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宫廷禁忌2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08 字数:14109 阅读进度:98/640

南唐李景,为了请大宋出兵对抗吴越,唐王李景将自己心爱的次女永宁公主李芳仪送到东京汴梁,先给宋太宗赵光义为妃。宋太祖在金銮殿见过李芳仪之后,心中十分高兴,因为李芳仪的确是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不过自己当初因为修炼武功秘籍,导致至今男性功能不能恢复,也十分苦恼。

私下里,宋太宗与符皇后晋王妃提及此事,赵光义苦恼地说:“皇后,朕早年因为征战天下,练了一种神秘的武功,至今不能与女子同床,你是知道的。现在唐王将女儿送给我,我又不好拒绝,今天当着满朝文武,我已经封她为李贵妃,今后若是一直这样拖下去,传到南唐,朕恐遭人笑料啊。”

符皇后哼道:“都怪你当时一意孤行,搞成现在这样子,臣妾也至今不能生儿育女,皇上,现在和以前不同,以前你是晋王,可以没有后代,现在你可是万岁爷了,你要是老这样子,若干年后连储君都没有,可怎么办啊?”

赵光义说:“我现在不正急着想办法吗,可是恢复过来,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皇后,你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符皇后想了想说:“皇上,臣妾有个荒唐的想法,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

赵光义说道:“说来听听。”

符皇后难为情地说道:“皇上,臣妾怕你怪罪我。”

赵光义和声悦色道:“皇后,朕保证不生气,你快说。”

符皇后这才说道:“皇上,你必须在近期之内让臣妾或者李贵妃为你怀上龙种啊,要不然群臣就会议论你,南唐也会嘲笑你,朝纲将会不稳定啊。”

赵光义点头说:“这道理我明白,我现在就为这个着急啊。”

符皇后道:“皇上何不李代桃僵,让个心腹之人,替你让李贵妃怀上龙种?”

赵光义听后,吓了一跳,“皇后,这岂不是很荒唐?”

符皇后沉下脸来,“还不都怨你?你要是自己有本事的话,何须求人?”

赵光义感到十分愧疚,“皇后,都怪我不好,可是……这计划能行吗?”

符皇后道:“皇上为了大宋王朝的千年霸业,你也只好如此,忍痛割爱吧。”

赵光义想到自己刚刚迎娶过门的贵妃,自己还没有享用,就要转让给别的男人,虽说十分不悦,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油然而生,一想到自己的新宠,那纯洁的玉体被其他男人占有,自己居然兴奋了?甚至他马上就想看到那火爆刺激的一幕,声音有些颤,“皇后,如何没有什么不良后果的话,到可以试试。不过找谁来替朕?”

符皇后郑重其事地说:“皇上,这个人选一定要挑选我们自己的心腹,否则要是泄露出去,实在是有失国体。依我看,只有两个人选,最合适。”

赵光义瞪着眼睛,看着符皇后,“皇后,谁?”

符皇后说道:“你的亲弟弟齐王赵光美,和你的义子杨六郎。”

符皇后仗着胆子说出这两个人的名字,心中多少有些害怕,生怕赵光义恼怒,却不想赵光义听后,眼睛中居然闪烁出帜亮的火苗,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显露出一种无比渴望的神色。“皇后,你的意思是,让光美或者六郎去干我新纳的贵妃?”

符皇后有些摸不清赵光义的脾气,战战兢兢点点头,就见赵光义双手放在一起搓了搓,“妙!这样一来,我就可以有儿子了。不过,不能让光美,这几天我暗下里听他在抱怨我,说我和大哥的暴毙有一些挂噶,哼!居然乱猜疑朕。朕怎么能让他种下的种子,来继承我的皇位?”

符皇后心中一喜,小声道:“皇上,那就让六郎吧。”

赵光义点点头,面楼喜悦之色,“六郎,恩,不错。他文武双全,又对朕忠心耿耿。他替朕种下龙种,实在是妙。”

赵光义开始幻想战龙与自己的贵妃肉搏战的,竟不由自主的热血沸腾,想不到自己许多年不曾挺拔起来的物件,竟然有了一丝丝坚硬,赵光义并不像战龙所说的那样,用宝剑将自己阉割了,而是练了一门神秘的武功,那功法的气力将下面的物件堵塞了。有时候他也很苦恼,很想恢复自己的雄壮,但多年不曾如愿,即使招上十几个歌伎,也是于事无补。想不到现在一想到自己的妻子就要被别人占有,却兴奋了?

赵光义努力抑制住自己高涨的情绪,突然抬头看到自己年轻美貌的妻符皇后,竟是那般美艳动人,娇妻尚且年轻,突然萌了一个更加荒唐的念头。赵光义上前拉住符皇后的手,“皇后,这些年,我为了江山社稷,练了秘笈上的武功。我们夫妻已经多年不曾亲近,真是委屈你了。”

符皇后不知道赵光义的用意,“皇上,你为了天下,我没什么的。”

赵光义叹道:“皇后,你想不想也怀上孩子?”

符皇后吓了一跳,“皇上?”

赵光义拉住符皇后的手,“皇后,让六郎给你也怀上吧。”

符皇后惊愕道:“皇上,那怎么能行?我可是你的皇后啊,六郎又是我们的干儿子,我怎么能够和他?”

