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易水飘香3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12 字数:3623 阅读进度:106/640

战龙一本正经地说:“那天晚上,月色正美,我与小姐永定河上相遇,小姐怀抱瑶琴,风姿卓越,犹若天人,战龙实在仰慕,可是没想到小姐一旦放下瑶琴,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

战龙说着,从她身后腰中抽出一把乌鞘软鞭,笑笑说:“真是可惜了……”

白小姐心中暗自盘算,原来是妹妹给自己惹的麻烦,我说这小子怎么会认识自己呢,于是她又缓和了口气说:“小哥哥,其实是你弄错了,你在河上遇到的那个弹琴的女子是我的妹妹,她叫白雪妃,我叫白云妃。”

战龙吃了一惊,原以为白小姐又骗自己,但是仔细的回想一下,也觉得若不是两个人的话,自己遇到的事情也太蹊跷了,还记得那天晚上,弹琴的白小姐穿的是白衣服,而后来在船上遇到的白小姐穿的是绿衣服,又没有隔天,换衣服哪有那么快的?再说也没有必要啊,看来这白小姐果真有两个。

白云妃看到战龙若有所思,又开始给战龙做工作,说:“怪不得我家小妹那天晚上回去之后,跟我说遇到一个知音朋友,我问她是谁,她却不说。只是一个人站在窗前看月亮,看得人都痴了。想必小没遇到的那个朋友就是你了。”

战龙被白云妃的甜言蜜语蛊惑,竟信以为真的问:“你家小妹为何不与你一道来看龙舟?”

白云妃撅起诱人的小嘴,哼道:“幸亏她没来,否则还不一样受你气啊!”

战龙乐道:“看来姐姐是嫌我对你不好了,要不这些银子再还给你……”

白云妃拉着声音说:“那到不必了,不过可惜了小妹对你的一片心意,本以为遇到了志同道合,并可以托付终身的知己,想不到暗下里也是个小坏蛋,小**。”

战龙知道她是在调侃自己,故作遗憾地说:“哎!早知道你是白小姐的姐姐,我就不抓你了,不过你们俩长的实在太像了,见到你就如同见到了她。既然捉住了你,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哈哈……”

白云妃看战龙对自己动了坏主意,暗暗叫苦,仍怀着一线希望说:“小哥哥,奴家已经是有丈夫的人了,你就不要打我的主意了,若是想做个长久夫妻,你还是考虑一下如何挽回我妹妹的芳心吧,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战龙却说:“那样好是好,不过太麻烦了,你妹妹虽然美若天人,可你这做姐姐的更是风致迷人,我现在已经爱死你了,说着就在白云妃的脸上啵了一个。”

白云妃彻底失望,娇怒道:“你个小贼,原来一直跟我耍赖皮,存心戏耍我,你好讨厌啊!”

战龙啊的一声,搓搓手说:“小贼就小贼吧,你爱咋叫就咋叫,我还得看看你身上还藏着银子没有。”

说着,将手贴着光滑白嫩的肚皮,穿过丝带摸了进去……白云妃立马惊叫起来:“小流氓,你……住手啊!”

战龙把手停在那一片刺手的森林中,道:“这儿藏的什么暗器?都把我的手刺疼了。”

白云妃私处被战龙侵犯,一下子气的背过气去。战龙的手继续向下,直接探入禁区,抓了一把水出来,对白云妃道:“我有那么可怕吗?你怎么吓得都尿裤子了?刚才我只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以为我真舍得将你卖到**去吗?嘻嘻,我要你给我做老婆。”

白云妃急道:“小贼,你不要乱来啊,说着,双腿用力的夹紧。”

战龙瞅瞅四下无人,加上因为受到这样香艳的刺激,裤子里的龙枪早就憋不住了,他搓搓手,将白云妃腰中的丝带拉开,双手拽着那湖水绿的丝绸长裤,缓缓朝下拉去,白云妃那平坦光滑的小腹就慢慢的呈现到战龙眼前,几根稀疏的芳草调皮的逸出亵裤上缘,战龙忍禁不住,用力一扯,然后低吼一声,扑了上去。

白云妃又羞又气,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小贼,光天化日之下,你还敢奸污良家妇女吗?”

战龙喘着粗气道:“谁让姐姐生得这般诱人,再说你可不是什么良家妇女,而是官府通缉的女水匪,我这是为民除害,呵呵!”

