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七星归后宫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16 字数:5445 阅读进度:115/640

从中午到入夜,丧失本性的战龙,守着五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尽管这五个女人是他的四娘,大嫂,三嫂,八妹和九妹。但是,战龙现在是神志不清,在他眼中,所有的女人都是他的宣泄品。本来,他现在武功也受制,尤其神志模糊,犯下伦理之乱也有情可原,尤其,四娘不忍心就这样看着战龙去死,由于她的带头,慕容雪航和龙兰还有八姐九妹都抢着让战龙在自己身上宣泄。

四娘也奇怪,从中午到晚上,已经不下十几次爆浆,要是普通男子,早就精尽人亡了,可是战龙却不但没有出现疲倦的情况,而且是越战越猛,有其他喷出的精华并不减少,不但不减少,反而那滚烫的精华中还夹带着滚滚的能源之气,让承受之人如同被一个强大的能量场灌满这身体。四娘从今天中午到现在,已经承受了战龙四次灌溉,她已经深深体会到被战龙灌溉的妙处,居然助长自己的功力!只是自己现在武功受制,不能检验到底接受了多少内力的提升。

慕容雪航被灌溉的次数最多,先后被战龙在她那圣洁,娇嫩的九曲回廊中六次爆浆,从一开始慕容雪航就感觉到这一现象,每当战龙灌溉自己的时候,就会伴着强大的能量潮流涌进自己的身体,那种输美的感觉,简直是难以形容。若不是她天生坚贞高雅的性格,她几乎就要向龙兰那样**了。

龙兰和八姐九妹每人都是两次,龙兰稍有体会,八姐九妹却只把这一次当成了简单的拯救行动,在行动了自己充分地享受到与六哥**的妙处。战龙的强盛力量已经让这两个小萝莉彻底为六哥臣服。

连续爆浆十六次之后,战龙昏昏入睡。五个女人衣不遮体,聚在一起看着沉睡的战龙,不知道下一步该会是怎样的局面。

七星楼被明月罩上一片银纱。

撩人的月色躲进厚厚的云层,星夜愈寂静温柔。

晚风轻拂,寂夜朦胧,而美丽的易水,难以平静。

白凤凰还在于明歌郡主深谈。

晚风夹带着易水湖独有的微香,钻入楼顶的窗子,轻轻吹拂了白凤凰额前的秀,青丝划过她泪痕未干的绝美脸庞。一声细微的响动,让她警觉的转过身子,一条淡白色的身影伫立在窗口,萧绰背背游龙剑壶,注视着眼前的这两个风华绝代的女人。

七星凤凰楼的楼顶,三位绝世高手丁字型站立柴明歌习惯的掸了掸本就一尘不染的衣衫。明歌郡主一身白衣紫绣,衣衫装束得一丝不苟,七星楼上的夜风竟似也吹不动她衣裳,尤其眸光闪现之间,隐隐透出高洁典雅的气质,在月光映照之下,真是有种天仙下凡的感觉。

月光照亮她平静而宝相尊严的面孔,一把紫金嵌玉的玲珑宝扇在掌心悠闲地飞转。

看到萧绰登上楼巅,明歌郡主说道:“原来是萧绰,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之间没有合作的可能……”

萧绰往前走一步,站在明歌郡主和白凤凰面前,明月照耀着萧绰一身傲骨。她身后的游龙剑壶中已是利刃争鸣!

萧绰神情自若,和缓的说道:“我知道你是大周皇帝的独女,可能你也知道,我是大辽景亲王王妃,现在大辽六十万大军屯守紫荆关,只要辽国皇帝一声令下,大宋的万里江山尽在我契丹铁骑之下。我知道郡主在江南准备聚义,我们不妨谈个条件。”

柴明歌冷笑一声,等着萧绰说下去。

萧绰朗声说道:“我们可以定下盟约,南北夹击,大事告成之后,以长江为界,划分天下。”

柴明歌冷声道:“不知是你幼稚,还是我弱智,这种条件没有谈下去的必要。”

