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52 字数:3207 阅读进度:181/640

第二日,晨光照进来,三个人一同醒来,只听敌营传过来阵阵锣鼓声,三人赶紧穿衣服出来,来到城墙上,对面敌营,一下子亮出数万大军的梯形队伍,后面还有大约一万骑兵压着阵脚,黑压压漫山遍野全是盔明甲亮的叛军,前面的冲锋队已经做好了准备,上百架云梯在数十辆战车的掩护下,正朝着三台关徐徐逼近。

“叛军又要攻城了!”

慕容雪航焦急的说着,开始组织人马,仁堂会也不失时机的赶到,他的手下早已经按部就位,见到叛军已经冲到了城下,六郎骂道:“狗曰的程世杰,今天一下子派出这么多队伍,非要取下六爷的城池吗?任将军,咱们的东西准备的如何了?”

仁堂会道:“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叛军攻上来,说着命令士兵将那烧的火红的炭火装满铁笼子,数百把巨型钩镰枪也随时待命。

叛军在城下已做好攻城准备,远处程世杰的中军一声令下,上万人吆喝着冲上来,百余架云梯一齐扑上城头,向上爬来。慕容雪航令道:“放擂石!”

城上守军扔起石头,顿时石块如蝗,叛军纷纷坠下。却独有中路一队早有准备,各在头上戴上一只藤条编的笆斗,冒死冲上来。当先一人手执大刀,爬上城头,转眼便砍倒三名守军。

慕容雪航叫道:“六郎莫慌,我去送他们下去!”

持剑奔到。这时叛军已有七八人攻上城头,皆为勇猛之士,后面叛军大受鼓舞,呼喝着爬上来。慕容雪航掠到近前,一剑刺死一人,飞腿踢处,又一名叛军跌下城去。那持大刀的见她英姿剽悍,叫道:“受死!”

大刀带风砍到。慕容雪航怒道:“是你不是我!”

一招“犀牛望月”长剑直没那人心窝,顺势下拉,那人被劈成两片死尸栽下城墙去了。

六郎和紫若儿一人一剑,也过来帮忙,八名攻上城的叛军脑无一生还。城上守军看得清楚,高声叫喊再上,一时投石如雨,又被砸了回去。六郎跃上箭垛,仗剑来回奔走,左右开弓打下去不少敌人,有攻上来的就一剑刺死,一人竟守住了数几丈的一段城墙,叛军的攻击势头顿时被抑制住。

但是,叛军仰仗人多,更加凶猛的第二波攻击又开始了。攻城的叛军突然涌现出大量身披藤甲的冲锋兵,他们不但头上呆了藤甲斗笠,就连身上也用藤条缠绕的密不透风,即使石头砸上去,刀枪砍上去也毫不畏惧。

眼见上千的叛军即将登上城头,六郎和慕容雪航、紫若儿已经有些应接不暇,负责这项工作的任堂会喝令“放!”

顿时,灯油如注,朝下泼下去的同时,城墙上伸出几百杆大号钩镰枪,叉住云梯,推了开去。云梯上的冲锋队正自惊愕,却是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浑身淋了灯油,正在惊愕时候,忽然又伸出许多火笼,往云梯上一搁,火笼一转,掉出硫磺木炭,云梯登时成了火梯。上端的人下不去,笆斗、藤甲着火,只好纷纷往下跳。不消片刻,百十架云梯被烧去十之有九,笆斗藤甲兵损伤数千,城下面死尸遍野,血流成河。

看着叛军退走,六郎长出一口气,这时候,传令兵已经将城中所有的将领聚集到这里。六郎对大家说:“现在叛军大伤元气退走,我的计划是今天晚上突围,咱们转战解塘关,大家意下如何?”

众人全部同意的流浪决策,仁堂会站出来道:“六将军,程世杰现在对你恐怕是恨之入骨,刚才我偷偷观察了敌阵,看到叛军已经调运了数十门火炮过来,我们弃三台关守解塘关可以,但是!程世杰务必会穷追不舍,三台关难道能够防御的住上百门火炮的轰炸?”

