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闻香起舞3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19 字数:6608 阅读进度:120/640

战龙搂着她柔嫩的香肩说:“做牛做马干什么?我就要你做我的女人就行了。”

说的紫若儿又是娇羞无限,随着战龙一同往回走,这时候天刚刚黑下来,战龙一进帅府,就听到里面热闹得很,四姐的声音最响亮:“大嫂,当时的情景你可是看见了!那名辽将见我们人多,拨马就跑,我见他身上穿的衣甲不一般,猜想是辽军中的大将,于是就策马追上去!可是辽人马快,眼看着他就要逃掉了,本小姐就拿出弓箭给他来了一箭,当时我目测了一下,我距离那名辽将至少有一百余步,一箭射过去,居然洞穿了他的铠甲,来了个透心凉。”

说罢,四小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大嫂微笑道:“是啊!四丫头的箭法越来越高了,我真不敢相信,凭一个女人的力量,可以射穿一百步之外敌人的铠甲。”

战龙高兴地过来捧场,说:“四姐就是四姐,多年来的苦功夫不是白练的,你再加把劲,回头一箭射到紫荆关,给大辽皇帝来个对眼穿,太宗皇帝还不给你封个王爷。”

四小姐听了战龙的话,更是心花怒放。紫若儿这会儿开始佩服起杨家将来,心道:“原来杨家将各个都是身怀绝技啊,若是都能够帮助自己杀程世杰奸贼就好了。”

四小姐说:“是啊!要知道,今天被我射杀辽军大将名叫耶律宝穼,是大辽南征军的督粮官。”

一句话说得大家开怀大笑起来,四小姐胸怀坦荡,说的高兴,酒也没少吃,等到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身子也开始摇晃起来。龙兰就说:“咏琪,你喝多了呀,今天打了一天仗,快些回去休息吧。”

战龙主动请缨,说:“我送四姐回去。”

战龙扶着四小姐来到闺房,将四小姐放到秀榻之上,见她双颊酡红,目光迷离,一双美丽的秀眸中含羞带怯,一只手勾住了战龙的脖子说:“六郎,我今天好高兴啊!”

战龙借势伏到四小姐身上,说:“四姐,我真为感到高兴,你今天的表现,实在神勇。”

四小姐点点头说:“我依稀还记的弓箭洞穿敌人铠甲,这一仗打得真过瘾。”

战龙道:“遗憾的是,我未能与姐姐并肩作战。”

四小姐说:“你前几天一直忙七星楼的事情,太累了。见你睡得那样死,就没有叫醒你。”

战龙把头凑近一些,感受着四小姐柔若无骨的娇躯,虽然隔着衣衫,仍然可以感到肌肤的柔嫩与热度,尤其是紧顶靠胸前的两团丰肉,彷佛俱有无限的弹力。四小姐也觉察到战龙的反应,推了他一把说:“起来啊!不要让人家看见了。”

战龙答应一声,却说:“那我得先亲一下!”

说着就朝着四小姐诱人的樱唇亲了过去,四小姐挣扎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的张开樱唇,接受了战龙的吻,并且慢慢的伸出了檀口中滑嫩的香舌,与战龙入侵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两手也无力的挂在战龙的肩上。

一番ji情缠绵之后,战龙嘿嘿一笑,双手已经顺着衣襟摸了进去,一边尽情的游走在四小姐神圣的峰峦之上,一边继续吻着她秀美的脸颊,四小姐轻声说:“六郎,不行啊!龙兰回来会看到的。”

六郎道:“那最好不过了。”

战龙却意识到四小姐身体里面蕴藏的炙热,于是就用手分开了她胸前的衣襟,鹅黄色的肚兜,连着雪白酥滑的乳沟一起露出来。

四小姐用手掩住胸口,惊骇地说:“六郎!不要这样了。”

战龙吻住四小姐的樱唇说:“四姐,我好想你!”

说着对这那双洁白的圣峰动了攻击,四小姐娇喘连连,被战龙吻的全身骨架酥麻,哪里还反抗得了?那鹅黄色的肚兜被战龙高高的卷起,沾满了晶莹汗水的一双玉峰,被战龙尽情**着,暧昧的月光透过纱窗照过来,二人都有些难以自拔。

因为令公还没走,四小姐不敢太放肆,没敢留战龙在自己房间过夜,连衣服也不解,褪下裤子让战龙舒舒服服在自己湿滑的名器中放了一枪,二人ji情香吻了一会儿。她约了战龙明天早上去城郊练箭。

战龙昨天体力透支,回到自己房中很快就睡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感觉被人推醒,睁开朦胧的睡眼一看,四小姐已经站在面前了,只是她一身戎装,那把宝雕弓还斜背在身上,战龙看看外面天色已经开始亮,不满的问:“四姐,你怎么才来啊?”

