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绝地双修5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26 字数:5150 阅读进度:135/640

洞中无日月,心中有乾坤,三人美美满满,度过良宵美景,次日一同醒来,也就不再琢磨床弟之事,战龙亲手点着火把,将娇媚的姐妹花仔细的看了一遍,说道:“但愿苍天保佑,我们三个都能够顺利脱险,若是菩萨保佑我们夫妇平安脱险,六郎一定让妻子们斋素一个月,以敬菩萨。”

白雪妃不满道:“为什么要我们斋戒,你自己却逍遥快活?”

战龙嘿嘿一笑道:“老婆不要那么认真吗,不过我刚才说的话菩萨都听到了,若是再改的话,怕她老人家不高兴的。”

白雪妃也就不再玩笑,看着战龙点燃导火索,三人急忙跑开,隐藏到最远处的一间石室里面,战龙将姐妹二人搂入怀中,三人一起静静地等待那或许生或许死的那声巨响。战龙看了看白雪妃有些不安的神色,深深地吻了她一下,说:“雪妃,不要怕,即使死,也有我陪着你。”

回头又吻了白云妃一下,没有言语,眼神却传递过去几许鼓励,白云妃点头会意,将臻轻轻掩埋到战龙胸前。

那石破天惊的一声巨响,将三人震得浑身乱抖起来,灰尘夹杂着碎石块噼里啪啦的往下直掉,白雪妃更是惊叫着望战龙怀里使劲扎,战龙硬着头皮挺着身子,有一种面临死亡的紧迫感穿上心头,若不是有两位娇妻在这里,他恐怕就要失声叫起来。最危险的一刻终于挺过去,余震结束,三人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

白云妃点着准备好的火把,三人查看这当前的情景,强烈的爆炸,让这个山洞生大规模的坍塌,好在他们这儿距离爆炸地点偏远,没有色很严重的后果,但是主洞已经几乎全部掩盖,三人小心翼翼的顺着坍塌后留下的空隙朝着先前那间屋子摸过去,有一些地方居然仅容一个人匍匐前进,三人好容易才来到那处屋子。这儿因为生了剧烈的爆炸,四下倒是空旷得很,面临山涧的那处石壁在剧烈的爆炸中被震得裂开数道口子,外面的光已经透了进来。

白雪妃高兴地说:“我们成功了,看见阳光了!”

可是高兴不多久,三人有意识到问题还很严重,缺口虽然被炸开了,外面的阳光也进来了,但是那已经损坏的石壁还是非常结实的粘结在一起,想弄开它还很费事,尤其外面已经彻底坍塌,食物和水还有火药都断绝了,战龙上前用力推了一下那道石壁,无奈的叹口气说:“只差了一点点!”

白云妃焦急地说:“都怪我,事先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我们应该事先准备好应用的东西,最起码要有一些清水才行啊!”

白雪妃忧虑地说:“姐姐先不要自责了,这事只能怪我们大家没有想周全,眼下必须尽快的打通这道石壁,工具虽然没有了,我们三个合力在一起,试一下看能不能行?”

战龙眼前一亮,想起张无忌被困光明顶的时候,不也是一开始没有办法冲出去吗?我战龙现在身上也有神功在身,再说张无忌身边只有一个小昭,我身边可是有两个妻子,人数上占优势,肯定不会数给他。于是招呼姐妹二人过来,但是战龙到现在还不清楚功的道理,自己体内那强悍的功力无法驾驭,在姐妹二人悉心教导之下,花了足足一整天时间,战龙才勉强学会运用功力到掌上。

可是一连试了一个时辰,都没有办法打穿那面石墙,战龙垂头丧气的一屁股坐下来,白雪妃心疼的依靠上来,掏出手帕给战龙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白云妃将身边仅存的一壶清水递给战龙,战龙抿了一小口,摇摇头说:“这样不是办法,现在食物和水都找不到了,我们没有时间这样耗下去,得赶紧想一个效的办法才行。”

三个人坐下来,眼看着石壁缝隙里的阳光逐渐消失,晚上又来到了,不同时今天晚上,没有了昨夜的那种轻松、激昂的心情,战龙望着那道破裂的石壁呆呆愣。白云妃靠过来,小声说:“六郎,你在想什么呢?”

战龙面无表情,闷声说道:“我在想这道石壁……”

白雪妃心平气和的说道:“着急是没有用的,六郎,你现在已经掌握了内力的使用方法,我们姐妹是不行的,全要依靠你,但是我们也不希望你做一些徒劳无功的傻事,即使这辈子都出不去,我们姐妹也是无怨无悔的,你不要有太大压力啊!”

战龙站起来,走到那道石壁前,狠狠的拍了一掌,痛恨的说道:“张无忌能做的事情,我为什么就做不到?”

白云妃好奇的问道:“张无忌是谁?”

