牲啊。”

萧绰焦急的道:“我这不是正在想办法吗。”

六郎道:“原来,你本来就不想将他打掉啊?”

萧绰哼了一声,骂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要想动我的孩子,除非先要了我的性命!”

说话间,她娥眉倒竖,眉宇之间杀气腾腾,摆出一副仿佛和谁拼命的架势。六郎挨了骂,心中却是喜欢,忍不住在她娇怒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道:“原来你这么爱这个未出世的儿子啊,你老公支持你,谁要是感动他的主意,我和你都跟他拼命去。”

萧绰杀气一收,换了万千柔情出来,依靠到六郎怀里,道:“六郎,有你这句话就好,可是我现在真的很为难啊,齐王现在大权在握,就连皇上也听他的,景王本就十分懦弱,加上现在有些自暴自弃,我们在朝中的位置,岌岌可危,我都怀疑,齐王想要对我们下毒手呢。”

慕容雪航道:“一母同胞,真的这样绝情?”

萧绰道:“辽穆宗年事已高,加上他没有子嗣,所以急着要立下储君,能够继承皇位的三位王子,除了齐王耶律撒葛和我那没用的老公,再就是赵王耶律洪多,以目前形势看,齐王即位的可能性最大,但是宫廷自古多争夺,历朝历代,那位皇帝夺位,不杀几个亲兄弟?不杀的话,他的皇位能够得到太平吗?”

六郎道:“不错,唐太宗即位时候,就一口气杀了两个亲兄弟,要想成就大业,必须心狠手辣。”

萧绰又道:“辽穆宗即位的时候,也是夺权,他一口杀了四个兄弟,才保住了今日的江山,齐王耶律撒葛比起他的这个叔叔,更是有过之而不及,景王和赵王都是他的眼中刺,肉中钉,他早就先拔而后快。”

六郎呼了一口气,道:“老婆,那你为什么不先下手为强,干掉耶律撒葛和耶律洪多,你们萧家不就高枕无忧了吗?”

萧绰道:“谈何容易,耶律撒葛并非没有脑子的人,就在我创建黑虎堂,培养势力的同时,他也在南院创立了飞鹰堂,网络了大批高手,尤其是他的两个军师,都是修罗界一等一的高手,耶律撒葛又是大辽的兵马大元帅,兵权在握,想搬到他,谈何容易。”

六郎骂道:“姥姥的,这耶律撒葛真是欺人太甚,假以时日,还是等着你老公亲自出马收拾他。”

慕容雪航问:“萧绰,那你打算怎么办?总给想个办法啊,要不然你就干脆失踪,住到飞虎城来,等把孩子生下来,你再回去。”

六郎道:“这个主意好。”

萧绰摇头道:“现在皇帝对我已经不信任了,我猜想和耶律撒葛的专权有关系,山西程世杰的事情,本来是有我全权定夺的,可是现在皇帝不让我再管这件事了,恰逢北方蒙哥尔汗部落叛乱,我不日即将奉命前往北方,协助赵王耶律洪多平乱。”

六郎担忧道:“好容易想见,我岂不是有看不见你了?再说,你身上这个怎么办?”

六郎摸着她的肚子,无限爱怜的问道。

萧绰道:“十月怀胎,现在还没有纸里包不住火的时候,都进入冬天了,衣服穿厚一点,谁能注意到?”

六郎不放心的道:“就你一个人远赴遥远的北疆?老婆,我不放心啊,要不然我陪你一起去吧。”

萧绰道:“将军现在可是身负重任,宋太宗跟前得红红人,他还指望着你帮他镇守北疆呢,我哪里敢劳驾?”

六郎却道:“你这分明是挖苦我啊,我偏要跟你一起去。”

萧绰又道:“你若是一走的话,边关群龙无,将会让耶律撒葛有机可趁,相反你要是在这儿长时间驻守的话,倒是让耶律撒葛十分头疼,现在辽穆宗已经回归黄龙府,军政大权全都交给耶律撒葛处理,你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山西的程世杰也因此跟他形不成呼应,加上粮草供应不上,耶律撒葛很有可能拖不起了。”

六郎惊讶道:“想不到六爷的存在这么重要?”

萧绰点点头,道:“可不是嘛,你占据飞虎城、卧牛关和解塘关,将程世杰的大军正好堵在山西,耶律撒葛没有十足的胜算,不敢贸然进兵啊。”

慕容雪航问:“那山西程世杰为什么没有动静?”

萧绰道:“程世杰向来都是喜欢沾光,以前他是与我合作,我许给他的条件,比较令他满意,现在换了耶律撒葛,却让他感到不满意了,所以他不想出兵,尽管他很想报一箭之仇,夺回三关,但是程世杰却不甘心被耶律撒葛利用。据我所知,程世杰已经秘密联系了西凉节度使李德明,他很有可能依附李德明,然后借助回鹘的强大实力,来争霸中原。”

六郎骂道:“这个程狗,真是只老狐狸,今天投降这个,明天投降那个,还要不要脸啊?”

