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易水飘香5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13 字数:9663 阅读进度:108/640

小桂子冷声说:“本来早就想杀了你,是因为府尹大人也想得到那张宝图,本以为你定能不负重任,等你事成之后我在动手,想不到你却这么饭桶,我留着你还有什么用?”

海天富眼睛和鼻孔开始流血,狠狠地说:“算你狠,看来你是想取代我的位子,然后亲自去七星凤凰楼拿那张宝图了?”

“算你聪明!”

小桂子手上用力,想立即制海天富于死地。海天富命门被锁,一时动弹不得,加上水中被小桂子下了药,他一边不动声色的奋力施展馗罗化气抵抗,一边冷笑道:“就凭你,也想要老子的命?老子就是坐着不还手,恐怕你都做不到啊。”

小桂子表情有些慌张,他虽然知道海天富的命门在头顶,而且自己又在他的水中下了“寒冰毒”居然还不能置他于死地。这老小子的功夫有那么厉害吗?小桂子心神动摇,海天富突然又说:“小兄弟,你不要管我,赶紧逃命去找太原侯报信啊。”

战龙被小桂子打晕后,刚刚醒转没敢妄动,正琢磨着如何脱离这危险之地,想不到海天富居然利用自己转移小桂子的注意力,心道:“这小桂子到底是不是真定府的官差,我还没有弄明白,最好还是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于是闭上眼睛装死,希望小桂子能顺利杀死海天富,然后自己再表明身份。

小桂子一分心,被海天富钻了空挡。战龙听到一声闷哼,接着哗啦一声,睁开眼睛一看,小桂子已经被海天富一掌由屋里打到厅堂去了,小桂子痛苦的挣扎了几下,就趴在地上不动了。战龙大骇,幸好自己没有表露身份,否则还不得和小桂子做了难兄难弟。战龙再看看海天富,赤着身子站在水桶里面,眼睛和鼻子上面满是鲜血,满脸青紫色,身上却是暗红色。战龙猜想他肯定是中毒非浅,有心过去弄死海天富,又生怕他跟自己玩阴的,这时候海天富喊道:“小兄弟,你现在怎么样了?”

战龙心道:“我躺在地上,他看不见?是不是眼睛瞎了?自己若是马上答应恐怕会引起他的质疑。”

于是闭着眼睛不回答。就听海天富叹了口气说:“真是老了,想不到我海龟子英雄一世,居然看走眼,竟收了个朝廷的暗探做徒弟……”

战龙闭着眼睛,老半天不见海天富从桶里出来,于是睁开眼睛,看见海天富还在那里运气,看来是伤的不轻。

战龙爬起来,吃惊地说:“怎么回事?这小桂子怎么偷袭我?”

海天富叹口气说:“都怨老夫糊涂啊,收了一个官府的走狗做徒弟,这小子隐藏在我身边三年了,我居然没有看出来。”

战龙问:“公公,你的伤严重不严重?”

海天富愤恨地说:“内伤倒是不重,可是我的眼睛看不见了。这个狗东西,害瞎了我的眼睛,小兄弟,你帮我收拾一下屋子,把这臭小子的尸体丢到后院的枯井里去,回来之后,我有一件重要的东西交给你。”

战龙答应一声,拖着小桂子的尸体来到后院,找到枯井,将尸体丢下去,心道:“那老小子狡猾得很,自己若是现在回去,实在太危险了,搞不好被他看出破绽来。何不乘着他眼睛瞎了,溜之大吉,反正指望他去悬空是不可能的了。”

战龙主意打定,刚要离开,就听前院有脚步声,跟着有人问道:“海叔叔……这儿怎么这么乱?”