慕容雪航道:“六郎,任将军说得对,退守解塘关后,若是想不出退敌之策,我们还会被动。”

六郎点头道:“所以,我在想,要是能够打通解塘关到瓦桥关这条通道,我们被动的局面就会彻底改变,现在最要紧的是先平安退到解塘关才说。”

仁堂会拱手请命:“末将愿意断后,我想咱们一旦杀出重围,程世杰势必会派大队的骑兵追袭,三台关往东三十里有座三风坡,地势险要。末将就带领弓弩手和我的钩镰枪队伍,在哪儿阻击追兵。”

六郎道:“那就辛苦任将军了。”

随后,六郎又传令将所有的弓箭全部留给仁堂会,将分的另外一张白面烙饼在今天晚上出之前吃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就只等着日落行动了。

等到天黑之后,六郎清点了一下人马,总共是八千六百人,六郎让慕容雪航、苗雪雁、紫若儿、三人带领一千精兵开路,自己和白云妃、白雪妃带领一千精兵断后,岳胜负责统帅中军,大军悄悄来到东城门口,趁着天黑杀出城来。

东门外的叛兵只有两万,况且一点准备也没有,很快被六郎的队伍冲入联营,一番恶战下来,慕容雪航的先锋部队终于将敌阵撕开一个口子,等程世杰的援兵赶到时,六郎已经带领人马杀出了重围。程世杰大怒,一面派出骑兵追赶,一面与军师闻天师商议,程世杰问:“军师,这小子居然向东面突围,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莫非我的解塘关也要背叛我不成?”

闻天师道:“这小子神龙见不见尾,我们真是低估了他,想不到他这一路上做了这么多文章。”

程世杰咬牙切齿道:“我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这么相信他,结果白白赔上了两个儿子的性命!他若是逃奔了解塘关更好,我就不信他能一路收降我的所有关隘?马上调集大军围困解塘关,现在我军的一百门火炮已经到位,我势必踏平解塘关,将杨六郎生擒获抓,扒皮抽筋!方解我心头之恨啊。”

追击六郎的骑兵在半途受到阻击,仁堂会的阻击起到了作用,那些骑兵一追上来,就被乱箭封锁,好容易有不怕死的冲了上去,却又被钩镰枪斩断马腿,由马背上摔下来后,责备伏兵用箭射死,狭窄的山路被死马和死人的尸体堆满,等到打通了道路,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虽然不能追上六郎,但是程世杰信心十足,命令大军火开奔解塘关。

六郎率队平安脱险,来到解塘关城门前,寇准已经做好了迎接准备,六郎命令队伍开进解塘关,自己却不进城,众人问妻原因,六郎道:“程世杰的十数万大军随后将到,一旦到来势必会将解塘关围得水泄不通,我们必须要提前做好与他决一死战的准备。”

众人又问怎个打法?六郎道:“解塘关的兵马和我们一路上退下来的兵马会合在一起,也不过两万,这与三台关之前的形式是一样的,敌众我寡,要想破敌,必须智取。我已经想好了,你们进城坚守,三日之内,势必守住解塘关,我去搬请一支援兵来,我们里应外合,打他个措手不及,叛军可破。”

寇准汗道:“六将军,这可不是玩笑,山西境内兵马,全是程世杰的部属,你即使搬请救兵,也要过卧牛关和飞虎城,这两关的守将可都是程世杰的铁杆死党,哪能放你过去?”

六郎笑道:“寇大人多虑了,我是要就地取材,原地变出一支生力军来,你们就不要多问了,三天之内,我在城外信号,见到信号,你们就只管出城奋力杀敌就是了,不过你们要记住,出城杀敌的时候,凡是自己的队伍,臂上都要缠上一条白毛巾,别到时侯自己人打自己人就行。”

众女都要保护六郎跟随,六郎道:“人多了更不好,只要大嫂一个人保护我就足够了!”

潘凤上前拉住六郎的手道:“六郎,你会不会丢下我们自己逃跑了啊?”

六郎骂道:“混账话!我的所有老婆都留在解塘关了,我岂能置她们生死于不顾?”

白雪妃皱眉,心道:“不就我和姐姐两个吗?居然被说成‘那么多’真是用词不当!”

不过,白雪妃并未多想,上前嘱咐道:“六郎,你要小心啊!”

六郎点点头,一手搂住白雪妃的肩膀,一手扶住她的肚子,道:“老婆,我走之后,你也要保住自己身体,万不可动了胎气啊!”

白雪妃含羞答应。

六郎又对紫若儿道:“这几天,我会在城外出你们师门的信号,你要注意接受啊!”

紫若儿也郑重的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六郎辞别大家,与慕容雪航上马,打马扬鞭,一溜征尘,两人两骑消失在夜幕中,半个时辰后,程世杰大军杀至城下,并未急于攻城,而是等到所有的后续部队赶到后,才将解塘关团团围困起来。

六郎与慕容雪航打马扬鞭,直奔卧牛关,路上,慕容雪航问道:“六郎,你是不想在卧牛关做什么文章?就只凭兰柳姑娘一个人,能搞出什么名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