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元神双修5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35 字数:11515 阅读进度:153/640

六郎道:“原来是秦夫人,请问秦将军何在?”

朱玉婵将六郎让进大门说:“大人,我家将军昨天晚上到步兵衙门处理公务,结果因为几件辣手的公务缠身,需要处理一阵子,但是他早早的就差人传话回来,说钦差大人一早要过来吃山西风味的早点,所以我亲自下厨,为你备好了早点,就请大人笑纳吧!”

六郎连忙摆手说道:“既然秦大人不再,我就不便打扰了!”

朱玉婵却拉住六郎的手道:“大人不要见外嘛,我家将军与你一见如故,说什么也要我留大人,再说这么大的雨,也不能上路啊,你就不要客气了。”

说着,连拉带扯的将六郎带到内室,六郎心中好笑,见桌上已经摆满了山西特色的点心小吃,碍于肚子实在是饿了,于是不等朱玉婵让,就自己动手先填起肚子来。

朱玉婵娇声道:“钦差大人啊,你不用着急嘛,我家将军吩咐了,今天早上要我们姐妹务必服侍好大人,大人回到皇帝身边后,也要为我们将军多多美言几句啊!”

六郎点头道:“那是!”

悠然回身,却见朱玉婵已经脱了外衣,站在自己身后。

朱玉婵一身纱织轻装,显得肌肤雪白晶莹,挺直的粉背纡腰,更凸显了浑圆挺翘的隆臀和胸前耸挺的双峰。她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桃红色的**衬托婀娜多姿的身段玲珑浮凸,簿纱下的肌肤虽看不分明,但透过衣裳贴身的形状和纤腰将裙子绷得紧紧的饱满臀肉,便可想见里面的绮丽风景。她美目流盼,纤葱玉指握着一把玲珑芭蕉扇横过六郎面前,娇声道:“杨将军与我家大人一见如故,亲如兄弟,到了这儿,权当到了自己家中,看你热的样子,奴家为你扇凉,将军若是实在热急的话,就将外衣脱了吧!”

六郎惊愕的同时,心中暗喜,道:“六爷分明是刚才淋了雨,哪里来的汗水?看来这小娘子是别有用心了,反正自己是有备而来。”

于是呵呵一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着除下外衣扔到一边,赤着精壮的臂膀,冲朱玉婵道:“我真是羡慕死秦将军了。”

朱玉婵问道:“羡慕他何来?”

六郎道:“我羡慕秦将军家中有这样一位绝色如仙的佳妻,不仅容貌冠绝天下,更是善解人意。”

朱玉婵嫣然一笑道:“杨将军可真是过奖了啊!”

她说话同时,又靠近六郎一步,将一张娇嫩欲滴、宛如少艾的娇颜凑到六郎跟前,又道:“不知道杨将军家中的娇妻有几位啊?”

六郎愣了一下,却马上做出回答:“已经有几位了,惭愧!惭愧!”

朱玉婵吆的一声,笑道:“想不到杨将军这么神勇,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六郎见她刻意引诱自己,红润嫩腴的香唇吹出的香气都到了自己脸上,尤其看到她那明艳照人脸上那种机黠的笑意,既然你别有用心,就别怪六爷不客气了。六郎轻轻伸出手,放到了朱玉婵的后腰间,道:“离我近一些,有些力气,想不到卧牛关这样闷热。”

朱玉婵谈谈一笑,将身子几乎靠到了六郎身上,为他轻轻打着扇子,六郎那只手悄悄下滑,摸到了朱玉婵的丰隆的**之上,虽然隔着两层薄薄衣物,那极富弹性的入手感还是强烈的刺激了六郎,他裤子中的英雄便情不自禁的竖了起来。

朱玉婵却佯作不见,依然说道:“杨将军居然一下子娶了四位夫人,真不知道你如何受的了?四个美人一起纠缠,还不把你榨干了啊?”