竟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战龙赶紧走回来偷看,果真看见一个倩丽的身影进了小店,那女子一身素装,正吃惊的看着满地零落的窗户扇。战龙一下子认出来人正是易水河上遇到的那个白小姐“白雪妃”仔细看来,她与姐姐白云妃虽然长得极像,但是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白云妃的眉眼之间流露着的妩媚是白雪妃没有的,而白雪妃一身的高雅正气却是白云妃不具备的。

屋里面海天富咳嗽不停,“小姐啊,说起来实在惭愧,老夫居然收了一个官府的暗探做徒弟,并让他跟了我整整三年……”

白雪妃惊讶道:“有这等事?那么小桂子现在哪去了?”

海天富哼了一声说:“他已经被我打死了,不过……我也被这小子毒瞎了眼睛,小姐,你能不能帮我将床头那个药匣子拿过来。”

白小姐答应了一声,走过拿那药匣子。战龙心道:“这白小姐是认识我,我若是这样进去,她势必要认我,也势必会引起海天富的怀疑,还是观察一下情况在说。”

于是隐在外厅的桌子后面,聆听里屋对话。

突听里面一声惊叫,“海叔叔,你这是干什么?”

海天富一声冷笑,说:“小姐,实话告诉你吧,我早就投靠了太原侯,留在这儿就是为了盗取七星破甲图,昨天晚上夜探七星楼,被白凤凰打伤,或许她没有认出我。但是我已经不敢再留在这儿了,哼哼!老子给白松林卖了一辈子命,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还搭上了一双眼睛,想起来实在是亏得慌。”

白雪妃恍然大悟,遗憾的道:“想不到你是这种人,妄我叫了你那么多年海叔叔。”

海天富道:“老子当年纵横山西黑白两道,金银珠宝、荣华富贵一生享受不完,只是因为为了白凤凰的美貌,才甘心投奔白松林,我在这儿足足为他站了近十年的岗,现在眼睛已瞎,人生面临荒废,白凤凰恐怕会成为我今生今世都难以完成的想,但我想不到你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得不到那只凤凰,啃一啃你这只小天鹅也不赖……”

战龙听到屋中传出白雪妃的尖叫,心中一颤:“莫非白小姐已经落入老海龟的魔掌?这家伙老奸巨猾,肯定是趁白小姐给他拿药的机会,制住了白小姐的穴道,现在想对白小姐施加淫暴,我操你个老乌龟,六爷看上的女人你也敢动?”

想到这里战龙血往上撞,脑子一热,立即朝屋子里冲去,他以为海天富眼睛已经瞎了,自己身手灵活,那老家伙不一定能奈何得了自己,再说海天富也不知道自己要对他下手。可是战龙刚冲进去去,就听一声冷笑,迎面飞过来一片金色旋风,旋风中间是一记红色掌印,战龙躲闪不及,被这股金色旋风击中,顿时身子失去平衡,摔回到外屋。

海天富大声说:“小兄弟,对不住了,不管你是太原侯的什么人,也要等老夫办完好事再说,我用旋风掌锁住了你的馗罗,一个时辰之内,就算你有天大能耐,也动弹不得。等老夫完事后,在与你理论……”

战龙躺在地上,虽然这一下摔得生疼,可是感觉手脚尚且能动,心道:“这老海龟千算万算,到底没有算过六爷,六爷根本不知道馗罗是什么玩意,你还锁我的馗罗,你锁你姥姥个大头鬼吧。”

这时屋子里又传出来白小姐愤怒而哀怨的叫嚷声,听海天富笑道:“小美人,我给你吃的是合欢散,现在不用老子欺负你,你都会乖乖的伺候老子的,哈哈哈……”

接着又是白小姐无助的哭喊声。

战龙原本想再冲进去救白小姐脱离魔掌,可是又想到这老海龟实在狡猾,万一这一次真给自己来一致命掌,小命就这样交代了,何况就是救下白小姐,她也未必领自己的情,自己还不得冤死。想到这里战龙有些犹豫,从地上爬起来,轻轻迈动脚步来到损坏的窗户边,看到海天富赤露着精壮的身体,正将身子绵软无力的白小姐抱**榻,并且开始慢慢的卸着白小姐身上的衣服……

战龙把眼一闭,心道:“完了,可惜这么好的女人,便宜了这个老王八蛋,不行!自己前世风流一世,今生就是在做鬼,也要死在牡丹花下,岂能眼睁睁开着老王八蛋糟蹋自己看中的女人?可这老乌龟实在厉害,八道高手啊,除非大嫂神兵天降……我是打不过他的。怎么办?”

