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侯门深似海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42 字数:8695 阅读进度:166/640

六郎叹道:“侯爷真是好手段,莫非这个佳人全无知觉了?”

程世杰却不做正面回答,而是道:“只要贤侄喜欢,你现在对她做什么都可以。”

“真的吗?”

程世杰又开始功,那女郎果然中了邪死的,扭着柔软的腰肢,在六郎面前做着各种夸张、**的动作,她胸前峰峦起伏,一道深邃诱人的美沟半隐半露,在丰盈光润的香肌映衬下,实是美得惊人,因为身子渐渐灼热,女体幽香缓缓散出,体香扑鼻而来。

六郎见她急促地喘息着,对着自己摇弄姿,胸前那一堆柔软而、丰挺的双峰不住起伏,连带着那美沟也在她眼前媚光闪动,六郎喉中不由愈来愈乾,身子里头也有一种火热的感觉愈来愈浓、愈来愈深刻,可强自撑着理智;端起一杯酒朝程世杰敬过去,程世杰笑道:“贤侄,在我这儿,就和你在家里一样,不必拘束,你想怎样就怎样。”

六郎哈哈笑道:“侯爷真是豪爽,六郎佩服,既然你这样豪爽,六郎也告诉你一个大秘密。”

程世杰低声问:“什么秘密?”

六郎笑道:“侯爷可知道,六郎最近刚收了两位夫人?”

程世杰笑道:“有所耳闻,而且,我还知道,你的这两位夫人可都不简单,她们是易水寒山悬空白主的两位千金,我与白主有一些交情,只是因为韩天远那厮,闹得有些误会。”

六郎道:“不提那厮,侯爷,你可知道我不仅得了两位美貌的夫人,还得了一些珍贵的古董,只是这些古董缺少买家啊,有心卖给那些朝廷的大臣,又怕他们眼红,借着这次机会,我想让侯爷帮我找个销路。”

程世杰心中一喜,他对悬空的宝藏早就垂涎三尺,听六郎这么一说,立即来了兴趣,将胸脯一拍,道:“贤侄,这件事你算是找对人了,别的不敢说,将你的宝贝拿到山西来,我为开一个展销大会,将整个山西的商坛巨贾全都找来,你还愁没有销路?对了,你那儿到底有多少宝贝,我好给你打个预算。”

六郎见他说的如此亲切,心中骂道:“六爷要是把那些宝贝搬来,你还不把六爷我杀人灭口,然后再将我那些宝贝变卖,从当了军饷,你还不马上骑兵杀到东京汴梁去?好在六爷还没有找到那批宝藏,说说只是唬你的。”

程世杰却信以为真,进一步说道:“贤侄,悬空的宝藏可是富可敌国,你一下子拥有了这么多宝物,就没有什么想法?”

六郎道:“想法倒是有,我就想着再找几房漂亮的老婆,然后再盖上一所又大又漂亮的房子,侯爷,你可千万不要笑话我啊!”

程世杰笑道:“**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像我们这样的当世英雄。”

六郎惊讶道:“侯爷,这句话,我可不敢当,要说当今英雄,你算一个不假,六郎顶多能算半个。”

程世杰笑道:“贤侄不必谦虚,就凭你不费一刀一枪,招安悬空,试问天下能够有几个人做到?”

六郎道:“侯爷说的有点意思,怎么让六郎感觉有点曹操与刘皇叔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意思?”

程世杰又道:“不错,本侯爷就是曹孟德,贤侄你就是刘皇叔,只要咱们两个联起手来,还愁干不成大事?”

六郎故作诧异道:“侯爷,你的意思是?”

程世杰道:“如今天下,看上去波澜不惊,暗中却是激流汹涌,咱们大宋王朝,更是风口浪尖,你我都是明白人,就不用我详细说明了吧?”

