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龙枪云妃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23 字数:4732 阅读进度:129/640

白云妃点头说:“那正好,我本来是要出去吃饭的,结果撞见你,人家肚子早就饿了。”

战龙会意的一笑,转身下楼,不大工夫,端了一个托盘上来,里面有四样小凉菜和一壶陈年佳酿,战龙放下酒菜说:“云姐,热菜一会就来,你大老远来到瓦桥关,战龙定当要进地主之谊。”

说着满上两杯酒,拉着白云妃坐下来。

白云妃倒是生性豪爽,陪着战龙喝了两杯,说:“小贼,人家这次来,可是有正经事的,要你帮我一个忙,你倒是肯或不肯?”

战龙一拍胸脯说:“云姐只管说出来,只要六郎能够做到,定是义不容辞!”

白云妃正色说道:“我要进监牢看望一个人。”

战龙漫不经心的问道:“看望那一个?”

白云妃说道:“原瓦桥关总兵王焕臣。”

战龙吃了一惊,放下筷子说:“他可是重犯,与你有什么关系吗?”

白云妃抓住战龙的手说:“这个你不要管,我先问你可不可以帮我?”

战龙犹豫了一下,道:“探监倒是可以,可是你千万不要弄出什么事情来,否则麻烦就大了。”

白云妃点头说:“我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去?”

战龙说:“不着急,最好晚上去,白天太惹人注意。”

白云妃心花怒放,又喝了两杯,就觉得心神有了一些荡漾,举止也不免风流起来。与战龙推杯换盏,不大工夫就把一壶陈年佳酿喝的底朝天了,白云妃也有了七八成醉意,就对战龙说:“小贼,我可能有些多了,头好晕,你先回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晚饭后你来这里找我,我们一起去监牢。”

战龙说:“好吧!我扶姐姐**休息!”

白云妃站起来,感到四肢无力,头重脚轻,步子迈不起来,于是就点头同意了。战龙搀扶着姨姐摇摇欲倒,温香柔软的娇躯来到床榻前,心道:“我这胶囊春药果真厉害,看来这位姐姐已经承受不了了。”

原来战龙下楼端酒菜上来的时候,已经悄悄地往白云妃用得酒杯中撒下了一粒春药胶囊。白云妃吃了之后,自然要有反应,这个时候的她,带着几分醉意,被战龙扶**榻。

白云妃醉意朦胧俏丽如花,娇嫩的香腮微露晕红,唇边那抹淡淡的笑意,战龙邪邪地一笑,右手轻轻地环上了她的颈后,左手却慢条斯理地开始解起白云妃的裙带来,白云妃满面通红的阻止说:“小贼,你不要碰我。”

战龙认真地说:“我们瓦桥关天气潮湿,你若是就这样睡着了,身上会起痱子的,那东西长到屁股上还好说,痒一下罢了,若是长到了脸上,岂不是可惜了姐姐这如花似玉的脸蛋?”

白云妃有心不同意,可是浑身乏力,尤其自心底哪儿,升起一团滚烫,让她半推半就被战龙解开了外衣。

战龙见她嫩颊泛红、面泛桃花,却是颔轻应,任自己施为,心中大喜,他灵巧的左手半解白云妃粉红色的裙带,急不可抑地滑入了葱绿色肚兜,刚开始的动作虽快,但进去之后却缓慢了下来,在那一片柔软的酥胸之上,流连忘返。战龙的手慢慢地动着,白云妃的脸蛋儿一下子涨红了,在战龙怀中稍微地颤抖着,仅有的一点儿反抗,被战龙生硬的制止住,战龙将双唇贴上她柔滑的樱唇,小声说:“云姐,你就跟了我吧,我实在是受不了你的诱惑啊!”

白云妃已是情思荡漾、浑身酥软,娇羞的说:“你不要这样了,不行啊!我可是雪妃的亲姐姐啊,求求你不能这样,我已经是有丈夫的了。”

战龙嘿嘿笑着说:“你不是说陆涛根本就不在意你吗?你何苦为了他白白的浪费青春呢?好姐姐,你不如和你妹妹一起嫁给我算了……”

白云妃娇羞道:“这怎么能行?”

战龙一本正经地说:“娥皇女英嘛!千古佳话,有什么不行的,莫非你不愿意?”