说罢,吃吃的笑起来。

六郎手上一用力,轻轻一拉,迫使朱玉婵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那柔软的臀肉一贴上来,六郎更是快感连连,想着昨天晚上听到的她那**蚀骨的**,欲火越不能收拾。想不到搞人家的老婆这样爽,尤其是还在他的家中,这样明目张胆,六郎对自己佩服得五体投地。六郎又将手顺着朱玉婵柔软的腰肢抚上丰满圆缀的美乳,认真得道:“本大人少年时候,巧遇一位高人,授予一套绝密之术,专门用来行房,所以本将军非但不会累垮,反倒是如鱼得水,我那几房夫人还有些招架不住呢。”

朱玉婵竟信以为真,偷眼看了六郎的胯间一眼,但见营帐高支,生硬如铁,不由得芳心暗跳起来。六郎借机又将她的身体拉入自己怀抱,引得朱玉婵娇声反抗道:“杨将军,不要这样啊!”

六郎嘻嘻笑道:“昨日夫人给我敬酒时候,就与我飞鸿传波,本大人可真是让你迷死了。”

说着,一手撩起纱裙,直接朝私处摸去。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光滑细腻,惹得六郎爱不释手,那条粉红色的小裘裤深处更是风景旖旎。

朱玉婵轻声笑着,伸出一双玉白的嫩手,滑到六郎的龙枪上面,娇声道:“大人,你胆子好大啊,在我家中,还敢调戏我?就不怕我家将军看见了?”

六郎嘿嘿笑道:“刚才你不是还说他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吗?”

朱玉婵媚笑道:“那你也不能这样轻薄人家哦。”

六郎回敬于她,用手拉开朱玉婵上衣的连理带,大手直接传入那桃红色的束胸,用力握住一只圆滚滚的**摇了起来,朱玉婵漫笑着,也将手探出六郎腰带中,握住那根坚硬火烫的英雄,有些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

六郎心道:“这浪妇做就做好了对付自己的办法,可与今天早上她与秦东阳商议的办法有些不一样啊。想必是看上六爷英俊潇洒,本钱过硬,想先尝尝鲜,然后再算计我。”

果真被浏览猜中,这朱玉婵生性好淫,偏好昨天晚上没有尽兴,虽然早就做了对付六郎的准备,但是却没料到六郎如此大胆,一上来就轻薄了自己,不由得**起她的淫欲,便打算自己先风流快活一下,然后再按计划行事,将六郎与兰柳用药物迷倒,趁机再要挟六郎。

可如今,在六郎的挑逗之下,身上衣衫越来越少,致钗横鬓乱地侧卧在流浪膝上,雪白的的身子曲线动人,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诱人至极。丰满圆隆的**硕大圆挺,柳腰盈盈一握,小腹平坦结实毫无赘肉,**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带足了成熟妇人的致命诱惑,令六郎血脉贲张,欲火高涨。

六郎干脆解开朱玉婵那桃红色色的抹胸,让一对圆硕丰满的**露了出来,上面殷红的**己经肿胀挺立,六郎一头埋进深深的乳沟,柔软温润的触感泌人心脾。一股如兰似麝的妇人体香直入鼻端,解晖一手揉搓着一只雪白丰满的**,另一手温柔的抚摸她另一只**的乳身,张开口将那颗蓓蕾含入口,用舌尖在口中快挑动,再用牙齿轻轻啮咬、吮吸。朱玉婵娇躯轻扭,粉面晕红,又一连呻吟了几声。

六郎看着她那娇媚的神态,忍禁不住,裤裆里面的英雄也耐不寂寞,跟着朱玉婵的小手一同滑了出来,朱玉婵却凑上樱唇,将那雄壮的英雄含了进去……

六郎一阵眩晕,自穿越以来,历女无数,却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滋味,也是因为自己接触的那些女子,要么是黄花**,要么是居家良妇,哪里有朱玉婵这般风骚?那极其高的口舌之功,另六郎美不胜收,若不是昨天晚上与紫若儿练过兵,只怕就要射在这美妇口中了。

六郎手掌滑过她平坦光滑的小腹,来到她神秘诱人的大腿根部,紧紧包裹的桃红色薄绸亵裤中间一道湿痕,清楚显示着散着芬芳体香的美妇私处丰隆肥美的形状。几根稀疏的芳草调皮的逸出亵裤边缘,映着雪白嫩滑的大腿肌肤分外显眼。六郎迫不及待的将那几乎湿透的薄绸亵裤扒掉,朱玉婵心领神会的支起身子,扭动着杨柳细腰,将浑圆丰美的**挺翘过来,那芳草萋萋的密处早已是湿滑不堪,六郎毫不费力就将英雄插了进去。