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她的胯下腿根之处早已湿了一大片,战龙手掌在她潮湿的私处回磨蹭,略屈的手指往她股间探而复返。白云妃身体上下同时受到夹攻,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不要……你、你……放开我嗯啊……噢……”

战龙一根手指突然进入她的私处,搅动起来。

白云妃在战龙指头抽动之下,股间就象火烧一般,身子已酥了一半,难过的不停扭动,不住滴汗,勉力喘道:“你……你的手、别乱来……”

她已是失魂落魄,头脑一阵空白,柳腰扭动,只能连声娇啼。

战龙肆意玩弄了一阵,托起她的娇躯,挺起坚硬的龙枪,就朝白云妃身下的幽谷捅过去。一股强大的挤压感马上从龙枪传过来。她的娇嫩是如此的紧窄温暖,那层层包裹让战龙不禁舒服地呻吟出来。白云妃顿时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她虽然是被战龙强行进入,但快被撑爆了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眩晕,滚烫的快感一**从股间传遍全身,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乳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白云妃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拼命想挣扎,但是无济于事,越是挣扎,越是如同逢迎着战龙强烈的冲击。

战龙越插越快,因为知道大嫂马上就会回来,自己必须战决,“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战龙怒哄一声,七元真气伴着滚烫精华贯入白云飞的体内,远远看见看见大嫂沿着河堤走回来,战龙心中无限满足,暗道:“中了我的七元真气,你注定脱不了我得魔掌,正好可以利用你救我四娘。”

战龙心满意足,赶紧的给白云妃整理我衣服,低声说:“今天暂且饶过你,带回大牢后,咱们再继续啊!”

这时,慕容雪航已经来到近前,慕容雪航一脸的焦急,对战龙说:“龙兰追那陆涛到现在还不见回来,急死我了,我又不会水……”

战龙一听三嫂有了危险,有没有心情再调戏白云妃了,就想自己下水去看看。慕容雪航认为也只有如此了,于是二人换防,慕容雪航留下来看管白云妃,战龙照大嫂所说的路线,追到永定河与易水湖交合处,潜入水中,寻找龙兰的下落。

龙兰下水追陆涛,二人的水性都十分了得,陆涛前面跑,现有人追上来,度明显要过自己,不由得心中慌张,暗道:“这易水湖里,我陆涛的水下功夫是屈指可数的,想不到宋军大营里也有好手,居然能追上我。”

扭头一看,见追来的只是一个黄毛丫头,就大了胆子,转回身来恶狠狠冲着龙兰过来,欲制龙兰于死地,可是一交手才知道,龙兰武功于自己伯仲之间,一时难分胜负。陆涛因为心里没底,尤其害怕慕容雪航再追上来,于是且站且退,将龙兰引到了悬空机关埋伏之处。

龙兰虽然猜到陆涛想用诡计,但是自持水性好,真想见识一下悬空的水下到底有什么样的天罗地网,追着追着,就见前面出现异象,那水下竟陈列着十数具凶恶的白鲨,龙兰吓了一跳,见陆涛从白鲨之间穿过去,自己再追过来时,那些白鲨就如同睡中被惊醒,将排排利齿对准了龙兰,蠢蠢欲动。陆涛哼了一声,说:“老子没空陪你玩了,就让我的小鲨鱼陪你一会儿吧。”

龙兰看到那些锯齿鲨鱼纷纷摆动尾巴朝自己围拢过来,知道事情不妙,想不到悬空的奇门竟能制造出这种形象逼真的水下武器,想必其攻击性更是厉害,看来自己还是逃走为妙,免得吃暗亏,待弄明白这些鲨鱼的性质再来破它。

可是那一群白鲨潜行度极快,尤其又是合围之势,龙兰被这群东西困在中间,处境十分危险,但是龙兰马上想到:“我若是硬拼,必定不是这些鲨鱼的对手,这些家伙再厉害,灵性再高也是人做的,必然会有它的缺点和破绽。”

于是龙兰索性不再逃走,让身体直线下降,一直坠到湖底……

就在她刚刚靠近地面的时候,冷不防身下忽的一声,射出一支朝天弩,龙兰反应机敏,一个大旋身,将飞弩躲过去,这时候身子也落到湖底,她不敢乱动,冷眼朝上看去,就见那些鲨鱼显然是找不到攻击目标了,象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原来这些鲨鱼只会平行攻击。虽然度极佳,却不会攻击自己身下,哈哈……

这是那群乱撞的鲨鱼竟有两只撞到了一起,竟引剧烈的爆炸,震得搅动了方圆数十步的湖水,龙兰大骇,捡起一块鲨鱼残壳,只见里面竟是大大小小的齿轮状物件,还有自己不认识的条条线线,有钢铁结构,还有木结构,龙兰不由得暗中佩服悬空奇门的厉害。

那些鲨鱼半天找不到攻击目标,就游回原地待命去了。龙兰小心翼翼的浮上来,不敢再追下去,悄悄往回走,正走着,突然身边两颗不显眼的水草对她难,喷射出长长的丝腕,紧紧地缠绕在龙兰身上,龙兰大骇,眼看身体被紧紧绑缚,再难动弹,不由得惊出一身冷汗,后悔自己太大意,只顾着快点逃回去,竟忽视这细小的水草,龙兰奋力挣扎了几下,想不到这水草竟比绳索还要结实,看来也是人工制造的暗器。龙兰不由得害怕起来,先不说陆涛折回来取自己性命,如果没人来救自己脱险,就算自己水性再好,不上去换口气,拖得了一两个时辰,也拖不过今天啊。这水下不比陆地,待在这儿,一年半载不被人现也是正常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