白云妃红着脸不说话,这一会儿她的反应已经开始迟钝,战龙问的话,她要想一阵子才知道该怎样回答,身体深处那一团邪恶的火焰时时刻刻困扰着她,引诱着她,这异样的火热感,烧遍全身每一寸肌肤,完全毁掉她的自制力。

战龙趁机剥下她的裙子,细细的抚摸那一双修长笔直的**的同时,又将火热的双唇凑上去,开始吸允白云妃的胸前。伴着双手的紧密揉搓,白云妃已经彻底的软化了下来,战龙热热的掌心更是瞬间便烧的白云妃浑身欲焰熊熊,他的手掌温柔地爱抚着她的酥胸,又急色又贪婪地轻揉重捻,白云妃娇声喘息起来,再也顾不上羞耻,大胆的撕扯着战龙的衣服……

战龙狂野地亲吻住白云妃的樱桃小口,迅突破她的贝齿,**着她柔软滑腻的香舌纠缠着交织着翻转着吮吸着咬啮着,几乎刹那间就通过唇舌摧毁了白云妃的防线。其实,白云妃不但美貌出色,但是乳峰丰腴浑圆,裂裙欲出,丰满性感修长曼妙的身材,更厉害的是端庄贤惠文静贤淑的俏脸,却透出一丝忧郁幽怨的眼神,更加让人我见犹怜,心神皆醉。

她感觉战龙的粗大的手掌按在她的小腹上火热地炙烤着她的腹部,一丝浑身酸麻的反应,情不自禁地冲击着她的芳心和**深处。这个小坏蛋太可恶了。天啊,他的手抚摩着她结实的小腿,丰满浑圆的大腿,啊,他的手伸进了她丰腴滚圆的屁股下面,隔着丝绸的**,抚摩揉搓着她的丰满的美臀,天啊,自己该怎么办?战龙兴奋地抚摩揉搓着白云妃丰满的美腿,光滑细腻的美臀,丰腴浑圆,柔软性感,弹性十足。战龙身体几乎贴上白云妃那成熟丰满的娇躯。让她顿时惊呼道:“你……你想干什么……六郎……我们之间不行的……不可以再犯错误了……”

战龙凑到她那圆润的小耳朵旁,轻声说道:“我的好姐姐,我现在就要**你!”

说罢便突然把她搂入怀中,再次狂吻起来。

白云妃立刻咿咿呀呀的挣扎起来,但似乎并没多少力度,那丰满的身子扭来扭去,却更让战龙兴奋不已。其实,她反复申明自己是有夫之妇,不肯再次背叛自己的丈夫,但潜意识里依然难以掩饰那种如狼似虎年龄****深处难以抑制的**。像她这样天生媚骨又处于虎狼之年的成熟美妇,又怎能熬过男人无法满足滋润的生活呢?

白云妃用力把战龙推开一点,满面潮红娇喘吁吁的道:“不要了……我……我不能再和你那样的……不能对不起陆涛和妹妹啊……啊……”

战龙在她那秀挺的大奶上捏了一下,让她顿时啊的一声淫叫出声,说不出话来。战龙邪笑着道:“嘿嘿,你不用担心。现在是我要**你,你是被迫无奈的受害者而已,不用负任何责任的。”

这已经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全身颤抖的白云妃摇着头,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战龙一下子吻住了小嘴,要说的话全变成了嗯嗯的呻吟。战龙的手也没闲着,缓缓的往下探,潜入了她的**之中,一把按在那神秘的花房上。她火热的私处已经溢满了涓涓的细流,战龙伸出中指轻轻一扣,让她立刻全身一颤,软倒在战龙的怀里,再也说不出反对的话儿了。

时机已经成熟,战龙也不再客气,双手齐动剥落她的衬衣套裙。白云妃像是个害羞的小女孩般双手捂面,不时似乎抗议般娇吟一两声,却也没有真的反抗,任由战龙折腾着。

很快她那完美的**便暴露在战龙的眼底,雪白丰满的**和丰腴滚圆的翘股,简直就是**之神精心创造的艺术品,拥有着让男人为之疯狂的摄人魅力。这美妇乳峰最为丰硕饱满,既有成熟美妇的迷人风情,又有花信shao妇的娇羞妩媚,每寸肌肤都充满弹性与热力,可以说是毫无瑕疵。

战龙很快也释放出来自己的坚挺龙枪,粗长的庞然大物已经硬挺起来,蠢蠢欲动,跃跃欲试,还一下一下不停的脉动着。战龙扶着白云妃的蛇腰,龙枪抵着她那湿润的**,便要准备进入了。

白云妃张开凤目,惶急的道:“六郎……不行的,不……我们不能对不起……还是不要……求求你啊!这一次真的不行啊。”

战龙嘿嘿笑着,把手探到她那早已湿透的花房,用手指沾起一些淫液,轻轻一拉便拉出一道晶莹的丝线,并且示威似的把手指头放到白云妃面前扬了扬,让她立刻满面羞红说不出话来。

战龙一手玩弄着她那秀挺的丰乳,嫣红的奶头已经勃起,骄傲的挺立在战龙的视线下;一手则伸到她花房处,食指与中指插进她那火热的**里快的**,一会让面前这熟妇再也忍受不住忘情的呻吟起来。

“啊……啊……不要……啊……啊……不……不行了……六郎啊!求求你了!……”

只见她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全身泛红,不时如遭电击似的抖动一两下,随着战龙手指的抽动大量的**流得到处都是。

战龙也兴奋起来,凑到她那小耳朵旁一边呵气一边道:“云姐姐,你的**真是又湿又热,是不是想要我的大棒棒了,是不是想让我操死你这**的浪妇啊?”