战龙苦笑道:“我在书上看的,一个武功高手,当时他也是被困在石洞里出不去,小昭教他乾坤大挪移,然后就搞定了,破壁而出!”

白云妃咦了一声,道:“乾坤大挪移?对了,我怎么把这事忘了,六郎,我们奇门也有一种十分玄妙的内功心法,叫飞元异象……”

她话刚说到这里,就被白雪妃打断,白雪妃神情庄重的说:“姐姐,你怎么能让六郎用这种功夫?”

白云妃脸一红,低声道:“我只是随便说说……”

战龙诧异的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的?是办法的话,说出来看看啊?”

白云妃叹道:“这飞元异象乃是奇门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使用的拼命行为,六郎!刚才我只是顺口一说,其实我哪里舍得你那样做啊?”

战龙正色道:“既然是办法,就要试一试,你快教我如何功。”

白雪妃急忙说道:“你不是奇门,学不来的,不如让我使用好了。”

白雪妃说罢,就欲功,白云妃制止道:“小妹,你这分明是恼了姐姐,就怪我说话不佳考虑,其实你也知道,就算你肯用这种功夫,就凭我们的功力,只会是白白牺牲的。”

说话时候,已经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

白雪妃叹口气,看看战龙说:“我们三个命中当有此劫,任何一个白白牺牲,都会让我丧失再活下去的勇气,现在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大家冷静下来。我一直在想,既然明神的本元在六郎身上,我们若是让六郎再修炼奇门的武功,岂不是舍近求远?修神界的内功心法是天下至尊,攻击系法术更是所向披靡。风火雷霆决、风火雷霆阵、天电织网、灭天神雷、翠袖降雪、还有幻雷绝影那一种不是独步天下的神功?我们可以帮助他成一下其中的风火雷霆决,然后用风火雷霆决劈开这道石壁。”

战龙高兴的说道:“这太好了,我想起来了,我曾经见过你们所说的这种功夫,叫风火雷霆决吗?是不是攻击的时候,向前方劈出一道利闪,攻击力极其强大,可以将硕大的石头粉碎?”

战龙想起紫若儿和自己比武时候所用得招术。

白雪妃说:“应该是那个样子。”

白云妃面露难色道:“可是我们如何教六郎?”

白雪妃笑道:“姐姐,你莫非忘了?姑姑可是元神与奇门双修的,我们小时候跟姑姑学武功的时候,她问我们学哪一门功夫,你说要和爹爹一样,做一个出色的奇门,而我却和姑姑学了一阵子修神界的功夫,结果因为觉得修炼元神太累,太慢,所以我也改练了奇门。不过修炼风火雷霆阵、风火雷霆决的口诀我现在还记得,风火雷霆阵是用来防御的,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练,六郎身上有明神的本元,我们姐妹再用双修的方式配合他一下,若果能在三天之内练成的话,我们还是有生还的希望的。”

战龙欣喜道:“双修吗?太好了!我这就做准备去。”

白雪妃重重的戳了战龙一把,说道:“你这个小**,就知道做那种事情,我说的双修乃是行功运气之法,虽然也是通过采捕之道推进神功成,但是必须牢记行功口诀,分心不得,若是像你现在这样,只知道行欢作乐,怕是要走火入魔的。”

战龙啊了一声,道:“这么严重?”

白云妃说道:“照说功力愈练愈深是件好事,可对修习采补功夫的人,却未必是如此。采补之功必是男女相交,无论采补功夫修得再深,男人以此练功采得的都是女体元阴,就像女子也只能采男体阳精而已,这是男女天生的阴阳之别,即便采补功夫脱胎于道家阴阳之术,数千年来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前辈先进千锤百链,也没法改变根本之道。可无论你所修的功夫再偏纯阳纯阴,但只要是人体,就必须注重阴阳气息间的平衡。所谓“孤阳不生、孤阴不长”此乃天地之道,非人力所能改变;也因此,无论你采补功夫再如何高明,再采得多少精纯的元阴或阳精,若没有本身足以相提并论的阴阳元气相辅相成,纯以采补之术是绝对没办法促使神功天成的。若是自己体内的阴阳气息不足,采了再多的元阴阳精,都只能深藏在体内作为潜力,无法全然挥效果,六郎你现在就是这样的哦。”

战龙哈哈笑着说:“原来是这样,云姐知道的可真详细啊,我现在就想采你啊!”

说罢,一个虎扑将白云妃按在了身下,白云妃急道:“你怎么这样啊?人家还没有给你讲玩呢。”

战龙却嬉皮笑脸的忙着动作,说:“可是我已经等不及了,再说咱们的时间就是生命,越快越好啊!”