战龙一阵胡思乱想,突然灵机一动。老乌龟眼睛看不见,又自以为封住了我的魁罗,我何不趁他不注意,悄悄偷袭他,就想笑傲江湖中白雪妃身体被制,又给海天富服下了合欢散,眼看着身上的外衣被脱下去,羞愤难当,想到马上就要**于这老东西,心中更是万般绝望。突然现门外闪进一个身影,战龙手中握着一把匕,冲白雪妃做了一个不要声张的动作,白雪妃认出战龙是前两天永定河上遇到的那个好心人,心中高兴来了救星,于是强忍着老海龟的屈辱不声张。

战龙悄悄来到床边,并没有马上偷袭海天富,而是静立到床侧,然后大声道:“老王八蛋,还不住手!”

海天富正神魂颠倒,飘飘欲仙,正想占有白小姐的身体,突然听到战龙的大喊,吃惊之际,下意识的朝着床前打出一记重掌,战龙趁他一掌打空,立即用匕对着海天富的心口直捅过去。

海天富哼都未哼,顿时身体一震剧烈的颤抖,口吐白沫摔倒在地上,白雪妃看到这个情景,欣喜的忘记了自己尚还衣衫不整,连声说:“不要让他活过来……杀死他!杀死他。”

战龙得到美人指令,看那海天富躺在地上纹丝不动,也怕他诈死。顺手抄起一把椅子,对准海天富的脑袋狠狠的砸过去……

回头看到白雪妃玉体横陈,战龙偷偷咽了一口口水,佯作正经的说:“白小姐,让你受惊了,这老海龟已经让我打死了,你快些穿上衣服吧。”

白雪妃想到自己浑身半裸的展现给人家看了,不仅羞得粉脸通红,着急的说道:“求求你快点帮我解开穴道。”

战龙为难的道:“这老海龟点穴的手法十分奇怪,我……不知道该怎样解。”

白雪妃见战龙不像说谎的样子,更加着急的说:“这可怎么办啊?”

战龙摇摇头,定了一下心神,拿起白雪妃的衣服给她盖上,说:“小姐先不要着急,你先慢慢想想办法,我先把这老东西的尸体弄出去。”

战龙将海天富拖起来,也拉到后院的枯井前,说:“这下好了,去阴曹地府找小桂子吧,省得你俩生前的恩怨了解得不干净。”

战龙生怕海天富武功太高一会再醒过来,见井边有块碗口大小的石头,就拿到手中对准海天富的脑袋来狠狠砸了几下,才将他推入枯井,再盖上井盖,转身回到前面,顺手将店门上了栓。再来到里屋,见白雪妃依然躺在那里,双颊绯红,见战龙回来,问道:“公子,那老海龟你将它处理好了?”

战龙听到她叫自己公子,走近床前说:“有件事必须要告诉小姐,我姓杨。乃是杨令公的第六子,现任的北路军大元帅,虽然你我双方的关系形同水火,但六郎绝不会趁人之危,请小姐放心,你若是想到了解开穴道的办法,就告诉我,我帮你解穴。”

白雪妃点点头:“多谢杨公子坦诚相告,这海天富乃是修罗界的高手,他给我用的锁穴手法十分厉害,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解开,还有这老东西刚刚还给我吃了……不知道什么药,我现在气血倒流,浑身经脉混乱,恐怕……”

战龙忙说:“我看看他的匣子里有没有解药。”

白雪妃叹口气说:“我听说,这种药一般都没有解药,不要浪费力气了……”

战龙见她银牙紧咬,心里尽管顽强的与淫毒作斗争,身体却是慢慢的不听使唤,泛红的肌肤布满了细细的汗珠,越显得晶莹如玉,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浑圆笔直的修长美腿,一张一合的缓缓夹缠,明显已经被药物控制了身体,白小姐想依靠着顽强的意志克服淫毒。因为身体受到限制,不能运用功力,做起来十分困难,坚持了一会儿,见不见任何起色,便对战龙说:“我胸前神封穴现在真气运行不过去,想必是解穴的路径就在这儿。六郎你来住我一臂之力!”