赵光义却更加兴奋起来,“皇后,正因为六郎是我们的干儿子,你要是怀上他的骨血,更能延续我们赵家的香火,让南唐公主的儿子继承皇位,那里比得上我得亲老婆生的儿子好?皇后,贤妻,你就听我的,让六郎也同你生那种关系吧。”

符皇后看着赵光义那变态的眼神,渐渐懂了他的心思,娇羞地说:“皇上,我现在可是后宫之,居然要做出那种有违人伦的事情来,可真是好羞耻啊。”

赵光义抚摸着自己爱妻的手,“皇后,你就答应了我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非常希望你能和六郎替我怀上龙种,将来我将皇位传给他,实在是太让我兴奋了。”

符皇后问:“皇上,难道你愿意让我和六郎背德结合?”

赵光义不好意思直接说自己愿意,“皇后,为了大宋的千秋大计,我愿意,要不你和战龙说说,看看他愿意不愿意?”

符皇后心中好笑,“原来我家晋王是个绿帽公,居然喜欢我与别的男人斯通,那我还怕什么?我现在就找六郎说去。”

战龙今天也没有闲着,正在贵宾楼接待南唐的几位重要客人,并且在贵宾楼玄武大厅设了一个小型宴会,宴请的是南唐这次来东京汴梁的几位钦差。除了永宁公主李芳仪,还有越秀公主李越秀,孟姜和林熙蕊也一道前来。

身边这四位绝色佳人,战龙是越看越爱,恨不得今天晚上就将她们一起拿下,于是借着酒兴,就在桌子下面抚摸孟姜罗裙中的秀腿,孟姜是林家将的大嫂,就连越秀公主也听她的,来东京这一路上,大小事情,几乎全都是孟姜打理。孟姜见到战龙之后,心中那股思念之情,早已经拢不住了,林东虎前些日子战死,表面上青年丧夫的孟姜痛苦无比,暗心中却是沾沾自喜,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摆脱林东虎的纠缠,明目张胆地和战龙tou情了。

趁着李越秀和李芳仪姐妹俩缺席的功夫,战龙将大受穿入孟姜的裙子中,“宝贝,想死六爷了,恨不得现在就要你。”

孟姜风骚地说:“六爷,不行啊,两位公主在座啊。”

战龙哼道:“那就将她俩一起做了。”

孟姜笑道:“六爷,你好大胆子啊,芳仪妹妹可是你义父的贵妃,未来的母后啊。你也敢上?”

战龙哈哈笑道:“这世界上没有我不敢上的女人。”

林熙蕊说到:“六爷,这样吧,今天晚上,我们俩帮你将我二嫂弄到手,芳仪公主嘛,我们怕玩出火,毕竟我们还指望赵光义兵援助呢,回头你要是想她,就自己想办法,我们还要顺顺当当回去交差呢。”

战龙点点头,“也好,林妹妹,你真是六哥的好老婆,你计划怎样帮我玩你二嫂?”

林熙蕊娇声道:“六哥,你说话好难听啊,我二嫂也是性情中人,只要我和大嫂对她加以开导,她一定会喜欢你的,不过你可要对我二嫂温柔一点儿啊。她毕竟是皇室公主。”

战龙坏笑着,将大手伸进林熙蕊的衣襟中,握住她的一只秀峰,轻轻揉捏着,“林妹妹,六哥什么时候不温柔了?难道我对你的温柔还不够?”

林熙蕊娇嗔道:“哼,对待我,你简直就是强。奸!人家不愿意,你强迫了人家嘛。”

“好妹妹,我要是一开始不主动点,你能顺从?所以你那叫自讨苦吃。”

三人正在调笑,李越秀和李芳仪回来,战龙只好坐好,几个人又开始继续酒宴,被战龙和孟姜,林熙蕊劝着喝了几杯酒,李越秀和李芳仪都开始有些飘飘然,明天还有和赵光义的婚宴,李芳仪不敢失态,起身告退,回房休息。战龙自保奋勇送她回去,同时也让这边孟姜和林熙蕊开始为自己做好准备工作。

战龙再回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现屋中已是满堂皆春,就见李越秀仰在椅子上,星眸微闭,罗衣半解,大红的肚兜整个被撩起来,林熙蕊正笑嘻嘻伏在她的胸口,用檀口吸允她的玉峰。原来,战龙一走,她们三个就玩起了姐妹之间的荤腥游戏,猜谜!输了的就要被赢家吃豆腐,李越秀只当战龙走了就不回来了,与孟姜和林熙蕊死无顾忌地玩起来。刚好她输了,林熙蕊就开始捉弄二嫂,掀开她的衣服吃她的小乳猪。

一路上旅途寂寞,四女经常有一些这种暧昧小游戏,故此李越秀也习以为常,她哪里想到战龙会返回来?看到如此香艳的情景,战龙马上热血沸腾,悄悄走过来,也不说话,在李越秀跟前俯下身,开始吃她另一只小乳猪。李越秀这会儿已经是神游巫山,因为没有睁眼,还当是大嫂再吃自己,情不自禁地说道:“坏大嫂,人家又没输给你,你却来白吃我的豆腐,看我一会儿怎么治你。”

