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红花亭密事4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21 字数:4459 阅读进度:124/640

紫若儿一声令下,齐凤山带人将十几口棺材一并打开,众人眼前顿时金光夺目,原来这些棺材里面装的全是金银珠宝,众人惊讶之际,紫若儿微微一笑,说:“当年,逆臣当道,父王料到江山难以保全,就令人连夜将国库中的珠宝转移,为了以防万一,就装到了这些棺材里面,运到万寨主这里,为的就是有一天,用来支援我们这些热爱自己山河的义仕东山再起,有了它,我们可以招兵买马,构造火炮,讨伐程世杰逆贼。”

万华强笑道:“这件事情连我都不清楚,当时皇上之说棺材里面装的是先祖的灵位,唯恐山河沦陷后宋军对先祖不敬,才送到我这里供奉,并有专人看管,想不到里面是军饷。”

紫若儿顿顿口气又说:“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大家,我们在此聚义的事情已经泄露,原因是我们之中出了叛徒,叛徒是谁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是纸里包不住火。或许现在程世杰的大队人马正在往这里集结,我们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今天我们就在红花亭与他决一死战,你们有没有必胜的决心?”

众人齐声呐喊:“必胜!必胜!”

紫若儿点点头,对木道长说:“上酒!”

木道长领命,与万华强抬上十数坛烈酒,开了坛子上封口,分散到大碗中,在场之人每人分得一碗,紫若儿高举酒碗,大声说:“喝了这碗酒,我们就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姐妹!”

说罢带头将满满一大碗烈酒一饮而尽,空碗丢在地上摔得粉碎……

众人跟着一饮而尽,然后齐声呐喊着:“诛杀程世杰逆贼。”

这时,山外探马来报:“山口出现大批官兵,大约有五六千人,现在已经冲进山口,朝我们杀过来了。”

紫若儿嗯了一声,说:“来得正好,万寨主,保护这些棺材上山,其余人等,跟我上阵杀敌!”

说罢峨眉倒竖,伸手拉住三尺青锋,雪亮的剑光泛满仇恨。齐澄海高喝一声:“凤山,跟我打前阵!”

言罢,父子二人还有儿媳秋霞各持兵器,朝着山口方向冲去……

官兵冲入山谷后,因为山道崎岖狭窄,尽管人多却占不得上风,齐澄海手使金背砍山刀在前边开路,他力大刀沉,加上久经战场,冲锋陷阵得心应手。齐凤山秋霞夫妇也是各有一身出众的本领,一左一右协助在齐澄海身边,眨眼间,官兵已经被放到一大片。

慕容雪航的队伍在在官兵的最后边,现在还没有进山谷,但是听里面声音,显然是双方已经交上手了,不由得心里焦急起来。这次战役的总指挥名叫韩让,是程世杰身边的心腹将领,他催马过来对慕容雪航说:“张大人,看你着急的样子,是不是担心许大人抢了你的功劳啊?”

慕容雪航连忙说:“哪里,哪里,我是担心许大人吃亏,据说这次聚义的强贼都十分凶悍,咱们这样冒然进攻,战斗地形对我们十分不利啊。”

韩让笑了笑,用手捋着胡须说:“虽说这些悍匪个个武功高强,但毕竟是一群乌合之众,更何况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掌控之中。”

慕容雪航闭上嘴不说话,她猜想官兵埋伏在紫若儿身边的奸细,似乎不止木道长一个人,虽然紫若儿处境危险,可是自己即使插了翅膀也不能飞进去帮忙。

山谷中,双方一番激战,各有伤亡,官兵到底人多势众,几次冲杀之后,将紫若儿他们包围到红花亭之中,紫若儿正与官兵恶战,她一口气斩杀了十数名官兵,看到山外的官兵仍如同潮水般涌进来,看样子来围剿的官兵不止四五千了,自己这边三百来兄弟已经阵亡了百十人,这样打下去,恐怕不是官兵的对手,不如先撤回山寨,等晚上再下山偷袭官兵。

于是,紫若儿传令撤退,就在这时候,情况出现巨变,一些聚义的英豪打着打着,莫名其妙的倒下去,有的甚至躺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顷刻之间,二百人又折去一半,铜家寨大寨主左天魁怀抱霸王刀跪倒下来,颤声说:“公主,我们中毒了……”

失败!叛贼!

