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元神双修8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37 字数:4397 阅读进度:156/640

寇准点点头,问道:“钦差大人打算怎样对付程世杰?”

六郎道:“当然是要搜集他的谋反的证据,然后向朝廷禀报,不过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与程世杰势必形同水火,就算我能杀出太原府,这通往瓦桥关的一路上,数道关隘,必须有一处落脚之地啊。”

寇准眼神一凛,道:“钦差大人的意思是拿下解塘关?”

六郎道:“不错,寇兄,你我一见如故!况且还有潘仁美大人这层关系,希望你不要拒绝,若是能够助我取下解塘关,必是功一件,事成之后,寇兄就不用在山西为官了。”

寇准点头道:“我不是为了升官财,而是不想看到程世杰将山西祸害的民不聊生,现在申元豹卧病在床,我已经多次查看过,这人的确是染了重病,从前些日子开始,我就已经接手了解塘关的大小政事。只是兵权尚且还在申元豹手中。”

六郎当机立断到:“那就把兵权悄悄夺过来?”

寇准思量良久,不见回话。

六郎问道:“没有把握吗?”

寇准道:“解塘关共有七千兵马,分四个营配置,这四个营各有一名督将,其中两个与我是生死之交,两外两个却没有什么把握。”

六郎笑道:“这很简单啊!将那两个督将的兵权下了,不就得了吗?”

寇准摇头叹道:“他们都是朝廷的五品命官,我有什么权利平白无故的剥夺他们的兵权?”

六郎想了一下,笑道:“有了……”

当天晚上,寇准在自己家中设宴款待钦差大人,因为申元豹却是卧病在床动不了,寇准就让那四名督将都来作陪,酒席宴上,六郎与寇准称兄道弟,推杯换盏,那四名督将却是拘束得很,尤其是冯志和李南,平日里和寇准走动不多,加上知道自己是地方官员,生怕喝多了就言语上冒犯了钦差大人,但是六郎手下那两个礼部官员,张光北和李同顺却一劲的向两人敬酒,二人也不敢违抗,陪着喝了一气。

六郎借机说道:“寇大人,我护送昭阳公主进山西,路上竟遇到贼人骚扰,好在卧牛关秦将军护卫的当,今天到了你们解塘关,可不要出什么岔子啊。”

寇准忙到:“钦差大人放心,今天晚上,我已经布置了好几班岗哨,在我的府中警戒,冯志、李南、寇仲、唐烜礼你们四人听好了,今天晚上就是有天大的事,也要放下来,以公主的安全为第一,你们四人分成两组,在我府中加强巡逻,出了任何闪失,小心你们的人头。”

四人站起来齐声道:“遵命!”

寇仲、唐烜礼道:“寇大人,钦差大人,我们二人不胜酒力,为了今天晚上保证公主的安全,就不能陪两位大人喝了,我们这就下去巡逻去。”

冯志和李南早就忍不住了,见到寇仲和唐烜礼请辞,也连忙站起来道:“末将也马上去布置巡逻。”

寇准道:“那好吧!今天晚上就有劳四位将军了,明天晚上寇某再陪你一醉方休。”

冯志、李南毕恭毕敬的退下来,带了手下亲兵围着寇准的府宅转悠起来,寇准家并不大,二人围着转悠了三四圈后,觉得有些烦闷,就指示手下亲兵去接着巡逻,二人就在后花园门口坐下来休息。

冯志说道:“李兄,你看看!现在的风头,申公豹大人看来是不行了,能不能挺过鬼门关尚且两说啊,虽然朝廷的任命和程大人的手谕还没有下来,但是寇准接替申公豹恐怕已经不会变更了。咱们俩平日与他关系不是太好,这可不利于你我兄弟的日后前程啊?”

李南道:“那怎么办?总不能再送一份大礼给姓寇的吧,要知道,送给申元豹的那三千两银子,可是我的全部家当啊!”

冯志道:“李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想想是银子重要,还是前程重要?你且看看寇大人和钦差大人的亲密样,日后他的仕途必是一路青云直上,我们若是不破费一点,只怕日后别说加官晋级,只怕连眼前这道饭口抱住都难啊!”

李南叹道:“依冯兄的意思是,必须的了?”

