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携美共逍遥3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30 字数:4435 阅读进度:143/640

慕容雪航低声问道:“答应什么?”

六郎厚颜说道:“我要和你元神双修!”

慕容雪航惊讶的几乎要叫出来,却被六郎紧紧的贴着身子,六郎拥着大嫂温香的身体,说道:“自从那次过错之后,六郎已经不能自拔,虽然说大嫂当初是为了救我才……可是你还不如不救我呢,我心里一直对大嫂充满着愧疚和爱慕,更多的还是那种叛逆的**,飞仙观你没有拒绝我,我知道原来大嫂也是喜欢我的。”

慕容雪航惊慌道:“六郎,不是这样的!第一次我是没有办法,不忍心看着你去死,而在飞仙观是因为你救了我,我感激你才……”

说至此,眼中已经是泪水盈盈,似乎在恳求六郎不要再将这种事情延续下去。

六郎正色道:“大嫂,这一次完全是为了我们大家的安全照想,我是多么希望你赶紧练成第八道元神,这样我们就不用惧怕程世杰了。”

说着,嘴巴朝着大嫂粉嫩的脖项吻过去,慕容雪航惊慌失措,那慌乱的眼神与六郎碰个正着,就在她与六郎对目的一刹那。慕容雪航心中一凛,她隐隐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已经不可能再摆脱的开六郎的纠缠。那将是一种即幸福,又令人羞愧的事情。

六郎那双透射着无限深情的双眸,就象化了魔法一样的诱人,吸引着她,让她始终不能移开。让她慢慢的心神俱醉,不能自已。此刻,六郎的眼神如大海一般宽广温柔,又如天空一样深邃迷人。刹那间,慕容雪航心不能自己,她彻底的失去了自我。迷失在六郎温柔的眼中,迷失在六郎甜蜜的爱中……是没有理由,还是不需要理由?

六郎一直深深地凝视着大嫂,同时也被她颠倒众生的绝美风姿和优雅贤淑的气质所倾倒,大嫂的神情温柔恬静,浑身充满女性成熟的妩媚媚力。没有语言的表达,不需要语言的表达。一切的语言都变成了多余,眼神告诉了他俩一切的答案,行动即将是最好的证明。六郎心甜如蜜,低头往大嫂的唇上吻去。慕容雪航给他一吻之后,一颗心怦怦乱跳,红晕生颊,娇羞无限,本来绝美的俏脸上更增三分艳丽。

她被迫抬起如花的俏脸,和六郎缠绵热吻着。六郎同样用自已的双唇紧紧地吻住她,大嫂嘴唇是那么的柔软细嫩,芬芳袭人,其中又包含着无比的柔情和爱恋,令六郎深深地沉醉。ji情深吻后,六郎缓缓地解开大嫂的衣服,当看到那洁白无比一片酥胸时,六郎轻声叫道:“大嫂!”

慕容雪航一阵犹豫后,柔声道:“你……让我心里很乱。”

六郎微微的问道:“为什么?”

慕容雪航颤声道道:“我还是怕?怕别人的眼光,怕受到世人的冷嘲热讽和唾骂。”

六郎道:“虽然说咱们杨家家规森严,但不孝有三,无后乃大,大嫂若是再不及时为杨家添加人丁,倒是会引来唾骂。所以大嫂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为杨家留下根种。所谓一般的道德礼教!只不过是人为保护自己而作出来的东西,强者从中得利,弱者受尽约束折磨,但没有了就会天下大乱?什么东西都不是从来就有的。什么君臣之道、夫妻礼纲,我们不用放在心上。我们只需要过自己的生活,我们的幸福不需要别人的评价。我对大嫂除了敬慕之外,还有一种爱慕,是隐藏在内心多少年的,你就让我来报答你吧。”

慕容雪航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六郎的话,泪水竟然哗然而下。她不是一个容易掉泪水的人,可是在那一刹那,让她情不自禁起来。六郎看着她饱含的泪水,不知所为何故,但是这种时候,已经不容收手,就算自己一辈子不再沾染大嫂,她的贞洁却早已经被自己毁掉了,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多多疼爱她才行。于是六郎继续解开着慕容雪航身上的衣衫,慕容雪航侍卫服里面穿的是一件白纱紧身淑女罗裳,闪烁生辉,绢裤轻薄,娇躯散着浓郁的芳香。她羞红的脸形极美,柳眉凤目,眸子像寒星似的,出一闪一闪的亮光,吹弹得破润滑的皮肤,白得似玉,嫩得仿佛只要轻轻一捏就可以挤出水来,最使人迷醉是她显露出来的英姿飒爽的丰姿艳绝人寰。透过那层薄薄的白纱,依稀可以望见她雪白细嫩的肌肤、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着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飘来阵阵香。

六郎温柔的将那薄如蝉翼的**卸掉,紧紧拥住大嫂丰腴的娇躯,低下头紧盯着她美丽的双眸,说道:“大嫂,我永远爱你!”

