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3:02 字数:3542 阅读进度:200/640

苗雪雁娇羞道:“那你正好找苏姬妹妹啊。”

六郎退下她的薄绸长裤,道:“苏姬身上有伤,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老公我身上的宝剑那般锋利,你又不是不知道,只好先那你牛刀小试了。”

六郎说罢,就将自己的利剑刺入,苗雪雁哎呀一声,微微扭动着下体,让六郎研磨着她身体的最深处。

苗雪雁娇躯颤抖之际,蓦地张开香唇在六郎肩上狠狠的咬上了一口,虽然有一些疼,六郎却分明感受到她娇怒的炽热。一种异样的刺激反而让六郎的感官更加灵敏,那种快感令人狂。六郎着一股子狠劲,加进攻同时问道:“燕子,你咬我干什么?是不是嫌我来晚了?”

苗雪雁一边娇哼,一边道:“知道你还问。”

六郎笑道:“那你刚才还假装正经?”

苗雪雁不依道:“你哪里是疼爱人家,分明是那人家磨剑,待会儿好专心对待苏妹妹和兰妹妹。”

“兰妹妹?”

六郎拍拍脑袋,道:“又一个兰妹妹,这下好了,六爷身边有了大兰兰和小兰兰,现在又出来一个小小兰,看来六爷是掉进兰花丛里了。”

铁心兰听罢,嘻嘻吃吃出声来,六郎腾出手,拨开她的**,摸了进去,感受到那光滑柔软的肉褟,六郎惊讶道:“小小兰,你这里是没有育好,还是天生就这样光秃秃?”

铁心兰红着脸,夹紧双腿道:“六爷,不要取笑人家嘛,人家天生就这样,我还觉得奇怪哩。”

六郎又在那白虎洞摸了一会儿,道:“六爷说掉进兰花丛有什么好笑的,乖乖看着我和你燕子姐姐做游戏,一会儿就轮到你了。”

铁心兰娇呼一声,羞答答的用被子蒙上眼睛。

苏姬用柔滑的手掌爱抚着六郎强壮的背脊,看着六郎和苗雪雁翻云覆雨,六郎对他道:“苏姬,你不要生气啊,留也不是不想疼你,是因为怕伤了你的身体,待我现在你燕子姐姐这儿,把宝剑练好了,回头把精华都给你。”

苏姬心领神会的妖娆一笑,苗雪雁急道:“六爷,我也要。”

六郎狠狠地曰了数下,道:“这不是正在给你嘛。”

苗雪雁哭笑不得,娇声道:“哎!看来六爷还是有偏心啊。”

六郎不说话,狠下心来,一鼓作气,将苗雪雁杀的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之后,六郎转到铁心兰身上,道:“小小兰,六爷来给你办手续了。”

铁心兰奇怪的问:“六爷,办什么手续啊?”

六郎用英雄剑锋刺入铁心兰的白虎洞,道:“办完这个手续,你就是杨门女将了。”

铁心兰疼的一哆嗦,紧紧抓住六郎的手臂,六郎吻住她的的香唇,听着她的轻而又急促的呼吸声,轻轻地板起铁心兰的身子,看着她紧闭的美目,忍不住亲了一下她的脸,哇!小小兰的脸好烫啊,六郎慢慢地含着胸前的乳珠,舌尖轻轻地拨弄着,挑逗着她。

铁心兰跟着六郎的节奏开始颤抖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抱住了六郎的头,六郎挥军急入……

终于,铁心兰在猛然几声尖叫之后软绵绵地摊在了床上,身子还在微微地颤抖着,高朝后的余韵依然控制着她的感官,六郎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低头看着满床的斑斑落红,满意的笑着,越过苗雪雁的身子,来到苏姬这边,苏姬显然早已经情动,与六郎的身子一接触,就忍不住将火热的香舌伸入六郎口中,六郎爱恋的亲吻着这个身心刚刚受过重创的女人。

苏姬娇柔无力地臣服六郎身下,其美态尤如一朵被折下堕地的白牡丹般。徐徐仰视六郎,她那带了三分哀怨,七分哀求的表情神韵让六郎真想格外照顾她一下。

不断的重复动作中,六郎的**在升腾,甚至在燃烧。火灼的热浪围绕两人慢慢流动,两人的身体也因对方的催情而开始由雪白变嫣红。

六郎的动作彻底诱刺激苏姬的原始**,欲拒还迎的轻微摆动及惑人心志的呻吟不停向六郎施展反击。

六郎略为粗野地吻苏姬那红润光泽的小樱唇内,她也强烈地反应着并以舌技缠卷他的舌头。一股甘美中带着微辣的味道由舌头的味觉直传入脑内并且刺激起他的神经,难忘的美味津液以勾起六郎的强欲。

持续了一段时间。

两人同是热血沸腾,热气持续举升。

六郎在一声怒吼中,将囤积依旧的精华射入苏姬身体内,苏姬欣然承受支援自己生命健康的**,自己也同时也最畅快最强烈的迎来**。

“六爷,苏姬好美……好舒服!”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两个人都满足了,同时都不会动了。

六郎在苏姬身上休息够了,悄悄起身,看苏姬和铁心兰都安详的闭着美目熟睡,就摸醒苗雪雁,苗雪雁披上衣服跟着六郎出来,轻声问:“六爷,你带人家干什么去啊?”