战龙点点头,凑上来,想了想摇头说:“白小姐,神封乃是死穴,我万一失手……”

白雪妃轻声说道:“我宁可冒险,也不要这个样子等死!六郎快些动手吧,你只管用上所有的气力,输送入我的神封穴,我便可以借助你的力量自己冲开穴道。”

战龙点头说:“那我只好试试了!”

说罢,做了一个运气的架势,将右掌朝着白雪妃神封穴印上去,虽然隔着一层肚兜,那触手之后的柔软还是让战龙心神动摇,白雪妃催促道:“你用力啊!”

战龙却有些不好意思,白天调戏她姐姐的时候,出手何其自然,不知为什么换了个人就让自己有些磨不开了,总感觉对方有一种不可亵渎的尊贵。白雪妃见战龙若有所思,又催促道:“六郎,我体内的淫毒快要控制不住了,求你快些好不好?”

战龙把牙一咬,十足力气朝那儿按下去……

白雪妃喘着气,对战龙说:“你怎么连学位也认不准?”

战龙紧张地点点头,顺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

白雪妃叹口气说:“你换个方式,不要用手掌了,你把中指和十指并起来,用力点我的神封穴,记住下手一定要稳、准、狠,否则我会很危险的。”

战龙又点头,伸出手指刚要动作,被白雪妃制止,问:“你知道神封穴在哪吗?”

战龙岂能不知道神封穴?但是他眼珠一转,摇头说:“不太清楚,不过大概的位置我知道。”

白雪妃认真地说:“你把盖在我身上的衣服拿开吧,这样你可以认的准一些。”

战龙便掀开盖在白雪妃胸脯上的衣服,看到那一双洁白而又圣洁的乳峰,战龙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白小姐,得罪了。”

白雪妃却坦然地说:“我的身体已让你看遍了,也不在乎这一眼了,神封穴在我胸口正中央偏左一寸的地方,你快些出手吧。”

战龙照着白雪妃的引导,对准穴道用力戳下去,就听白雪妃闷哼一声,身子居然弹了起来,随着一口污血从口中喷出来,身子也绵软无力的伏到了战龙身上。战龙连忙将她扶住,担心的问道:“白小姐,你怎么样了?”

白雪妃摇摇头,抬起头看着战龙说:“穴道虽然解了,可我也因为强运真气而受了内伤,现在老海龟给我吃下的毒药却没有办法解……”

说至此,她停顿了一下说:“六公子你若是不嫌弃,我今天就是你的人了。”

战龙心中一喜,转念想:“若是她姐姐的话,六爷倒是可以考虑……可她平日里都是清高无比,现在却主动委身于我?实在于情理不通,以她的性格,即使中毒而死,也绝不会将自己宝贵的身体交付他人,我虽然救了她,但只与她仅有两面之缘,尚不足以托付终身,莫非是她在考验我?”

见战龙不说话,白雪妃又说:“莫不是六公子你嫌弃我出身不正?”