四小姐轻声笑道:“天还没有亮呢,这还算晚吗?快些起来跟我到红林山去!”

战龙不高兴的爬起来,简单的洗漱一下,说:“这么早,去那里干什么?”

四小姐说:“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箭法啊!”

战龙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跟着四小姐离开杨府直奔西城门,出城门西行数里来到红林山,战龙猛然想起昨天傍晚,自己就是在这儿抱着紫若儿亲亲我我的,现在换了四姐,哼!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了。四小姐丝毫没有注意到战龙的神色变化,兴高采烈的将用红线穿好的铜钱挂到垂下来的树枝上,然后数着步子朝后退了一百二十步,摘下宝雕弓,取了三支雕翎箭放到弓弦上面,对战龙说:“以前,我只能在百步之内三只目标全中的,现在一下子增加到一百二十步,师父曾经告诉我,这短短的二十步,我是要用五年时间才能够完成的。”

说完,对这六郎嫣然一笑,“我射中的话,你要为我喝彩的哦!”

言罢,弓弦一响,三支雕翎箭嗖!嗖!嗖!一齐射出去,百步之外,那三枚铜钱应声落地。

战龙忘记了喝彩,倒是跑上去一把将四小姐抱起来,说:“好棒啊!春秋神射手养由基也不过如此,四姐你哪来的这么大臂力?”

四小姐红着脸说:“实话告诉你吧,自从七星楼那个晚上后,我就觉我的功力暴涨了许多,我真怀疑是因为和你……才造成这个现象的。”

战龙轻轻的拥着四小姐,将嘴巴无限接近她微张的樱唇,说:“真若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四小姐不好意思的推了战龙一把说:“你什么意思啊?”

战龙嘿嘿笑着,将四小姐抱起来,来到树林深处,找一隐蔽之处,将娇羞无限的四小姐放倒在柔软的草地上,四小姐含羞道:“六郎,你想干什么?”

战龙低头吻了一下,说:“我想试验一下,是不是我们做那种事情,有利于自身功力的增长。”

四小姐又羞又怕,向四下张望了一下,说:“你要死啊?就在这儿,羞死人了。”

战龙说:“这多好,空气新鲜,又没人打搅。”

说着又把嘴巴凑了上来,四小姐怀着无限羞涩,接受着战龙的侵犯,战龙紧紧压覆在她柔若无骨而又弹性十足的娇躯上,今天的四小姐装束异常,战龙费了好大力气,才弄掉她的外衣,看着鹅黄色肚兜下面隆涨的双峰,六郎轻轻唤着四姐的名子。

四小姐乌黑亮丽的秀在后面以玉簪束了起来,随意地垂下的几缕青丝,在风中微微摆动轻扬,衬着她高雅而洁白莹润的娇颜,平添几分娇俏的魅力。水汪闪亮的双眸隐隐含着几分羞涩而又似乎有些挑逗的气息,她双手紧紧绕住战龙的背脊,任由战龙卸下她的罗裙。

战龙感觉不能在有片刻的容忍,龙枪早已经呼啸而出,借着紧窄洞府的湿滑深深的送入,四小姐脸热心跳不敢低头去看。战龙紧紧压着四小姐柔软晶莹的玉体,凑在她耳旁说道:“瓦桥关距紫荆关有多远?我干脆照这个距离和四姐一下子做够了,回头你就可以一箭射到紫荆关,直接要了大辽皇帝的性命,宋辽战争不久结束了吗?”

四小姐羞怒的狠狠捶打着战龙说:“坏死了,我才不要哩。”

战龙赶紧用嘴巴堵住她的樱唇,又是一番急风暴雨!

之后。

战龙悄声问:“四姐?你感受到了吗”四小姐含羞点头,说:“那团火焰已经焚烧我身上了,真是这样的!六郎你身上哪里的这么强烈的东西?我能感觉到你给我输送功力似的。”

战龙嘿嘿笑道:“管他呢,只要我和你高兴,快活就是了。”

四小姐点点头,将娇躯无力的瘫软在草坪上,她秀眸微闭,清丽绝伦的俏脸上红潮密布,樱唇中不时出动人至极的娇喘。一边享受着刚才那地震山摇的致命快感,一边贪婪的允吸着明神本元中流出的巨大能量,四小姐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骨骼都在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以及精神上的双重快感,让她越越觉得战龙对自己的重要性。

战龙不说话,一直亲吻添舐着四小姐芳香柔腻的肌肤“你永远都是我心中的挚爱,一千年,一万年,都不会改变!”