说罢,右手一挥,那柄宝扇出一声争鸣,由扇骨里面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刃,此利器名曰“鱼藏”鱼藏所铸寒光指向萧绰:“成王败寇,大家废话少说,出招吧。”

萧绰点点头,正色说道:“南华御剑与天山御剑,虽然同气连枝,可是一直都藐视对方,今天正好印证一下答案。上一次江南相遇,未能分出高低,今日再来讨教。”

她双手一舞,背后游龙剑壶中的六把御剑同时飞出,六道寒光随着萧绰含枚急进,二人都是御剑出身,招术除了轻快,还要讲究防御。拥有再凌厉的进攻,没有防御实在不能算是高手,萧绰的防御是“佛光剑影之碎金”柴明歌的防御是“佛光剑影之卸刃”一番恶战下来,明月在轻柔的浮云后冉冉露出仙姿,以金黄的色光君临七星凤凰楼的楼顶,萧绰六把御剑上下翻飞,剑似出海蛟龙,龙飞四海。柴明歌鱼藏剑雄姿万丈,如雄鹰展翅,威震八方。萧绰翠衣飘飘,飘飘兮如流风拂落雪。柴明歌白衣胜雪,鲜明兮若轻云分蔽月。二人旗鼓相当,难分胜败,白凤凰看的赏心悦目,暗自佩服两个小辈年纪轻轻就在剑法上有这么高的修为,自己一直认为,御剑只不过是都是有一些三脚猫的路数,与奇门简直就是不能并论,现在看来,她们两个任何一个的武功都不在自己之下啊。

七星凤凰楼的楼顶决战进行的如火如荼,七星凤凰楼的底层,迷失心智的战龙咆哮着在中央大厅里面乱打乱撞,现在的战龙已经接近疯狂,他在做什么,他已经做了什么,他还要做些什么,已经无从知道。那些五颜六色的曼陀罗花,或被他连根拔起,或被他踩得稀烂。摆放的石桌,石凳,还有那藤萝软床,都被他砸过砸过去,四下里一片狼藉。

萧绰自持武功高强,在与柴明歌的对决中没有落得下风,索性大了胆子,脱离战场,飘身飘落楼下,钻入七星楼一层,她认为,柴明歌于自己不相上下,一时间分不出胜负。但是表姐还被困在里面,另外萧绰还想顺道探一下七星凤凰楼的宝藏。现在这种情况,已经谈不上“探”了,只能叫闯。白凤凰见萧绰别有目的逃走,清喝一声:“大胆,七星楼也是你敢闯的吗?”

说罢,提起宝剑纵身追下来,柴明歌紧随其后,也跟着追进去。

这一番打斗,镇守七星楼的卫戍营当然现,但是看到白凤凰也在其内,尤其另两位公子都是白天新来的贵客,没有白凤凰的吩咐,都不敢上来帮忙,于是赶紧将这儿的情况禀报与白松林和二当家韩天远。白松林和韩天远率众将七星凤凰楼团团包围住,可是,没有主公将令他也不敢擅自闯进去。

这时候,白雪妃匆匆忙忙的赶来,她离开七星楼回到住所,不见了战龙,就四处寻找,问了几个侍从,都说没见过,白雪妃害怕起来,生怕战龙等不及自己一个人去七星楼救人了。刚好赶上韩天远带兵包围凤凰楼,立即意识到里面出了情况。不由得一跺脚,心道:“里面机关重重,六郎你这不是找死吗?这可如何是好,当问到龙姬娘娘现在不在里面,有哨兵看见龙姬娘娘往桃花林的祠堂去了,白雪妃就匆匆赶来祠堂。结果任她如何恳求,龙姬都闭门不见,白雪妃听到里面龙姬好像正在世宗皇帝的牌位前哭诉什么,知道龙姬娘娘经常精神恍惚,根本指望不上。现在姑姑、萧公子、柴公子、还有战龙居然都跑到里面去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萧绰仰仗六把御剑护身,击落了数不清的暗器,躲开了无数的翻版陷阱,可是七星楼一层地形极为复杂,密室还有那些狭长的通道,迫使她到处乱撞,加上有白凤凰和柴明歌两大高手围追堵截,终于被二人困住,三人拥挤在一间窄小的密室里面,因为空间狭窄,六把御剑难以挥威力。萧绰收了御剑,改用剑影碎金一边防御,一边寻思如何救人。本以为只要闯进来就可以大功告成,殊不料里面情况这样复杂。