紫若儿惊出一身冷汗,赶紧气沉丹田试了一下,果然觉察出身体的异样,看来所中之毒是慢性毒,自己内功深厚,又有元神护体,一半会儿还不曾作。突听身边一声熟悉的惨叫,只见齐澄海左手捂着右肩膀,倒退回来……他的一只右手,竟被活生生砍掉,殷红的血水顺着左手的手缝流出来。

齐凤山和秋霞吃力的扶住父亲,齐澄海突然举起独臂,仰天悲笑:“苍天啊,你太不公平了,公主,是谁出卖了我们?”

紫若儿含着眼泪高呼:“是谁?”

战斗愕然停止,因为其中一方已经彻底丧失了战斗能力。眼看着官兵一步步逼近,紫若儿冷静下来,右手紧握长剑,冲大家说:“快往山上撤退,我来断后!”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大家互相搀扶,仅余下几个功力高强,尚能继续战斗的协助紫若儿断后。

官兵并不着急紧追,而是列出箭阵,一轮弓箭下来,紫若儿身边又倒下一大片尸体,看着弟兄们的鲜血染红了山道,紫若儿忍不住失声痛哭,她一边哭一边奋力挥动着宝剑,痛击着追击的官兵,且战且退,直到看到山寨的大门时,紫若儿细数身边仅余十数人。

山寨大门紧闭,眼看官兵已经追到眼前,紫若儿高声喊道:“万寨主,快些打开寨门,我们遭到敌人暗算了。”

突听寨门上方一声炮响,然后旌旗飘扬,寨门上出现了一个让紫若儿一想不到身影,那个人四十上下年纪,身穿红袍,身材壮硕却不臃肿,面貌清秀却不祥和,一双凤眼轻佻的看着寨门下这十几个命在旦夕的草寇,豁然仰天大笑……

紫若儿只觉得一阵眩晕,咬着银呀一字一顿的说道:“程——世——杰!”

说罢,只觉得眼前一黑,胸口一阵闷痛,一口鲜血由胸腔中急喷而出,随后便不省人事了。

紫若儿再次醒来的时候,现自己被关在牢房里,身边还有个女子,正是齐凤山的妻子秋霞,她见紫若儿醒过来,连忙围过来慰问。紫若儿含着眼泪问:“其余的人呢?”

秋霞说:“不清楚,我们被俘后,程世杰就将我们男女分开关押了,公主,木道长和万华强都是叛徒,是他们出卖了我们,在酒中下了毒。”

紫若儿难过地说说:“我知道了……是我连累了大家。”

山寨的喽兵已经开始准备庆功宴,聚义分赃厅中,程世杰微笑着招待着一位贵客,那是一名年轻俊朗的白衣公子,由他身边佩戴的武器可以看出来,他是一名南华御剑,其实这个人就是萧绰。他正倾听程世杰陈述这次战役的胜利过程。程世杰告诉萧绰,这批乱党一除,山西自此无忧,并且意外的收获一笔不小的财富,自己正愁大宋朝廷拨给自己的军饷不够用。

萧绰笑着说:“这便是雪中送炭啊,上次我们大辽这次围攻瓦桥关,之所以不明不白的退兵,其主要原因就是粮草辎重的不给跟不上,即使攻破瓦桥关也是要退兵的,我大辽皇帝派我来这里,一是协助程大人清楚乱党,二是配合程大人抓紧时间屯集军粮,我想成大人只要时机成熟即可公开易帜。我们兵和一处,一统中原后,皇帝许诺封你为大辽国的南院大王兼镇南大将军。”

程世杰微微点头:“多谢辽主的器重,为了大辽的宏图霸业,程某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萧绰含笑道:“有程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难得程大人身边这么多能人异士,萧莫不才,敬各位一杯。”

说着,萧绰站起身,举起了酒杯。席下诸人纷纷站起来,与萧绰共饮。慕容雪航就坐在萧绰的下,她心里盘算着:“程世杰果然准备投降了大辽,这个人城府极深,两面三刀,到底安的甚么心?自己很难猜到。还有萧绰,想必紫若儿红花亭聚义的事情,早在她的掌控之中,原先自己还打算萧绰知道事情真相后会帮助自己救紫若儿,现在看来,萧绰更不简单,她远非自己想像中的萧绰了,她应该是一个有远大的政治理想,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另外,程世杰还不知道萧绰的真正身份,看来他们之间还没有形成默契,自己先不要冲动,看看情况再说。”