孟姜呵呵笑道:“大不了一会也给你吃好了。”

战龙一边吃着小乳猪,一边解开李越秀的丝带,李越秀还配合地抬了抬大腿,让战龙将她的丝绸长裤退下,美丽、高贵而清冷的越秀公主此时钗横鬓乱,罗衣半解,身子曲线动人,微微有些丰腴,更显得成熟饱满,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美玉般的荣润光泽,**饱满坚挺,杨柳蛮腰却盈盈一握,小腹平坦坚实而无丝毫赘肉,**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带着一股难以言语的诱惑。

望着那若隐若现,极具诱惑的**,战龙欲火难耐。

李越秀身体那柔软滑腻的感觉顿时传到战龙大手上的神经,那完美至极的**让战龙蠢蠢欲动的熊熊欲火彻底燃烧起来,用舌尖挑逗着她的樱桃,一手抚上酥胸。李越秀浑身一颤,战龙轻轻吸允,饱满乳峰那令人刻骨铭心的滑腻柔软,身心俱爽,战龙舒服得几乎要叫出来。

战龙沿着她的身子一路向下,越过平坦结实如一马平川的小腹。那雪白修长的**透出无限活力,大腿内侧的根部,黑色丝质亵裤在白色宫装下格外显眼,那一层薄薄的丝绸紧紧贴着私处的嫩肉,四周凸起的鲜肉和正中的那一道缝隙隐约可见。

战龙低下头去,吻上她修长丰润的大腿,在她光滑的肌肤上细细品尝。李越秀一声轻吟,微微扭动着身子,呻吟道:“大嫂,你坏死了,不要摸我哪里。”

战龙心中暗笑,这个糊涂公主,看来不是喝多了,就是兴奋了,他顺腿而上,来到她大腿根部,在她丝质亵裤的边缘吻着,那一缕依稀的芳草抚弄着战龙的口鼻,让战龙感到一阵瘙痒,舌头从边缘伸了进去,挑弄着那一点嫩肉。“啊!大嫂,你怎么这么坏了?看我一会不好好教训你!”

李越秀娇喘吟吟,被这个“大嫂”弄得春心荡漾。

战龙含着她的**,她整个私处都在战龙口中,嘴唇牙齿轻轻的啮咬,舌尖抵着上面的那一点凸起,不停的添弄。

“啊!大嫂!”

那舒爽的快感让她不自觉的扭动着身子,浑身开始酥麻。

一股浓浓的液体从下面流了出来,战龙轻轻的托起她的丰臀将她**褪了下来,那神秘的私处无可遮掩的暴露在眼前,丘山幽谷,潺潺流水,最迷人的还是鲜嫩粉肉中的那一道缝隙,让人忍不住将它含在口中,恣意品尝。战龙大手托住她无可挑剔的私处,轻轻的抚弄,中指按住那上方的红豆不时摩挲,身子却不断向上。丰满圆隆的**在无限美好的酥胸上颤颤巍巍的抖动,一头埋进她深深的乳沟,一股似麝非麝的香气传来,丝丝甜甜的,异常舒服。

林熙蕊笑盈盈解开二嫂的上襟,褪去那红色的小衣,这美丽高贵的南唐大公主已一丝不挂,圆润滑腻的酥胸展现在眼前,雪白的肌肤泛着层温玉般的光泽,半球形的丰满**微微荡漾,殷红的葡萄似乎已肿胀挺立起来。林熙蕊轻轻捻着了那两颗诱人的葡萄,她眉宇间甚是烦恼,喉间忍不住出一声极其轻微的呻吟,檀口轻启,“妹妹,嗯,好妹妹!你弄死嫂子了。”

林熙蕊一手搓揉着她那雪白的**,另一手温柔的抚摸她另一只**的乳身,张开口将那颗蓓蕾含入口中,她“嘤”的一声,用舌尖在口中快挑动,再用牙齿轻轻啮咬、吮吸。“啊!”

李越秀剧烈的扭动着身子,只觉下体空虚难耐,没想到到竟被“妹妹和大嫂”弄出真火来,只感到那殷红的葡萄在妹妹口中更加肿胀坚硬。

孟姜搂着战龙的虎腰,双手在战龙身上四处摸索,檀口吻着战龙的颈项,双峰在战龙背后不断的研磨,极尽能事的挑逗战龙的欲火,为战龙加油助威。

战龙大手捧着李越秀的双腿,那种柔软滑腻的感觉让战龙的龙枪怒不可竭,胀得难受,把她的双腿架起来,让丰满的**半个悬在椅子沿上,分开雪白结实的双腿,龙枪凑上去轻轻的进入了她的身体。虽只进了前端的小头,但那湿润包裹的紧凑不由让战龙心神激荡。

李越秀身子一颤,下体那无尽的空虚得到了一丝充实,不知大嫂从哪里弄来的什么东西,那么火热!和男人的那个东西一般无二,忍不睁眼一看,不由让她惊骇欲绝,在自己身上的哪里是大嫂!竟是杨六郎!而自己的好大嫂却在战龙身后用自己的双峰在服侍他,一直以来她竟是被这个男人在玩弄!想起先前自己的放荡形态不由伤心欲绝,震怒道:“你们!”

