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玉女燕子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38 字数:4183 阅读进度:159/640

孟良焦赞刚与白云妃、白雪妃姐妹密谈完毕,并未看到此刻行刺的经过,突如其来的巨变,也让白家姐妹感到意外,还以为辽军飞鹰堂又来滋事,也跟着加强了戒备。

六郎跟着陈志浩和绝色丽人出了将军府,那绝色丽人虽然负了伤,但是依旧身轻如燕,穿街过巷,一直出了西城门,六郎没有练过什么轻功,追着颇为吃力。但是一想到那绝色丽人身负重伤,一旦要是被陈志浩抓到,少不了要受到欺辱,于是咬紧牙关,拼命地追赶,好在他功力深厚,这么远距离下来,也未觉到累。

夜幕深深,一轮皓月当空,冰轮流辉,将沉沉大地浸在一片溶溶的柔和月色下。晚风吹来,带来一丝丝的沁肤凉意,西城外山高林密,绝色丽人因为身受重伤,跑了一阵子后,脚步逐渐慢下来。穿越过一片松林,径自朝山上面而去。六郎追到这儿时,已经不见了前面二人的踪影,但听松涛阵阵,花香可闻,辨认了一下方向,六郎也朝山上攀上去。

绝色丽人跑着跑着,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刚要爬起来,陈志浩已经赶到,将手中长剑探到她的胸前,冷声笑道:“还想跑吗?快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刺杀本少爷?”

绝色丽人哼了一声,道:“我不是说过了吗,像你这样智慧欺辱良家女子的败类,我天山剑侠人人得以诛之。”

陈志浩将宝剑又向前一探,剑尖直触到她胸前的肌肤,恶狠狠的道:“混账,本少爷乃是朝廷命官,其实你等想杀就杀的,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绝色丽人黛眉一横,骂道:“败类!要杀就杀,修要废话!”

陈志浩点点头道:“好吧,那我就成全你!”

说罢,举起宝剑猛劈下去,绝色丽人把眼睛一闭,但觉胸前一凉,陈志浩那锋利剑锋却没有伤到自己肌肤,睁开眼睛,却见胸前的衣襟竟被他一剑挑开,鹅黄色的胸衣下面,一对丰隆浑圆的**伴着娇躯微微颤。

“你,你要干什么?”

绝色丽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刚想要拼死抵抗,却被陈志浩伸手点了穴道,并一把将她脸上的面纱摘下来,陈志浩阴阴笑道:“小美人,长的真标志啊,让你就这样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不如让本少爷陪你好好玩一会儿……”

说着,伸手朝绝色丽人肩头上的系带摸去。

绝色丽人惊慌失措,想躲闪却因为身体被制,不由得尖叫起来:“不!你放开我……”

陈志浩将宝剑戳在地上,轻轻解开她肩头的胸衣系带,那鹅黄色的丝绸束胸之下一双高耸入云的秀峰微微颤抖,大半个雪白细腻的酥胸已经暴露出来,那一抹深深地明沟,让陈志浩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伸手摸向自己腰间,就要解衣服办事。

却听有人叫一声:“陈公子,你想干什么?”

陈志浩大吃一惊,下意识的将那柄长剑握在手中,转身来瞧,却见六郎出现在身后,六郎跟上来得慢,若不是听到绝色丽人的尖叫,只怕还找不到二人呢,眼见美人就要遭受侮辱,六郎挺身而出。又见陈志浩横眉竖目,提了宝剑,心道:“这小子武功很厉害,自己未必能够胜他,最好不要和他硬拼,来个智取最好。”

陈志浩见是钦差大人,不由得脑筋急转弯,心道:“这钦差大人怎么也追来了?这女刺客是不是和他有什么关系?”