白云妃一听到这些粗俗的语言更是兴奋莫明,嗯的叫了一声,娇声道:“你坏死了,尽管取笑人家吧,人家……人家都快要羞死了……你还不快点来插我……”

这时战龙已把硕大的龙头捅进她的**中了,闻言又抽了出来,促狭的笑道:“既然云妃不想要,那我就不来了。”

白云妃立刻勾起双脚缠着战龙的腰,娇喘吁吁,嘤咛声声,呻吟连连摇着头道:“不要……不要玩弄人家了……人家什么都不理了……我要……自从你走后人家夜里经常见你……人家受不了了……快来啊……快点干我吧……恩……”

战龙邪笑道:“见我了?你肯定是一边想着我的龙枪一边**,直到里也想着我那大家伙。是不是啊?你就不怕对不起他吗?”

白云妃的娇躯兴奋的颤了颤,一脸浪荡的道:“你走了以后,人家……人家每天早上醒来下面都是湿湿的……人家真是被你变成不知廉耻的淫妇了……死陆涛从来没有满足过我,现在我都不让他碰我一下……好哥哥,求你快点吧……”

说到这里她横了战龙娇媚的一眼,用风骚入骨的声音道:“你快来操人家吧……用你的……人家啊……”

听到她这句话让战龙兴奋得差点射了出来,战龙勉强收摄心神,低吼道:“好姐姐,我进来了啊!”

说完腰部猛的一挺,粗长的龙枪在润滑的帮助下一下子就干进了白云妃火热的**里。

她“啊”的一声尖叫出来,双手双脚紧缠着战龙,语无伦次的道:“啊……好大……好热……爽死人家了……啊……”

战龙没有答话,埋头苦干起来。双手用力捏着她浑圆雪白的翘股,感受着那诱人的弹力。庞然大物则像装了马达似的高运动,重重地撞击着她那迷人的花径,弄得**四溅。

或许饥渴得太久了,白云妃居然一会儿便被战龙干得泄身了,只见她“啊”的尖叫一声,身子剧烈的颤动,甬道内壁一阵富有节律的紧缩痉挛,竟就这样**了。

战龙轻轻的玩弄着她美丽丰硕的**,凑到她耳边道:“宝贝儿,泄身了吗。我们换个姿势,来,你转过身去。”

娇喘不已的白云妃听话的点点头,转过身去像母gou般趴在床上面,抬起丰满的屁股,还不时左右晃动一下,一副请君入瓮的媚态。战龙赞叹的俯视着她背股完美的曲线,双手抚摩着她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雪白柔嫩的大腿和丰腴滚圆的臀瓣,龙枪从后顶着她的穴口。

战龙用龙头在她**的红豆上研磨着,接口道:“云姐姐,好肥美的**啊!好滚圆的屁股啊!分开你的花瓣让我进去吧,好吗?云姐姐?”

她似乎不堪刺激的嗯了有一声,嘟起小嘴白了战龙一眼,潮红的俏脸露出一丝哀怨娇羞的神情,伸出玉手探到自己的**上,用中指与食指把那美丽的花瓣分开,这淫糜的样儿便呈现在战龙的眼前。

战龙自己也忍不住了,用力扶着她的纤腰,庞然大物从后直捅进去,让白云妃立刻兴奋得全身软伏倒在床上,只有力气往后抬屁股迎合战龙的**了。

战龙一边干一边抚弄着那对前后晃动的大奶,战龙的抽动越来越快,便打趣的道:“晕姐姐你真够**啊,连操屁股也会觉得快乐,舒服吗?”

白云妃双手紧紧抓着床单,呻吟着道:“好舒服,但……但……怎么……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干……那里都会觉得快活……啊……都是你太坏了!”

战龙闻言大受鼓舞,猛烈抽动,粗暴撞击,边说边加快度,对着**狂干起来。

“啊……啊……啊!又丢了……老公又……啊!……”

白云妃全身颤抖,再次**。战龙也到了极限,“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大量的精液噗噗的射进她的美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