因为密室窄小,三个人强大的内力竟一下子混挤到一起,萧绰当然被动一些,从表面上看她以一敌二,似乎还略占据上风,可是大家都心知肚明,三人的武功不相上下,这下纠缠下去,萧绰肯定坚持不住。南华御剑的碎金术与天山御剑的卸刃术得不同在于,前者主防气力,后者主防兵器。现在三人混挤到一起比拼内力,萧绰自然要比柴明歌划算一些,可时间长了,也是拖不起的,尤其人家是主,自己是客,再拖下去,还不定要生什么事情。想到这里,萧绰豁出性命也要搏一下,她有师门秘传,独步天下的一记杀招,名曰“天罡地煞混元剑阵”这本是天下无双的杀招,密室虽小,却不影响其威力。

萧绰低吼一声,用手一拍龙吟剑壶,六柄御剑一齐飞出,就如同雨夜空中划过的六道闪电,电光照亮萧绰冷酷而绝美的脸,她一声暴喝人已经飘向半天空,将身形固定在密室屋顶的石壁上,那六柄御剑在空中迅变化,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则千千万,千万道剑光演化出一座“天罡地煞混元剑阵”朝着下面落雨般急泻下来。

萧绰自以为自己的“天罡地煞混元剑阵”天衣无缝,就算柴明歌与白凤凰武功再高,不至于立马丧命在里面,也绝不可能顷刻间脱身出来,自己趁这个机会脱身,赶紧找一下表姐慕容雪航的下落,实在找不到也好另想办法了,总之,七星凤凰楼已经不是久留之地。

可她完没有想到,柴明歌手上利刃鱼藏乃是一把神器,柴明歌依仗鱼藏之锋利,居然突破了她的混元剑阵,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身到了萧绰身后,狠狠地一掌朝着萧绰后心打过来。萧绰万千惊愕之中,意识到时局危险,她并没有极力躲闪,而是将身子微微一侧,同时召唤人剑合一,在柴明歌飞掌击中她后背的同时,萧绰也用剑气锁住了柴明歌的胸前要穴。萧绰一口鲜血喷出来,不等白凤凰扑过来援救,一把御剑已经架在了柴明歌的粉项之上,冲白凤凰道:“住手!萧绰这次来悬空,并非存有恶意,我也不是害怕你们,大家都是红粉巾帼,萧绰对两位也是佩服的很,何必非要鱼死网破呢?”

白凤凰手握宝剑看着萧绰,冷冷的说道:“一起切都好说,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况且我们的敌人都是大宋朝廷,你可不要乱来啊!”

萧绰咽了一口涌上来鲜血,对柴明歌说:“你我好歹也是同门,你这出手可是够重的啊。”

柴明歌道:“你用天罡地煞混元剑阵的时候,可曾想到我们的同门之义?若不是我手中有宝刃,说不定早已经死在你的剑下了。”

萧绰哼了一声,又对白凤凰说:“大家各退一步,收兵罢战如何?”

白凤凰说道:“可以,你快些把她放了。”

萧绰又说:“不急,我还指望郡主活命呢!你若是真相她安然无恙,就乖乖的放下兵器,让我用剑气锁住你的经脉,我保证不会伤害你们,然后我退出凤凰楼,离开悬空。”

白凤凰犹豫了一下,萧绰厉声道:“萧绰言出必行,你若是信不过我,尽管放马过来,我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力气还是有的,只要我手中剑微微一动,你家郡主马上就香消玉损,大不了同归于尽。”

白凤凰心中一凛,咣当一声,将宝剑扔在地上。趁白凤凰分神之际,萧绰甩出三道剑气,朝着白凤凰偷袭过来,白凤凰躲闪不及,立时伫立当场。萧绰知道白凤凰身属奇门,只控制她的身体还不行,马上过来欲控制白凤凰的法身。萧绰却没想到白凤凰也是使的苦肉计,引诱萧绰先控制住自己身体,等萧绰向前控她法身的时候,便使出**玄控,叫一声“六丁六甲,**波罗密!”

