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小说: 名门艳旅 作者: 曼陀罗妖精 更新时间:2015-01-20 06:42:05 字数:4270 阅读进度:93/640

金蝉老祖金睛眨动,看着灵鹫大王转身回来,皮笑肉不笑的点头道:“好功夫,阁下连翅膀都能修炼出来,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脱胎换骨,修炼成仙了,呵呵!”

灵鹫大王黑袍一抖收回双翅,道:“少废话,我这招叫“踏日摘星”你能否学得来?”

看金蝉老祖没有反映,他冷笑道:“西夏一品堂也不过如此,学会几个戏法,养了几个虫子,就想盗走灵石,哼哼,简直是痴心妄想。”

金蝉老祖道:“不错,我是养了一些虫子,就凭这些虫子,老朽就能称霸江湖,现在我们姑且算作平局,你不是瞧不起我这些虫子吗,我就用这些虫子摆一个阵法,看看大王能不能破解……布阵!”

金蝉老祖手掌一挥,他带来的那些金甲虫立即散开,布出一副“九鼎飞虫阵”那些金甲虫以金蝉老祖为轴心,围绕着快飞转,并向四周扩散,那些虫子飞行度加快,身上金甲顿时金光辉映,形成一道铜墙铁壁,将灵鹫大王和金蝉老祖围在中间。

灵鹫大王素来瞧不起这些虫子,眼下被困其中,不免有些忧虑,他对金蝉老祖冷声道:“看来老家伙你是想和我拼命了,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

金蝉老祖淡笑:“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女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你比我更清楚,三年前,你不远万里由吴越来到这大荒边陲,无非是想带走昭德寺那面灵石,可是你来了之后才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将那面灵石带走,其实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你一样,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带走那面灵石。然后我们就一齐住下来,互相监视对方,目的只有一个,自己办不到的事情,也不希望别人办到。这些年,我们彼此彼此,心照不宣,既盼望对方想出办法,又害怕对方想出办法,同时还要兼顾国家带来的压力,这种来自国家的压力,随着日子的流逝,几乎要压垮了我们,压碎了我们。大家都等不起啊……如今,我们大辽的六十万大军已经陈兵紫荆关,只待我主一声令下,便可挥师中原。”

灵鹫大王冷声道:“吴越虽小,但是我们拥有风花海堡最为杰出的数千奇门精英,我师父玉龙真人威名满天下,我师叔司徒明枫更是明神与星煞魔君之后,最接近神的人,哼!早晚,吴越都会雄霸天下的。老鬼,大家都知道,这块玄花台是明神生前练功的宝物,你想到了带走灵石的办法了?”

金蝉老祖哈哈大笑:“当然没有,但是我害怕你想到办法,我猜测你突然要娶新娘子肯定另有所图,所以我要破坏你的计划。没有“玄花宝台”大辽的大军一样可以踏平乾坤,我已经接到辽主手谕,得不到灵石,就将其销毁,十天后,大辽的四十万铁骑将对大宋宣战,接下来就是南唐和吴越。可惜这些美妙的事情,你是欣赏不到了。”

说着金蝉老祖手中弯刀朝灵鹫大王一指,无数金甲虫便蜂拥过来,那些虫子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朝灵鹫大王身上咬来。灵鹫大王虽然皮糙肉厚,却不是刀枪不入,那里经得住这万千虫子的同时叮咬,顿时浑身鲜血横流,皮肉开花。

灵鹫大王一阵怪叫,施展本领,一路拳脚下来,无数金甲虫的尸体由半空掉落,但是他的处境也越加危极。灵鹫大王一声呼哨,指挥他饲养的那些大鸟快些救援,那些秃鹫早已经严阵待命,主人一声令下,立即扑上来,与金甲虫展开一场恶战。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看热闹的各族人等,早就吓的跑回家去了,一些跑的慢的,或被秃鹫叮死,或被金甲虫咬死,遍野全是死人,死鸟,死虫,腥糊糊的血流满山谷。

穆桂英一直面无表情的关注这这场对自己极为重要,而又极为无关的决战,她希望决战的最好结果是两败俱伤。昭德寺内,额度禅师在不停的诵经,他估计着,蓄含已久的危机终于要爆了。