四小姐娇羞无限的抚摸着战龙的臂膀,突然啊的一声,将整个身子藏到战龙的怀抱中,颤声说:“有人看我们啊!”

战龙扭头看去,果然看到一个樵夫摸样的男子,站在高处的山坡上,正好奇的往这儿张望,好在茂盛的青草将自己和四小姐的下半身遮掩住了,战龙心中盛怒,顺手抓起身边的一个木墩子,朝着那个樵夫扔了过去,若是平时,战龙根本不可能将这么重的木墩子抛起来的,可现在却足足将其抛出了四五十步远,一下子砸在樵夫刚砍来的柴担子上,那樵夫吓得身子一颤,惊叫着失足掉入下面的湖里去了,好半天才从水里爬上来,也不干再捡那一担柴火,从另一边惊慌失措的逃跑了。

看到樵夫失足落水,四小姐掩着口,吃吃笑着,战龙看的爱极,又凑上来吻她的樱唇,四小姐娇羞道:“六郎,都怪你,非要在这儿,都让人看到了。”

战龙说:“不会吧,这儿草这么高!他能看到吗?”

四小姐道:“我不管,反正都怪你,就怪你……”

战龙嘻嘻笑着说:“怪我就怪我好了,你说怎么办?要不再来一次?”

说着就翻身骑上来……

四小姐惊呼:“不要啊!”

战龙双手大力的按住四小姐柔美的娇躯,又一次将怒涨的龙枪送入四小姐名器之中,由始至终都是毫不保留的高歌猛进,时间比上一次更加延长……此时的四小姐,全身上下都是绮丽的景色,那惊心动魄的艳色,怕是夜空中缀满的晶亮繁星也无法企及的璀璨啊!那圣洁而娇红、羞怯而深情的玉颜;含情脉脉、温柔婉转的星眸;虽然樱唇未启、银牙紧咬,却是妾知君心似我心,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真实写照!

这时战龙的眼中心底:所盈满的绝不只是四小姐绝美绮艳的**,还有四姐对自己的柔情深种、玉眼垂青,都要通过自己的连续动作才是最真挚的回报。战龙一心想让四小姐真正的体会那种身体和心灵最高的幸福享受,让她领略人世间真正的**交融、**蚀骨的爱恋。

他的动作狂野而不是韵律。

四小姐终于忍不住,一双玉手的指甲深深掐如战龙的背脊中,“六郎……你要害死我吗?”

说罢,身体就在一阵痉挛中瘫软下来。战龙心满意足的紧紧拥着四小姐颤抖的娇躯,说道:“四姐,我爱死你了!”

捧起四小姐的脸,凑上前去,温柔地亲吻芬芳的樱唇。四小姐早已是娇躯酥软,浑身无力,只能娇喘细细地倚靠在战龙身上。一边贪婪的呼吸着,一边不停地上下梳弄着四小姐丝光水滑的飘逸长,顺着晶莹的耳背,滑过天鹅绒般柔美的秀颈……

“四姐,满意吗?”

四小姐娇羞的点着头,将头扎进战龙胸膛里。

“可是我看四姐还不满足……”

战龙说笑着就在她的娇呼中挺身又进入了四小姐的**。

“好弟弟!好大啊!好深啊!你想干死姐姐啊?”

四小姐抑不住地娇喘吁吁,呻吟连连,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

“真棒!姐姐你的里面好湿啊!好热啊!”

战龙一边调笑,一边近乎粗野地添弄着咬啮着四小姐白丰硕饱满圆润的乳峰,一边大力拉动身躯挺送撞击着四小姐的熟美**。

“好弟弟,不要再说这些话羞辱人家了,好吗?求求你了,轻点啊!”

四小姐没有想到他近乎粗暴地咬啮乳峰,她压抑不住娇喘吁吁地呻吟道。

“那就乖乖叫我好哥哥,我再考虑考虑!”

战龙故意戏弄四姐,突然抽身出来,顶住四小姐的花瓣研磨着。

“啊!好哥哥,亲哥哥!快点给我呀!”

四小姐正在享受着充实饱胀的美妙感觉,突然一阵空虚,欲火难捺情不自禁地挺动粉胯迎合寻求战龙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低声喃喃着哀求道,等到战龙满意地再次挺身杀进深入到底,她舒服无比地摇摆着秀,难以压抑地长长呻吟一声,“亲丈夫!好深啊!”