说了这两个字,她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是紧紧的咬着下唇,美目中莹光点点。原来孟姜见李越秀睁开了眼睛,知道要是让她逃脱就坏了,小腹猛地一挺,顶在战龙臀上,借着那股力道,“噗哧”一声,战龙那坚挺的龙枪尽根而没,完全进入李越秀的私处。

那巨大的龙枪,让李越秀娇嫩几乎断裂,“啊,你放开我。”

战龙知道刚才用力过猛了,急忙停下来,龙头抵住花心,轻轻地研磨,同时低头吻上李越秀的双唇,“越秀公主,不是六哥不知道温柔,是在怪你大嫂撞了我一下子,结果弄疼你了,实在抱歉。”

李越秀娇嫩的花茎中,被战龙的龙枪塞得满满的,那种暴涨的充实感,让她一下子沉迷了,原来,李越秀已经知道了孟姜和小妹林熙蕊与这个大宋名将之间的暧昧关系。林熙蕊骗她说,马三公子要将自己送给辽人为奴隶,是杨六郎救了自己,爱慕之下,就以身相许。在路上自己还多次嘲笑林熙蕊未婚就与男子结合,想不到她们居然联合起来戏弄我。

战龙见李越秀逐渐放松了身体,也不怎么反抗了,就板着她的一双**,轻轻地抽送起来,李越秀也逐渐被战龙的龙枪征服,毕竟,她从来没有这样舒服过,那种欲仙欲死的快感立马占据了她的芳心,只能任由战龙肆意非为了。

时间不大,越秀公主居然在战龙的一阵冲顶中,浑身痉挛地**了,战龙温柔地退出龙枪,转向孟姜。

“哼!六哥你对秀秀可真温柔啊。”

孟姜道。战龙一手将她娇媚的躯体抱住,亲上一口道:“六哥喜新不厌旧!你应该高兴。”

孟姜道:“有什么好高兴的!人家这些天寂寞死了。”

战龙伸出另一只手搂住林熙蕊,道:“六哥有情有义,不是没情没义之人。我最近军务太忙,你们姐妹来了,我一定好生侍奉。”

最后一句话,弄得孟姜,林熙蕊满脸羞红,却也春心荡漾。

战龙一双大手不安分的在林熙蕊的身上抚摸,弄得小妮子浑身火热,在战龙怀中呢喃不已!

一旁的孟姜见状,倚靠在战龙怀里,娇笑道:“六哥公你太坏了,只知道对秀秀好。”

林熙蕊在战龙怀中呢喃道:“六哥,这些日子,我好想你啊。”

战龙抚上林熙蕊的酥胸,笑道:“六哥也想念你们啊?”

林熙蕊一阵娇笑道:“六哥,你这次能跟我们回南唐吗?”

战龙拧了林熙蕊的脸蛋,笑道:“好宝贝儿,北面的大辽更加可怕,六哥必须先把北疆战事平灭,才能去南唐,不过我已经派了陶王妃率大军先去支援你们。”

林熙蕊一阵媚笑,扑到战龙怀中撒娇起来。

孟姜道:“六哥,你自己也要小心啊,辽军很厉害的。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六哥啊?”

战龙一手揽过孟姜的蛮腰,道:“谢谢娘子关心!相公现在就要给你们满足!”

说完,战龙左拦右抱三个美人,直奔床上而去!孟姜紧紧搂住战龙道:“六哥啊,妾身爱你也快爱的狂了!但妾身也知道,六哥每次和人家欢好都没有尽兴,妾身不能只为自己着想……所以这一次让秀秀来助战,看看今天晚上六哥还能不能坚挺住?”

战龙捂住她的小嘴道:“先别说这些了!说到欢好,今晚咱们一定进行到底!”

孟姜柔软的身子掠过一阵热浪,似乎想起了即将来临的恩宠。

战龙抱着孟姜、林熙蕊,李越秀登**,放下纱帐,三女温柔地替战龙解除衣衫,战龙一边在她们身上又摸又捏,一边道:“宝贝们,你们可真把六哥给迷死了!”

战龙手口并用,在三女身上抚摸,一面叹道:“哎,天生媚骨,六哥爱死你们这天生媚骨了!”

孟姜俯身就着战龙的轻薄,颤声道:“妾身就算是天生媚骨,也要雌伏在六哥的龙枪之下…”

战龙将她抱起,一面脱着她的衣衫,而林熙蕊和李越秀也在脱衣,战龙道:“宝贝们,你们谁先来?”

林熙蕊媚声道:“小妹只怕坚持不到最后,就看大嫂能坚持多久了…”

战龙笑道:“不怕,六哥今晚上一定让你们尽兴!”

“摸够了没有?痒死人家了”孟姜妩媚动人的说道。

“摸一辈都不够!”

