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元神双修7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36 字数:4221 阅读进度:155/640

秦东阳府上,已经摆好了盛宴,这次,六郎仅一人赴约赶宴。看到朱玉婵和兰柳都陪在场,六郎知道自己的计划差不多成功了,看来秦东阳做了王八,还蒙在鼓里呢。六郎心中高兴,开怀畅饮,还趁着秦东阳不注意,多次在桌子下面摸了朱玉婵的大腿和屁股。

朱玉婵扭扭捏捏,欲说还羞,不住的给六郎敬酒,六郎知道自己喝得差不多了,假装要和秦东阳说几句悄悄话,二人去了内室,六郎趁机取回自己的宝贝,又讹了秦东阳几千两银子,这才告辞。此时已经是雨住天晴,天上几点寒星,微微还有一些凉意,六郎唱着歌回到潘凤那里,安排好了一切。潘凤还想留六郎过夜名流浪却推辞自己还有要事需要加班,与潘凤亲热了几下,不巧潘豹闯进来。

六郎连忙将手从潘凤怀里抽出来,转身告辞,来到白云妃和白雪妃那儿,搂着两位娇妻又温存了许久,白云妃问六郎大嫂和紫若儿哪去了?六郎回答说:“我让他们帮我做一件事,这件事如果今天晚上做成了,我们再回卧牛关的时候,城中就有了内应。”

白雪妃娇羞的问六郎:“六郎,今天晚上,你还用……巡查去吗?”

六郎在白雪妃脸上亲了一口,将她抱在怀里,又将手伸入衣襟里面,揉着一只娇嫩的**,说:“亲亲,是不是想要了?”

白雪妃红着脸说:“没有啊!”

六郎不容分说,解开腰带就朝里面摸去,“我曰,这么湿了,还说没有。”

说着就将白雪妃的裤裤拔下一截,掏出英雄送了进去。

白雪妃嘤的一声道:“姐姐啊!六郎又欺负我了。”

六郎笑道:“你不要求她了,说不定你姐姐灾情比你还要严重。”

说着,又将白云妃也搂过来,解开衣衫,一面抚摸酥胸美乳,一面亲嘴咂舌,还要忙着照顾白雪妃的灾情,等白雪妃满足之后,六郎就将她扔到床榻里面,自己抱着白云妃在床边上翻云覆雨起来。白云妃的灾情果然更加严重,那美妙的圣地早已经是湿滑不堪,加上令人血脉泵张的呻吟声,六郎险些就射出来。好容易也将白云妃安慰够了,六郎将她也推到床上,见她姐妹二人在床上玉体交叠,春光无限,生怕自家春光败露,连忙将幔帐放落。然后道:“亲亲们,今天老公还有要务在身,就不给你们了。”

白雪妃恩了一声,道声:“相公小心喽!”

然后困乏的搂着姐姐甜甜睡去。

六郎离开这儿,赶到自己住的那家隐蔽客栈,猜想大嫂和紫若儿应该正在练功,自己若是报门上去,必然是没有什么斩获,不如悄悄的溜进去,给她们一个惊喜,说不定借此机会就能够将大嫂于自己的**暴露给紫若儿,促使她接受自己,然后……就如白云妃和白雪妃一样,那将是一件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于是六郎向值夜班的伙计要了一把小刀,悄悄摸上来,无声无息的用小刀将门闩去掉……

屋中没有灯光,但是皎洁的月光倾洒下来,照在慕容雪航和紫若儿**的**上,青丽的肌肤光艳动人,六郎故意咳嗽了一声,正在钻心练功的二女立时吓了一跳,一睁眼,六郎已经到了眼前。慕容雪航急道:“六郎,你怎么进来了?”

说着就急着找衣服穿。

六郎一把抱住在床外侧的大嫂,道:“我在秦东阳那儿多喝了两杯,回来后在外边连敲了好几次门,都没人理我,于是就破门而入了。大嫂,你和紫若儿在修习内功吗?算上我一个,好不好?”

紫若儿急道:“六郎,你怎么这样没礼貌啊?我们练功你跟着瞎参合什么啊?”

慕容雪航气道:“你净胡说,你回来若是敲门,我们肯定能听见,你不要这样……放开我啊!”

