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易水飘香4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12 字数:3369 阅读进度:107/640

龙兰正在害怕的时候,战龙找了过来,龙兰在水下的能见度比战龙好,立即连声呼救。战龙顺着声音找过来,看到龙兰被水草绑缚住,赶紧过来帮忙,想扯断那些水草,却不料这水草非常结实。龙兰说:“六郎,快点啊,我腰里有短刀。”

战龙不能说话,点头示意自己明白,马上从龙兰怀里拔出短刀,未割水草之前,先在龙兰脸上啵了一个。龙兰脸上一片羞红,却不说话,等战龙给自己松开绑缚,高兴地说:“六郎,多亏你啊,要不嫂子……”

说到这里,龙兰迟疑了一下,不由得自问“我还是六郎的嫂子吗?”

二人游上岸,与大嫂汇合,见龙兰和战龙平安回来,慕容雪航悬着的心总算放进了肚子里,龙兰说:“大嫂,悬空水下的机关却是厉害,我差点丧命在里面,多亏战龙救了我,看来硬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白云妃冷声笑道:“就凭你们也想攻打悬空,恐怕连子都靠进不了吧。”

慕容雪航说:“不错,我们是靠近不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你在我们手中啊!”

白云妃一惊,立刻说道:“通行的水路我也不熟悉,每次都是陆涛接送我出入的。”

慕容雪航说:“这我们不管,总之,天黑之后,大家乘船一起上,你来引路,大不了咱们一起死在湖里。”

白云妃叹道:“为什么非要和我们过不去?我们又没有兵攻打你们官府。”

慕容雪航厉声说:“可是你们勾通大辽,运送炮弹给大辽,让他们用炮弹攻击我们瓦桥关。”

白云妃解释道:“没有啊,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我们上重来没有和辽人打过交道。”

慕容雪航严肃的说:“不管有没有,今天天一黑,我们就出,咱们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准备晚上行动。”

战龙清清楚楚的记的今天中午绝对没有饮酒,可是不知问什么,吃过饭后就是困。难道是昨天晚上太累了?应该不至于啊。迷迷糊糊睡着之后,再醒来天已经擦黑。再看身边空荡荡无有一人,战龙吃了一惊,连忙问店中伙计自己的同伴哪里去了?店伙计说:“她们结帐走了,还给你安排了一间客房呢。”

战龙脑袋忽悠一下子,心道:“坏了,大嫂和三嫂肯定是带着白云妃上悬空了,为什么丢下我?一定是大嫂怕我出意外。哎!大嫂害怕伤了我的性命?我的好大嫂,你们这样很危险啊。”

战龙想来想去,决定到河边再看一下,于是飞奔出客栈,来到永定河河堤上,一路寻找下去,结果根本看不见大嫂她们的影子。战龙默默地道:“大嫂肯定是不想我跟着去冒险,可是我怎么能够忍心她们去冒险?不行,我得想办法。”

“对了。不是有个葫芦渡口吗?”

战龙决定到那里去试下运气,一路打听来到葫芦渡口,果然找到了那家“福来居”小店,因为知道这儿是悬空设的窝点,战龙不敢大意,伏在附近树林后面认真观察了一会,现这儿僻静的很,几乎很少客人光顾,偶尔来上一两个,在里面还没有坐热乎椅子,就摇着头走出来,听一人骂道:“什么鸟店,还没点菜先要十两银子茶水钱,这种店还不赶紧关门,纯粹是扯淡。”

战龙心道:“这家小店看来真是姜太公渭水垂钓,愿者上钩啊。”

你们舍不得银子,六爷这里正好刚得了百余两,走进去看看。战龙进的酒店,也不说话,找座位拉把椅子坐下。一个穿布衫,肩上搭着白毛巾的年轻店家凑上来,围着战龙转一圈,问道:“客观,吃饭还是住店?”

战龙说:“吃完饭就住店。”

店家点点头,马上回柜台端来一壶茶水,送到战龙跟前,说:“客官,你先请用茶。”

战龙拿起茶碗刚要喝,被店家拦住,“慢,客官!小店里有个规矩,你先把茶钱付了再喝。”

战龙不动声色问:“多少钱?”

店家斩钉截铁地说:“纹银十两,少一钱不卖。”

战龙把手伸到怀里摸了一下,心道:“若是给他碎银子,势必会让他瞧不起。”

自己既然要耍大牌,手上就得大方一点儿,反正刚才在白云妃那里讹了不少银子,于是掏出一张扔给店家,冷声问:“够吗?”

那店家接过那张银票看了一眼,确认是五十两的银票后,竟冲战龙躬身一礼说:“原来是贵客,口令已经对上了,小的马上给你通禀去,还请问一下客官从哪儿来?要会见什么人?”