六郎见他生疑,乐道:“原来陈公子已经抓住了刺客,那我就放心了,要知道,本官护送公主入山西,这一路都让刺客弄怕了,像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之人,我看不用上报朝廷,本官做主,就地正法就是了。”

陈志浩听六郎这一说,心中便放松了许多,拱手笑道:“此妖女实在可恶,现已经被下官抓住,还请钦差大人落。”

说完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六郎。六郎心道:“还跟我玩察言观色,你小子真是有种。”

他脸上不露声色,口中说道:“杀杀杀!没什么考虑的余地。”

说着走到绝色丽人身前,上下看了两眼,又道:“这小女子长的好诱人啊!”

陈志浩心中一喜,道:“大人,你也看出来了?”

六郎心中骂道:“混账,老子早就看上了。”

他微微一笑,蹲下来伸手抹了一把绝色丽人的脸蛋,又对着她的胸口吹了一口气,陈志浩道:“大人,就这样处死了,是不是有点可惜啊!”

绝色丽人骂道:“你们两个狗官,混蛋!”

六郎笑道:“的却可惜了,要不……”

六郎朝四下看了一眼,神秘的对陈志浩说道:“反正这儿没有人看见,咱俩就将这小美人办了,然后扔下山崖,不过这件事情你可不要对别人讲啊!”

陈志浩欣喜道:“小人明白,那么……”

六郎自然之道他的意思,是要问谁先谁后,本想让他一边待着去,自己好救小美人,可是现在六郎觉,这小美人不仅身上受了伤,尤其穴道也被封住了,自己是没有办法帮她解开的。这要是耽误的时间久了,陈志浩必然会起疑心。一旦于自己动起手来,虽然自己不惧这小子,可是小美人的安全却没有办法保证,于是转身道:“陈公子,这小美人是你抓住的,当然功要归你喽。”

陈志浩心中又是一喜,但是还是推让道:“大人乃是为皇上办事的钦差大人,这……还是大人先来吧。”

六郎摇头道:“不行不行,虽然在皇帝身边做事,更要黑白分明,谁的功劳大,就该将她奖给谁,陈公子,你就不要客气了。”

见他二人推来让去,绝色丽人气的险些昏死,浑身颤抖着骂道:“你们两个狗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呜呜!”

见陈志浩一味推让,六郎面带不悦道:“陈公子,你怎么这样不近人情,本大人是诚心实意向你学习一下征服美女的绝招,你倒好,扭扭捏捏扶不**,真是扫兴。”

陈志浩见六郎动了气,连忙道:“那小人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至于学习,小人实在不敢当,就当是我与大人相互切磋吧!”

说着,再次将宝剑戳在地上,淫笑着冲半躺半卧在地上的绝色丽人走过去,但瞧见那一片雪白柔嫩,宛若凝脂的酥胸,陈志浩就醉了。就在他伸出手,想要将覆盖在美人胸上的那件鹅黄色小肚兜解开时候,只听身后呜的一声,一柄长剑直透过他的后胸,剑尖从前面路楼的胸膛露出来。

陈志浩愤然回,冲六郎道:“你,居然暗算我?”

说着,拼尽全身力气,朝六郎猛扑过来,六郎将身子侧开,掌上运力,劈出一记风火雷霆决,紫电霹雳击中陈志浩,将他高高的抛起来,在一声惨呼中,陈志浩的身体滚落一边的悬崖。

六郎搓搓手,来到绝色丽人身边蹲下,笑道:“姑娘,让你受惊了!”

绝色丽人亲眼看到六郎杀了陈志浩,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诧异道:“狗官,你要干什么?”

六郎不高兴得道:“狗官已经被本大人杀掉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你的救命恩人。”

绝色丽人却道:“还不是一路货色,你少要假惺惺骗我。”

六郎惊讶道:“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好心救你,反倒招你臭骂?”

绝色丽人粉面涨的娇红,道:“你若不是狗官,还盯着人家胸部干什么?”