战龙忙说:“那日永定河上相遇,我便对小姐心生爱慕之心,也是因为你我双方敌对,不敢向你表露真情,小姐愿意以身相许,战龙受宠若惊,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这样的话,未免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小姐还是想清楚啊。”

白雪妃强打精神,说:“我曾经过誓言,凡是看过我身子的男人,要么杀死他,要么嫁给他……虽然我们白家和大宋朝廷势不两立,你又是大宋高官,我们今后虽然不可能走到一起,可是我现在为了活下来,已经是别无选择。并非雪妃贪生怕死,而是我肩负着一个人的重托,今天晚上务必要帮她完成一个一个心愿,否则将会有两个人遗憾终生。”

战龙为难地说:“我可以马上送你回悬空,找人为你疗毒。”

白雪妃镇定了一下越加迷乱的心神,说:“为了控制淫毒,我已经耗费了大量功力,时间也不允许,难道你不想成全我吗?战龙若是觉得这件事会影响你未来的前程,今日之后,你我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誓绝不找你麻烦。”

战龙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白雪妃坦诚的眼神直视着战龙:“既然不是,那……我现在需要你。”

说罢,便将柔软的双唇凑上来,战龙望着那一双漾满柔情的眼睛,开始接受白雪妃的吻,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搂住那盈盈一握的腰身,白雪妃毒性攻心战龙充满雄性气息的怀抱让她**彻底的释放,星眸微闭,满脸泛红,双手紧勾住战龙的肩颈,一条香暖滑嫩的香舌与战龙的舌头不住的纠缠,口中娇吟不绝,柳腰雪臀款款摆动,随着六郎的节奏,一同步入了爱的深渊。

白雪妃虽然身中淫毒,毕竟还是**之身,未行过人道之事,羞惧交集,紧闭双眼,一手保护胸部双峰,一手遮掩下体,美丽修长的**紧紧并拢,她却没想到这种姿势看起来更能煽动战龙的欲火。

战龙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具让人血脉贲张的**,心跳不由加。

感觉到战龙的目光注视着她雪白如玉的**,白雪妃预感到特殊的时刻即将开始,娇躯微微颤抖着,或许是因为身无寸缕而感到一丝寒意,原本光滑如缎的肌肤竟起了一层小小的密密的凸起。

战龙跪立在床上,一只手托着她的腰部,另外的一只手已经握在了她那浑圆小屁股上,将她的人托了起来。

“雪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战龙一边挑动龙枪刺激着那座小小的玉门关口,一边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着,她的双腿被粗壮的腰部分的大开,硬挺硕大的龙枪顶端正顶在她那一片湿润的幽谷入口,略一用力,她那紧闭的花瓣瞬时被分开小小的缺口,紧紧的将龙头夹在了当中。

俩人同时间一叫,战龙是因为太爽,白雪妃是因为那幼稚的青涩**地被人强行捅开而引起的强烈的痛楚。

白雪妃微微颤抖的身体,战龙直接一挺分身,“滋”的一声,硕大的龙头没入了玉户之中,白雪妃猛的出撕天裂地的痛叫。

“啊……”

白雪妃紧蹙着眉头痛楚的哭叫起来。

战龙徐徐力,硬挺硕大的巨龙缓缓的一点一点的向白雪妃下体的玉户深处慢慢的戳入,伴随着龙枪向体内的逐步捅插进入,随之而来的痛楚使得白雪妃再也说不出话来,处子的鲜血缓缓流溢而出。

白雪妃的牙齿死死地咬住下唇,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落下,守了十七年的处子之躯在今天终于在战龙硬挺硕大的巨龙缓缓的戳入体内的过程中被一点一点的破开。

一种温热柔软的感觉紧紧的包围着龙枪,这种舒服的滋味令人**。

“你的身子真紧”战龙道,话音未落战龙猛然力,火烫的巨龙凶猛的破开白雪妃那紧密的幽谷,宛如一把锋利的长枪狠狠的戳到白雪妃体内的最深之处。

“哦……”

白雪妃痛苦的用手紧抓着床褥,这一下就像已经将她的肚子也给戳穿了,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在白雪妃强烈的痛楚当中战龙感受到一股欲仙欲死的酥爽。

同时被这紧密而火热的幽谷紧紧的夹着龙枪,虽然还没有进一步的抽动,但是在捅入的一刹那已经感觉到了无限美好的滋味。

“啊……”