冯志说:“我也是为了你好,总之,今后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好了,反正我已经准备拜访寇大人了。”

李南点点头,道:“我听你的!”

二人正在说话时候,突然一个小宫女慌慌张张跑过来道:“两位将军快些帮忙啊!公主屋子里面有老鼠!”

冯志和李南吃了一惊,相互看了一眼,冯志道:“公主有难,咱们还等什么?快些去帮忙啊!”

二人跟着小宫女来到公主住所,但听里面正传出一个柔嫩的女子叫声,二将立功心切,立即闯了进去,等进来之后,才觉气氛有些不对头。一个妙龄女子,赤着脚蹲在床上,她秀披肩,身上仅穿了浅色的中衣,双手抱着膝盖浑身颤抖着叫道:“来人啊!快救救我!”

李南慌忙跪倒道:“公主莫慌,末将前来护驾。”

潘凤连忙道:“快些啊!老鼠就在我床上……”

李南不容多想,跳上公主的秀榻,仔细的搜寻,冯志却有些害怕,看到公主身上衣衫甚少,且不说君臣之分,就是一个良家妇女,被人看到和自己两个大男人在一起,李南正在犹豫时候。潘峰突然跳起来,道:“啊!老鼠啊……”

喊话的同时,已经不容分说将李南一把抱住,娇躯不住的颤抖着。

这时,外边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六郎与寇准带着一批侍卫赶到,六郎与寇准连忙进屋护驾,却看到潘凤正在李南怀里,见到六郎赶到,潘凤挣扎开来,顺手给了李南一记耳光,随即哭道:“大胆奴才,竟敢调戏本公主,呜呜……”

小宫女连忙跑过来,给潘凤披上衣服,潘凤还是哭哭啼啼。

六郎大怒道:“好大胆子,居然私闯公主寝室,来人啊!将他给我拿下!”

白云妃和白雪妃立即过来将李南连同冯志一同绑了,带到外面。李南大呼冤枉,冯志连忙解释这件事情的原因,但是六郎哪里肯听,对寇准道:“寇大人,想不到你手下的官员这样大胆,居然敢跑进公主的私房,进行调戏!这还了得?看我不将此事上报圣上。”

寇准吓得跪倒道:“钦差大人不要啊!这件事实在是与我没有半点关系啊!”

回头痛责二将道:“你们两个,实在是胆大妄为,我真让你们害苦了。”

六郎喝道:“取尚方宝剑,将此二将就地正法!”

慕容雪航将自己腰中宝剑递给六郎,李南和冯志早就吓得魂不附体连声求饶,寇准道:“钦差大人容禀,此而将向来对朝廷都是忠心耿耿,这次冒犯公主,可能是事出有因,还请钦差大人明断啊!”

六郎哼了一声道:“混蛋玩意,有什么因不因的?分明是见公主美貌,动了色心?你们两个可知道昭阳公主乃是圣上钦封,指婚给山西太原侯公子的,你们两个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这件事情要是让太原侯知道,还不扒了你们的皮?我现在给你们一个痛快,省得你们今后受罪啊!”

二将吓得面如土色,一劲的抖,还敢辩解。寇准道:“钦差大人,看在二将以前的种种功劳上,加上现在宋辽开展在即,国家正在用人之际,就从轻落吧!”

六郎道:“既然寇大人力保此二人,我就网开一面,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处理,但是必须要严惩,事后,写个折子上凑朝廷!”

寇准连声称是,吩咐人将李南和冯志暂且收监,又唤寇仲和唐烜礼过来道:“李南冯志犯下大不舍之罪,他们手下的兵马就暂且有你俩掌管,明天你们随我去申公豹大人那里讨要兵符令箭。”

二将齐声称是,下去继续巡逻了。

六郎与寇准相对一笑,相互告退,六郎进屋给公主请安,潘凤见屋中没人,便撒娇的依偎到六郎怀里,道:“六郎,你真是坏死了,我堂堂公主,还要做这种下流的勾当,那两位将军倒是当了倒霉蛋。”

六郎道:“这没有办法,谁让他俩手中有兵权,却不和我们一心呢?”

潘凤惊喜道:“这么说,解塘关已经落入咱们手中了?”