朱玉婵顿时觉得自己到了仙境,下面私处被一根又硬又粗的东西搅动着,在自己湿滑的里面进进出出,左右拨弄,她又出几声荡人的吟哦,翘臀轻扭热切的迎合着东西的撩拨,一颗心不断向上飘荡。

随着六郎的大力抽动,朱玉婵出一声幽长的叹息,她桃腮晕红,鼻翼煽动,那阵阵快感,让她无法自抑,连连出迷人的浪哼,那美艳不可方物的娇姿美态令人无不心荡神摇。

六郎一手却向下抚摸揉拧着她浑圆隆起的臀肉,一手摸着胸前两处高隆的肉山,粗大的龙枪在她幽深紧滑的幽谷中快的进出,两人的下腹不断因相互交击而出啪啪响声,一股股的热液随着翻入翻出的嫩肉涌出,朱玉婵**着极力迎合,丰腴的圆臀顺着六郎的勃起用力的向后拙,迎凑着六郎的每一击。大约一炷香时间,朱玉婵突然然后开始更加迅快的挺动,同时惊叫道:“不要动啊。”

刚要挪动身体的六郎,被她用美臀牢牢的抵住了身体,听着那高昂迷人的呻吟,感受着那**中不断的收紧,六郎忍不住向前用力一顶,一股滚烫的阳精浇在她最娇嫩的花心上,她雪白健美的身体在怀中一阵痉挛,喷涌出热乎乎的大股蜜汁,双腿瘫软下来。

六郎看着娇媚成熟的朱玉婵,嘿嘿的笑了起来,朱玉婵脸上的红晕渐渐升起,“你笑什么?刚才都把奴家弄死了。”

六郎将她拉入怀中,道:“乖乖,刚才你可真骚呀。”

轻佻的在朱玉婵饱满雪嫩的美乳上摸了起来。

朱玉婵也抓住六郎的龙枪,道:“将军好厉害啊!这么快就将奴家干丢了。”

六朗将沾满淫液的龙枪凑到她丰润丹红的樱唇边,道:“还是不够厉害,今天挥不好,这么早就不行了。”

朱玉婵却娇笑着抓着六郎的英雄说:“人家暗中使了媚功,不然的话,哪里伺候的了将军的神器?”

说罢吃吃笑着伏下身子将沾满淫液的龙枪含入口中用香舌仔细清洁起来,六郎享受着她的服务。同时放肆的用手探入朱玉婵的**掏挖抚弄,不一会里面又分沁出大量蜜液。朱玉婵玉面又泛起晕红,但她银牙紧咬,努力不让自己出声来,以免自己和六郎再起淫性,毕竟已经过去好长功夫了,再不实施计划,就错过早膳时间了,于是连忙从六郎身下爬起来,一边穿裙子一边说:“将军,不能再这样了,一会儿,让我家二娘看到了就糟了。”

六郎却不肖的说道:“那岂不正好,我将她一并收服了,免得她告你的状。”

朱玉婵用手指点了六郎的额头一下,娇声道:“将军好贪心啊。”

六郎受不了这成熟美妇娇滴滴的样子,趁她整理衣服还没有顾的穿上裘裤的时候,猛然搂住纤腰,撩起纱裙,将坚硬的英雄顺着那道湿滑的密缝顶了进去,朱玉婵哎呀一声,单手扶住桌面,回头道:“大人,不行啊,再弄的话……就要出事了。

她侧回头时一头瀑布般的乌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失神地低喃着:“我、啊、哈啊……啊……好美……真得不行啊!”

六郎却不管不问,于是拔出粗大坚硬的英雄,在她乌黑浓密的阴毛上和潮湿的**上来回磨蹭,道:“当真不行吗?”

