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44 字数:3849 阅读进度:170/640

六郎将她用力搂住,一阵疾风暴雨的狂吻之后,说:“苏姬,我要让你忘了侯爷,他并不是真心的爱你,其实,你已经感觉到了,只是任何一个女子,都会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现在,你就是这个样子。你并不爱他,而且,他又是这么深的伤害了你,他分明,由始至终都将你看做他的一件衣服一样,你又何必为了这种人,痛苦一生呢?”

苏姬眼睛中先是闪现出一片憧憬,随后又是一种恐惧,那种爱恨交融,左右矛盾的心理变化,被六郎尽收眼中,六郎继续道:“为了你自己,你一定要离开他,你若是愿意,我就和侯爷说,我坚持要你!他不会不同意的。你若是不愿意跟我,尽可以随你所去,去找一个真心实意对你好的人,不做受人利用的傀儡。”

苏姬迷茫的看着六郎,她不明白,六郎为什么要对她讲这些。

六郎接着说:“你不用害怕,我担保你会平安无事。”

六郎拿起落在地上的衣服,给苏姬披上,道:“我与你相识暂短,况且,我放荡不羁,不值得你托付终生,但是我衷心的希望你能够找回属于你自己的人生,不做一个如同行尸走肉的傀儡。”

苏姬明亮的双眸之中,涌出闪亮的泪水,她激动地紧紧抱住六郎,深深地送上自己最为真挚的热吻,道:“大人,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让我追随你吧,苏姬一介江湖女子,不奢求与大人长相厮守,只求能够永远随着你,来报答你对我的这片情谊。”

六郎见她慢慢的被自己蚕食,心中窃喜,于是便将苏姬抱过来抬起她的俏脸,从侧面望去,冶的耳根和玉颈全部都烧成了红色。双手下滑到了她细细的纤腰处,略仿停留之后,又到了翘挺的**上,并且就停在了那里。苏姬欲拒还迎,微微的挺起王臀,以便更加方便他的抚摸。六郎抚摸着她光滑的**,一边轻声赞美着,一面道:“我要从程世杰那里,将属于你的东西全部要回来。”

时机一到,六郎毫不客气,双手托着她的圆臀,胯下笔直的高高竖起,随双手上下的移动,让苏姬柔蜜之处于自己紧紧结合在一起。苏姬的秀猛地向后甩动,显然是这样的姿势和角度令她的身体感到有些难以招架。

缠绵,却是不同于以前,随着这次密谈的成功,六郎成功的捕获了苏姬的芳心,但是,六郎还不敢断定苏姬已经彻底被自己征服,彻底的将程世杰与不顾,自己还要再进一步考验她才行。

离开苏姬,六郎走出这座院子,在外边徘徊了一圈,趁人不注意,又拐到了苗雪雁的院子,要不是苏姬带自己来这儿,六郎自己还真找不来呢。

天交定更,苗雪雁忧心忡忡的坐在灯下,她正在寻思着自己那些师兄弟的时候,六郎轻轻叩门,苗雪雁还以为是程千龙又回来了,没好气的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六郎小声道:“燕子,是我啊,我找你有正经事。”

听出是六郎的声音,苗雪雁连忙开开门将六郎让进来,然后警惕的望了望院子外面,确认没有异常后,才关好门,然后娇羞的扑到六郎怀中,道:“六郎,你怎么才来啊?”

六郎先在苗雪雁香腮上面亲了一口,道:“亲亲,我不是有事情吗,我现在正在争取程世杰的信任,想办法搞到他叛乱的罪证,到时候,讲这些罪证展现给太原的所有官员,我就不信山西所有的和官员都会与他合流同污。”

苗雪雁问:“找到什么了没有?”

六郎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还有一点儿时间,到时候,实在找不到,咱们就按照原计划行事,我回去和大家商议了一下,认为程世杰在太原的实力过于强大,我们尽管也有不少高手,但是一旦动起手来,未必能够沾光,先不说杀得了,杀不了程世杰,咱们能不能平安退出太原还是两可。”

苗雪雁不高兴的说:“你是不是退缩了,害怕了?反正,即使拼了性命,我也要和程世杰狗贼决一死战。”

六郎抱住她颤抖的娇躯,道:“亲亲,你不要生气嘛,我的意思是,刺杀行动肯定是要进行的,但是,真要是拼上这么多人的性命,去做毫无意义的搏杀,我认为是一件蠢事,不管刺杀是否能够成功,我们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红花亭的教训就摆在眼前,事实说明,逞一时之勇,非但不能达到我们预计的计划,还会遭受沉中的打击。即使这一次不成功,我们保全了实力,日后还会有和程世杰过招的机会,我们这一辈子就和他干上了,他总有松懈的那一天,会被我们抓住机会的。”

苗雪雁点头道:“六郎,你说得对,我听你的,不再感情用事了,不过你可要尽量帮我啊。”

六郎笑道:“那是自然!”

苗雪雁羞答答的倚在六郎怀中,六郎又道:“我想到你说的悦来客栈去见一下你的师兄弟们,将我的计划将给他们听,然后再全面展开,就怕他们不认识我,不听我的。”

苗雪雁想了想说:“要不我和你去。”

六郎问:“程千龙不是不让你出门吗?”

