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携美共逍遥6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32 字数:4632 阅读进度:146/640

慕容雪航见三位妹妹已经扭转战局,反守为攻,也加快了饿进攻节奏,一剑奇诡无比的刺出,如晴空万里,四望无云的夜空突然闪过一道冷电,精芒一闪,剑光穿过牛家四将的层层阻挡,飕的一声,一剑贯入牛家老二喉咙,魔家老二做也没想到自己会暴死在这个宋军手中,尤其是这神来一剑,毫无预兆,好像本来就在那儿,是自己自动将喉咙凑上去的。他喉头鲜血直冒,双目瞪大,一付不可置信的神情,咚的一声,倒卧黄土,就此结束了生命。

六郎见大嫂连杀了耶律长亭手下两员大将,高兴地手舞足蹈,潘凤也在一边呐喊道:”

大嫂真是好样的!加油啊!”

六郎连忙示意她说:“我大嫂可不是你现在随便叫的,再说她现在女扮男装,你不要暴露了她的身份。”

潘凤吐了一下舌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牛家剩下的兄弟俩,眼看着自己两位亲兄弟毙命,心如刀绞,都豁了性命来战,手上的狼牙棒都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恨不得将慕容雪航一下子砸成肉酱,好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牛家老大大骇之下,顿起拼命之心,虎吼一声道:“贱人!还我弟弟命来!疯了也似的举起狼牙棒狂劈怒击,与慕容雪航一阵快打,叮叮噹噹,如珠落玉盘,清脆玲珑,如金铃响风,又快又急。但慕容雪航剑法刁钻,青钢剑不与狼牙棒做正面冲突,找准机会陡然抛手飞剑,那柄剑顿时如脱手飞龙般电射而出,只见寒光一闪而没,血花骤起,染红了牛家老大的胸前衣衫,他脸面朝天,重重地摔倒地上,胸口上插着一柄精光闪动,兀自颤的长剑。

牛家老四见兄弟们全遭诛杀,心神大乱,手中狼牙棒狂舞,不成招式,只管对着慕容雪航猛砸,高墙之上的耶律长亭见状,愤愤的哼了一声,对左右道:“依家兄弟,先干掉这个使剑的高手!”

郡主左右的三名黑衣人道一声遵命,身形飘下高墙,与数十名飞鹰堂高手一起冲上来。

六郎带来的那些御林军迎上去抵挡,谁料这些御林军差不多都是庸碌之辈,若是对付一些普通毛贼倒也能行,但是迎战飞鹰堂这些绿林高手,有些以卵击石的意思。刚一交手,就被人家中的七零八落,阵型全无,十余名军士因为不敌而死于非命,飞鹰堂的恶徒们踩着地上的死尸围拢过来,慕容雪航连杀牛家四将,刚想喘口气,见对方又起一轮猛攻,尤其领头的依家兄弟似乎比牛家四将更胜一筹。

考虑到自己手下这些御林军太废材,若不能稳定局面,扼制住敌人的势头,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于是慕容雪航便准备“天电织网”这一强大的元神法术御敌,就在刚不久,慕容雪航借助紫若儿的帮助已经完成了元神晋级,虽然她从来没有用过天电织网,可是天电织网的口诀却早就纯熟于胸,对于每一个修神者来说,能够修炼到这一阶段已经相当不易,一旦修炼成功就代表自己已经是修神界精英中精英了。在骊山派,除了骊山圣母尚未有一人完成这第八道元神驱法的壮举,慕容雪航为自己感到骄傲的同时,也会害羞的想到六郎对自己的神助。

现在慕容雪航身上已经具备了第八道元神,为了避免自己的军队减少伤亡,她当机立断使出天电织网,挥手间,掌心生出一片幽蓝闪电,那骇人的蓝色光亮,迅的燃烧,立即形成一道暗蓝色的天网,天网迅的膨胀,朝着扑过来的辽军无限漫延,那些蓝色的火焰将飞鹰堂那些高手炙烤的透不过气来,不由自主的纷纷后退,“天电织网”中一声惊雷!所有的飞鹰堂高手都被巨大的响声震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般难受,全身筋脉逆转,血液倒流。眼中的景物由模糊变的凝固,身外的山川五岳,江河湖泊,仿佛一下子陷入到地平线下面,所有的一切尽被黑暗淹没。

迷离的双眼看到的是:黄沙。三千里浩瀚的海洋。暴风嘶叫着席卷大漠,烈焰无尽的飞腾。成千上万狰狞的白骨,空洞的双眼中爬满蛆虫。湛蓝的火苗焚烧着自己躯体,全身肌肉都将化为浓烟,满天都是撕裂天空的闪电,根本无路可逃。有内功低微者更是扔了兵器,抱着脑袋鬼哭狼嚎。

依家兄弟和长河落日都用馗罗护住身体,大声喊:“不要乱,那只是幻觉!”