白雪妃扑哧乐出声来:“姐姐,你就依了这小**吧,他说的倒是道理,咱们的确要抓紧时间啊!你们就这样进行着,我同步讲解给他听……”

战龙心花怒放,三两下就剥光了白云妃的衣服,一边舒舒服服的享受着白云妃那雪白成熟充满魅力的香躯,一边听白雪妃给自己讲解修炼风火雷霆决的口诀,以及合身双修的要领。等战龙在白云妃身上尽情驰骋,春风一度之后。白云妃让战龙将自己置放与上,二人面对面相对而坐,要害部分却不曾分离,白云妃双掌平贴至于战龙小腹下。战龙则双臂回拢,交叠与胸前。

白雪妃继续说道:“采补之道也不是威能无限的,采了多少元阴阳精,都得和自己体内元功化合为一,才能产生效果,若是身体没能调整到能够挥体内功力的地步,太多太深的功力对自己只是有害无益。六郎,姐姐现在已经运功帮助你梳理任督二脉的真气,助你快运行周天,你且照我所说的,换元吐气,尽量囤集元气,让它转动起来,转的越快越好。”

战龙嗯了一声,照做起来。过一会儿,白雪妃问:“你现在能感觉到体内有几道真气再转?”

战龙沉默了一下,道:“有五道。”

白雪妃说:“这五道真气便是你的元神,现在你能将他们运转起来,已经很不错了,我当初练这种功夫的时候,足足用了四个月时间。”

战龙得意的说道:“老婆,我是不是很聪明啊?”

白雪妃板起脸说:“不要得意忘形,小心走火入魔。”

战龙哦了一声,认真的对待起来。

白雪妃接着引导:“你的身体就好比沃土良田,元气功力则是雨水甘露,那经脉便是灌溉水系。若是雨水丰沛,灌溉水系又作得妥善,沃土良田在努力灌溉之下,自是处处丰收,也就是说只有这三者协调平衡之下,才能彻底挥体内功力,而不致于白白浪费力气,搞到事倍功半的地步。若是本身经脉不够稳固,能承受的功力便有限度,一旦一口气得到了太多功力,经脉却未一同提升,就好像在灌溉水系未臻巩固之前就来了大水,只会成为水捞之灾,必将水渠毁坏,到时候的状况就等于某处良田被水淹没,某处良田却是缺水灌溉,要得到好的收成那是休想,只怕连田地都要被毁坏了。虽说世间之事无奇不有,不可一概而论,但至少这根本之道仍是难以迈过的一道坎,极少人能够逾越。”

战龙连连点头,表示自己听得懂这些道理,白雪妃又说:“即使你的内力得到刚打的囤积,也不要急着全部运转起来,先要做的是,保持运转的度,还有就是运转的饱和,若是急于求成,那就无疑要走火入魔了。”

战龙示意自己正在照做。

白雪妃接着说道:“下一步是拓展经脉,让经脉尽可能的广纳真气,吸纳的真气越多,你可是驾驭的内功就越深厚,出去时候威力就越大。”

战龙继续领会精神,因为身体内有强大的明神本元,战龙行功度进展火,白云妃时间一长,却有些吃不消了,浑身汗水淋淋,头顶紫气蒸腾,额前的秀全部湿透,眼看已经支撑不住了。白雪妃道:“姐姐,你停下来休息会儿!”

白云妃收功,离开战龙身体,战龙马上感觉到一阵空旷感。

白雪妃不失时机的将早已经光溜溜的身体送到战龙怀中,含羞用手扶着战龙的龙枪,轻轻放入体内,然后也采用双掌前切的姿势,配合战龙行功,并随时嘱咐战龙不可急功冒进,就这样,姐妹二人轮流互换,助战龙开通了第六元神,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时候。

战龙停下来休整,白云妃将水壶送给他喝,战龙喝了一口,见她们姐妹居然丝毫没有动过这水壶里面的一滴水,心中颇为感动,想想昨日至今,二女已经是水米未尽,爱怜之下,含了一口清水,送到白雪妃唇边,白雪妃摇头示意不要喝,却被战龙硬生生的吻住香唇送将进去。然后战龙又用同样方法将水为给白云妃。之后,战龙摇了摇水壶说:“还有大半壶呢,你们不要因为我而省着水不喝,渴坏了身体,我见到了要伤心的,那样话还能专心练功吗?”

二女含笑点头,白云妃贴到战龙怀里,娇声说:“小贼,你心眼倒是蛮好的。”

战龙亲了她一口说:“那是当然了,要不你们姐妹能看上我?不过说实话,我现在肚子饿得叽里咕噜叫,有没有什么东西吃啊?”

白云妃为难地说:“都怪我没有带上食物,现在道路全都被封死了,根本回不去,六郎你只好忍一忍了。”

战龙却道:“分明是有吃的舍不得给我嘛。”

白云妃愣道:“哪里有啊?我会骗你吗?”

战龙伸手抓住一件食物,笑道:“有这四个宝贝吃,我就能坚持一年半载的,老婆们开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