慕容雪航抬头直直的望着杨景天,眼神空洞,美丽的眼睛里泪水却越滚越多,她有些不能接受而开始摇头。

六郎则动情的凑上嘴唇,亲吻那一片泪花:“大嫂,是我害了你,但我要永远对你好!”

慕容雪航晶莹的泪珠不断滚落下来,她突然伸出玉臂勾住六郎的脖颈,用滑嫩的脸摩着六郎的脸,喃喃地道:“六郎,你害死嫂嫂了,我恨你!”

六郎浑身剧颤,不由自主地望向大嫂那双秀美无伦,饱含深情的剪水双瞳,心内涌起滔天巨浪,暗自感叹自已何其幸运,竟能得到大嫂爱恨交融的感情,当即忍禁不住,抬起英雄,强力进入大嫂温暖的体内,口中不断地喊着大嫂……大嫂!然后就在一段漫长的重复动作中之后,慢慢的停了下来,慕容雪航用手擦了一下六郎额头的汗水,小声说道:“六郎,我好想死!”

六郎紧喘了几口气说道:“大嫂若是想死,我愿意陪着你共赴黄泉,可是咱们不能这样便宜了程世杰那王八蛋,我都答应过紫若儿,一定帮她诛杀这个叛贼的。”

慕容雪航娇羞的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将我师妹收了的?”

六郎嘿嘿笑道:“其实并不是我故意的,而是那次红花亭事件,紫若儿被程世杰下了毒药,后来再与追兵恶斗的时候,又中了刀伤,眼看性命不保,我知道自己身上有独特的功效,所以就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与紫若儿做了那种事情,不过大嫂放心,这件事情我迟早要告诉父亲的,紫若儿也答应和白家姐妹一同侍奉我,咱们杨家女将多多,日后儿孙多多。”

慕容雪航破涕为笑,道:“你就能保证让紫若儿和白家姐妹都能够为杨家生儿育女?”

六郎坏笑道:“我不但能保证他们三个,还能保证大嫂你呢。”

一句话说的慕容雪航粉面通红,举起拳头就要打,却被六郎拦住道:“大嫂,请恕我冒犯你,不过我说的是实话,虽然这件事有点对不住大哥,但是谁让他不能生育?我保证只要你生下孩儿之后,我将永远的尊重你,只要你不同意,我绝不再骚扰你。”

慕容雪航不说话,心中却是思绪万千,自己当初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今天这种情景已经是不能挽回,这绝不怪六郎轻薄自己,而是造化弄人,情缘天定,没有办法而已。”

六郎搂住大嫂的纤腰,将其托起来,道:“大嫂,你不是要晋级第八道元神吗?刚才我们欢好的时候,我给你输送的内力你可曾感觉到?”

慕容雪航娇羞的点下头,六郎说:“那就好,我教给你双修的口诀……”

慕容雪航低声道:“口诀我知道的,我们修神界大都知道口诀的,可是这种羞人的姿势,非要这样做吗?”

六郎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当然了,要不怎么叫双修呢?咱们俩缺一不可。”

慕容雪航又说道:“我们修神界女弟子颇多,而且男女双修又是件羞人的事情,所以大多弟子都是采用两个姐妹一共双修的办法来修炼。”

六郎惊讶道:“我赛!还有这种事?两个女的怎么搞?”

