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51 字数:3050 阅读进度:178/640

六郎亲吻着苗雪雁那丝光水滑的玉背,双手拽住她的白色丝绸**,向下轻轻拉开一些,然后将嘴巴贴上去,轻吻着苗雪雁雪白圆润的**,苗雪雁又是一阵脸红,用手轻轻遮住小腹前面险些露出来的风景,心中却是一阵极为爽快的感觉,她冷笑着对程千龙道:“你果真是个缩头乌龟啊!你看你的新婚妻子……现在,正被人家,肆意玩弄,你就是没有办法!你真让女人瞧不起你!”

刚刚被潘凤用细牛筋绳捆住的程千龙脸色如同猪肝,见到苗雪雁那一副妖艳动人的媚态,回想起平日在自己跟前的冰清玉洁,高雅端庄,简直是判若两人,他几乎要吐血出来了。

潘凤狠狠的踢了他一脚,道:“小乌龟,你给我坐好了,看我不绑死你。”

潘凤拿起细牛皮筋,在程千虎的下面狠狠的绑了十几道,然后又用力的捆起来。疼的程千虎杀猪般哑着嗓子叫唤。

做完之后,潘凤拍拍手,回到六郎身边身边坐下,这会儿,她体内的药力早已作,六郎将芙蓉纱帐落下来,潘凤就甩掉身上那件火红的肚兜,将丰隆的胸贴到六郎身上,娇滴滴的说道:“老公,不行了,快些来啊。”

在新世纪烈性进口春药的刺激下,苗雪雁也有些控制不了自己,娇吟一声,手上一松,那件白色的丝绸**顿时脱离了身体,朝着地面滑落。六郎汗下,心道:“这美国货太厉害了。”

听到里面苗雪雁和潘凤的一声浪语,小乌龟想到六郎马上就要占有自己的老婆还有大哥的老婆了……

顿时刺激的小乌龟“呕”的一声,身下液体倒流,昏死过去了。因为被点了穴道,身子不会乱动,芙蓉纱帐里面的三人也没有注意到。

六郎噘起嘴唇在两人的脸上亲了一口,笑道:“不一般的香,不一般的滑,**一刻值千金,你老公等这一天几乎连头都等白了,好在这两个小乌龟成全了咱们。”

说着将二人双双抱**。

烛光摇曳,床前的短案和地上丢满了红色嫁衣、花绸裙子、月白中衣、雪白袜子和大红绣鞋,金钩荡漾,芙蓉纱帐垂落下来,遮住灼人眼目的粉腻肤光,一床的脂香粉气,春色浓烈。

丝被之上,六郎怀抱苗雪雁的身子,潘凤滑腻的身躯紧贴六郎的身后,两座挺拔的雪峰顶在背上,身子蠕动,软中带硬的蓓蕾摩擦着他的肌肤,一只绵软的手掌滑过去,隔着裤子熟练又羞涩地抚慰他的火热,口中呢喃道:“相公,夫君,六郎……”

六郎用力地吸吮苗雪雁的舌头,手掌从她的后背滑向圆润的**,臀部的肌肤丰满而柔软,着手几如凝脂一般滑腻。他只觉小腹中有团火在里面的粮食再检查一下,顺道捎带一些出来,其余的这几天就不要再动了,以免被人怀疑。

那藏粮食的地点都被六郎听到耳朵里,六郎顿时有了坏主意,也不声张,悄悄唤醒白雪妃,道:“亲亲,天亮了,你睡够了没有?”

白雪妃前两天一只坚守在城墙上,昨天是头一次倒班休息,可是由于与昨天晚上的休息时间全被占用了,所以还有些困倦,“六郎,还要再睡一会,不行吗?”

六郎亲了一口那张可爱的俏脸,道:“不行了,还有正经事要做,给我马上起来。”

白雪妃张开朦胧的眉目,吃吃笑着搂住六郎,道:“相公,雪妃刚在正在做里。”

利郎问:“你见什么了?”