六郎道:“差不多吧,你家这个亲戚很好使啊。”

潘凤又道:“为了帮助你,人家花了好多精力,六郎你得赔我啊!”

六郎怒道:“那个狗奴才有没有趁机占你便宜?”

潘凤笑道:“嘻嘻!实话说他连正眼都不敢瞧我哩,哪象你色大包天,什么事都敢做!”

六郎嘿嘿笑着说:“是嘛?那我就再胆大一回!”

说着一把将潘凤抱住,潘凤脸上一片红晕上颊,轻轻一咬下唇,细声道:“六郎!不要啊。”

六郎道:“是嘛?那我告退了!”

说着就要站起来离开。却被潘凤一把拉住,她神态忸怩,欲言又止,轻轻拨着手指,期期艾艾地道:“你,坏死了,明明知道人家想你了,还这样捉弄人家。”

六郎复又将潘凤抱住,问:“当真想了?”

只见潘凤俏脸通红,道:“还没有完啊,我……我……不管是那时候,还是现在,或是以后,我都只会想你……六郎你一定要相信我喔。”

说这话时,她清澈的眼瞳中露出坚定的光彩,一张小脸却羞答答地,显得十分稚嫩。

六郎不禁好笑,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笑道:“死丫头,要就要了,这么扭扭捏捏干什么?”

随着便将潘凤身上披着的衣服拿去,羊脂白玉般藕臂和精致如细瓷的美腿也一分分展露在六郎眼前。在月光轻临之下,丰润而柔嫩的肌肤更加晶莹剔透,几与月色相融为一,美得惑人之极。六郎不觉出赞叹之声,柔声道:“好美啊。”

短短一句话,潘凤已然芳心大喜,羞赧之色溢于言表,更是娇艳绝伦身子一软,直接朝六郎倒下去。六郎伸出手掌接住,抚摸着潘凤双腿柔肤,由外而内,缓缓揉动,到了下身仅有的裘裤之上,轻轻压按一下,登时有些湿湿凉凉的。潘凤大羞,颤抖着喘了口气,含糊地道:“不要嘛!”

六郎轻巧地褪下那挡路的亵裤,只见芳草覆盖的私处晶光闪闪湿润得不可收拾。

潘凤羞涩地道:“你……我本来早就想给你啦……”

说着只觉私处一凉,原来微风吹拂之下,潮湿的肌肤上顿时大感清凉,六郎马上抱紧潘凤身子,一面亲吻樱唇,一面抚摸下面的蜜洞,潘凤娇喘连连,柳腰摆动,已经快将禁受不起,一种说不出的奇异感受刹那间传遍娇躯,登时“啊”地叫了出来,一喘气,再也不能忍受,动手解开自己上身肚兜,将六郎的手引领过来稍微舒缓亢奋之情。

耳听潘凤的娇声阵阵,六郎的下体英雄也难以克制,早就整军待,极欲大展神威一番。

眼见时机成熟,六郎一抬头,轻声道:“凤姐,我……我要来啰。”

潘凤已被他引逗得满心盼望,就算六郎不说,她也打算忍住羞意直说要了,此时听他先行出口,不禁轻呼一声,眼中如要滴出水来,只是望着六郎,便已经尽显自身**炽烈,难以描绘,一双小手却是急着去解六郎腰带,探着坚硬龙枪,轻轻握着引领到自己那灾难之地,六郎不客气的凝力送入……

一番激战,二人共赴巫山。哪里舍得六郎离去,休息了一刻,潘凤被六郎袭击得心神欢醉、魂不守舍了,又要缠着六郎要,六郎却到:“凤儿!这几日连日劳累,我已经不行了,不如过几日等到了程世杰家中,咱们再疯狂啊。”

潘凤只好同意,六郎将两人下身缓缓分离,看着几道细丝仍然相连难舍。六郎整理好衣衫,潘凤轻喘一声,转过身来,投在六郎怀里,小小的手掌摩娑他的背脊,脸蛋倚在胸前,阖上眼睛,露出满足的笑容。六郎轻轻拍着潘凤的肩头,一手托起她的脸颊,轻轻啜吻一下,然后离开。潘凤却是心中一片甜蜜,躺倒秀榻之上,双手抱在胸前,一边轻轻挤压着丰满的美乳,一边享受着ji情之后的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