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闻香起舞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18 字数:4392 阅读进度:119/640

紫若儿见战龙信口狡辩,也不再多说,挽了挽袖口,露出一小截雪白粉嫩的小臂,冲战龙说:“我正好也是练了十年武,咱们废话少说,还是比划一下再说。”

战龙说:“着什么急啊?那边还有一条小河,河里面有小乌龟,我教你用柳条子吊小乌龟玩,咱们一会儿再打也不迟。”

紫若儿沉下脸说:“不用了,你到底打不打?要是不打的话,咱们现在就回去。”

战龙脸上有些挂不住,硬着头皮把腰挺起来,说:“打就打,你说咱们咋个打法?”

紫若儿笑笑,指着不远处的木桩子说:“我先让你看一下我的独门道行!”

说着,又捡了一块水盆大小的青石头,放到木桩上,说:“修神界最高的功法境界自然是凌空破物,我且让你看看我是怎样打中这块石头的,然后你照样子做给我看。”

说罢,倒退十步,让战龙让开一些,马上升华元神,使出“风火雷霆决”战龙看到紫若儿身上忽的飞出一道霹雳,冲着那木桩子狠狠撞过去,就听到喀嚓一声,木桩上面的青石头应声碎裂成两半,从木桩上掉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地上。紫若儿收了功得意的笑笑,“六郎,牛皮不是吹的,你来露一手吧。”

战龙心道:“我的天!想不到这小丫头这么厉害,幸亏没有跟她动真格的,要不这一拳头打在我身上,还不把我的肚子打穿了,还是不要比了。”

可是看到紫若儿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战龙觉得好没有面子,就是输也总得亮一下子,尤其自从吃了龙姬的圣药之后,总感觉丹田之内有一股难以控制的神秘力量,必须要泄出来。

战龙一边想,一边找了一块与刚才紫若儿打破的那块石头大小差不多的石头,放到木桩上面,学着紫若儿的样子后退了十步,说:“若儿,你也躲远一点,省的我伤着你。”

紫若儿笑着后退了两步,战龙又说:“不行啊!还要远一些。”

紫若儿又退了两步,见战龙继续示意自己后退,不高兴地说:“你还有完没完?”

战龙摆了一个“童子拜佛”说:“差不多了!”

然后大耍起来,一边耍花架子一边说:“这叫降龙十八掌!”

“这叫乾坤大挪移!”

“这叫九阴白骨爪!”

“这个可厉害!这叫葵花宝典……”

“这叫六脉神剑!”……

紫若儿着急地说:“好了好了,别老弄些没用的出来骗我,你倒是快些功啊?”

战龙收了招式,说:“什么功?我可不是修神界弟子,没练过什么元神不元神的,双节棍倒是会一些。”

说着又唱到:“教拳脚武术的老板,练铁沙掌耍杨家枪,硬底子功夫最擅长,还会金钟罩铁步衫,他们儿子我习惯,从小就耳濡目染什么刀枪跟棍棒。我都耍的有模有样什么兵器最喜欢,气沉丹田手心开干什么?干什么?日行千里系沙袋飞檐走壁莫奇怪去去就来一个马步向前一记左钩拳右钩拳。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一再重演,一根我不抽的菸一放好多年,它一直在身边干什么,我打开任督二脉……”

紫若儿听得不耐烦,催促道:“你再不打,我可要走了。”

她话音刚落,就听战龙一声怪叫,迎着那块青石头冲上去,碰!的一声,随后就扬起漫天飞扬的碎石销子,战龙连着咳嗽两声,吐了好几口石销子说:“靠!用力太大了。”

心中却是一阵狂喜,我靠?自己哪来这么大的力气?这么大块石头,居然让我打得稀烂?

紫若儿也吃惊的看着战龙,心道:“这是哪门子功夫啊?这么厉害,以我的功力只能将巨石劈为两半,可他却能将巨石打的粉碎?”

战龙得意地说:“怎么样?牛皮不是吹的吧。”

紫若儿哼了一声,不服气地说:“无非仗着有些力气罢了,这一场算是平手,下面咱俩真刀实枪比划一下……”

说着就要亮开驾驶与战龙来真的。战龙心道:“我这是瞎猫碰见死耗子,真要是打起来,我还不得让这小丫头打的爬不起来?”

