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46 字数:3504 阅读进度:175/640

苗雪雁道:“可是这个大乌龟的酒量很好啊,恐怕不容易。”

六郎从怀里摸出一包药粉,递给苗雪雁道:“不怕,这是蒙汗药,吃下去会昏睡一两个时辰,看他喝得差不多了,你就给他放进去,明白不?”

苗雪雁含笑点头,接过那包药粉,笑道:“六郎,你真有办法啊。”

程千龙领着两个丫鬟端着酒菜进来,程千龙先给六郎满上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和苗雪雁满上,端起酒杯,道:“杨大人,不成敬意,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干!”

六郎跟着他喝了这一杯酒,问:“什么意思?什么今后就是一家人了?”

程千龙道:“呵呵,你还不知道吧,我父亲准备收你当干儿子了……”

六郎一听这话,刚喝下去的那杯酒险些吐出来,“真有这事?”

程千龙认真得道:“那还有假,我父亲亲口和我说的,还说要我和你好生相处呢。你不知道,多少人想给我父亲认干爹,他还不同意呢,六郎,你真是有福气。”

“靠!收我做儿子?亏你个老乌龟想得出来,我收你做儿子还差不多。”

六郎心里骂着,却对程千龙笑道:“那么说,以后我就给管你大哥了?”

程千龙嘿嘿两声,道:“我的好兄弟,今后大哥还得向你好好学习呢?”

六郎也恭维的一笑,道:“岂敢,那大哥以后可要多多提携小弟啊!”

回头又对苗雪雁道:“那么,今后见了新夫人,就得改叫大嫂了?”

苗雪雁脸一红,在桌子下面狠狠地踢了六郎一脚。那只秀足却被六郎一把抓住,苗雪雁红着脸往回收,却是收不回来,六郎摸着那只穿着白色绣鞋的玉足,道:“大哥,话又说回来,咱家大嫂,我是越来越喜欢,你真让我羡慕死了,来我敬你一杯恭祝你娶到美若天仙的娇妻。”

程千龙高高兴兴的连喝五六杯,六郎突然对他又说:“大哥,小弟有个小要求,想你帮个忙。”

程千龙道:“自家兄弟,不用客套,但讲无妨。”

六郎看了苗雪雁一眼,道:“只是,讲起来不太方便,咱们借一步说话。”

说着,放开苗雪雁的玉足,又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就拉着程千龙的手到外间说话去了。苗雪雁连忙摸出六郎给自己的蒙汗药,颤抖着手,将药粉倒入程千龙的酒杯,又将酒满上,因为手抖,桌面上还溢出了一些。倒不是害怕的原因,而是因为想到自己身为天山女侠,居然干出这种下迷药的勾当,真丢人啊!这个六郎,居然让自己做这种事,不过又想到被下药的是自己仇人的儿子,也就不怎么觉得自责了。

六郎和程千龙笑着回屋,程千龙对苗雪雁道:“娘子,刚才你道杨兄弟和我说什么?他托我问问你有没有姐妹?婚嫁与否?若是有尚未婚嫁的姐妹,能不能嫁给他做夫人,哈哈。”

苗雪雁微微一笑道:“我在家中是独女,连兄弟都没有,更别说什么尚未婚嫁的姐妹了,杨大人实在对不起了。”

六郎叹口气,道:“你看,我就是没福气啊,大哥!不说了,干杯吧,为你有这个贤惠、漂亮的嫂子,干杯。”

程千龙乐呵呵的又连饮三杯酒,喝完之后,晃了晃脑袋,就趴在桌子上不起来了。

六郎上前推了他一把,唤了一声:“大哥!”

见程千龙依旧死鬼一样不声不语,立即蹦起来,将苗雪雁一把横抱起来,道:“嫂子,我可想死你了。”

苗雪雁红着脸道:“你胡说什么啊,不许这样叫我,一提起这个笨蛋,我就恶心。”

六郎在她那娇媚的脸上亲了一口,道:“亲亲,他不是笨蛋,他是大乌龟。”

苗雪雁笑着说:“谁说他是大乌龟?”

六郎嘿嘿笑道:“他做大乌龟,还不是你的功劳嘛,亲亲,咱们再让他做一次大乌龟好不好?”

苗雪雁娇羞的说:“不要嘛,被他看到怎么办。”

六郎在那娇美动人的小嘴上狠狠亲了一口,道:“放心吧,不管他的话,一个时辰之内是醒不了的,我的小燕子,爱死你了。”

六郎抱着苗雪雁来到床榻前,但见苗雪雁那张千娇百媚的绝色容颜,美艳如花,脸颊上残存着一抹动人的红晕,彩霞隐隐浮动,散出娇媚的瑰丽光泽,一双明亮的眸子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碰到六郎的目光后,脸上微微一红,却是那般娇羞可人。

六郎飞快的卸掉二人的衣服,嬉笑着滚到了床上。

六郎紧了紧抱住苗雪雁柔软的身子,阵阵醉人的**扑鼻飞来。六郎手掌伸下去,揉捏她浑圆的迷人柔软双峰,嘴唇凑到苗雪雁的耳边,低声道:“亲亲,马上就让你家相公做大乌龟了。”

苗雪雁感觉出有一杆坚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小腹上,芳心扑通乱跳,双颊滚烫如火,鼻中“嗯”的一声,晶莹剔透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声音轻的像蚊子叫:“六郎,我爱死了,这样羞辱那大乌龟,亏你想的出来。”

苗雪雁娇嫩的肌肤纯洁得仿佛由冰玉雕琢而成,纤细圆润的腰身微微地摆动,一对挺拔的雪白山峰饱满而柔软,娇羞莫可名状,颜面含春,两排晶莹的牙齿细如米粒,轻轻咬啮六郎的肩头。

欢爱在继续……

“亲亲,燕子,有件事告诉你啊。”

“你说啊!”