苗雪雁点头说:“其实是程世杰的意思,我觉得他对我不太相信,在前后门都有耳目注意这我的行踪,就这样出去,还真有些不太安全。”

六郎说:“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儿,这最后的关键时候,千万不要暴露了自己,我还指望你和程世杰家的两个小乌龟,玩一次ji情游戏呢。”

苗雪雁问道:“和他们有什么好玩的?我恨不得将他们兄弟俩一同杀了。”

六郎笑道:“亲亲,怎么一提起那两个小乌龟,你就这样大的火气?是不是他们惹着你了?”

苗雪雁点点头,六郎继续问:“他们是如何惹你了,说来听听,你老公为你做主。”

苗雪雁娇羞的道:“那个小小乌龟最可气!”

六郎知道她说的是程千虎,又问:“小小乌龟怎样了。”

苗雪雁涨红着脸道:“他……他偷看人家洗澡。”

六郎一听,气的跳起来,气急败坏的问:“你被他看到了?”

苗雪雁见六郎生气的摸样这样可怕,扑哧笑了出来,道:“看把你急的,还好!没有被他占到便宜嘛。”

六郎稍松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苗雪雁娇羞的依偎在六郎怀中,讲道:“今天,人家心中烦闷,听着那些戏子们花腔油调的唱来唱去,我就到院子里练了一趟剑,吃完晚饭,好容易才将程千龙那个大**打走,让小丫鬟给我打来洗澡水,本想在清凉的水桶里面好好泡一会儿,消除一下烦闷。不成想程千虎那个小**撞进来,他本来是找他哥哥的,结果见我……就色迷迷的来看……”

六郎惊讶道:“被他看见了?”

苗雪雁红着脸说:“他一进来,人家就用双手护住了。”

说着做了一个双手抱胸的动作,接着说:“那小小乌龟坏得很,见我光溜溜的躲在木桶里面,成心想偷看人家,就赖着不走,还围着我转,因为人家的衣服放在这间屋里,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后来他见我束手无策,还想动手摸我呢……”

不等六郎慌,苗雪雁急忙说:“好在这时候,小丫鬟赶到了,才给我解了围,要不是怕他看到我的……我真想打他一记耳光。”

六郎又舒了一口气,将苗雪雁紧紧搂住,道:“亲亲,你可让我紧张死了。”

苗雪雁娇声道:“六郎,看来你还是很在意我的啊,可是你总不能眼看着我嫁给程千龙啊,他们两兄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六郎点头道:“我已经想好对付他们的办法了。”

说着,就对着苗雪雁的耳朵说起来,苗雪雁听的双颊绯红,娇羞道:“六郎,你真是坏死了,这样还不把他俩折腾死啊。”

突然,她又道:“六郎,你什么时候,和公主已经好上了?”

六郎不好意思的道:“我和公主是早就认识的,在路上,她不愿意就这样嫁给程千虎,每天都对着我哭,后来我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早点让程千虎做小乌龟算了,于是,在公主的强烈要求下……就那样了!不过,我这样做,全是为了报复程世杰的。我对她的感情,可是远远不如对你的深啊。”

苗雪雁柔声道:“是吗,不过我现在还没有想和你以后怎么样。”

六郎诧异道:“不会吧,你都把身子给我了,难道还不想跟我?”

苗雪雁道:“那是我身不由己,反正我对你这样的小**不放心,谁知道你今后还要招惹多少女孩子,到时候,又会不会只顾着和别人好儿忘记我呢。”

六郎认真的说:“燕子,你千万不要这样想啊,你这样想,我会很难受的,我对你可是真心实意的好,不信你就看着吧,为帮你报那血海深仇,我就是豁出性命,也要和程世杰老乌龟拼个你死我活。”

苗雪雁连忙掩住六郎的嘴巴,道:“刚才你还劝我不要太感情用事,怎么现在又要拼命了?我不许你这样,你今后还要好好活着对我负责呢。”

六郎高兴地道:“亲亲,我就知道你会这样的。”

苗雪雁推了六郎一把,道:“你坏死了。”

六郎笑道:“燕子,程千龙马上就要做乌龟了,你准备好了吗?”

苗雪雁娇颜微红,轻轻点一下头。

六郎闻着少女身上的扑鼻芬芳,摸到她腰间罗带,十指动作,解了下来,嘴唇沿着衣襟的缝隙口,用牙齿一个个咬开的布制的湘妃纽扣,苗雪雁的肩部柔软而圆实,两条修长的手臂宛如两段玉藕。床榻之上,逐渐裸露的肌肤出美玉一般的光泽,比丝绸还要光滑。

罗衣之下只穿了一件杏子红的贴身肚兜,下摆露出一截玉润光洁的小腹。平躺之后的酥胸依旧相当丰满,把一只小小的肚兜撑得半天高,柔软的乳峰随着她的呼吸轻轻摇晃,圆润饱满的曲线一览无遗。

六郎心中赞叹不已,轻轻吻了下去,苗雪雁唔了一声,握住他摸过来拉结子的手掌,睁开一双娇羞美眸,波光粼粼,俏脸红得像出血一般,轻声道:“六郎,抱紧我。”

苗雪雁羞红了双颊,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红扑扑地,肤光润洁,娇艳绝伦,让人生出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六郎吻着芬芳的柔颈,手指伸到她的后背,解开肚兜的结子,轻轻拉去,两座含苞欲放的双峰怒耸而出,饱满、柔嫩、丰润,巍然挺立,跌荡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