战龙心道:“不会这么巧吧,六爷心情好,顺手给了五十两,居然对上了暗号?不过这也好,最好你把我送上去。”

于是清咳一下说:“你打听那么详细干什么?我可是有重要的公干,若是耽误了,小心你的脑袋。”

战龙话音刚落,就听内堂一个干老声音说道:“口气这么冲,莫非是太原侯亲自驾到了?听话音可不是太原侯本人啊,莫非是侯爷的心腹?”

战龙大吃一惊,心道:“太原侯不是程世杰吗?这个大鸟贼莫非真的与悬空有关系?既然人家问到这里,索性就冒充下去算了。”

于是高声喝道:“既然知道,何须多问?我要见你们主,有要事商议。”

屋里的那人咳嗽了几下,说:“小桂子,带他进屋来。”

战龙汗道:“我靠,这个小店家起的名字好奇怪啊,叫什么不好,偏叫小桂子,让六爷仿佛又穿越到鹿鼎记去了,还有屋里那剧烈的咳嗽声,莫非是海公公在等着我?”

管不那么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战龙牙一咬,跟着小桂子来到里屋,里面光线黑暗,正中间摆着一只大木桶,里面一个相貌丑陋老者,赤着身子泡在水中,凶狠的眼光一直紧盯着战龙。

战龙定了一下心神,冲那人说:“在下公务在身,还请尊驾快些送我上。”

木桶里的人对小桂子说:“你下下去吧,我与这位官爷有事情商议。”

小桂子答应一声,退了出去,战龙上前一步,问:“老先生是不是重要的事情禀告?”

那人在桶里叹口气说:“你就不必去了。“说完她又咳嗽几声。”

战龙纳闷道:“问什么?我岂不是白来了?”

“我海天富说话向来算数,答应太原侯的事情,就是拼了老命也要为他做到,可是七星凤凰楼是在太难闯了,昨天夜里我夜探凤凰楼,本来已经找到了那张宝图的位置,可惜被白凤凰现,你看我这里……”

说着,他歪过身子,战龙看到后心之上印着一个清晰的掌印,腰间还有血洞,伤口已经处理过。

战龙倒吸一口冷气,心道:“该不是化骨绵掌吧,你说你也是,非叫什么海天富,干脆直接叫海大富多好,省的六爷猜来猜去。”

海天富继续说:“太原侯派你来,无非是找我要那张宝图,可惜我未能得手,不过我已经和二当家商量好了,等我伤愈之后,设计引开白凤凰,然后再取七星破甲图,你让太原侯多等几日。另外我问一下,你小小年纪就在太原侯身边当差,馗罗几道啊?”

战龙心道:“什么馗罗,佐罗的,下围棋分段,难道在程世杰身边当差分段?”

想到自己年纪不大,若是报的太高了,唯恐这老家伙不信,于是毕恭毕敬的说:“小的六段。”

道与段谐音海天富点点头说:“厉害!刚六道太原侯就委以重任,前程无量啊,对了,太原侯的手令何在?记的太原侯吩咐过我,取图之人必须携带有他的手令。”

战龙心道:“什么狗屁手令,这么繁琐。”

当时还必须要应付:“太原侯也对我交代过,除非见到宝图,否则不必给他看手令。”

海天富点点头,冲外面嚷道:“小桂子,快些再给我添一点清凉散。”

战龙假装关切的问:“公公,你的伤很严重吗?”

海天富咳嗽了几声,说:“还死不了,不过那白凤凰实在是厉害,海某小看她了。”

外边,小桂子一溜小跑进来,将一大包药粉倒进水桶里面,说:“够不够?”

海天富不说话,闭上眼睛运功疗伤,不大会儿,见他头顶上面升起一团紫气,紫气迅扩散成数道瑰丽的光环,围绕着海天富头顶盘旋。战龙仔细数一下,那些光环一共有八道,莫非这老小子刚才问的是这个?靠,六爷一道也没有,刚才居然虚报了六道,好在他没有检验,否则非露馅不可。

静心修养馗罗的海天富突然一声暴叫,从水桶里面站起来,口中出一阵狂啸:“小桂子,你给我放的是什么药?冻死我了……”

战龙转头看小桂子,见他双眼之中布满杀气,还不等他吃惊,小桂子竟然对战龙突然出手,战龙没加防备,只觉得眼前一黑,顿时昏倒。小桂子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过去,手若钢钩,紧紧地罩住海天富的头颅,冷笑道:“老海龟,小爷爷在你身边受了你三年凌辱,你没想到我其实是真定府安排在你身边的暗探吧。”

海天富大吃一惊,咬牙切齿的说:“哼,你个毛小子,伪装的太好了,这么说我的所有秘密一直都在你的监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