六郎假装明白了其中道理,道:“承蒙侯爷指教,可是六郎一介凡夫俗子,只求平平安安做个太平小官,娶上几房美貌妻子就知足了,我可管不了那么许多天下大事。”

程世杰哈哈一笑,道:“贤侄,这是大智若愚,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神龙见不见尾,对悬空,其实你早就垂涎三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你就动了脑子,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总之,悬空现在在你的手里,你手握富可敌国的巨资,我这里有可以争霸天下的兵马,若是我们两个联起手来,定能将大宋江山……”

说到这里,程世杰看了一下六郎的神色,又道:“定能将大宋江山护佑的如同铜墙铁壁,管让大辽不敢正视。”

六郎心道:“果然老奸巨猾,这个反字,就非等六爷先说出来吗?”

程世杰又端起酒杯,约六郎一同喝下。

程世杰将苏姬唤过来,搂在怀中,“贤侄,咱们今天谈得投机,所以更要不催不罢休,你看看,落云这丫头,已经受不了了,你还不赶紧安慰安慰她。”

六郎心道:“奸贼,你这分明是**六爷上钩,然后还不是想骗取那个宝藏,不过,六爷得教训你一下,这美人计可不是跟谁都好用的。”

六郎打定主意,笑道:“侯爷,这女人吗,六郎倒是爱,可是要上的话,必然要上我看上的女子,这个嘛,过于妩媚,不是我喜欢的哪一种,不上也罢!”

程世杰问道:“原来,贤侄看不上,那你再挑一个。”

六郎道:“不必挑了,我就看上这位姓苏的姐姐了。”

说完,六郎偷偷观瞧着程世杰的反应,心道:“你不是惦记着我悬空的宝藏吗,六爷就是要送你一顶绿帽子给你,看你还敢不敢要。”

程世杰在短时间内经历了一个暂短时间的思考后,微微一笑,道:“这还不好办,苏姬,难得钦差大人喜欢你,你还过去陪钦差大人消遣一会儿?”

苏姬有些惊讶,差异的看着程世杰,就连六郎也暗中佩服程世杰真是个能屈能伸的老奸巨猾,六爷当着你的面,要你的女人,你居然给了,那六爷可就不客气了。

苏姬看到程世杰那微怒的神色和坚定不可更改的眼神,颤抖着娇躯,与落云换了下位置,六郎毫不客气的将这位绝色美人抱到怀中,道:“多谢侯爷厚爱,那六郎可就要受用了,你的这位女弟子真招人爱啊!”

六郎说着,就将大手伸进苏姬的金黄色的望仙裙。

六郎从她背后来看,除了肚兜的带子外几是全裸,修长的身材、玲珑的曲线、莹白的肌肤完全没有半点掩饰,简直是完美到了极点,虽然说脸上挂了少许不情愿,却完全无损於那夺人心目的艳丽,一想到这样完美的**,就要任由自己寻幽探胜,六郎兴奋起来。

一寸又一寸地抚爱挑诱,再没有任何一点保留地占有着,苏姬那娇柔不情愿的呻吟声又响在耳边,六郎嘴角不禁涌起笑意,想不到自己有这种本事,当然太原侯程世杰的面,占有他的女人。亏满朝大臣对他谈虎色变,却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被六爷耍的滴溜溜转?

六郎兴奋之下恣意**,看这洁艳胜雪的女弟子会被自己凌辱成什么模样。

六郎带着一丝丝的兴奋和刺激,大手在裙子里面,那件薄薄的**已经是被下体流出的蜜汁打湿了一片,在正中间两腿之间的部位,明显可以看得见一块略呈扁圆形的水泽。六郎的魔手、唇舌开始顺箸光滑的**曲线向上逐渐攀升。越过足踝、越过小腿、越过腿弯……而其中大腿处内侧的肌肤特别的滑腻和潮湿,让六郎流连忘返,在这处地方不住的摩掌了良久。

在六郎的挑逗下,苏姬有些迷茫,看到程世杰正在冷眼看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六郎故意在她的小耳边吹着气,提出了个更令她脸红心跳的要求来。苏姬鬼使神差般紧闭双眼,从嘴角边挤出一声细微的应允之声,朝着桌案趴了上去,而那紧闭的修长双腿却乖乖的张了开来,露出了之间的绝美风景。六郎赶紧托住**,龙枪狠狠刺入那一团软滑的肉中,开始用实际行动来让她快乐起来。

“侯爷,你的弟子果然不错啊!”