尽管如此,还是有好多飞鹰堂徒众因为胆怯,而被活活的吓死,还有一些在神经紊乱中互相残杀而死,若不是慕容雪航刚刚练就第八道元神,修行尚浅的话,辽军损伤会更加严重,即使这样,耶律长亭已经感觉到再打不下去了,于是呼哨一声,指挥手下撤退。

六郎一直观看着大嫂的表演,心中既是佩服,又是羡慕,若是这种天降神威从自己身上出来那该有多好?转念想到明神的本元就在自己身上,自己练成这种神功那肯定是迟早的事,再说自己现在修炼的风火雷霆决也很厉害啊!正好看到耶律长亭要逃走,六郎心道,“擒贼先擒王,六爷现在也有神功在身,已经今非昔比,小丫头,看我今天不活捉了你!”

想至此,六郎飘身跳下阁楼,冲着耶律长亭直追下来。

慕容雪航担心六郎有危险,刚想追上去和六郎会合,却被依家三兄弟奋力拦住,慕容雪航知道自己的天电织网威力尚小,不足以对这等高手造成威胁,只能靠实力御敌,于是银牙一咬,挥起三尺青钢剑,与依家三兄弟展开恶战。

慕容雪航手中长剑翻天覆雨,吐出蛛网也似的大蓬星芒剑雨,如雨洒芭蕉,叮叮噹噹之声不绝,火花乱闪旋飞,依家三兄弟全力应对这绵密剑网,此三人均有法术修炼,不似牛家四将只有蛮力,所以慕容雪航同时对付他们三个感到有些吃力,好在长河落日因为刚才接到郡主撤退的口令,加上他二人向来行事孤僻,不与人为伍,更与依家兄弟合不来,所以只管自行退走。

长河落日一退,紫若儿和白云妃、白雪妃就腾出手来,与慕容雪航四个人打依家兄弟三个,另外还有三四百御林军虎视眈眈,依家兄弟也无心恋战,依能撇出一枚烟火弹,三人借机逃走。慕容雪航顾不上疲惫,对紫若儿和白云妃、白雪妃说:“你们保护好公主,我去追六郎。”

说罢,纵身跃上南面高墙,白云妃道一声:“大嫂等一下,我和你一同去!”

说着,也追上前去。

白雪妃和紫若儿也顾及着六郎的安全,但是考虑到若是全都追过去,敌人再绕回来,没有人保护公主的安全,只好留下来布置人马加强警戒,好好保护公主安全同时期盼六郎能够平安无事。

耶律长亭前面跑,六郎在后面紧紧追赶,离开那家客栈五六里地之后,前面山峰林立,耶律长亭心道:“就这小子一个人追,我怕他干什么?再往前走山高林密,以我的功夫收拾他绰绰有余,正好可以捉住他,好好出了那口恶气。”

于是耶律长亭放慢脚步,穿过一片树林,前面是悬崖峭壁拦路,六郎追上来,见她已经无路可走,于是双手抱肩道:“小郡主,别来无恙啊,现在你已经无路可逃,是不是乖乖束手就擒?”

耶律长亭怒目横眉,哼了一声,道:“小贼,你还真不怕死啊,居然敢追本郡主到这儿来!”

六郎心道:“这些女人怎么都喜欢管自己叫小贼?莫非这小郡主也似白云妃一样,明着和自己要死要活的,暗中早就偷偷喜欢了自己?”

想着便朝耶律长亭脸上看去,一身黑衣的耶律长亭乌黑的秀高挽,上插凤金银,环佩齐,缤缀银花,脸如新月,浅画蛾眉,尤其她的肤色有如凝脂白玉,映月生辉,确是世间少见的绝色美女。

六郎见她抽出宝刀对自己威,就说道:“小美人,不要一见面就动刀动枪的,咱们可以坐下好好谈谈啊。”

耶律长亭啐了一口道:“我和你有什么好谈的?纳命来吧!”