战龙坏笑着腰身使劲,双手环抱,将四小姐的**整个搂抱起来,丰满圆润分量十足。四小姐的一对丰硕饱满的娇挺**也紧紧贴在他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的胳膊搂住战龙的脖子,两条纤滑修长的优美**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四小姐**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战龙的庞然大物上面,她心疼关切地温柔询问道:“六郎,累吗?放我下来吧?好吗?”

“这么肥美的小宝贝,我怎么舍得放下呢?”

战龙双手抓住四小姐丰腴滚圆的臀瓣,将她向上抛起,雪白丰满的美臀下落之时顺势大力顶进,次次深入到底,四小姐爽得头往后仰去,秀摇曳摆动不停。

战龙就这样搂抱着四小姐丰满的**近乎粗暴地耸动撞击起来。

四小姐爽得芊芊十指深深陷进战龙的背部,战龙虽然感觉有点痛,却更体会出四小姐的陶醉,他更加狂野地强烈撞击,肆意挞伐四小姐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袭遍四肢百骸。散出欲火的光彩把个四小姐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她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一声艳哀婉的撩人娇啼,四小姐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四小姐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四小姐再一次体会到那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

“六郎,姐姐又要丢了……啊……真舒服,美死了!”

“四姐,我也……啊!射给你,亲姐姐,你的**真舒服,夹得我全射给你了。”

许久之后,四小姐红着脸穿好衣服,拿起弓箭说:“我要再射一下去!”

战龙整好衣服说:“好啊,我帮你穿铜钱去。”

战龙将那三枚铜钱重新挂到树枝上,四小姐数着步子倒退了一百五十步,然后张弓搭箭,清喝一声“开!”

本想将弓拉成满月,却不料一声脆响,那张宝雕弓居然被她硬生生的拉断了。四小姐满面通红的将弓丢在地上,水汪闪亮的双眸冲着战龙出怨怒的目光。战龙赶紧跑过来,拉住四小姐的手说:“这么硬的弓都被你拉断了,我看就不用再射了,四姐的射术已经无人能及了。”

这天下午,令公与四娘带兵回真定府,慕容雪航就将紫若儿的事情说与战龙听,这件事情令公已经征求过战龙的意思,战龙的意思是“红花亭聚义,程世杰一定有所准备,说不好已经布下网等着我们。但是这个网必须要钻,程世杰嚣张的气焰一定要镇压。我和你师姐跟你一同去,咱们联合那些有志之士,达到共讨逆贼的共识,尤其是保护好那些北汉勇士的安全。”

慕容雪航认真的点头,四小姐也上前请缨,却被战龙严词拒绝,道:“瓦桥关需要有大将镇守。四姐你还是留守一下,别让辽军偷袭我们的老巢。”

六月十三的早晨,战龙大嫂航叫醒,与紫若儿三人出南门,坐船由水路前往红花亭,紫若儿依旧一身紫衣,慕容雪航一身白衣,战龙站在大嫂身侧,紫若儿站在船尾,凝望着浩荡的湖面,三人均是若有所思,紫若儿突然说:“师姐,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当年燕子丹就是在这里送别荆轲的,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我们北汉的河山已经完全沦陷到程世杰手里,我恨的是自己不能再举义旗,还我山河。恨的是程世杰这种卖主求荣的小人,尚能封侯拜相,逍遥自在。”

慕容雪航漠然问:“我们杨家也是北汉重臣,如今也归降了大宋,难道公主就不恨我们杨家吗?”

紫若儿摇头说:“杨家归降大宋的时候,我父王已死,北汉名存实亡,杨家的降乃是时势所至。程世杰却是在我父王还没有死的时候,动兵变,向宋朝献出了太原,这才导致我北汉的灭亡。我恨不能生食其肉。这次红花亭聚义的目的就是诛杀程世杰。”

慕容雪航道:“红花亭聚义的事情已经泄露,到时候程世杰很有可能会派大军围剿红花亭,你打算怎样对待?”

紫若儿说:“我已经想好了,先去飞仙观拜见木道长,他足智多谋,又是我父亲的至交,然后我们尽可能的通知自己人,就在红花亭做好与程世杰决一死战的准备。”

慕容雪航黛眉微皱,告诫紫若儿说:“据我所知,程世杰手下高手如云,对付他必须要有绝对的把握,你这样硬拼恐不是上策,弄不好会吃大亏的。”

紫若儿哼了一声,说:“我是北汉英武皇帝的女儿,不是贪生怕死的女流小辈,我知道程世杰厉害,但是必须要和他正面过过招,否则永远不知道他的实力,师姐你不用担心,我们这次聚义,也是蓄谋已久,其中有不少你意想不到的人物。另外还有你和六郎为我助阵啊!”

慕容雪航看看战龙,说:“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