朱玉婵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不要……你、你放进去吧……嗯啊”六郎只觉得那**里温暖湿润,柔嫩的肉壁紧紧绷住他的英雄,富有弹性,**里肉壁内侧有一处珍珠般大小、茁壮挺立的肉芽,不断地摩擦着自己的英雄,六郎便用英雄向上抬起一点,用力的与哪儿摩擦,那鲜嫩的肉芽在流浪的大力攻击下给朱玉婵带来巨大的快感。让她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她喘个不停,**深处**狂涌而出,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

六郎知道这个时候主导权已经完全在自己的手上了,他双手按住朱玉婵柳腰,英雄对准了**的**,提气凝力,坐马沉腰,深深地缓缓地钻了进去,觉得自己的英雄再次被**里温热湿滑的嫩肉层层包裹,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尤其出奇的是,朱玉婵**里的层层嫩肉和之间的褶皱,构成一个“九转连环”一道道紧紧箍住六郎粗大的英雄,又象无数条舌头在同时摩擦添弄,六郎早有准备,料想是朱玉婵又用上了魔功,于是小心翼翼的驾驭,才不至于一败涂地。他一边向里钻,一边左右转动英雄,利用粗大上的棱角和血脉筋络的突起充分磨擦解忻怡嫩滑的肉壁,带来更大的刺激。

朱玉婵感觉自己的**都快被撑爆了,六郎巨大的棒棒不停的旋动让花穴内接触的地方好象有无数个火花爆绽,滚烫的快感一**从股间传遍全身,她整个人都快眩晕了。她连呼一口长气的时间都没有,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乳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朱玉婵猛的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瀑布般滑过玉背,一下子她感觉自己的娇躯象被一道霹雳击穿了一样,整个身心都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她的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密洞逢迎着六郎的**。火热粗壮的粗大,贯穿下腹,那股趐趐、痒痒、酸酸、麻麻的快意滋味,使她娇吟不绝:“哎……啊……好……好厉害……啊……”

六郎却不着急,度并不很快,但每次出入都是旋转着进,旋转着出。每次英雄抽出都带出大量的**以及里面鲜红的嫩肉,插入时则将粉红娇嫩的花唇一起塞进秘洞,英雄在涌出大量淫液的**上自由穿插,出“兹兹”的声响。强大的旋转力让朱玉婵丰满润滑的玉体随着他的动作扭糖似的摆动,眼前天旋地转,一股绯热的感觉从身体里掠过。不自觉地浪态百出,星眸蒙胧,脸上身上泛出**妖艳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高高挺起来,哀声叫道:“啊……我……我……嗯嗯……不……真的不行了……你、你……你转的……好……好棒……我……啊……”

六郎兴致越高涨,深吸一口气,被紧紧包裹在密洞里的龙枪顿时暴涨,直顶得朱玉婵美目翻白。他逐渐加快了**的节奏,百十下过后,就觉朱玉婵的密洞里抽搐般的颤动,**更是泉涌,出唧唧的声音,配合着朱玉婵上面小嘴不停的浪吟,一上一下两处淫声合在一起,骚媚入骨。而她粉嫩的花心则慢慢张开,将一个英雄前端包裹起来,时松时紧地吸吮起来,让六郎感到全身异常的舒畅。

忽然,六郎被朱玉婵的一只手死死抓住自己的一只胳膊,好象要抠进肉里,密洞里夹住英雄的力量增大了许多,好象要被夹断一样,他在朱玉婵的身体里面每动一下都异常困难。六郎知道这正是朱玉婵**的前奏,于是,毫不惜香怜玉的双手抓紧朱玉婵波浪般晃动的美臀,将真气灌注英雄之中,登时又粗大了两分,低叱一声,直进直出的强行**起来,下下直抵到朱玉婵娇嫩的花心。

朱玉婵的一双**猛的一阵颤抖,已经无法在支持住本身的重量,雪白的玉体无力的在六郎怀中微微打着颤眼看就要滑倒在地,“好厉害,奴家……让你干死了,饶了奴家吧。”

六郎哪里肯放手,正要再接再厉放手一搏时候,院子里却响起脚步声,一个倩丽的身影,打着一把花伞,已经朝着屋中走了过来。

朱玉婵大惊道:“不好了,我家二娘来了。”

说着连忙甩开六郎慌着整理衣服和头,地上那件桃红色的**已经没有时间再穿了,只好顺手将其丢在一边角落,这时候,兰柳已经迈步进来。

六郎不慌不忙的将衣衫掩上,装出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享用桌上的美味,兰柳冲他道了一个万福,说:“参见大人。”

六郎笑道:“不用客气,坐下一起用餐。”

朱玉婵却道:“妹妹,你怎么才过来啊?钦差大人都等不及了。”

兰柳惊讶道:“姐姐,明明是你让我准备好了,然后你再唤我过来,我就一直等着啊,这么久都不见动静,还道是钦差大人没有来里。”