白雪妃道:“我见,海天富追我们了。”

六郎道:“真晦气,你没事见他作甚。”

白雪妃双颊绯红,道:“谁愿意见他了,我只是见我们俩在福来居啊,你家不要你来那个,你非要来,结果刚刚好上了,就听见海天富举着磨盘追过来,害得我连衣服都顾不上穿,就跟着你跑啊,跑啊!真是累死我了。”

六郎笑道:“小亲亲,你简直太**了,连做都不放过我……”

白雪妃娇羞道:“相公,谁让人家喜欢你呢,那老海龟,真是害死人,本来好好的,都让他搅和了。”

说罢,脸上红得更厉害,六郎哪里受得了这般挑逗,立即翻身上马,抱住秀美端庄,而又风骚妩媚的娇妻,奋力耕耘起来,心道:“原来看上去心智高洁的端庄淑女白雪妃,只要认真调教,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也会是荡女,六爷我就喜欢这样滴。”

二人甜甜蜜蜜,要死要活的又恩爱了大半时辰,这才尽兴收兵,双双穿戴起来,先到梁大户那里告辞,六郎取回自己的窃听器,让白雪妃端着那半盆鸡肉,兴冲冲的来到西城墙。西城墙防守分作两段,苗雪雁等人负责把守前面一段,慕容雪航和紫若儿负责这一段就在刚才,慕容雪航和紫若儿在这里已经连续击退了叛军的两次进攻。

慕容雪航麾下的三千兵马也是伤亡过半,好在临时招募的青壮百姓千余人候补上来,才使西门不失,但是军民皆是空腹作战,这样下去,只怕坚持不了一两天。见六郎来了,慕容雪航就将这个情况反映给六郎,六郎看看撤去的叛军,在远处正忙着收拾云梯和战车,看样子不拿下三台关誓不罢休,城下的联营一眼望不到边,看来程世杰出动了整个山西的兵力。

慕容雪航又道:“六郎,你要尽快拿主意,在不能填饱肚子的话,城破将是早晚的事,与其这样饿死,还不如冲出城去,和程世杰拼了。”

紫若儿道:“师姐说的极是,六郎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啊!”

六郎道:“我知道了,你回头给弟兄们打打气,今天晚上我许给大家一顿饱饭。”

慕容雪航道:“六郎,你不是在说笑吧,全城这么多人,需要的粮食可不是小数目,就算你募捐到一些,能不能够这些兵吃的,你可要想好,军心不可动摇啊!”

六郎道:“我想好了,要是办不好这件事,就让士兵们把我煮着吃了。”

一句话,让几个女子全都笑起来,白雪妃端过来汤盆,道:“大嫂,这是给你的。”

慕容雪航收住笑容,看了一眼那飘着金黄色汤油的鸡汤,突然捂住嘴巴,呕吐起来,这个举止让六郎惊得目瞪口呆,慕容雪航也为自己的举止羞得粉面通红,这是她生平的第一次妊娠反应,来得如此突然,竟是一点准备也没有。止住呕吐后,她红着脸看看大家,道:“我这两天心里头上火,不想吃了。”

说完,扭头上城墙上去了。

白雪妃不知道大嫂与六郎的私情,悄声道:“六郎,大嫂是不是和我一样啊?”

六郎威严的道:“不许乱讲!”

他让白雪妃激昂这盆鸡汤留下,自己跟上城墙去,来到慕容雪航身边,见四下无人主意,他们在这儿说话,下面的人听不到,“大嫂,你是不是有了?”

慕容雪航皱着眉头,道:“我不知道,六郎你不要问了。”

六郎朝下看了一眼,又道:“大嫂,看来我的努力终于让你实现了那个愿望。”

慕容雪航红着脸道:“不许瞎说,兴许不是你的。”

六郎认真的道:“雪妃也是这两天才来的这种反应,接着就是你,我敢保证!这是七星楼上那天晚上,让你有的……”

慕容雪航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六郎,我现在心里很乱,你走吧,让我好好安静一会儿,行吗?”

六郎点头道:“大嫂,你要保重身体,那些鸡汤你多少喝一点,不为你自己,也要想想这千辛万苦来之不易的婴儿啊。”

慕容雪航叹口气,被六郎拉着下来,六郎将两只鸡腿分给二人吃,紫若儿道:“白姐姐身上有了喜,还是留给她吃吧。”

说着又将鸡腿放进去,六郎又给她弄了一块其他的肉,紫若儿勉强吃了,又喝了两口鸡汤,精神头顿时提了起来,道:“六郎,你要尽快想办法啊,要不这些士兵全都给饿死。”

慕容雪航在六郎的劝告下,勉强吃了一整只鸡腿,又喝了两口鸡汤,道:“六郎,你去云妃和潘凤那里看看吧,东门虽然叛军不多,但是云妃好像饿晕好几次了。”

六郎让白雪妃端着剩下的鸡肉来到东门,看到白云妃有气无力的提着把剑在城墙上转悠,潘凤领着潘豹正在说话潘豹捂着肚子一劲的哼哼。见六郎来了,白云妃马上迎上来,道:“六郎,饿死了,你快些想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