战龙得意的说。

“就知道欺负人家。”

孟姜娇嗔道。

“六哥喜欢你吗嘛。”

战龙鬼笑道。

孟姜的媚态又激起了战龙的欲火,战龙扑上去抱住了她,嘴唇一下子印上了她的樱唇,一双手也不老实地在她胸前的**房上抚摸起来。一开始,孟姜还象徵性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动将柔舌伸进了战龙的口中,任战龙吸吮,手也抱紧了战龙,在战龙背上轻轻来回滑动。经过一阵亲吻、抚摸,双方都把持不住了。

战龙抱紧孟姜的娇躯,压在她的身上,孟姜也紧紧地偎着战龙,一对**裸的**纠缠在一起,欲火熊熊地点燃了,孟姜用手握着龙枪,对准她的洞口,战龙一用力,已齐根到底。孟姜的桃园中,像小羊羔似地猛吸猛吮着龙枪,弄得龙枪又酸又麻,舒服极了。

“六哥,你慢慢地,贱妾会让你满足的。”

孟姜柔声说道。於是,战龙把龙枪送进又提出,以适应孟姜的要求。

“哦……哦……好相公……贱妾美死了……用力……”

“好美啊……贱妾……你的真好……六哥好爽啊……”

“哦……好美呀……好相公……干得贱妾美死了……贱妾的**好舒服……”

“姐姐……谢谢你……我的美穴宝宝……六哥的宝贝也好舒服……”

“嗯……嗯……哦……好舒服……好相公……贱妾的好相公……你……弄得贱妾美死了……啊……啊……哦……哦……贱妾要泄了……”

孟姜此放肆地「**」,淫声艳语刺激得战龙更加兴奋,**更用力了,也更迅猛,孟姜一会儿就被弄得大泄特泄了,而战龙却因逍遥秘笈性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东方紫玉这些天来的「悉心调教」,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炉火纯青的**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泄精的地步还远着呢。

孟姜泄了以後,休息了一会儿,将战龙从她身上推了下来,亲了龙枪一下,说:“好相公,好宝贝,真能干,弄得贱妾美死了,让蕊儿来弄你。”

这时,一旁的林熙蕊迫不及待的扑上来,把战龙按躺在床上,她则骑在战龙的胯上,双腿打开,将龙枪扶正,调整好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龙枪进了她那迷人的花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起来。一上来必紧夹着龙枪向上捋,直到只剩下龙头夹在她的蜜壶内。一下去又紧夹着龙枪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战龙的蛋也挤进去,还要再转上几转,让战龙的龙头在她的花心深处研磨几下。

林熙蕊的表现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战龙的龙枪,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颤抖、蠕动,弄得战龙舒服极了。她那丰满浑圆的**,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旋转,而她的那一双**,随着她的上下运动,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钟灵这美妙的乳波臀浪,战龙不禁看呆了。

“好相公……美不美……摸蕊儿的奶……啊……好爽……”

“蕊儿……好舒服……六哥好喜欢。快点来,六哥射了。”

“别……别……六哥……好相公……等等蕊儿……”

林熙蕊一看战龙的屁股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战龙要泄了,就加快度起伏着,龙枪也被夹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精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到了战龙全身,然後聚集到了脊椎骨的最下端,酸痒难耐。

战龙再也把持不住,龙枪做着最後的冲刺,终於像火山爆一样,精关大开,一泄如注,乳白的精液直射入林熙蕊的**中,战龙整个人软了下来。林熙蕊经过这一阵子的「翻身作主」、主动攻击,也已经到了泄身的边缘,又经战龙那喷礴而出的阳精汹涌而至,对她的花心做最後的致命的「打击」,再也难以控制,终於也又一次泄身了。

四具身体交织在一起!春雷轰轰,战鼓齐鸣,在床上,一片春光灿烂!

三女几乎疯狂的呻吟,令战龙欲火万丈!狠狠的将三女痛宰了数千回合,直至三女完全的缴械投降,直瘫在床上不能动弹。洁白的玉体一片香汗湿润,下体蜜壶满流**,以致完全泡湿了三女丰满的美臀!那种惊心动魄的美艳,令人无法形容!

在三女的体内播下了幸福的种子,战龙才算尽兴。也抱着他们的玉体,交头并股,如漆入蜜的粘在一起入睡!

第二天,又是在翠云宫,又是贵妃娘娘的喜宴,只不过这一次新郎换成了宋太宗,新娘换成了南唐公主李芳仪。

之所以将翠云供给了李芳仪,这完全是符皇后的意思,就在今天早朝之后,还在为如何将南唐公主搞到手而绞尽脑汁的战龙,突然得到符皇后的密诏,符皇后将赵光义的意愿说了之后,战龙几乎惊呆了,天下居然还有一种这样的男人?甘愿将自己的妻子奉献出?看着战龙不太相信的神色,符皇后认真地说道:“六郎,我没有骗你,宋太宗赵光义,你的父王,其实是一个喜欢绿帽的男人。他不但想让你代替他与南唐公主洞房花烛夜,而且还想请你帮助我怀上龙种。”

战龙高兴地摩拳擦掌,“太宗皇帝真乃一代明君,我簇拥他做皇帝,算是没有看错人。母后,儿臣一定会好生对待你的。”

这天晚上,刚刚过了月圆之夜,李贵妃的喜宴办在晚上,是时灯烛荧荧、星清月朗,翠云宫院子内花香四处漫溢,更是令人心情为之舒畅。待到人满开席之时,赵光义和一班重臣入座。夜色浓华之下,李贵妃一袭柿子红遍地金五彩海棠花云裳,眉眼妆容精致,云鬓上一支硕大的八翅衔珠金凤尤为华贵,兼之脸上微微酡醉泛红,更是平添几分妩媚之意。