六郎用讥讽的口气看着程世杰。

程世杰铁青着脸,喝下去一大口酒。

在六郎生猛的攻击下:苏姬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澎湃,从胸口、从下体,一波一波的扩散到四肢百骸。她浑身火热难当,胸前涨的满满的,好像要冲破肌肤一般直直立着。六郎给予她快乐和刺激,填满了她空虚难耐的感觉,她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急促的喘息。

六郎就这样玩弄着程世杰的女人,一边与他胡聊八砍,程世杰全无心思,只顾一杯一杯灌自己,六郎知道,那是他在压抑自己,他在躲避六郎带给他的巨大羞辱,但是为了寻求今后能够与六郎合作,程世杰必须要忍气吞声。

六郎看着身下的苏姬ji情四溢,自己也激动起来,逗弄她的动作也变得疯狂而杂乱无章了起来。终于迎来了那巅峰时刻,可是六郎想到自己的精华中含有巨大的能量,就这样丢给程世杰的女人,有点儿可惜了,于是在关键时刻,将精华丢在了苏姬柔软的美臀上。

完事之后,六郎提上裤子,又与程世杰推杯换盏,程世杰便对六郎展开心理攻势,无非是要六郎于自己合伙的事情,六郎口上不住的答应着,心里面却是打着另一个算盘。

六郎又陪着程世杰喝了一气,二人都有了几分醉意,程世杰遣散歌女,拉着六郎到外边看戏,侯府前院和后院各安排了两台大戏,侯府外面还有一台,是给老百姓看的,从今天开始,连唱七天,可谓规模空前。

六郎对这些不敢兴趣,耐着性子陪程世杰看了一会儿,道:“侯爷,小侄感觉有点喝多了,我想随意走走,你不介意吧?”

程世杰是个戏迷,正看到兴头上,就对六郎说:“贤侄随意。”

六郎又拱手说:“侯爷,小侄溜达一会儿,就回驿馆休息去了,明天我再过来给你请安。”

程世杰点头同意,六郎便离开戏台,心道:“正好趁着老家伙不注意,我在他家中随便搜一搜,看看有没有搬到他的证据,另外,紫若儿还交代过自己,顺道打听一下红花亭聚义被程世杰抓到的那些义士有没有下落。”

六郎哼着小曲,在程世杰附中开始转悠起来,凡是觉得可疑的房间他都要上前瞧上几眼,因为侯府大多侍卫都知道六郎的身份,所以也不敢阻拦。六郎一路溜达,慢慢的就来到后边院子,心道:“妈的,程世杰的贼窝想不到这样阔气,光院子最少也有十几层,都把六爷我转迷糊了。”

六郎又往前走,却被一排侯府亲兵拦住,兵长上前道:“钦差大人,这儿是侯爷的私人禁地,还请钦差大人止步。”

六郎点点头,道:“好说,好说!”

于是一边往回走,一边打量那个院子,直到退到正面的甬路上,六郎正要拐回去,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千龙,都这么晚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六郎听那声音如同天阙之音,入耳清凉而又亲切,其间还略带了些许熟悉,连忙顺着声音找过去,拐过一片清水池塘,前面一座院落精致典雅,门口站着两个人,男的正面朝着自己,正是程世杰的长子程千龙。那说话的女子身子被程千龙挡住了,六郎无法一睹风貌。

就听程千龙道:“雪雁,父亲吩咐过了,这两天,你哪儿都不去了,要好好地待在家里,再过两天就是咱们大婚的日子,父亲说,不希望你再出什么事。”

女子道:“我知道了,我这不一直好好的住在这儿吗,千龙,我对你可是真心的!你父亲不信任我,难道你也不信任我吗?”