战龙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大手在白雪妃的腰上轻轻的一托,白雪妃的腰身已经被抬了起来,同时双腿硬是将白雪妃的双腿撑起,令她那雪白丰满的屁股高高的冲向天空,小小的幽谷被扩大至极限,以便承受龙枪进一步的插戳。

扶住了她的粉嫩美臀,硕长的龙枪向后一抽,瞬时间两个人一齐倒抽了一口凉气。爽,实在是太爽了,仿佛能够感觉到白雪妃那娇美的幽谷在抽出的过程中对龙枪的那一份无间的积压和摩擦,强烈的快感顺着龙枪直冲向头顶,浑身的神经极度的兴奋。

白雪妃只感觉到已经被完全充实了的身体,好像进入了天堂一般。

战龙硬挺硕大的龙枪以及绝妙的技巧,强猛力,直捅入体然后又全根抽出,深深的挖掘着白雪妃体内女性的本能,白雪妃啊啊的呻吟着,紧闭着眼睛,被强猛的力道直推到床头的被褥上,处子的鲜血随着龙枪抽提的动作溢流出来,洒落在床褥上,斑斑点点,落红片片。

伴随着龙枪持续不断的抽送,顿饭光景之后,白雪妃下身的痛楚慢慢消失,如火烧般的强烈痛楚感也逐渐幻化为一种奇妙的舒适,渐渐的玉户中已变为泥泞的沼泽。

是时候了,战龙龙枪猛烈的快攻击开始了。

随着战龙的持续攻击,白雪妃渐渐产生一种奇妙不舍的感觉,不由自主的的呻吟出声,逐渐淡忘了破身时的苦楚,身体也逐渐的配合着战龙的动作,表情越来越兴奋。终于在又一轮强攻下,白雪妃的身体突然一下绷直,**忘乎所以的紧紧夹住战龙的腰,口中现一阵呓似的呻吟,达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在一阵阵愉悦的感觉中泄出了大股的阴精。

白雪妃幸福地两眼一翻,就简单地晕了过去。

战龙缓缓抬起身子,粗硕的龙枪从白雪妃下体玉户中缓缓抽出,带出了大股的**秽液和丝丝血水。太爽了,想不到今天白天刚刚征服了她的姐姐,今天晚上就尝到妹妹这美丽的身体,战龙又兴奋地将龙枪插入白雪妃的娇嫩幽谷,滑腻的紧勒感觉,让战龙立马一阵舒爽,龙枪猛地一顶,对着白雪妃的花蕾深处,“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滚烫的精华伴着七元真气贯入白雪妃深处。

一度**之后,白雪妃气色逐渐缓和过来,轻轻推开战龙,背过身子穿衣服,借着月光,战龙看到她的双颊沾满了泪水,心中不由得一阵情感激荡,欲搂住她的肩头说几句安慰的话语,却被白雪妃推开,“我需要运功将体内余毒清除干净,你去帮我端一碗清水来吧。”

战龙嗯了一声,到外面端了一碗凉水回来,对白雪妃说:“虽然这件事情事突然,但是姻缘这两个字,本就是前生在姻缘簿上写下了彼此,三生石上定下了这一段金玉良缘。六郎愿意与你今生相遇、相知、相伴。”

白雪妃闭目运功疗毒,听战龙说得真诚,感激的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苦笑道:“你是兵,我是匪,兵和匪向来都是水火不相容的,我们白家是宁死都不会向宋氏朝廷低头的,难道你可以放弃高官厚禄,到悬空入伍?”

战龙沉默了片刻,说:“没有什么不可能,只是我现在对悬空了解甚少,还有我四娘和两个妹妹被白主抓了,至今生死不明,我还想让小姐帮助我救我姐姐脱离魔掌呢。”

白雪妃叹口气说:“我爹爹向来只听命龙姬娘娘,龙姬娘娘她是世宗皇帝的妃子,换句话说,他是我们的主子,虽然她从不过问上之事,可是父亲对她始终都是十分尊敬,另外,要想放人,需要龙姬娘娘点头啊。”

战龙见白雪妃的口气越来越柔和,自己也改回了口气说:“这件事情全靠你了,他是我四娘也就是你四娘,你总不能看着她们死吧?”