萧绰接着说:“耶律撒葛有可能向大宋求和,但是也不排除他心怀鬼胎,另有什么阴谋诡计的可能,总之你们要小心应对,不可草率行事。我来飞虎城,见到你们的防御系统做得很好,记住这将是对抗耶律撒葛的优势,千万不要与他拉开架势大阵地战,不是我张他的威风,灭你的士气,契丹的铁骑,天下无敌,真要是沙场对决,你这几万人马,恐怕连半个时辰都撑不住啊。”

六郎惊讶道:“这么玄?”

萧绰又道:“契丹铁骑虽然强大,但是易水之南,河流湖泊纵横交错,尤其是过了黄河,长江以南更是水域连天,骑兵再厉害,却是寸步难行啊,大宋和大辽,谁都休想轻而易举的消灭对手。”

六郎道:“老婆,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

萧绰问:“你明白什么了?”

六郎嘿嘿笑着,双手攀上玉峰,紧紧握住那一对丰满坚挺的肉团,笑道:“天大地大不如我大,让那一帮王八孙子打去吧,咱们一家坐山观虎斗,今朝有酒今朝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萧绰气道:“你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慕容雪航笑道:“妹妹,他的意思是**一刻值千金啊,和你分别这么久,讲一大堆无聊的国家大事,又不能左右天下格局,还不如……”

萧绰推了慕容雪航一把,又羞又怒道:“姐姐,你胡说什么啊。”

六郎却将嘴巴凑上来,亲完了萧绰有亲慕容雪航,对着两位美人道:“我就是这个意思,亲老婆,自从易水分别之后,这么长时间,我可是想死你了,要不是因为咱们立场不同,大宋和大辽形同水火,我就到你哪儿找你去了,告诉我,你想我了没有?”

萧绰含羞带怯道:“没有,我想你干什么?”

六郎哪里相信,手掌顺着萧绰的腰带摸了进去,萧绰格格笑着阻拦,“六郎,不要嘛,姐姐在这儿啊。”

慕容雪航笑道:“妹妹,记的在瓦桥关那天晚上,你可是对我高谈阔论,讲的头头是道,怎么今天却矜持起来了呢?是不是嫌六郎不够主动啊?”

慕容雪航说着,居然帮助六郎讲消除哦身上衣服脱个精光,萧绰笑道:“姐姐,想不到你现在比我还要开放啊。”

慕容雪航道:“不许取笑我,我也是没有办法,被这小坏蛋拖下水后,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慕容雪航说着自己也脱光了衣服,三个人互相调笑着搂抱在一起,萧绰曲线玲珑的丰盈**极为动人,水汪汪的眸子春情四溢,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美艳妩媚。暗藏着的那一丝幽怨让六郎大为怜惜。将她搂在怀中,“宝贝儿,亲亲,今天你想怎样来啊?”

萧绰幽怨道:“亏我还日夜担心着你,想不到你天天沉醉美人窝,背着我找了这么多美貌女子,是不是早把我忘了?”

六郎轻轻揽着她的纤腰,另一手抚着她的粉背,用头摩擦着她的前额,柔声道:“我怎么会忘了我的亲老婆呢?虽然说六爷我现在身边有几个美女,可是那一个及的上你聪明美貌?那一个比得上你武功高强?六爷在大宋朝也不好混啊,要是不培植一批自己的亲新势力,人人都想骑到我头上拉屎,现在我手中有兵有将,谁还敢再太岁头上动土?”

六郎一边说,一边用手爱抚着那一对高隆的酥胸。

萧绰感受着六郎绵绵的爱意,破涕为笑,手轻轻打了一下六郎的肩膀,娇嗔道:“讨厌!即使你想扩充实力的话,也犯不着找这么多美女啊?听说在卧牛关还有一批?”

“啊?”

六郎愣了一下,看了慕容雪航一眼,见她掩口偷笑,知道一定是她泄的密,想了一下道:“乖乖,我这也是为你着想嘛,你想想,你老公我现在不但武功高强了,那方面的技术更是炉火纯青,一般人根本招架不得,不给你找上几个像样的帮手,这日后的日子,你可不好过啊。”

萧绰不肖的说道:“吹牛!”

六郎急道:“看来你还是不相信你老公的本领,看我演示给你看。”

六郎施展浑身解数,大手在萧绰酥胸纤腰、丰臀粉背间四处游走,含住她珠玉般的耳垂,轻轻吞吐,鼻尖嘴中呵出的那一股股热气,让萧绰不禁意乱情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