六郎听程千龙唤那女子雪雁,心中一怔,刚好程千龙一侧身,那女子的半张娇嫩的脸颊露了出来,六郎惊得差点叫出声来,“这不是自己的燕子吗?”——

170就见程千龙抓住苗雪雁的双手,道:“雪雁,我怎么会不信任你呢?为了你,我可是和所有的女人断绝了关系,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我的心里现在只有你。”

苗雪雁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程千龙又道:“我还不困,不如我陪你去看戏吧。”

苗雪雁宛然一笑,道:“可是我累了。”

程千龙恩了一声,又道:“雪雁,让我进屋陪你坐一会儿吧,我很想和你单独在一起。”

苗雪雁娇笑道:“千龙,你又来了!我不是说过,等我们成了亲,我再给你吗。”

程千龙摸摸脑袋,道:“雪雁,你真是太美了,每次看到你,我就激动不已,我……”

说着,就要将苗雪雁抱住,苗雪雁却生气的道:“千龙,你怎么这样不尊重我呢?我是天山弟子,天山御剑要有自己的尊严,你要是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六郎终于看明白了,心中好笑:“想不到,燕子居然是程千龙的未婚妻,嘿嘿!这傻小子,估计至今还没有占到过燕子的半点儿便宜,却不知道,燕子的**之身,已经让六爷受用过了,嘻嘻!想不到程家父子这么没用,还他妈的名震山西,狗屎去吧!一家父子三个,全都是绿头乌龟。”

一想到从潘凤,到苗雪雁,再到今天的苏姬,自己已经给程家父子戴了一遍绿帽子。这一家子居然还把自己静若上宾,六郎真想哈哈大笑两声。

不过,燕子这样心智高洁的天山女侠,怎么会成了程千龙这个小乌龟的未婚妻了呢?看他俩的神情举止,燕子好像并不喜欢这个小乌龟,看来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行,我得把这件事弄明白。

程千龙终究没有得逞,只好怏怏不悦的离去,六郎见苗雪雁转身回到院子里去了,见四下里无人注意,就悄悄的走过来,一闪身,也来到这座清幽别致的小院中。

屋中有灯光,六郎将身子隐在窗前的石榴树下,侧耳倾听,屋子里面沉寂了一刻,突然有人说话:“师姐,程千龙走了吗?”

苗雪雁道:“走了,你出来吧。”

六郎心道:“原来她屋子里藏着人,怪不得不敢让程千龙进去,听声音是个女的,会是谁呢?”

这是窗棂上映出两个女人的身影,苗雪雁小声道:“玉鸾,侯府这么危险,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让你等消息吗。”

“师姐,我是必须要来的,你不知道,就在今天早上,黄四爷出事了!”

苗雪雁吃了一惊,问道:“怎么回事?”

“师姐,黄四爷……被人杀害了,他临死的时候,对我说,三合会里面出了奸细,咱们的行动马上就要进行了,这时候,应该怎么办?我是一点主意也没有啊!”

苗雪雁沉寂了一会儿,道:“三合会,想不到也会出现奸细?真是不敢想象,怪不得前些日子,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头,风堂主和马堂主也表示了同感,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让盐帮汇合进来。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玉鸾,你来这儿,是谁让你来的?”

“是马堂主,他让我告诉一下在侯府的内应,要戒备小心。”

苗雪雁皱起眉头,自言自语道:“不对啊!我在侯府的事情,是没有人知道,马堂主这么说,什么意思?”

“师姐,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我觉得马堂主还是比较可靠的,而最危险的应该是霹雳堂,还有!上菱戏班的事情,你准备的怎样了……”

苗雪雁顿时感到事情的复杂性,说道:“玉鸾,我们不能再相信三合会了,红花亭的教训,足以让我们清楚地知道一个道理,要想刺杀程世杰,人越多了越不可靠。”

六郎听到这里,心中大喜,“原来,我的燕子混到这儿来,目的是要刺杀程世杰,嘻嘻!那你老公我非得祝你一臂之力不可。”

苗雪雁接着说:“玉鸾,我要你现在马上去悦来客栈,通知诸位师兄弟,我想把次的时间提前到大婚的那天晚上。”

“师姐,这能行吗?”