于是不等紫若儿亮开架势,就一个不要脸的饿虎扑食扑上来,从后面将紫若儿拦腰抱住,说:“打就打,谁怕谁?”

紫若儿被战龙拦腰抱住,羞得粉面通红,连叫两声松手,见战龙还是厚着脸皮不松手,恼怒之下一个肘击,顶在战龙胸口上,打的战龙差点没背过气去,战龙咬着牙没松开手,不等紫若儿使下面的招术,战龙将双手向上一挪,直接抓到了紫若儿敏感的双峰上,就在紫若儿失声惊叫的那一刻,战龙使出浑身的力气,将紫若儿一下子搬到在草坪上。

紫若儿又羞又怒,推开战龙说:“耍赖皮,这不算数。”

战龙坏笑着说:“大不了算平手,咱俩就此打住,回家吃饭。”

紫若儿一心扳回面子,说:“不行,一定要分出胜负来。”

战龙不肖的说道:“随你好了,反正我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了。”

紫若儿说:“下面咱们比防御,我设防,你来破,一炷香时间,你若是碰不到我的衣服,就算输了。”

战龙惊讶道:“这么简单?”

紫若儿哼了一声说:“简单吗?你自管来试吧。”

“风火雷霆阵!”

紫若儿双手合十,口中高喝同时,头顶霞光四射,其中一道凌厉的赤青气浪迅向四周扩散,那青色的气浪扩散出一丈方圆后方止,那青色的气浪与外界的空气磨擦,散出出一层象火苗一样的外壳,将紫若儿严严实实的护在里面。

战龙吓了一跳,问:“这是什么妖法?我从未见大嫂用过啊?”

紫若儿双手抱十字,冷声说道:“这是修神界至高无上的防御系统,向来都是无尖不克,你要是觉得赢不了,就认输算了,然后向我磕三个响头,拜我为师。”

战龙反驳道:“不要高兴的太早,不就是一个破阵吗?”

说着用手对这那层青褐色的外壳推了一把,竟被其庞大无比的反弹力震得后退了数步,战龙口上却硬道:“我要是破得了这阵呢?”

紫若儿说:“一炷香时间,你若是能攻击进来,碰到我衣衫,你说怎样就怎样,让我拜你为师都行。”

心中却道,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就算自己师父骊山圣母在此,破这风火雷霆阵恐怕也要花费一炷香时间。战龙不管那些,嬉笑道:“拜师就不必了,我若是攻进去了,亲你一下,你可不要生气啊!”

紫若儿嗤笑道:“小**,有本事先破了我的风火雷霆阵再说!”

战龙知道紫若儿一定是拿出了看家本领,这种阵法自己从未见过,虽然破不了,可是也不能输得这样窝囊,就算撞个头破血流也要试一下。于是大叫一声:“乖乖隆格隆!妹妹我来也!”

说罢朝着紫若儿一头撞过去……

战龙朝着紫若儿一头撞过来,谁知道这一撞竟引一种奇妙的变化。骊山派本就是修神界旁支,所有的神法修为都是由修神界正统神法演变而来。紫若儿的风火雷霆阵虽然练得不错,对付一流的修罗派高手,一个时辰之内都未必会败下阵来。可战龙身上有明神的本元,那道本元本就强大无比,战龙只是不懂得使用而已,可是当遇到同宗气浪时候,强大的真元自然会自动弹出来,同时吃掉对方由元神演化而成的气浪。就如同石子掷入湖水中,自然而然的让紫若儿的防御气墙让开一条道路。

紫若儿犹在吃惊同时,战龙已经迎面将她抱住,因为用力过猛,二人一同摔倒在地上,战龙用力抓着紫若儿的双手,朝着紫若儿美丽的樱唇亲了过去。紫若儿惊愕之中,被战龙压到身上,而且还被亲上,顿时羞得无地自容,连声喊着:“放开我!放开我!”