她身体不动,一道赤金血符已经印到了萧绰身上,萧绰一声闷哼,身体直线飞出,轰的一声,竟撞到了密室的另一扇石门,石门被她撞塌。同时也被摔出密室。萧绰忍着疼爬起来,却觉身体不听使唤,有一种强烈的**,促使自己要朝白凤凰走过去。

“不好!中了奇门的**玄控了!”

萧绰连忙盘膝打坐,运功疗伤同时排除杂念,极力控制自己的心志,不要遭受白凤凰蛊惑。这样一来,不得不让萧绰放弃再进入密室杀掉柴明歌与白凤凰的念头。因为一旦再进入密室,将会进入白凤凰的**悬控法术范围,那样十分危险。眼下只有自己尽快复原身体,消除身上的六丁六甲符,然后赶紧离开这里,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萧绰集中精神气力,运功疗伤正当紧要关头,突然听到一阵谩骂,接着就看到一个人**着身体,跌跌撞撞的朝着自己走过来,“这不是白天给自己送豆汤的小头目吗?他怎么会在这儿?”

萧绰狐疑的看着战龙朝自己撞过来,战龙浑身一丝不挂,双眼中喷着燃烧的火焰,龙枪挺拔的就像一门巨炮。萧绰脸红,想躲开却是正当运功的节骨眼上,若是那口气松散了,说不定就会有生命危险。

萧绰想着,战龙已经撞到了她身上,这时候的战龙刚刚于自己进行了一场生死较量,在经历了一阵翻天覆地的‘暴行’之后,战龙的神智开始苏醒,先前他做了什么,已经无从知道。神智复苏后,头一个感觉就是一股巨大的真气在自己体内撞来撞去,他不晓的龙姬给自己吃的这颗神丹,为什么药性会这样大,全身的血管暴涨起来,仿佛就要炸开似的,那是一种比刀剜还要难受的感觉。

战龙为了泄,就开始砸密室里的东西,觉自己的力气一下子大了许多,先前根本就拿不起来的石墩子,现在一下子就能举起来,然后再狠狠地甩出去,密室里所有的东西都被他砸的稀烂。战龙觉得自己无法驾驭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刚刚复苏的神智又被冲散,从新变成‘傀儡’。结果一下子撞到萧绰身上。战龙被绊了一个跟头,正好将萧绰压倒在身下,被绊倒的战龙下意识的双手按在了萧绰丰隆的胸上,女人柔软的部位,马上唤醒他体内的邪恶火焰。

萧绰拽住战龙的手,说:“木贤弟,你来得正好,快些帮我……”

萧绰希望战龙能够帮自己脱离目前的困境,最好是说服战龙进去杀掉柴明歌和白凤凰。可是不等她想到说服战龙的办法,战龙已经疯狂的扯开了她的衣衫,萧绰做也不会想到无限高贵的自己,居然这样轻易地被一个刚刚认识的男子侵犯。她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双手下意识的用力去推,结果却是促使自己真气紊乱,心中一阵绞痛,一口热血勉强没有吐出来。萧绰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脆弱的就如同羔羊,面对的将是一只无限凶残的饿狼。“木贤弟……你,疯了吗?快些住手!”

萧绰已经看出战龙有些不对经,尤其看到战龙**的身上,那胸膛正中央还有一颗银光闪耀的东西,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忽闪一下,然后就会迎来无数道汹涌澎湃的暗流在体内激荡着突隐突现。

萧绰在慌乱中,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件除去,战龙的双手用力地在柔如丝缎、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肤上揉搓着,嘴巴则不停地骚扰着萧绰高耸饱满、触之弹手的晶莹玉峰。萧绰无助的倾倒!令早已意乱情迷的战龙全力压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