朱玉婵故作惊讶道:“一定是那报事的小官出了叉子,我那会儿分明是差他去唤你了。”

六郎调节道:“算了,不要争执了,既然大家都在了,秦将军又一时半会儿回不来,咱们大家就赶紧填饱肚子吧。”

朱玉婵笑盈盈的道:“你们先慢慢用着,我去厨房将那顿好的莲子羹端来。”

说罢扭着丰臀去了。

六郎心道:“果然是给我下药去了,哼!刚和六爷玩舒服了,就开始算计我了,不过这也好,正好来个将计就计。”

再看看那二夫人兰柳,虽然不胜朱玉婵那般风骚,却也风情万种,独具魅力。这时,朱玉婵已经端了莲子羹回来,殷勤的给六郎和兰柳成了一碗,道:“兰柳妹妹,都怪你姗姗来迟,让钦差大人饿了大半天肚子,罚你以粥代酒,敬钦差大人喝了吧。”

兰柳随即站起来,就要行动,六郎却拦住说:“哪能以粥代酒?要用真正的烈酒才行。”

朱玉婵诧异了一下,马上道:“也好!也好,反正兰柳妹妹也是女中豪杰,我这就去拿酒。”

说着,又匆匆转身离去。六郎心中好笑,看看那两碗莲子羹,六郎断定里面有问题,于是又对兰柳说:“秦二夫人,本大人初来乍到,多蒙关照,另外本大人喜欢吃甜食,这莲子粥里面一定要放糖,刚才忘了你家姐姐,不如你再招呼一声。”

兰柳站起来,朝门边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奇怪,今天怎么这么冷清,那些丫鬟都上哪去了?”

六郎见她离开,飞拿起自己面前那只碗,将里面的莲子羹一股脑泼到了床下角落,然后重新盛上一碗,对兰柳说:“丫鬟不再就算了,这外面雨还下着,夫人就不用麻烦了。”

兰柳怏怏的转身回来,脸上赔了笑容道:“钦差大人,你看这阴雨连绵,该不会耽误你的行程吧?”

六郎摆手道:“不会,路上耽误几日算不上什么,只要公主能够平安无事到达太原,我就可以交差了。”

朱玉婵眨眼间就跑了回来,因为身上淋了一些雨水,将她那单薄的纱裙湿湿的贴附到身上,让六郎看的春光乍泄。朱玉婵启开酒坛,给二人满满的倒上一杯酒,兰柳笑盈盈端起酒盅,先干为敬,六郎也跟着喝了下去。随后,三人有说有笑,开始正式早点,六郎早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兰柳又让二人用粥,六郎见朱玉婵也盛了一碗吃,断定汤盆里面的莲子羹是没有问题的,于是就陪着二人一听吃下去。

闲的无事,见到有桌子做遮挡,六郎悄悄伸出魔手,伸过去摸朱玉婵的大腿,朱玉婵不敢反抗,被六郎掀开裙子,因为里面不着**,两只雪白修长的**加上腿间那一片湿乎乎的黑森森,真是诱人遐想。六郎魔手慢慢的向上滑,直到手指触到那湿漉漉的肉唇,朱玉婵忍不住一阵微颤,险些要叫出声来。六郎却得寸进尺,知道朱玉婵当着兰柳的面不敢反抗,干脆将朱玉婵的裙子掀起来,卷在腰间,手掌敷在她温软湿润的蜜壶上,轻轻把玩,朱玉婵开始有些吃不消,朱唇中出一声娇低的呻吟声。

兰柳却没有在意她俩的举止,只是觉得不知为何,自己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既兴奋,又模糊,她努力地摇摇头镇静了一下心神,道:“姐姐,莫非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怎么这样头晕啊?”

朱玉婵笑道:“既然没睡好,就在姐姐这儿睡一会吧。”

兰柳却道:“不用了,我还是回自己房间歇息去,你在这儿陪好钦差大人吧。”

说着站起来就要走,谁知脚下一软,竟险些摔倒,朱玉婵连忙将她扶住,柔声道:“看你这样子,是不是刚才陪大人喝了一杯酒,喝醉了?”