六郎拉着苗雪雁来到四小姐房中,低声道:“你不是想转正吗?”

苗雪雁惊喜道:“六爷,你和四姐说了?”

六郎道:“燕子,现在编外的这些杨门女将中,六爷最喜欢你了,你不仅长的漂亮,而且武功又好,最关键的是……”

苗雪雁停住脚步,倾倒在六郎身上,娇声问道:“最关键的是什么啊,六爷?”

六郎将她拦腰抱起来,笑道:“当然是**了。”

苗雪雁羞道:“人家没有啊,六爷你可不要胡说啊!”

说着,一只玉手滑下去,攥住了六郎的宝剑,六郎道:“你看看是不,刚夸完你,你就来劲了,再过一阵子,你还不得将朱玉婵的位置霸占了。”

说罢,抱着苗雪雁来到屋内。

秀榻之上,四小姐被白云妃和白雪妃姐妹围在中间,四小姐正面冲着白雪妃,与她亲亲我我,相互述说着相知之情,自从易水相逢,二人就已经是相互仰慕,早就有意将对方当作知己,只苦于种种原因,未能得到良机,今日正好天赐良机,简短的几句话之后,就已是如胶似漆仿佛离不开对方了。

看她俩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白云妃焦急的抱着四小姐的纤腰,想插上两句,可是她们两个说得极为投机,对这个姐姐竟是视而不见,听着四小姐和白雪妃谈十大名曲,白云妃开始有了睡意,本是等着六郎早点回来,却迟迟不见六郎踪影,玉手伸到四小姐胸前骚扰了一番,却见四小姐对她没有兴趣,只好娇叹一声,搂着四小姐柔滑如缎的纤腰睡着了。

六郎回来时候,她尚且不知,六郎看四姐和白雪妃谈得投机,就抱着苗雪雁挤上来,将苗雪雁放在自己与四小姐中间,然后扶着苗雪雁的香臀用力向里一推,就完美至极的结合了。

六郎大手紧紧环着苗雪雁的纤腰,道:“燕子,领导就在你面前,赶紧请示啊。”

苗雪雁娇羞的摸到四小姐的玉手,羞怯的道:“四姐,我……能不能做杨门女将啊?”

四小姐看着她略带娇羞的美靥,还有那一身冰肌玉骨,尤其是被六郎大手覆盖着的的莹白酥胸,真如天山上万年不化的圣洁雪峰,连连点头道:“不愧是天山御剑,怪不得六郎喜欢你,你要做杨门女将啊?”

苗雪雁娇羞的点下头,一双玉手讨好的伸到四小姐的**上面,道:“四姐,你长得好美啊!雪雁真是羡慕死你了。”

大床虽然宽阔,但是一下子挤上五个人,空间变的狭窄起来,苗雪雁温暖滑腻的**几乎极影贴到了四小姐身上,四小姐并不讨厌她,只是对苗雪雁缺乏了解。

四小姐嗯了一声,道:“嘴巴到是挺甜的,可是想做杨门女将,必须要拿的出手来,只是模样长得靓是不行的。”

六郎在百忙之中,喘了口气,道:“她很能打的。”

说完,又抱着苗雪雁的香臀忙碌起来。

四小姐不肖的道:“难道只是一介武夫?就没有其他的特长吗?”

苗雪雁却道:“雪雁自小熟知音律,刚才听见四姐和白妹妹说高山流水这曲子,雪雁也十分喜欢这曲子,不知道这算不算特长?”

四小姐顿时脸上挂出惊喜,问道:“你也熟悉音律?”

苗雪雁微微弓起身子,承受着六郎的攻击,回答道:“雪雁略知一二。”

四小姐又道:“那你说说看。”

苗雪雁道:“高山流水,传说春秋的琴师俞伯牙一次在荒山野地弹琴,樵夫钟子期竟能领会这是描绘“巍巍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伯牙惊曰:“善哉,子之心与吾同。”

子期死后,伯牙痛失知音,摔琴断弦,终身不操,故有高山流水之曲。《高山流水》取材于“伯牙鼓琴遇知音”有多种谱本。有琴曲和筝曲两种,两者同名异曲,风格完全不同。”

四小姐点头道:“说的对。”

她眼神中流露出对苗雪雁的敬佩之意,一只玉手也情不自禁的放到苗雪雁滑如绸缎的美臀之上。

苗雪雁接着说:“古代琴曲。战国时已有关于高山流水的琴曲故事流传,故亦传《高山流水》系伯牙所作。有本绝世的《神奇秘谱》此谱之《高山》《流水》解题有《高山》《流水》二曲,本只一曲。初志在乎高山,言仁者乐山之意。后志在乎流水,言智者乐水之意。至唐分为两曲,不分段数。至来分高山为四段,流水为八段。”

两千多年来,《高山》《流水》这两著名的古琴曲与伯牙鼓琴遇知音的故事一起,在民间广泛流传。”

四小姐问:“我和雪妃都是仅会用琴弹奏此曲,若是换了燕子,你可会用古筝?”

苗雪雁微微点头,道:“高山流水这曲子,做事用秦筝演奏的话,效果应该好于任何宝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