“就这样了,也只能这样,我们必须撇开三合会,单独行动,另外!我想办法通知上菱戏班的弟兄们,就咱们这些人,再不添加任何人。”

玉鸾点头道:“好,那我就回客栈了。”

苗雪雁将她送出来,六郎连忙将身子藏起来,苗雪雁又道:“玉鸾,你出去的时候,依然按照我教你的法子,若是有人看见,你就说你是程千龙的相好,这后花园的家兵,都知道程千龙风流成性,经常带女人回府。还有,刺杀计划除了时间提前一天外,其他的还是按原计划行事。”

玉鸾说道:“我记下了!”

然后就小心翼翼的走了。”

苗雪雁望着师妹走远,轻叹一口气,走回屋中,刚关好房门,却被一个人拦腰抱住,苗雪雁惊得一身冷汗,险些就要叫出声来,六郎低声道:“燕子,不要怕,是我。”

苗雪雁定睛看清是六郎,先是长出了一口气,又马上警觉起来,质问道:“你,你什么时候跑到我屋里来的?”

六郎搂着她如软的腰肢不松手,小声道:“刚才,你送你你师妹出去的时候,我就进来了。”

苗雪雁更加惊讶道:“你偷偷听了我们说话?”

六郎依然没有松手,道:“不是偷听,是不经意听到。”

苗雪雁又问:“你到这儿来干什么?你不是在前面陪着程世杰吗?”

六郎嘿嘿笑道:“你公爹……”

苗雪雁怒道:“你不要胡说八道,他是大奸贼,不是我公爹!”

六郎却道:“既然不是,你干吗要与小乌龟程千龙做老婆?”

“我……”

苗雪雁一阵脸红,刚要解释,又想到六郎已经偷听到自己和是没的对话,气道:“你明明知道,人家是故意骗他的,还故意戏耍我?”

六郎笑道:“乖老婆,我不也是刚刚知道嘛。”

说着,就将苗雪雁拦腰抱起,来到内室床边,轻轻放下来,将自己的身子轻轻压下来,感受着她坚挺的胸前,道:“既然要杀程世杰,也没有必要牺牲色相啊?你这样,万一让小乌龟占到了便宜,岂不是给我戴了绿帽子?”

苗雪雁挣扎道:“你先放开我。”

六郎放开她起来,却依然拽着一只玉手,道:“亲亲,燕子,这几天,可想死我了。早知道你要杀程世杰该多好,就不用这样辛苦了。”

苗雪雁听不懂六郎的话,六郎又道:“我和你一样,到山西来,就是专门来杀程世杰的。”

苗雪雁问:“你为什么要杀他?”

六郎也问:“你又为什么杀他?”

苗雪雁叹口气道:“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我父亲原是北汉兵部尚书苗东普,在守卫太原的时候,被程世杰陷害,夺取兵权。向大宋献出了太原,为了斩草除根,防止我苗家报复,他残忍的杀害了我的全家,我的母亲,两个哥哥、嫂嫂,一家四十余口,那时候,我因为在天山学艺,幸免于难。”

苗雪雁说至此,眼泪已经哗哗流下来,六郎便将她搂入怀中,道:“雪雁,这个血海深仇,我一定替你做主。”

苗雪雁摇摇头道:“程世杰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诡计多端,我根本就没有把握杀他,但是就是拼着一死,也要闹他个鸡犬不宁,至少,我要将她的儿子杀死。”

六郎笑道:“这个主意好,不过!这回有了我帮助,你就可以不必依靠三合会了。”

苗雪雁苦笑道:“你身边只有几百兵马,如何杀得了他?”

六郎道:“你不要小看我哦,实话告诉你,程世杰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你老公我一个人,上次在红花亭,我一记天马流星拳,打得他半天起不来,从他手中救下你们北汉的小公主紫若儿,这件事,你莫非不知道?”

苗雪雁惊讶道:“那个无名小厮就是你?”

六郎道:“除了我,还有谁能够有这样的胆色和这样的功夫?”

苗雪雁惊喜道:“那么紫若儿小公主现在在哪儿?”