战龙松开口,怪笑道:“刚才都说好的,你要是输了,就得让我亲一下,不许耍赖皮。”

紫若儿一边挣扎,一边说:“你都亲完了,是你耍赖皮。”

战龙说:“没有啊。我是说亲一下,可我这一下是三口,刚亲了一口,还有两口哩。”

说着不容分说,又对着紫若儿诱人的樱唇亲过去。等轮到亲第三口的时候,紫若儿已经放弃了抵抗,任由战龙大力的吸允她香甜的樱唇,一双玉手也停止了推搡动作,慢慢的抱住了战龙的后背。

战龙的舌头迅快地溜进她的的檀口,轻轻顶开那无力微闭的贝齿,勾出了紫若儿的丁香小舌,不住地吮吸添弄,同时还在她的两片薄薄的香唇间甜美地轻触浅吻着,口中还不住地吸吮着口腔中芳香的玉液。紫若儿秀眸微闭,气喘郁郁,半推半就,与战龙亲亲我我半天,直到战龙用嘴巴叼开她胸前的衣襟时,才娇怒的推开战龙说:“不要这样……”

战龙并不放手,一双有力的打手紧紧抱住紫若儿说:“紫若儿,你害怕我了吗?”

紫若儿说:“男女授受不亲,让人看到了多不好,你放开我吧。”

战龙一本正经地说:“我让大嫂做媒人,你嫁给我不就名正言顺了?”

说着又要动作,紫若儿却说:“那也不行,像你这样的小**,不知道今后会招惹多少女孩子,我不放心你。”

战龙厚着脸皮说:“是她们招惹我好不好,你若是天天对我好的话,我干嘛去找那么多女孩子来?”

紫若儿用手拉住战龙正在解自己衣扣的手说:“我虽然是个亡国公主,可也从小接受礼教训导,你这样随随便便,我不喜欢你这样子的。”

战龙心道:“看来这个小丫头还是不能硬上的,反正以后有的时间,收女人关键是收心,她现在虽然不许我碰她,但是初吻已经送给我了,估计心里已经接受了,自己就没有必要马上占有了,回头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说啊!”

于是战龙笑着爬起来,又将紫若儿拉起来,说:“若儿妹妹,我刚才只是一时冲动,你不要恨我啊,我一定帮你杀掉程世杰,然后再光明正大的娶你过门。”

紫若儿红着脸,避开这个敏感的话题说:“六郎,你刚才用的什么招数?居然那么快就破了我的风火雷霆阵,简直是不可思议。”

战龙拍拍胸脯说:“那个招数我一时也说不清,反正我的工夫不是吹牛皮吧,回头我陪你去红花亭赴会,单挑程世杰,如果可能的话,当场毙了这个大奸贼,割下他的脑袋给你当球玩。”

紫若儿眼睛里流露出无限憧憬,娇声说:“六郎,我相信你就是了!”

说罢,就将娇躯依过来,痴痴说道:“我与程世杰有不共戴天之仇,你若是帮我杀了他,别说让我嫁与你,就是今生今生做牛做马都可以的。”

战龙搂着她柔嫩的香肩说:“做牛做马干什么?我就要你做我的女人就行了。”

说的紫若儿又是娇羞无限,随着战龙一同往回走,这时候天刚刚黑下来,战龙一进帅府,就听到里面热闹得很,四姐的声音最响亮:“大嫂,当时的情景你可是看见了!那名辽将见我们人多,拨马就跑,我见他身上穿的衣甲不一般,猜想是辽军中的大将,于是就策马追上去!可是辽人马快,眼看着他就要逃掉了,本小姐就拿出弓箭给他来了一箭,当时我目测了一下,我距离那名辽将至少有一百余步,一箭射过去,居然洞穿了他的铠甲,来了个透心凉。”

说罢,四小姐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大嫂微笑道:“是啊!四丫头的箭法越来越高了,我真不敢相信,凭一个女人的力量,可以射穿一百步之外敌人的铠甲。”

战龙高兴地过来捧场,说:“四姐就是四姐,多年来的苦功夫不是白练的,你再加把劲,回头一箭射到紫荆关,给大辽皇帝来个对眼穿,太宗皇帝还不给你封个王爷。”

四小姐听了战龙的话,更是心花怒放。紫若儿这会儿开始佩服起杨家将来,心道:“原来杨家将各个都是身怀绝技啊,若是都能够帮助自己杀程世杰奸贼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