符皇后和宋皇后也是盛装丽服,人人笑语晏晏,不时有人上来敬酒祝贺,席面之上尽是觥筹交错的欢笑声,气氛格外喧嚣热闹。战龙端着一枚金角高盏在手上摇晃,隔年的罗浮春透出醉人的绛红色,衬得他的眸色散漫虚浮,朝下环视了一圈,目光却并未在谁的身上特意停留,他在想着今天晚上的良宵美景一定是十分诱人。

喜宴之后,群臣散去,庭院内秋风细细吹过,卷得树梢盛放的花朵纷纷散开,一片又一片,仿佛一阵娇嫩柔软的花瓣雨落下。那些纷纷残落的点点碎红,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在微凉的夜风中度过漫漫长夜。宋太宗赵光义已经有了几分醉意,另加几分兴奋,挽着符皇后与李贵妃进入装扮一新的房间。

战龙随后也跟了进来,李芳仪还不知道今夜会有异常荒唐闹剧等着自己,因为今天晚上是自己的大喜之日,虽然赵光义上了几岁年纪,身体也略微福,不想青壮年那样强壮诱人,但他终究是大宋朝的九五之尊。自己奉父皇之命,和亲大宋,不就是为了讨好大宋,让大宋兵救南唐吗?

赵光义让李芳仪在凤榻之上坐下,符皇后坐在李芳仪身侧,赵光义将战龙拉过来,对李芳仪说:“爱妃,这是我的义儿干殿下,杨六郎。”

李芳仪羞涩地说:“臣妾认识杨将军。”

赵光义点头笑道:“认识最好,爱妃啊……”

赵光义说这,将李芳仪的玉手放到战龙手中,李芳仪吓了一跳,心道:“这是大宋的礼节吗?今天是我和皇上的大婚之日,杨六郎来这里干什么?她内心紧张,就想将手缩回去,但是战龙哪里给她机会,战龙挨着李芳仪坐下来,一只手握着她那只柔滑的玉手,一只手搂住了李芳仪的纤腰,李芳仪更加惊讶了。今天我到底是谁的新娘啊?杨六郎在他父皇面前,居然这样轻薄我?不对啊,分明是宋太宗将自己送到杨六郎怀中去的。

“杨将军?”

李芳仪有些耐不住了,因为战龙的大手已经透过她的上装衣襟,从腰际探到了里面,隔着自己单薄的中衣抚摸到柔滑的腰肢。赵光义说道:“爱妃,有件事情告诉你,今天虽然是你我的大喜之日,但是,朕近日龙体欠佳,不能与你同房。为了不破坏今日的喜气,就由朕的干儿子,神武大将军杨六郎替朕房事。”

李芳仪诧异地看着赵光义,她简直难以置信,赵光义居然能够说出这样让人难以接受的理由?赵光义一脸的严肃,看着李芳仪的那双眼睛的瞳孔中散出一种迫切的**,“爱妃,你是南唐公主,可能对我们大宋的风俗不太懂,没关系。让符皇后慢慢教你。”

说完后,赵光义缓步退出。

李芳仪现在大脑一片空白,符皇后和蔼可亲地说道:“妹妹,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皇上最近龙体不佳,不过你放心,六郎的身体强壮,比皇上更能让我们姐妹快乐。”

符皇后说着,就和战龙联手,开始为李芳仪宽衣解带。

战龙顺着她的领口,看着她洁白的颈项和胸肌,不由吞下一股浓浓的口水。吻着她耳垂的大嘴也逐渐移到正面,品尝着她那诱人无比的樱唇。李芳仪对战龙的亲吻并没有抗拒,反而伸手搂着我的后背,迎合着我的热吻,因为她内心防御早已崩溃了。自己来到大宋,注定就是一个牺牲品,牺牲给谁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宋能不能兵拯救南唐。

或许,杨六郎说话比赵光义还要管用,李芳仪并不傻,她能看出,赵光义有好些事情,都要依赖杨六郎。

战龙的大手终于又不安分的在她全身上下摸索起来。“嗯!”

她不由一声轻吟,只觉嘴里战龙的舌头像是灵蛇在搅动,臀背上的大手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的抚摩,小腹上那坚挺的事物更让她心里慌。她只觉浑身热,身不由己的扭动着娇躯。虽然隔着两层衣服,战龙却可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尤其是胸前的玉峰,因挤压而不断的变形、弹颤。

战龙大手按在她滑腻的嫩臀上,将她放在秀榻上轻轻的压了上去。疯狂的扯下李贵妃的衣裳,双手抱着她的玉峰大力搓揉,嘴唇也移到她的酥胸上添弄着那点点白嫩的柔软。

宋太宗赵光义并没有离开,而是躲在外面偷听里面的动静,当他听到李贵妃那迷人的呻吟声,幻想着战龙那强壮的龙枪就要代替自己冲破她的防御了,赵光义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他j动了。