说着径自扶着兰柳来到自己的床前。

兰柳双目迷离,道:“不会啊!我的酒量姐姐又不是不知道,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朱玉婵道:“算了,不要逞强了,你只管在这儿休息,等外边雨停了,我差人送你回去。”

兰柳只得点头,朱玉婵却不声不响的帮她脱下水绿色的剑群,引得尚有知觉的兰柳一阵慌张,道:“姐姐这怎么能行?”

朱玉婵笑道:“天气这样热,穿着衣服睡,汗水会将衣服湿透了,都是江湖儿女出身,兰柳就不要见外了。”

说着,已经将仅穿了肚兜和**的兰柳送到床上,兰柳只觉得浑身乏力,尤其内火交织,有一种强烈的要的感觉,已经袭击了她的全身。

朱玉婵猛回头,见六郎已经色迷迷的靠了上来,心道:“这钦差大人不但床上功夫了得,内功也同样深厚,我下了那么重的药,兰柳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却是还没有什么明显反应。”

六郎已经有些受不了眼前香艳的刺激,一想到秦东阳两个老婆都马上要遭受自己暴行,六郎兴奋地一把抱住朱玉婵的纤腰,道:“美人,你家妹妹正好睡了,咱们接着来啊!”

说着,就将朱玉婵的纱裙撩起来,露出整个雪白的美臀,不等朱玉婵反抗,六郎已经长驱直入,那密洞刚刚被六郎手指玩弄了一番,湿滑的正厉害,两扇玉门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阻拦的作用。

朱玉婵哎呀一声,相反抗却是来不及了。兰柳现在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亲眼目睹钦差大人挺着雄壮的下身,刺进了朱玉婵的密洞,她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你们!”

朱玉婵知道自己的丑事已经没有办法隐瞒,索性豁出去了,一边美美的享受着六郎给她的撞击,一边重新计划,她认为六郎也坚持不了就会晕过去。然后自己干脆将兰柳这个小贱人杀了,在与钦差大人密谋一番,就说他酒后乱性,杀了秦将军的小妾,钦差大人必然害怕,自己在加以利诱,让他折服自己。等丈夫回来了,自己就把一切坏事都推到兰柳身上,那时候兰柳已经没有性命了,哪能狡辩?秦将军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她的如意算盘,六郎早已经猜到,六郎心中好笑,先不想那么多,现在好好的享受一下秦东阳将军这两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才是真的。他一边用力的玩弄着朱玉婵,一边对身边的兰柳动手动脚,兰柳也是有武功在身的,但是同时中了两种毒药,身子现在不但软绵绵的乏力,尤其欲火攻心,在六郎的挑逗之下,居然依依啊啊的哼了出来。

六郎便将兰柳那件深蓝色的**从两只羊脂白玉般的大腿上退了下来,仔细看来,下身**的兰柳一双纤巧秀美的玉足,粉白的十趾如宝玉般光滑可爱,竟似天生天成,未染半分尘色。那两条流畅曼妙的修长美腿,以及芳草覆盖的幽谷,真是令人美不胜收。六郎邪笑着,又将那件肚兜揭开,让兰柳美妙的身体完全暴露出来。

看着六郎与朱玉婵翻云覆雨,已经欲火中烧的兰柳也有些耐不住了,一只玉手慢慢的爬上自己丰隆的双峰,轻轻的揉动起来,另一只手径自伸到双腿间,在芳草丛生的玉门处悄悄徘徊。六郎对朱玉婵道:“你家妹妹已经受不了了,不如你帮她先消消火啊!”

说着,六郎就将朱玉婵抱到了兰柳身上,让两具活色生香的美妙**相互重叠起来,然后重新将英雄顶入朱玉婵的密洞中,放开手脚大战起来。

朱玉婵伏在兰柳身上,碍于六郎的横冲直撞,也情不自禁的吻上了兰柳的双峰,兰柳一阵颤抖,将朱玉婵丰腴的**紧紧的抱住,这时的她已经神志不清,只当朱玉婵是于自己欢爱的情郎,只是身下还是空虚的厉害。六郎不偏不向,在朱玉婵的密洞里面开垦了一会儿后,就将沾满淫汁蜜液的英雄拔出来,对准兰柳的玉洞,慢慢的插了进去。兰柳一阵痉挛般颤抖,死死地抱住了朱玉婵的身体,那玉洞却是拼命地向上面挺起,将六郎的大英雄一下子吞了进去,六郎但觉得她湿滑的洞府之中紧窄异常,四壁的嫩肉缠了上来将自己紧紧夹住,使本来粗壮有力的英雄夹得寸步难行。