六郎一只大手已经攀上玉峰,握住那白嫩软滑的美乳,轻轻的揉动,紫若儿这才注意到六郎的动作,惊讶得差点叫出来,“六郎!你……”

六郎低声斥道:“不要叫,这可关系到你师姐的清誉问题,紫若儿,实话告诉你吧,我和你师姐早就是老相好了……”

慕容雪航见六郎向紫若儿交出实底,况且还是这样粗俗的话,娇羞的简直就是无地自容,不过心中却不知为什么突然敞亮了许多。

紫若儿吃惊的看着二人,问道:“师姐,他说的可都是真的?”

慕容雪航无奈的点点头,紫若儿马上想到,飞虎城的那天晚上,六郎就是和师姐在外面相处了一晚上,当时大家都以为他俩去工作了,想不到是去tou情了,想到tou情这个字眼,紫若儿脸红了,六郎和师姐……是不是也会像昨天晚上那样,一夜疯狂?或许六郎对待师姐更好,怪不得她的修行进步神。

见紫若儿若有所思,慕容雪航不好意思的推了她一把,说道:“紫若儿,你在想什么呢?我和六郎……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我们实在是……迫不得已的。”

六郎干脆了当的说道:“大嫂,你怕什么?紫若儿是你师妹,从今以后,我是你师弟,咱们三个一起练功,我身上有明神的本元,咱三个齐心合力,苦练上几日,还怕斗不过程世杰?”

说着,俯下嘴巴,对着慕容雪航柔滑的玉背亲吻起来。

慕容雪航娇羞的挣扎,伸手阻拦的时候,现六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的光溜溜的了,一个坚硬的东西已经顶在了自己腰间,慕容雪航娇羞无限,见紫若儿正对着自己偷偷笑,急道:“紫若儿,六郎欺负我,你不来帮师姐,还笑话我?”

说着,就朝紫若儿扑过去。刚刚抓到紫若儿的手腕,就被六郎顺利将她推倒,这一倒也将紫若儿砸到在最底下。

紫若儿身上承受着两个人的力量,有些吃力的道:“师姐,不要这样,很难受的!”

慕容雪航却是一阵心醉神迷,既要忍着六郎对自己的侵犯,还要用力支撑起身子,以免压坏紫若儿柔嫩的身子,但是六郎这会儿正在专心致志的爱抚和亲吻着大嫂细腻光滑的玉背,并顺着柔美的曲线一路向下,直到那丰隆的美臀。

慕容雪航忍不住身子轻轻颤抖起来,柔软的玉峰也随着她身体的晃动摩擦着紫若儿双峰,紫若儿有些不适应的将慕容雪航抱紧,道:“师姐!我,好难受。”

可是慕容雪航无法改变现状,娇躯不断的颤抖,并且越来越厉害,口口也不断的出难耐的呻吟声。紫若儿一阵脸红,猜想六郎已经进入师姐身体了,果然慕容雪航的身子开始剧烈的前后晃动起来,紫若儿感觉到一阵眩晕,心道:“好羞人啊……六郎居然这样对待师姐,但愿一会儿不要这样对我。”

紫若儿就这样难耐的躺着,她的双腿之间早就已经泛滥成灾,只能靠不断的加紧来解决问题,慕容雪航已经坚持不住,身子几乎要倾倒在紫若儿身上,口中也不断的出浓重的喘息,突然她的身子一挺,死死地抱住了紫若儿柔软汗湿的肩头,然后就彻底酥软下来,紫若儿尚能清楚地听到师姐剧烈的心跳。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觉得身下一痛,六郎已经开始了对她的攻击……

慕容雪航似乎觉得自己的身体碍事,想要挪开到一边休息,却被六郎抱着纤腰不松手,只好将酥软的身体靠到了紫若儿身上,低下头,看到紫若儿晶莹雪嫩的至美酥胸,忍不住轻轻吻了一下。紫若儿身躯猛然颤抖了一下,小声叫了一声:“师姐!”