说着身形前移,刃流寒光,刀吐冷芒,一柄乌鞘宝刀舞出交织繁密的刀网,对着六郎当头劈下,刀法又狠又辣。六郎连忙向后躲闪,一连避开耶律长亭数刀之后,六郎见她诚心置自己于死地,哪有半点暧昧之情的意思,不敢大意,一面小心应对,一面想该用什么法子捉住她。有心使用刚学会的风火雷霆决,又生怕那功夫太厉害,会伤了小郡主的性命。但是时间一长,六郎还真招架不住,耶律长亭对他可是丝毫不手软,刀刀都往六郎致命的地方捅,六郎心生恼怒,暴喝一声,身形急退之际,双手合一,使出一记风火雷霆决,那道强悍的电火霹雳朝着耶律长亭直袭过去,耶律长亭惊愣之际,连忙双拳交叉于胸前,全力阻挡这一记重击。

就听砰地一声,耶律长亭被震得向后退出去十数步,险些摔倒在地上,六郎刚想跑过去生擒,就见耶律长亭从腰间掏出一件东西,朝天空跑上去。六郎抬头看,但见上面红光一片,耀人双目,心道:“不好,这丫头就是用这东西生擒的四姐,想不到她又拿出来对付我。”

心念电转之际,六郎知道自己绝难以逃脱,情急之下,一个虎扑朝着耶律长亭越过来……

耶律长亭见六郎非但不躲,而且还执意进攻自己,不由得心生矛盾,她的鸿龙套索乃是万年金蝉丝缝制,极具柔韧性和灵活性,收紧套索的那个环就在她手中攥着,可是如果现在一拉紧的话,不光六郎,就连自己也要被收在里面……

就在耶律长亭犹豫的一刹那,六郎已经扑到她面前,六郎根本不顾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一上来就张开双手,来了个猪八戒抱媳妇,耶律长亭又羞又怒,也顾不上在拉鸿龙套索,劈手给了六郎一掌,指望这一掌能够将六郎击退,却不想六郎豁出受这一掌,也势要将她拦腰擒住。耶律长亭重重的一掌打在了六郎胸口,六郎疼的哎呀叫了一声,不过还是将耶律长亭死死地抱住,趁着耶律长亭羞愧难当还没有醒过神来的时候,六郎拿过她的鸿龙套索,当做绳子,将耶律长亭的双手反剪到背后,将其结结实实的捆住,然后将她推倒在地上,这才哎呀呀的叫着,揉起自己的胸口来。

耶律长亭也想不到六郎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术捉住自己,气的她花枝乱颤,嘴唇哆嗦着叫道:“小贼,快放开我,否则……”

六郎在她屁股上踢了一脚,道:“否则则样?你现在在我手中,我想怎样就怎样,轮不到你讲条件了,妈的!臭丫头居然出手这么重!”

六郎脱下外衣,查看胸口伤势,但见那儿一片红肿,清晰地显出一个玲珑手掌印,不由的一声苦笑,道:“小丫头,六爷不忍心伤你性命,你倒是一心置六爷于死地,幸好我这几天练成了绝世神功护体,要搁在前些日子,你这一掌还不要了我的性命?”

耶律长亭咬牙切齿道:“小贼,今天落在你手中,要杀就杀,我绝不眨一下眼睛。”

六郎哼了一声,色迷迷看了看耶律长亭那清秀而冷艳的脸庞,嘿嘿笑道:“要生要死都有我掌控,小美人,我倒是想将你直接丢到这山崖下面去算了。”

说着,将耶律长亭的身子抱起来,只见耶律长亭星眸中闪现出一丝慌乱,六郎心道:“口上还硬?我就不信你真的不怕死?不过六爷心肠软,见不得女人就这样白白死去,六爷找个地方帮助你去一次人间极乐,然后我再把你处置了。”

耶律长亭见六郎并没有将自己扔下悬崖,而是将自己抱着,来到一处隐蔽的山石后面,看到六郎脸上的那种坏坏的笑意,耶律长亭有所意识,惊慌的说道:“小贼,你想干什么?”

六郎将她轻轻的放下,然后搓搓手掌,猛然将耶律长亭的腰带抽出来,耶律长亭怒道:“淫贼,你胆敢对本郡主无礼?”

六郎在她胸口重重的摸了一把,道:“臭丫头,你最好清楚一点,咱们可是两国交战,各为其主,你是郡主不假,可你是你们大辽的郡主,在我这儿,你就是战俘,我想怎样你都行。”

胸前圣地被侵犯,耶律长亭双颊涨的通红,又气又无奈的看着六郎说:“都说你们杨家将光明磊落,想不到也是如此肮脏,你最好给我一个痛快,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六郎点头道:“好啊!要干脆一点啊,行,满足你,我这儿有一种毒药,名叫七步断肠散,现在就喂给你吃,哼哼,到了阎王爷那儿,给六爷向他老人家问个好,八十年后,六爷去给他请安。”

说毕,暗自一笑,伸手由包囊中将那烈性胶囊春药摸了出来,取出两颗放在手心,凑到耶律长亭嘴边说:“你先想清楚再吃啊,可不是六爷逼着你吃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