六郎恍然大悟,再看她娇嫩的脸上隐隐有紫黑之气,显然是受了内伤的缘故,可是却丝毫不能抵消她的绝世容颜,裸露的香肩肌肤雪白柔嫩,宛若凝脂,带着淡淡女儿体香,因为胸前肌肤酥滑,加上女体不住的颤抖,那鹅黄色的束胸已经滑落大半,坚挺耸立的双峰**之间有个不太明显的暗黑掌印,拳缘之处已成淡紫,显见瘀血已经渐凝於那儿。

六郎面对如此美艳动人的半裸美女,酥胸尽露,双。峰挺立,微为颤动,两颗鲜红中略带粉色的乳。头如两颗红豆端立於雪白乳峰上,映的晶莹剔透的肌肤,白里透红,吹弹欲破,娇嫩的几乎是一碰就可碰出水来,如此美景呈现眼前,实在有些受不了,但还是强忍住欲火,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姑娘,你可不要意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可不是有意瞧你那儿,而是看到你那儿受了伤,所以关心一下你的伤势,你可能伤的不轻吧。”

绝色丽人见六郎口上这样说,但是眼神中贪婪实在是难以遮掩,尤其看到六郎裤子中支起的大帐篷,更能看透他的色心,但是毕竟六郎杀了陈志浩,这是不争的事实,可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呢?

“你……闭上眼睛啊!不能再看了。”

六郎却道:“你手上很严重啊!你看你身上留了这么多血……”

说着,俯下身来,要帮她处理伤口,绝色丽人现在已经有气无力,她知道自己失血过多,即使没有被制住穴道,也绝难对付六郎,六郎真要是想侵犯自己,自己也只有干看着的份。可是又见六郎却没有动她的意思,倒是真的关心她的伤势。于是缓和了一下口气,道:“不用你帮我,你只要帮我解开穴道就好了。”

六郎为难的说道:“我不会解穴道!”

绝色丽人气恼道:“你,你诚心看我笑话!”

六郎叹道:“我是真的不会啊!”

绝色丽人羞道:“你真要不会,那就算了!”

帮我把衣服盖上总行吧!”

“这当然没问题!”

六郎微笑着,拿起了那件鹅黄色的束胸,下面那两只丰隆坚挺的雪白乳峰顿时全部呈现出来。引得绝色丽人又羞又气,叫道:“人家让你帮我穿上衣服,你却将人家的衣服弄下来了,呜呜!分明是趁人之危嘛!”

六郎连忙解释道:“小姐姐!实话告诉你,本大人虽然官大,但是还没有娶妻,这女人的玩意,我可是一窍不通,尤其你这件小衣服,我不好好研究一下,实在不知道如何给你穿哩。”

绝色丽人实在没有办法,喘着粗气道:“不要你穿了,你……直观给我盖上就是了。”

六郎哎了一声,将那件鹅黄色的束胸盖到她丰挺的胸脯上,却又将她那件绣满了各式奇花的云棠长裙掀起来,直接卷到了腰上,这个举动让绝色丽人又大叫起来,六郎连忙制止道:“不要叫了,你看你流了这么多血……”

绝色丽人低头一看,自己的后腰和右边大腿的侧面各中了陈延寿一剑,伤势虽然不重,但是因为伤口长时间没有包扎,血流如注,那半边罗裙和整只**都被血水染红了,于是娇羞的道:“男女授受不亲,不劳驾你了。”

六郎却认真的道:“我可不能见死不救,再说,刚才不经意时候,姑娘的身体都被我看过了,冒犯就冒犯了。”

说着,将自己袖子扯下来一条,撕成一条条,问:“你身上可有金疮药?”

绝色丽人点点头,道:“在我荷包中有,是一个白色小瓷瓶。”

六郎从她腰间摸到那个小荷包,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找到那个白色的小瓷瓶,倒出一些粉末状药物在掌心,然后轻轻敷到她的伤口上,再将伤口包扎起来,另一处伤口却在后腰下面,六郎将她身子微微的翻转过来,见正在渗血的伤口隐在她浅蓝色**之中,心道:“六爷这样细心地照顾你,却遭受到你的臭骂,现在该我好好消遣一下了。”

于是不容分说,双手拉住她那浅蓝色的**,轻轻朝下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