战龙也正是要要让赵光义听到李贵妃在自己身下婉转承欢,要让她亲耳听到自己的新婚贵妃在床上的**,这个疯狂的念头占据战龙的脑海,驱之不散,那异样的刺激变成了竭竭不断的源动力。

在战龙竭尽能事的挑逗下,李贵妃的反抗声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浓重的喘息和呻吟。

战龙将她的罗衫、肚兜、**扔在一边,仔细的摸索着她那一丝不挂的玉体,嘴唇也从她的胸膛滑到小腹上,逐寸逐寸的挑逗着她的肌肤,而手掌也伸到她私处,在浓密的从林间轻轻的压揉。“啊……”

她只觉得如置身烈火熔炉,热度几乎要将她融化;又觉得如在冰天雪地,直寒颤。那人间最痛苦却又最快乐的煎熬,让她一直处在晕眩神游的状态。她什么也做不了,只有出一声声呻吟,只有轻轻的扭动着身体。突然一股触电的感觉,让全身一阵寒颤。身子不由一直,她竭力想控制那种要尿的冲动,但却一点也控制了,一股液体从下身急涌而出。

那股腾云驾雾的感觉让李贵妃全身酸软,舒爽万分,良久方从那飘飘欲仙的感觉中回过神来。睁眼一看,才知自己不知何时已是身无寸缕、一丝不挂,而战龙却正将头埋在自己腿间,玩弄自己那最神秘的地方。符皇后也是一丝不挂,笑盈盈伏在自己身上,正在细细第吸允自己的酥胸。战龙重新回到她的身上,伸手牵着她的柔荑,握住正在昂吐信的龙枪。刚一接触,李芳仪全身不由一颤,小手一缩,但却被战龙紧紧握住,带动着她以她温热的掌心抚弄龙枪。

“嗯!”

那强烈的刺激让战龙不由仰起头,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芳仪!”

战龙终于再也忍不住抱着她的身子剑及入鞘,那瞬间只觉四肢百骸如触电般的震荡。那窄狭的地段似乎在抵挡它的进入,而里面却有一股难以抗拒的磁力,吸引着它不断向前。“啊……喔……”

觉得一阵阵的刺痛从下身传来,李芳仪痛得眼角不由流出了泪珠,双手紧紧抓住战龙的上臂,指甲几乎陷入结实的皮肤。

她感觉到战龙没有强行急进,只是缓缓进入,让那股钻心的疼痛减轻不少。在那疼痛中,私处渐渐骚热起来,滚滚的热流更是源源不绝的涌出,不知过了多久,她只觉得下身的刺痛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酥麻的快感。随着战龙的进出那一种莫名的快感让她不自主的呻吟起来,腰身也开始配合着战龙轻轻扭动。

见她的动作,战龙明白她已渡过了最初的难关,挺动的身子不由慢慢加快了度。

战龙双手环住她的柔腰,每一次冲击都用力的向上一托,以完全进入她的身体,那完全包裹的感觉让战龙通体舒泰,飘飘欲仙。而她的双腿已不知何时缠着战龙的腰身,像八爪鱼般挂在战龙身上。经过最初的痛苦,她终于苦尽甘来,那极度愉悦的舒爽,让她觉得身体仿佛让滚烫的血液充胀得要炸裂开来。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子,出声声淫亵呓语。

李芳仪的呻吟声越来越大,甚至偶尔出一声轻呼,赵光义沸腾的心也越来越是激烈,他甚至还可清晰的听到他们**撞击啪啪的声音。他脑中不由浮现出那边战龙骑在自己的贵妃身上的**场景,李芳仪美妙的声音声音却无孔不入的钻入他的耳朵,让他浑身热,“太棒了,六郎,好样的,我的好儿子,干死她们,替我干死她们。”

赵光义感到无比的满足,太过瘾了,简直比自己直接去做那件事还要过瘾。

李贵妃的臀部不是很大,但特别滑腻,摸在手中就像是冰玉一样光滑,随着那轻微的摇摆,溢出点点汗珠,愈让人爱不释手。

战龙跪在她的双腿间,双手抱着她的美臀随着自己龙枪的深入向上托起,同时轻轻的抚摸着她臀上那娇嫩的肌肤。承受着战龙暴风雨般的冲击,她一张娇艳的粉脸通红,不停地摇着螓,半张的樱唇里吐着火热的气息,不住地出娇腻的呻吟。春情荡漾,那媚态迷人至极,刺激着压她身上的男人做着更加猛烈的动作。

那**蚀骨、欲仙欲死的快感控制了她整个身心,她只知道扭动着身子,以获得最亲密的接触,先前的顾忌被抛到九霄之外。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那娇吟虽然不断,却没有只言片语的叫喊。看着闭着美目沉浸在**中的她,战龙心中不由升起一种异样的刺激。赵光义,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你老婆的呻吟了吗?双手更移到她娇小玲珑的乳峰上,用力的揉捏,让她那晶莹的**在手中变着不同的形状。粗壮的腰部则猛烈地扭动,龙枪快地挺动,带出了大量的**,弄湿了身下的床单。

“宝贝儿,把腿夹紧些,嗯,对,再用力点。我干的你好不好?”