六郎不敢大意,生怕自己跑马,先是展来缓慢的旋转,慢慢的渗入,等到整个洞府全部湿滑起来,这才放开手脚,大举进攻。在不断的前后抽送,极力的开垦,兰柳的**渐渐的被撑开了一些,也可以适应六郎那粗大的异与常人的大英雄了。六郎知道她已经可以接受这种程度的欢好了,他猛然的挺动起腰骨来,让**开始了大力的**。

兰柳娇嫩的穴肉紧夹着,而随着六郎的英雄的进出而翻入翻出,她不可避兔的产生了应有的快感,一阵阵酥麻羞人的快感不断冲击着她的身心,让她彻底放弃自己的信念和坚持,毫无条件的彻底沦落为六郎的俘虏。再也抑制不住,在一声娇美的呻吟之后,全身开始颤抖了起来。随后整个人就彻底的平静了。

六郎稍稍休整了一下,将朱玉婵翻转过来,让她仰在兰柳身上,分开两只秀腿,英雄低到湿滑不堪的玉门前,道:“秦夫人,看我何等神勇,一下子就将你们俩全办了,这今后见了秦将军,真是不好意思啊。

与青涩的少女截然不同的触感,shao妇那柔软的嘴唇给六郎前所未有的冲击。六郎像只贪婪的采蜜蜂不停地吸吮着shao妇柔美的双唇。而且边吸边嗅着从shao妇口中传来淡淡乳汁般的清香,舌头还不停的想撬开shao妇紧闭的玉齿,这种为所欲为的从容有一种强烈的**味道,让六郎享受到了更大的快感。

兰柳原本紧闭的玉齿,终於被六郎成功的给顶开了,舌头穿越了那洁白的玉齿接触到的是shao妇更柔软的舌头,六郎嘴巴贪婪的吸引着兰柳口中淡淡的香气,两只手则开始不安份的在她身上移动着。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六郎闭着眼睛忘情的不停吸吮着,几乎是忘记了最初来这里的目的,他舌头也不断的在兰柳的口里翻动着,寻找到并开始大力吮吸着她的香舌。突然之间,美丽的shao妇忽地呼出了重重的鼻息,像是要转眼间便要醒过来的样子。

六郎心中一惊,睁开了眼睛,见兰柳却仍然在安稳地熟睡,像个睡美人一样睡得安详。六郎心中放下不少,面对接触的那份美好感觉,使他也更加的冲动兴起了全面接触她的**的念头。

离开了兰柳柔软的樱唇,六郎将双手移到胸前,开始由轻柔到用力,搓揉着兰柳那小巧却不失丰满的**。**并不算太大,淡红色乳晕长在浑圆结实**的最尖端,小巧的**此刻正深陷在乳晕里同她本人一样沉睡着,有待於他来唤醒。**虽然不大,但却是非常的具备手感,而且那两团软肉的坚挺程度,实在是不下去刚刚长成的少女。

六郎轻轻的用舌头添了一下,抬起头看了一下兰柳,觉她仍旧处在熟睡中。六郎邪笑了起来,他并不怕将兰柳惊醒,相反的,他正是要让兰柳在他的爱抚揉弄下、在肉欲快感的刺激下苏醒过来。他接着将shao妇的整个鲜嫩的奶头含在嘴里吸吮着,而两只手也没闲着的用力搓揉着空闲出来的另一边**。

渐渐地,兰柳的**苏醒了,直立立的站在乳晕上,吸吮着她变硬了的**,六郎变得更加的兴奋贪婪,左右两边不断的用舌尖来回添着,另一方面则享受着**在双手揉里中所传来的阵阵波动。

此时,兰柳依然没有没有苏醒的样子,六郎却在她分外美好的**的刺激下,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甚至於有点忍不住了,手也开始游移到了shao妇结实而又饱满的花唇之上。轻轻地摩擦着两片滑腻而雪嫩的肉唇,里面所透出来的香甜气息,这股透着奇异气息的香气几乎让他闻的眩晕过去。用手轻轻的抬起她的**,将兰柳的两条修长光洁的**分得开开的,印人眼帘的是她高高隆起的花唇和修剪得分外整齐的柔毛,而最里面的小肉唇正从紧闭的肉缝中微微的张开,透过已经开始透亮的天光,六郎将shao妇的大腿向两侧分开,低头仔细地看着shao妇柔顺的阴毛。兰柳的毛只是长在花唇的上面,而且仅仅是只有一小撮。花唇的下方和周围则全部是乾乾净净地连一根毛也没有。这看起来分外的诱人,既有一些柔软的毛,又在大多数的地方露出了腻滑的嫩肉。