说着不容分说搂定纤腰,轻轻吻着白雪妃的耳垂。”

白雪妃羞红着双颊,说:“六郎,我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战龙又说:“就在刚才,我家大嫂和三嫂已经上去救人了。”

白雪妃吃惊道:“她们俩既不认识去上的水路,又不晓得七星楼里的机关,分明是送死啊。”

战龙又说:“可是她们手上有人质。”

白雪妃问:“什么人质?”

战龙说:“我们抓了你姐姐。”

白雪妃急道:“你怎么不早说……”

战龙叹口气说:“我本来是到这儿打听上的水路的,不成想遇到老海龟欺负你,于是就英雄救美……”

白雪妃哼了一声说:“什么英雄救美啊,我看是狗熊救美才对,连穴道都不认识,我真不敢相信,你是威震江南的杨六将军。”

战龙笑道:“英雄也好,狗熊也罢,能救得了美女,就是好雄,我虽然不会解穴,可是打死老海龟这总是事实吧,要不是我这狗熊的话,你真被老海龟欺负了,还不要死要活啊?”

白雪妃娇怒道:“你真是坏死了,就是狗熊嘛,看到老海龟欺负我,一点都不着急。”

战龙笑道:“当时我就想了,要出手就给一击致命,否则让这老家伙回过手来就糟了。”

白雪妃的情绪显然被调动起来,推着战龙说:“那你总得快点啊,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老海龟脱我的衣服啊,分明是要人家难堪嘛。”

战龙嘻嘻笑道:“为了安全起见啊,再说,我知道那老东西眼睛瞎了,什么也看不见。”

白雪妃还是不太满意,说:“油嘴滑舌。”

战龙怒道:“这个老王八蛋,刚才丢他尸体的时候,就应该把他的双手也砍下来,不过我已经用石头把他的脑袋砸瘪了,你若是觉得还不出气,咱们再去鞭他的尸啊!”

白雪妃摇摇头说:“我可不去,人都死了,说不定现在身上都臭了呢,六郎!我再问你,一开始的时候,你有没有偷看我?”

战龙摇头说:“没有啊!我可是一进来先给你盖上衣服的啊,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白雪妃哼了一声,又说:“你就没有一点非分之想?”

战龙一本正经地说:“若不是你苦苦相求,我绝不会做这样做的。”

白雪妃脸红道:“谁求你了。”

战龙咦了一声,说:“你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说罢,抓住白雪妃的肩膀,将她扳倒在床上,朝着那红润诱人的樱唇亲了过去,白雪妃极力挣扎,口中连声喊着:“不要……不要啊!”

战龙哪里管这些,将口唇紧紧贴覆在白雪妃樱唇上面,疯狂的吸吮她的丁香小舌,遭到战龙的突然袭击,白雪妃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二人刚刚有过一次肌肤相亲,但是那会儿她身中邪毒,多少有些神志不清,身心上的感受更是模模糊糊,现在被战龙挑逗,一时春心萌动,秀眸中ji情闪耀,清丽绝伦的俏脸上红潮密布,樱唇中不时出动人至极的娇喘,香喷喷的口气喷到战龙的脸上,战龙大叫一声:“乖乖隆格隆!我要死你了。”

喊罢,一把扯开白雪妃的春衫,一头扎进那片高隆圣洁的峰峦,白雪妃被战龙的疯狂弄得**轻颤,随之出一阵呢喃腻人的呻吟声。

西风,明月,小桥,庭院……

这本是一幅不应该被打破的美好画卷,正当战龙拥着爱侣步入佳境的时候,远处传过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白雪妃耳力极好,听到异响,马上示意战龙停下来。战龙却有些恋恋不舍,双手缠绕着光滑柔软的娇躯舍不得放手,白雪妃坐起身子,用手拉开后窗前的帐幔,瞩目向远处瞧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