那灼热而柔软的私处包裹着龙枪的**蚀骨让战龙忘记了一切,只知道龙枪狠力的**那娇嫩的仙洞。听到战龙的命令,她那双修长的**无意识的紧紧地夹住战龙的腰,迎合着他的**。随着深入的穿刺,她向上猛烈地耸动香臀,让那令她欲仙欲死的东西撞击在她娇嫩的花心上,只觉得魂魄都快被撞散了,让她美得说不话来了,只是不住的呻吟娇喘。

终于,她浑身猛地一颤,娇美的香臀拼命上挺,私处紧紧地咬住战龙在她体内的龙枪不肯放松。

“啊,哥,我,我,不行了。”

李贵妃的双手突然紧紧抓住战龙的屁股,香臀一阵大幅度的左右摆动,她的花心紧紧含住战龙抵在她身体最深处的顶端,一张一合的吸吮着,肉壁一阵阵的抽搐,突然一股腻滑的热流急剧涌出,让战龙感到舒服极了。

“啊!”

随着那一声悠长的呻吟,她秀美的双腿无力的滑下来,整个人软倒在床上,全身如玉的肌肤泛着**的桃红,张着红艳艳的小嘴不住的娇喘。在她狭窄的体内,那暖洋洋的包容感让战龙异常充实,不安分的手指逗弄着她**上充血肿胀的红粒。

“宝贝儿,舒服吗?”

战龙一手抚弄着她的酥胸,一手掐住她粉红的脸庞,直视着她含羞的眼睛,笑吟吟的问道。

泄之后,从**的束缚中解放出来的李芳仪不由羞红了双脸,浑身都微微有些颤抖。她几乎不敢想象刚才那么放荡的人居然是她,虽然她没说出什么淫声秽语,但就那令人心荡神摇的呻吟和那在战龙挑逗下的扭动就足以让她无地自容。听到战龙这般问她,她更是羞得心都快要跳出来。

“宝贝儿,说话呀,你要不说,我就当你是没感受清楚,让你再体验下再说。”

战龙说着,一双大手捧起她白嫩粉艳的**轻轻的揉弄。李芳仪不由咽下一股浓浓的口水,粉红的俏脸憋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舒服”两个字,话一说完就转过头去,不敢再看战龙一眼。

“舒服?”

赵光义也听到了自己爱妃的回答,他更加兴奋了。

忍不住将身子凑近屏风,想偷kui一眼战龙在自己的皇后和爱妃身上纵横驰骋的神武。

一看之下,赵光义险些就要脑血栓了。

战龙已经开始对符皇后进宫了,李贵妃娇羞地仰在那里,光洁的玉体散着诱人光芒,战龙强壮的身体已经压倒了符皇后洁白如玉的**上,搬起她一只雪白粉腻的修长**,坚挺的龙枪狠狠刺了进去,赵光义看到与自己结十年的娇妻,如今母仪天下的符皇后,居然**地一声娇呼。下身轻轻的起伏,战龙深插在她体内的粗大龙枪又开始重新进进出出。

符皇后扭动着娇躯迎合着战龙的冲击。

赵光一直觉得脑门一凉,龙袍中一片温热,身子一软,险些滑倒在地上。

怀着无比激动的愉快的满足,赵光义悄悄离开翠云宫,太爽了,看到自己的妻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自己居然**了!

战龙一边心中谩骂着赵光义那个绿帽皇帝,一边恨恨地泄着……

龙枪一心一意的宠幸身下这朵鲜花。战龙紧紧拥着符皇后的身子,吻着那充满芳香的嘴唇,下体也只是缓缓的进出,享受着那温热柔软的包容。这边郎情妾意,卿卿我我,却害苦了那边的李芳仪,看着战龙与符皇后越来越激烈的交合,让她血脉里涌起一股暖流,那股本能的**,她越是遏制却越是吞噬着她的身心。她清晰的感觉到她的私处溢出了一股清泉……

她娇羞地用手捂住下体,却没有逃过战龙的眼睛,战龙一边冲击这符皇后,一边腾出一只大手来安慰李贵妃寂寞的桃园。

“啊!嗯,六郎求你,干死我啊。”

符皇后只觉战龙的龙枪每一次进入她的体内都抵达了最深处,次次都碰到她那最柔软的地方。“六郎用力干干娘干我,用力啊!”

感到战龙的龙枪撑得她的私处异常饱满,那粗暴的侵犯让她在舒爽中迷失。她只觉战龙双手托住她的香臀用力向上轻送,整个头都埋在她的双峰间,嗅着那浓烈的**,大嘴亲吻着她酥胸的每一寸肌肤,秀挺的蓓蕾,正中外间的那一圈嫣红,以及浑圆丰满的乳身,那舒爽至极的快感似要将她彻底融化。

符皇后感到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战龙那强烈的冲击让她魂飞魄散,“六郎你要要弄死干娘了饶了我,不,饶了干娘以后,干娘以后什么都依你。啊……用力干我……”

胸部和私处传来的双重快感让符皇后浑然忘我。突然,她感到自己娇嫩的私处热流急涌,整个人有种说不出的舒服畅快。瞬间,她全身一阵颤栗,娇躯一软,瘫倒在战龙身下。随着那股粘液的涌出,她不由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战龙身子一哆嗦,滚烫的精华顿时注满了伏皇后的花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