望着兰柳溪缝顶端的花唇,里面晶莹的**正害羞地半露出头来,这表明兰柳在昏睡中也是感觉到了极大的快感,进而开始在玉体上显示出了特徵。六郎加紧的用手指快的来回拨弄着shao妇的两片花唇,并不时的将之上下拉扯。渐渐地shao妇那块神秘地溪谷慢慢的湿润了起来,肉唇也像一道被禁锢已久的大门缓缓的倘开,正如一朵盛开的玫瑰正娇艳绽放开来。就在花蕊的中间,六郎见到了shao妇那粉嫩的**洞口,而且从里面还在不时的渗出着哗哗的清泉。

伏在shao妇的大腿之间,六郎贪婪用手指来回拨弄着,爱怜地轻抚**处的每一块嫩肉,不时的入到**内去,去探索那层层相叠的蜜肉,去探索那份紧窄美好的感觉。渐渐地,兰柳的**越流越多,六郎则像是要贪婪地用手指捣着密洞。“啊!”

兰柳突然出了一声代表**时候的尖叫呻吟,剧烈的摇晃了一下头部,又进入了平静。

六郎将兰柳香娇美的**整个揽起来,让她胯坐在自己大腿上,左臂揽住柳腰,右手则托起她光滑圆润的丰臀。兰柳浑身无力,直贴在六郎身上,六郎看着她秀雅清艳的脸容,下身一挺,英雄已刺入紧窄润湿的香穴内,同时双手按住香臀,在不断的前后抽送,极力的开垦见到兰柳人事不省,牙关紧咬的模样,六郎暗笑一声,他又开始大力**起来,次次直捣花心,每一下都狠狠的撞击在她**的最深处。那种充沛的快感强烈的冲击着兰柳,她那敏感的**也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了起来。

六郎干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真刺激啊!该换个姿势了!”

大手一翻,使兰柳翻转身子,跪伏在塌上,**高高的翘了起来,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非常香艳的姿势。兰柳没有知觉,身体却没有做出任何的反抗,只是乖乖的以这个极羞辱的姿势跪伏在塌上,静静等待着六郎的侵入。

六郎伏在兰柳的香背上,双手伸到她胸前握住秀乳,下身一挺,英雄直贯入香穴内,再没有什么更多的前戏,大力**起来。从背后侵入,再加上胸前两点嫣红的强烈刺激,这种姿势让女方最容易产生快感,女子身上上下两处最敏感的地方一齐受到刺激和冲击,就是再坚强的女人也会支持不住多久。六郎仅仅只再**了百来下,只觉得兰柳穴内嫩肉一阵强烈的蠕动,四周的肉壁紧紧夹住了自己还在不断插入抽出的英雄,将这个粗硕的大家伙死死的锁在**内。同时一股热乎乎的汁液猛然从穴心深处喷出,激淋在**上,而且蜜汁的流量之大之多,让那紧窄的**再也容纳不下,在**几番抖动后,蜜汁顺着兰柳香滑腻的大腿缓缓流了下来。

六郎道:“我靠真厉害,睡着了都会泄身,真是个荡妇!”

六郎容不得错过这绝佳机会,英雄借着流出来的这些蜜汁,开始疯狂的抽动,甜美汁液从谷中源源涌出,娇嫩幽谷窄紧温暖,温热湿滑的嫩肉层层包裹,令六郎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六郎吼了一声,紧紧顶着幽谷之中层层嫩肉和其间的皱褶,将一股火热的能源喷洒进去。

六郎办完事,见兰柳依然不醒,就穿起衣服,回到钦差队伍住所,那几个女人早已经是坐卧不安,都担心六郎出了事情,白云妃和白雪妃甚至还到秦东阳的将军府附近打听了一次消息,并没有现什么异常。见到六郎平安回来,四个人喜出望外,潘豹也高兴的跑回去给姐姐报平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