六郎道:“现在不能说啊,怕你不高兴,不如做完再说啊。”

“恩,你……快点嘛!”

苗雪雁俏美的粉脸更红了,双臂抱着六郎的的肩头,酥胸轻轻摇荡,艳光四射。滑腻绵软的肌肤映出润泽的迷人光晕,让人怦然心动。

半个时辰后,六郎开始冲刺!

苗雪雁羞涩地闭上了双眼,红晕满面,细眉轻轻皱起,光滑的**轻轻颤抖,秀靥上春色昂然,鼻中娇哼连连,强烈的刺激几乎让她呼吸停顿,饱满而酥软的愉悦感觉电流一般刺入大脑皮层:“六郎啊,好相公,气死你,大乌龟!”

二人恩恩爱爱,舒舒服服的停下来,苗雪雁害羞的看了一眼还趴在桌子上昏睡的程千龙,心道:“活该,你家老子杀我全家,我就让你做王八。”

六郎享受完美人的玉体之后,穿上衣服才说:“燕子,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你的师兄玉龙子被霹雳堂杀害了。”

苗雪雁立即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望着六郎,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六郎叹口气说:“青鸾小师妹也险遭毒手,幸好被我救下啦。”

苗雪雁悲哀的闭上眼睛,道:“玉龙子师兄,我一定要为你报仇,我早说过三合会的人不能相信。”

六郎安慰她道:“现在,不是后悔和难过的时候,而是咱们冷静下来,认真想一下,该如何对付程世杰了。好在,你的身份现在还没有暴露,还有,你说的那个上菱戏班,有什么情况吗?”…………

苗雪雁说:“上菱戏班绝对没有问题,班主与我父亲乃是至交,如果上菱戏班出问题的话,你我就都危险了,现在咱们俩还能平安无事,说明上菱戏班没有出现意外。他们现在应该正在前面演出,每天是三场,我们约定好了,只要我这儿一信号弹,他们那边就动手。这次刺杀的主角便是上菱戏班,冯班主为此也做了充分准备,不管成功与否,等四下里打乱套之后,大家都往南门汇合,再想办法杀出城。”

六郎道:“好,就这样安排,另外!明天大婚之日,咱们要好好戏耍一下,程世杰养的这两个大小乌龟,另外,将这两个乌龟王八蛋当做人质,一旦刺杀不成功,突围的时候会用的着。”

苗雪雁点头说:“六郎,我一切都听你安排。”

六郎又再苗雪雁粉嘟嘟的小嘴上亲了一口,说:“明天,你要打扮的漂亮一点,晚上!我还要来入洞房呢!”

苗雪雁羞答答点头,道:“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杀死程世杰这个大奸贼。”

六郎从怀中掏出那一把书信,道:“即使杀不了他,我现在手中已经有了他私通大辽的证据,回到皇上身边,将这些书信给皇上看,足以订他死罪,就算他领兵反抗,也是师出无名,没有那么多人为他卖命的,一路上过来,五座关隘,已经被我收了三座,可见大奸贼在山西不得军民之心啊。”

苗雪雁将头考到六郎肩头柔声道:“六郎,我的大仇全靠你了。”

二人又搂着亲热了一会儿,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六郎用冷水将程千龙弄醒,拍着他的肩膀说:“大哥,醒醒了!”

程千龙费力的睁开眼,道:“我这是怎么了?”

六郎道:“你啊!我夸你几句,你就喝多了,唉真是的,不过幸好今天没有什么大事,明天可是你的大喜之日,你要是再这样,可就对不起大嫂了。”

说罢哈哈一阵大笑。程千龙也跟着笑起来,二人一块走出这座院子,程千龙美滋滋的回去不说,六郎也离开侯府,回到驿馆。

六郎再把大家召集过来,又将苗雪雁的几个师兄妹介绍给大家,张绿华听说表姐在程世杰府中做内应,还有些担心,六郎对她说:“小妹不要怕,有我呢,保证让雪雁出不了事。”

众女见六郎雪雁、雪雁叫的亲,心里都醋溜溜的,但是大敌当前,必须要顾全大局,也就不与六郎计较。紫若儿听说苗雪雁和上菱戏班的事情,很高兴。她又问六郎有没有探听到前些日子被俘的那些义士的下落,六郎说不知道,朱玉鸾却道:“你说的是不是雁门关总兵副将王石和怠马关兵马都督铁万名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