金蝉老祖到底是道高一尺,灵鹫大王没有办法破解这霸道无比的“九鼎飞虫阵”他霍然由背后呼的弹出一对双翅,打算逃走。金蝉老祖就在这时候,飞起一刀,正砍在灵鹫大王的翅翼上,灵鹫大王哎呀一声惨叫,身后的双翅竟被齐刷刷砍掉。金蝉老祖这才看明白,原来灵鹫大王身后还生有一只手臂,那只手臂短粗且有力,手臂连着一对精致的翅膀,那对翅膀上有特制的机关,只要手臂能不停的快转动机关,翅羽就能把人带到空中。

金蝉老祖忍不住一声长笑:“我还以为有什么惊天本领,原来比常人多生了一只手臂而已。”

他脸色一拉,手中弯刀指向灵鹫大王胸口,那千万金甲虫立即蜂拥而至,眨眼间就把灵鹫大王嗑的只剩一滩污血。

灵鹫大王一死,他的那些大鸟和弟子也死的死,逃的逃,刚才还乌云弥漫,杀气腾天的战场立马恢复了平静。金蝉老祖又是一阵得意的哈哈大笑,他对彩台上神色木然的穆桂英道:“我的小美人,你可要信守诺言啊,否则,别怪老夫大开杀戒。”

穆桂英沉痛的道:“我认命,从现在起,我就是你金蝉老祖的新娘!”

她用苍凉的眼神看了一眼斯罗大王,心中默默的叨念:“父王,我真的不愿意做战争的牺牲品。”

金蝉老祖见阿雅屈从了自己,高兴之余,对着昭德寺大声喊:“额度,你听着,老祖今天晚上就是洞房花烛夜,今天也就不和你计较了,明天你若是还不能说出“玄花宝台”的秘密,我就下令拆毁你的寺庙。”

说完命令手下,指挥金甲虫重新列出飞龙阵,就要携带穆桂英腾云而去。

斯罗大王的护卫亲兵一拥齐上,可是这些勇士根本无法阻止金蝉老祖,金蝉老祖凶狠地对斯罗讲道:“大王难道要出尔反尔吗?”

刚才金蝉老祖和灵鹫大王的对话,斯罗大王因为离得太远,并没有听到,他还一心想着收服这位高人,借助他的法力对抗回鹘,所以也就默许了金蝉老祖的离去。

那金蝉老祖得了胜仗,又抢回一位如花似玉的美貌新娘,高兴的下令犒赏三军,屠宰牛羊各一百只,分给手下的弟子和虫子,然后大张旗鼓的摆设婚礼,主要也以吃喝为主,其余一切从简,喜宴之后,直接进入洞房。

金蝉老祖年当六旬,身体虽然矮小,却因为常年修炼护体神功,导致身上全是结结实实的肉疙瘩,他闪去全身衣衫,眼冒精光直勾勾望着清雅绝伦的穆桂英。他迫不及待的解着穆桂英身上的罗裙,穆桂英想到金蝉老祖法力高强,断头还能再续,自己反抗显然没有效果,说不定还会让他盛怒之下去祸害自己的族人,眼下只好认命,待事后找一无人之处,了却自己沾满污垢的生命,也算对得起父王,阿妈和所有的族人。

可是,就这样被这个又老又丑的男人占有,穆桂英多少有些于心不甘,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穆桂英虽然知道反抗无意,但是她还是努力的想尽一切办法,来尽量保护自己的贞操。“大王,白天看到你那一招惊人的表演,实在让我们这些凡人佩服,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能不能再给我表演一下啊。我好开开眼界。”

穆桂英寻思等金蝉老祖真若再当面砍下自己的头颅后,自己就抓起他的头颅,丢到山涧里去,看看他还能不能再活,即使能活过来,老祖也一定会十分震怒,说不定一怒之下,就杀了自己,那样就不至于被他奸污了。

金蝉老祖得意笑笑,说:“美人,如此良辰美景,谈那些血腥的话题干吗,岂不坏了咱们的大喜之气,有空我再表演给你看。”

穆桂英不依不饶的说:“不行,那种只有神仙才有的功夫,若不能仔细看看,我心里堵的慌,做什么也没有兴趣。”

说着将金蝉老祖的身体硬是推开。

金蝉老祖急道:“好好,我的小美人,答应你就是了,嘿嘿!其实断头再续那种仙术,我还没有修炼成功,这其中另有奥妙。”