六郎道:“她就在我身边,化装成了侍卫,混在队伍中,我们来山西就是找程世杰寻仇的。”

苗雪雁道:“你真的肯帮我?”

六郎在她樱唇上偷偷吻了一下,不等苗雪雁娇羞之意显露出来,道:“傻话,你老公不帮你帮谁?”

苗雪雁娇羞的说:“你不要这样吗。”

六郎又紧紧搂着她火烫的身躯,道:“燕子,能不能将你的计划说出来给我听听,然后咱们合伙干?”

苗雪雁轻轻点头,说:“为了帮我报仇,我的同门师兄弟来了好几个,现在都住在悦来客栈,还有我在三台关约来的上菱戏班,都是可以信赖的,只是三合会现在出了叛徒……”

六郎问:“三合会是怎么回事?”

苗雪雁道:“三合会是霹雳堂,万马堂和盐帮三个帮会的合称,他们打着干掉程世杰的口号,四下里联络有志之士,现在看来,我怀疑这是一个圈套。”

六郎道:“你怀疑的有道理,你们原计划怎样动手?”

苗雪雁道:“原计划是大婚的第二天早上,进行大规模的刺杀,细节都已经商议好了,三合会的三位当家都赞成。”

六郎又问:“他们知不知道你是内应?”

苗雪雁道:“我没有告诉他们,和程千龙的事情,就只有我师妹知道。”

六郎道:“这就好,现在时间还来得及,我回去之后,会将这件事情认真的考虑一下,然后载拿出一套完整的计划来,另外!现在解塘关、三台关、巴郡三关已经在我的掌控之下了。”

“真的?”

苗雪雁有些惊喜往外。

六郎又在她灿烂如花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道:“乖老婆,当然是真的了,另外,你交代我救你表妹,我不但将她救下了,还帮她杀了陈延寿,另外,我还帮她找了一个婆家。”

苗雪雁听的稀里糊涂,道:“什么啊?表妹没事就好,找什么婆家?”

六郎嘿嘿笑道:“就是,我把她嫁人了。”

苗雪雁惊讶道:“你,你凭什么把她嫁人?嫁给谁了?”

六郎道:“结果你的小表妹不同意嫁给别人,我估计他是看上我了。”

苗雪雁哭笑不得:“就你?看你这一副小**样,我表妹能看上你吗?”

六郎道:“那你是不知道,为了杀陈延寿,我还差点丢了性命,你表妹感激之下,就有意相许,可是因为自己身边没有亲属给自己做主,就等着你这姐姐点头呢,再说!你这种高高在上的天山侠女都能看上我,绿华又怎么看不上?”

说着,又朝苗雪雁亲了过来,苗雪雁怒道:“净胡说,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我跟了你是没办法。”

六郎嬉皮笑脸的看着她,“亲亲,难道你真的没有喜欢我?”

见她不开口,六郎也就装糊涂,以色眯眯的眼神左右上下不住打量苗雪雁,而随着略显紊乱的呼吸而上下起伏的酥胸,更是他注目的焦点。

苗雪雁平日里冷静冰清,在六郎的这种放肆的目光下也让她有些受不了,正想忍不住开口斥责,但她却意外的看到了六郎的那一对有神的眸子中并没有带半点的**,而是以纯粹欣赏的眼光在注视着她。苗雪雁无端的心中一跳,旋又心生凛意,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有了有些抵挡不了六郎的男性魅力。

她芳心一震,明白到自己先前的猜想果然不错,看来自己真的有些爱上他了,尽管这种爱有一多半是因为先**于他的原因。没等她继续细想,六郎并不解开她的衣杉,而是顺着缝隙,缓缓的在向里面探索进来。苗雪雁大骇,想要组织,却被六郎死死抱着,苦於无法行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六郎的魔手滑入了她的衣杉内,滑入了她的最里面的**里。大手毫无遮掩的摸上了她的肌肤,那种奇怪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抖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乖老婆,我帮你救了你小表妹,你应该感谢我啊!”

“那我谢谢你好了!”

“光嘴上说不行的!”

六郎嘿嘿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