然后伸手拦住慕容雪航的粉项,慕容雪航倾听者紫若儿那剧烈的喘息,纤纤玉手抚上她粉嫩光滑的俏脸,旋又到了她修洁秀美的脖颈抚弄,紫若儿感到自己的身子又软又热,慕容雪航用力压着紫若儿柔软晶莹的玉体上,美眸中有了一丝荡意,凑在她耳旁娇声道:“紫若儿,六郎弄得你可舒服?”

紫若儿娇羞地点着头。

慕容雪航微笑着,在紫若儿俏丽的红唇上吻了一下,道:“小若儿,师姐好喜欢你哦!”

紫若儿情不自禁的搂紧了师姐的脖子,喃喃说道:“师姐,我也是啊。”

慕容雪航秀目中现出迷离的神色,香舌试探着,蜻蜒点水般的与紫若儿的樱唇触碰,接触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缠绵。终于,在羞涩的试探和躲闪中四片嘴唇接触在了一起,两条柔腻润湿的香舌搅弄着,相互吮吸着对方的甜蜜与柔嫩。六郎见她二人果然是同门情深,可以和平共处,又看到从前何等宝象尊严,温柔贤惠的大嫂被自己调教简直就变成了一个荡妇,心中更是一种亢奋的满足。伏在大嫂和紫若儿身后,六郎如鱼得水,两个湿滑迷人的蜜洞,任由自己随意采撷,简直就是乐不思蜀,美不胜收。

就这样,在六郎的悉心调教下,三人完了大半宿,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相互搂抱着甜甜睡去。

第二天,六郎与慕容雪航、紫若儿早早起来,来到客栈与众人汇合,又见过了潘凤,之后命令队伍起程,赶赴解塘关,因为卧牛关距离解塘关路程不太远,所以当日天黑之前,队伍就顺利的到达解塘关。解塘关守将申元豹这些日子患了重病,副将寇准带领文武官员出来迎接。

因为六郎知道寇准与潘仁美的关系,所以直接住进寇准家中,并将潘仁美的书信呈上,寇准对六郎道:“我已经接到表兄信函,他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可是解塘关乃是弹丸之地,兵马不足一万,况且兵权都在申元豹手中,我手中只有监督权,倒不知道这个忙该如何帮?”

六郎笑道:“寇大人乃是两榜进士,山西名儒,如今程世杰蓄意谋反,圣上命我送昭阳公主和亲是假,暗查是真,一旦情况有变,不知道寇大人会站在那一边?”

寇准不慌不忙的道:“我当然要站在正义的一边。”

六郎道:“程世杰逆天行事,先是叛汉,现在又叛宋,他的行为定当受到世人谴责,这一路过来,我真是听到不少人对他的不满,甚至还有前朝公主阻止大量的武装力量想与他抗衡。”

寇准道:“钦差大人说的是红花亭聚义的事情吧,我已经听说了,那些忠良之士死的真是有点可惜了,不过北汉已经不复存在,寇某倒是不赞同他们光复北汉的宗旨,而是希望天下太平,山西人民安居乐业。”

六郎赞道:“寇大人所言极是,实话告诉你,那位紫若儿公主,现在已经归顺朝廷,现在就在我军中。”

寇准大惊道:“真有此事?”

六郎道:“千真万确。”

寇准点点头,问道:“钦差大人打算怎样对付程世杰?”

六郎道:“当然是要搜集他的谋反的证据,然后向朝廷禀报,不过一旦出现这种情况,我与程世杰势必形同水火,就算我能杀出太原府,这通往瓦桥关的一路上,数道关隘,必须有一处落脚之地啊。”

寇准眼神一凛,道:“钦差大人的意思是拿下解塘关?”

六郎道:“不错,寇兄,你我一见如故!况且还有潘仁美大人这层关系,希望你不要拒绝,若是能够助我取下解塘关,必是功一件,事成之后,寇兄就不用在山西为官了。”

寇准点头道:“我不是为了升官财,而是不想看到程世杰将山西祸害的民不聊生,现在申元豹卧病在床,我已经多次查看过,这人的确是染了重病,从前些日子开始,我就已经接手了解塘关的大小政事。只是兵权尚且还在申元豹手中。”

六郎当机立断到:“那就把兵权悄悄夺过来?”

寇准思量良久,不见回话。

六郎问道:“没有把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