慕容雪航道:“你不要想得那么**,女弟子在一起双修,只不过是脱光衣服,背靠着背,全身经脉穴位完全吻合之后,就可以双休了,虽然效果不如男女双修那般明显,倒也比自己一个人苦练要快许多。”

六郎猜想大嫂肯定是和紫若儿这样试过,不过两个女子即使在一起脱光衣服,倒也没什么,要是换了自己如何控制得住?想到这里,六郎又说:“大嫂,紫若儿陪你练功太慢了,只怕到了山西太原你都不能成功,以后还是由我来陪你吧。”

慕容雪航娇羞道:“这种事岂能说来就来,让她们知道了,大嫂就只有自杀的份了。”

六郎正经道:“他们若是敢笑话你,我就把她们全休了,在我心中即使她们三个人加起来,也及不上大嫂在我心中的分量啊。”

月光透过纱窗照过来,铺在慕容雪航白腻如玉,柔嫩光滑的玉背上,泛起丝绒般的光晕,散着诱人的光圈。她成熟的躯体丰润撩人,性感之极!六郎痴痴地瞧着大嫂那动人的玉体,浑身上下被一种难以言语的**包裹着。便情不自禁的动起来,慕容雪航感受着六郎那火热的眼神,娇躯慢慢地抖颤起来,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雪腻的玉体上像是持抹了一层淡淡的胭脂,妩媚动人至极点!她不敢妄自动情,急忙背诵着口诀,引领元神快修炼。

六郎却是痴痴地瞧着大嫂那慑人双眸,无法将目光移开。慕容雪航脸泛桃花,身体不住地颤抖着,眼中流露出颠倒迷醉的神情。

六郎的身体在极度亢奋的状态下,心神却出奇地清明,将自己体内那股明神赐给的神源,滔滔不绝的输到大嫂体内,与大嫂心灵相通,元神融汇,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语言不能形容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越了刚才那纯粹**结合所带来的快感,这便是“元神神交”一个时辰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六郎在与大嫂元神合一的情况下,不仅大大促进了慕容雪航的元神晋级,同时也修炼自己的元神,另外还能感受到**上的级快感,这真是一举三得。修习了一课之后,六郎扶着大嫂躺下来,见她丽靥晕红,柳眉轻皱,香唇微分,秀眸轻合,一副说不清楚究竟是痛苦还是愉悦的诱人娇态。就问道:“大嫂,还差多少火候才能晋级?”

慕容雪航娇羞道:“差不多了,估计再有一两日,我就可以修炼‘天电织网’这一强大的功课了。”

六郎喜道:“要不要我再来加会儿班?”

慕容雪航道:“我怕将你累坏了,你那三个老婆可不容给我?”

六郎窃喜道:“不管他们,我只要你一个。”

说着又毛手毛脚起来。慕容雪航突然感觉到一生之中从未有过的快感,一种女人特有的幸福猛袭过来,想不到自己在六郎心中是这样重要,这让她无法拒绝六郎下面的要求。随即,那令人酸麻欲醉、**蚀骨、欲仙欲死的快感刺激下,慕容雪航脑海一片空白,她那柔若无骨的秀美**在六郎身下只剩下痉挛的轻微颤动。

天亮时候,二人一同醒来,慕容雪航急着整理衣服,六郎却是慢条斯理的借着晨曦欣赏着大嫂绝美的裸身,待慕容雪航整理好衣装之后,六郎复有将其搂到怀中说:“大嫂,我对你可是忠心无二,日月可鉴,你可不要辜负我,尽快神功告成啊!”

慕容雪航娇声说道:“我知道了,六郎咱们是不是回驿馆?”

六郎说:“你先回去,我去找沙宝飞要银子,顺道将我的宝贝弄回来,以后还用得着。”

说着又在慕容雪航樱唇之上亲吻一番,二人告别。

六郎穿好衣衫,直接来到沙宝飞府邸前门,让门吏进去通报。

不大工夫,沙宝飞亲自迎接出来,问候过六郎有没有早膳?六郎说没有,沙宝飞又问要不要再寒舍早膳,六郎说不用了,自己还要赶回去公主那里请安。于是沙宝飞将六郎接入自己的内室,让那小妾将两个早已准备好的小匣子拿过来,六郎趁他俩忙和的时候,偷偷将自己窃听器收好。

六郎打开沙宝飞小妾送过来那两个匣子,其中一个里面装了一大叠银票,估摸能有五千两左右,另一个盒子里面则是珠宝饰,金光夺目,不用看全是值钱的物件,六郎谢过沙宝飞。然后,仔细的端量起沙宝飞新纳的这个小妾来,见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纱衣,身段妖娆妩媚,雪白的双颊上,泛着一股红晕,一双水汪汪的眉眼尽含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