战龙因为身份不够,只能站在大厅外面,静候里面的情况,萧绰在场,而且被程世杰待若上宾,让战龙感到解救紫若儿的事情将会十分麻烦,这个萧绰太厉害,大嫂未必是她对手,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才好。好在大嫂的性情稳重,断然不会冒然行事。就是不知道一旦打起来,萧绰会不会估计她们的姐妹情谊。

程世杰对萧绰说:“萧大人远道而来,本应隆重接待,但是这里不是我的太原府,只好借花献佛,就地取材,准备几个节目给萧大人看,来人!将那乱党全部带上来。”

功夫不大,红花亭聚义幸存下来的十二名俘虏就全被带到大厅内,这十二个人身上毒性虽然减弱,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身上功力却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被带到大厅后,各个横眉怒目瞅着程世杰,程世杰冷冷一笑,转身对萧绰说:“这便是乱党的全部脑,这些人全是北汉旧臣,对北汉仍心存遐想,曾经几次三番的去太原府刺杀我,说我是卖主求荣的卑鄙小人。可是今天我要告诉大家,当时,赵匡胤亲征太原,宋军所向披靡,北汉亡已经是不可更改的事实。英武皇帝曾经亲自北上黄龙府,想请大辽出兵援救,但是大辽刚刚经历过定安之乱,与回鹘恶战之后,已经大伤元气,根本没有援助的实力。英武皇帝是在绝望中抱着与太原共存亡的心理与宋军决战的。而我只是顺天理,归顺大宋,虽然背负骂名,但是战争提前结束,有多少人避免了流血牺牲?”

紫若儿呸了一声,骂道:“无耻的狗贼,少在这里花言巧语,你还想澄清自己是无辜的吗?你的罪恶早已经印在了所有北汉军民的心坎里,杀你一万次,也不能偿还。”

齐澄海骂道:“逆贼,如果你真要是为天下苍生着想的话,也就罢了,所谓顺天意着得民心。你口口声声顺天意归降大宋,可是你得到的民心哪里去了?你自从当上大宋的山西宣抚使之后,变本加厉的加重赋税,搞得山西百姓怨声载道,还有,英武皇帝待你不薄,你却背叛了他!程世杰,人在做,天再看,你昧着良心做事,迟早会遭受报应的,今天老子落在你手中,无话可说,但是就是做了鬼,也会找你寻仇的。”

程世杰怒喝道:“你以为我会怕你不成?整个山西都流传我程世杰翰林出身,手无缚鸡之力,靠吹捧坐上的高官,这只不过是鼓励刺杀我的人,可是你听说过刺杀我程世杰的人能够活着离开太原府的吗?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奇门。”

萧绰顿时来了兴趣,她自幼酷爱异术,虽然自身武功已经登峰造极,但是对于奇门术士这个新生派的武功还真的一知半解,姐姐萧铭儿也是奇门,但萧铭儿是昆仑流派,所学的是奇门遁甲,五形算术,排兵布阵。而程世杰的奇门异术是出自东海风花海堡,东海奇门的主修是**玄控,七星战甲和八门续命。

程世杰吩咐士兵将齐澄海捆到大厅中央的立柱上,然后用手在自己面前的桌子上面一拍,放在他面前菜盘里面的一把剔肉尖刀呼啸而起,朝着齐澄海心口电射而去。齐澄海把眼睛一闭,高声喝道道:“爷爷正好要求个痛快。”

谁料,那把小刀飞到齐澄海心口半寸地方突然停住,众人眼看着刀尖已经抵住齐澄海胸前的衣襟,却突然停滞在那里,接着那把小刀就像有人在控制一样,围着齐澄海转开了圈子,小刀越转越快,慢慢的只能看到一片白晃晃的亮光,将齐澄海紧紧地包裹起来。就在众人齐声称妙的时候,道光豁然停止,再看齐澄海浑身上下的衣服已经被这把小刀割的粉碎,枯叶般一片片纷纷落下来,露出他强壮的体魄,虽然少了一臂,却依旧不失英武之气。

那把小刀像富有生命一样,又飞回到程世杰跟前的桌子上。

众人齐声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