说着将自己的头颅在头顶上连转三圈后,轻轻的取下来。穆桂英这才看清金蝉老祖的脑壳里面还长着一颗人头,只是那颗头出奇的小,只有大人拳头大小,头上无,露着光秃秃的红肉,一副五官走形之极,居然紧紧的挨在一起,一口细碎的芝麻牙让人越看越恶心,那里是什么人头再生术?分明是挂羊头卖狗肉,穆桂英只觉得胃里一阵难受,几乎吐出来。

金蝉老祖道:“我的头其实就这么大,断头再续也不过章人耳目罢了。”

说着那颗极小的头颅一下子缩回腔内,活生生一副无头的干尸,穆桂英断然不敢再看,突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就要被这么一个怪物占有,顿时周身冰凉,脑海中空荡荡的难受。穆桂英流下了无奈的眼泪,酸涩的泪水刺激着她冰凉的面庞,穆桂英紧咬着银牙,打算做最后的抵抗……

一声低昂的狼嚎就在耳边想起,这突如其来的野兽嘶鸣,让金蝉老祖身子一哆嗦,再回头,一只高大、威猛的白狼呲露着森森的獠牙,怒视着金蝉老祖,金蝉老祖见是一头畜生打扰了自己的好事,骂道:“混蛋,让你打扰老子的好事。”

伸出巴掌冲白狼挥手就打。那只白狼灵巧的躲开之际,竟在无声无息之中推过来一道强劲的气浪,金蝉老祖硬是被这股气浪打翻在地,金蝉老祖大吃一惊,自己六十年的修行,居然斗不过这只畜生?难道这只白狼就是传说中的那只千年狼妖?金蝉老祖捂住流血的肩膀,愣神时候,那狼妖已经驮起穆桂英窜出窗口,金蝉老祖急忙追到屋外,狼妖已经跃上高墙,犹似一道银电,消失在正南方向的夜空。

金蝉老祖哪里能死心,一声呼哨,召集金甲虫,化做飞龙阵,金蝉老祖跳上飞龙,朝正南方向追去。那金甲虫虽然生翅能飞,却远及不上狼妖的度,不一会儿就把金甲虫及金蝉老祖拉在身后。阿雅伏在狼妖的背脊上,只觉得双耳生风,如驾云雾,她身上虽然衣衫单薄,却怡然忘记了冷,能够逃离金蝉老祖的魔掌,已经觉得万幸。前面是一座白晃晃的冰山,银盆一样的月亮挂在冰山的一角,狼妖就朝着天上的月亮一直的跑,穆桂英突然觉得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她终于想起三天前的那场噩,现在的情景和那中的情景几乎一模一样。

狼妖驮着穆桂英,进入一个冰天洞府,洞中整洁,宽敞,遍地洒满银色的月光,月光下数不清的白狼像列兵一样,规规矩矩的分列,翘尾相盼。穆桂英心中满是好奇和迷惑,难道那场就是今天的前兆?菲亚呢,她好奇的用眼光去寻找洞府中那些黑色的花冠,终于在转过一个拐弯后,那些黑色的曼佗罗花赫然出现在眼前,那黑色的精灵簇拥着一个娇弱的少女,真的是菲亚,穆桂英心中说不出滋味,不知是高兴,还是心酸,“菲亚!”

她轻轻叫了一声。

菲亚苍茫无力的抬起头,双目无神的看着穆桂英,阿雅眼睛湿润了,菲亚似乎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折磨,虽然只有三天,却如同过去了三年,原本圆润丰满的菲亚,已经变的异常的消瘦。穆桂英跑过去,想安慰菲亚,只是话未出口,却已两分泪流。“菲亚,告诉我,狼妖欺负你了吗?”

穆桂英捧着菲亚的脸庞问。菲亚流着眼泪说:“公主……”

穆桂英难过的询问,“是这里的这些狼吗?”

菲亚摇头说:“是南山上恶匪,他们把我劫到山寨,是狼妖把我救出来。”

穆桂英方才明白,原来自己真的误会了狼妖,想不到一个畜生竟有此侠肝义胆,比起两家山寨的恶人,要强出多少倍。穆桂英突然想起什么,问:“菲亚,你怎么如此憔悴,你为什么不回家去,你的家人都急死了。”